天朗氣清的午後,空氣在這夏天的日光照射下顯得襖熱難耐,吳邪一如既往地在一處不顯眼得角落櫃台內整理公司的維修資料,老舊的風扇在空氣中邊發出嘰嘰的噪音,邊送出一點用也沒有的熱風,微薄的汗依舊緩緩的滲出皮膚之上,又啜了一口手邊的逐漸增溫的冷飲,吳邪默默地又加快了手邊的工作。

 

這是一間十分窄小的店,因為只有販賣少部分的電子零件和電子型錄,所以店長也就只有派遣他一個人在這裡處理維修相關的事宜,事實上,在這間狹小的店家隔壁就是整整有一大片高爾夫球場寬的商場,裡頭還不時吹來強烈的冷氣,只不過身處店內深處的他,基本上仍是感覺不到一絲涼快,解開的上頭兩顆扣子的襯衫仍是緩解不了他的熱,頰邊依舊斷斷續續的留著汗。

 

"真不知道公司在省什麼錢"

 

記得當初他剛大學畢業來應徵公司的工作時還曾經抱怨過幾句,不過當他抱怨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拿到那份薪水時,至少他還是決定撐過這兩個月難熬的熱暑就可以了,畢竟到了冬天的話,店裡的條件大概就會改善了一些了吧。

 

「不好意思,我想修理一下我的筆電。」

 

不知道是今天第幾個客人,吳邪又拿了桌旁的手帕擦了擦臉上的汗,隨意抬手比了比前方放置的資料本,視線卻仍舊放在眼前的資料上。

 

「麻煩先填一下資料。」

 

「這位先生,我們是不是見過面?」那位客人沒有立刻拿資料填寫倒是一雙眼直盯著他瞧。

 

沒聽見預期的動筆聲,吳邪在聽見對方的問句後蹙著眉抬起了頭,卻在望見對方的眼睛時,愣了一下。

 

「你好。」客人勾了勾嘴角笑道。

 

「啊,你好。」不知道為何突然感到心跳的吳邪,略為轉移了視線到對方提著的袋子:「這就是你要修的筆電嗎?」

 

「恩,沒錯。」

 

「喔,那這樣的話,需要先檢查一下有什麼問題,不過在那之前,還是先填寫一下這份資料表吧,這樣後續連絡才比較方便。」將視線移回那位客人上,吳邪拿了資料遞給他。

 

只不過客人沒接那張紙,倒是把筆電放到桌面上,撐著頭饒富興味地盯著他。

 

不自覺的吞了一口口水,吳邪突然覺得空氣中的溫度又上升了些。

 

「我說...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面?」

 

「見過面?額...不,這位客人,我想我們應該是第一次見面,還有那個麻煩你填寫一下資料可以嗎?」又一次撇開了視線,吳邪舉起那張表格到這位客人的眼前。

 

「恩...我覺得我們不是第一次見面,對了,我叫解雨臣。」

 

「我說,這位客人,可以麻煩你--」揉了揉太陽穴,吳邪突然覺得頭有點疼,為什麼他有種被搭訕的感覺呢?

 

「我叫解雨臣。」

 

「這位客人,你--」

 

「解雨臣,謝謝。」客人堅持。

 

「好吧,解雨臣,可以麻煩你填一下這份表格嗎?」

 

站直身,解雨臣慢條斯理地抽出吳邪手上的表格,順道從吳邪胸前的口袋抽出一枝筆。

 

「借我,謝謝。」

 

這人真自動,吳邪默默地心想。

 

靜靜地等解雨臣在紙上寫下了姓名、電話和聯絡地址後,吳邪見對方又從容自如地把筆插回他胸前,說了聲謝謝後,就忽然覺得有一種被調戲的感覺,可是又覺得哪裡奇怪,於是他用下巴指了指袋子道:「現在可以看筆電了吧?」

 

「恩,可以。」解雨臣仍舊噙著一臉笑。

 

小心翼翼的把裝著筆電的袋子移到自己的方向,從袋子取出來,吳邪正要打開筆電的蓋子,解雨臣就忽然壓住了他的手。

 

「有問題?」吳邪問。

 

「這倒是沒有,不過我剛剛在網路上查資料,突然出現了一個程式,我想應該提醒你一下,但是...恩...你大概不需要吧?」

 

蹙了蹙眉,吳邪疑惑望了解雨臣一眼,就又打開了蓋子,可是映入眼簾的一幕,卻讓他瞬間脹紅了臉--畫面中兩名赤裸的男人,一名被壓在玻璃牆上,一名緊貼在他身後的男人則是親密的吮吻在他的肩頸上,畫面底下顯而易見的部位正是完完整整的埋入被壓在玻璃上的男人體內。

 

啪一聲,吳邪把蓋子蓋上,又看了看對面笑得別有深意的男人。

 

