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葉秋沉默了。

 

「我沒問錯吧?老爸要你來只是結果,原因呢?真的是來找我的?」但是葉修繼續問。

 

葉修的態度很明顯對於這件事抱持著懷疑,但是葉秋自己是說不出口的,那個真正的原因,於是過了半晌,當他感覺到跟剛剛一樣,葉修似乎真的生氣了的時候,葉秋才放棄似的妥協道: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我只是...只是覺得一定得來找你,就是這樣而已。」

 

葉秋自己也說不上來,但是這件事是千真萬確的,而且是自從八年前那個晚上開始,這個想法就不斷的縈繞在他腦海裡,就像是有人將一種意念強硬的烙在他腦海裡一樣,逼他不得不去見葉修一面,而且伴隨著時間的拉長,越是逃避去見葉修一面,他發現,他竟然會對自己的哥哥開始有某種奇特的感情在滋長,並且以一種他想像不到的速度在不斷的成長,所以他必須來見葉修,不只是因為戰爭即將開始,而這可能是最後的一次機會而已,還有...

 

他那漸漸無可救藥的思念。

 

「我真的不知道...」不自覺的又呢喃一遍,葉秋看著葉修竟開始有點求救似的意味在,頓時讓葉修愣了愣。

 

因為葉秋直覺的知道有某些事在八年前的那天發生過,不然他也不會變得這麼奇怪,而且剛好的是,他發現葉修正巧在八年前也在那個地方待過,所以他想,說不定來找葉修,就能得到一個答案也說不定。

 

看葉秋這個樣子,葉修也不能說什