「怎麼樣?」解雨臣笑問。

 

「......」

 

重新深呼吸了口氣,吳邪拿起一旁早已與室溫相同的飲料灌下了一口,又打開了蓋子,畫面依舊停在兩個男人交合的動作,吳邪確認自己沒看錯後,忍著頰邊的緋紅,看向對面的男人:

 

「你玩的?」

 

「不是,我剛剛不是說是它自己跳出來的嗎?」解雨臣笑的無奈。

 

「那就是中毒了,你有試試看能不能退出嗎?」

 

「有,不過--」

 

「不過?」

 

「不過你還是自己點點看好了。」解雨臣饒富深意的說。

 

「?」

 

抱著疑惑,吳邪再一次望向那片螢幕,在右上角發現了一個"EXIT",於是他點了下去--

 

「啊哈、哈...等、等一下,太快、啊啊--」

 

「......」這次吳邪連耳朵都紅了。

 

「恩,就是這個樣子。」解雨臣負責的解說。

 

不過瞥了一眼解雨臣,吳邪不死心地又點了一次--

 

「嗯?怎麼?才這樣就要洩出來了嗎?你夾得真緊,呵,磨人的小妖精。」

 

「......」

 

「......」

 

啪的一聲,吳邪又把蓋子給蓋了起來,深呼吸幾次冷靜了一下後,吳邪指了指這台電腦對著解雨臣道:

 

「咳恩、我再確認一次,這位先生......這是BL GAME對吧?」

 

「恩,如你所見。」

 

「而且不管按哪裡它都會繼續對吧?」

 

「沒錯,不管點哪裡它都會繼續,而且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是一部絕版的全H BL GAME。」

 

「...為什麼你會知道?」

 

「因為我有買。」

 

「......」

 

「不覺得他的畫工很精緻嗎?連聲音也做得相當逼真。」解雨臣瞇眼看著吳邪頰邊的汗沿著脖頸慢慢地的滑至因天熱而解開扣子一露無遺的鎖骨上。

 

「總、總之,我大概知道哪裡有問題了,是退不出畫面這點嗎?」吳邪避開對方的視線,他突然覺得有點口乾舌燥。

 

「嗯,確實是如此,不過...」解雨臣指了指筆電,抱臂笑看著他。

 

「怎麼?」吳邪跟著瞥了眼筆電。

 

「它似乎就算破關也沒用,如果破了,它也只會播放一遍方才的動畫版,然後再重頭來一遍,順帶一提,攻略角色只有一人,唯一不同的只有玩法而已。」

 

「......你試過?」

 

「恩,就算過了些年品質還是一樣好。」解雨臣笑道。

 

「...好,沒關係,我知道要怎麼處理了,不過為了保險起見,你有存檔嗎?」一口把一旁剩下的飲料喝完,吳邪決定待會兒去隔壁公司的廁所沖沖臉好了。

 

「這沒問題,我平時就有存檔的習慣。」

 

「好,那這樣大概就沒問題了。」點了點頭,吳邪寫了一張便箋貼在上頭,把筆電小心翼翼地放進解雨臣方才帶來的筆電袋子收到後方的鐵架上。

 

「那麼,這位、解雨臣,三天後你的電腦應該就可以好了,我屆時會再打電話給你。」走回電腦前,吳邪把剛才看到的型號輸入到電腦資料庫裡,再把那張資料文件收到一旁的文件夾裡。

 

「吳邪。」

 

「嗯?」吳邪下意識地轉頭。

 

然後他就望見對方放大似的眼臉,他反射的閉上雙眼,等了兩秒才又張開,而眼前依舊是對方放大的臉,以及那雙讓他又一次心跳加快的眼眸。

 

微熱的鼻息吐在臉上,吳邪覺得更熱了:

 

「怎、怎麼?」

 

「沒事,我只是剛好看到有灰塵想幫你拿掉而已。」解雨臣勾起嘴角笑道。

 

「額恩...謝謝。」臉上的熱還是散不去。

 

「不客氣。」解雨臣移開了距離。

 

一股空氣灌了進來,吳邪覺得腦袋昏昏呼呼的。

 

「那麼吳邪,三天後見。」

 

恩,三天後見...嗯?他怎麼知道自己叫吳邪?

 

 

 

 

 

 

「啊,笨、嗯哈...解、解雨臣,你、你、嗯,給我小小力點啊啊啊--」

 

「我會小力一點的,只是你吸太緊了,不大力一點我動不了呢,親愛的。」

 

「可惡...你、這..啊哈--」

 

 

 

>>關於之後嘛...--就留待大家自己去想像了

           

---END---

在下載BL GAME的時候,突然O蟲上腦,一時『性』起寫的,

寫法跟之前不同,大家看的開心就好--

PS.執<九>我依舊卡住中,先送大家這個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IA 的頭像
ARIA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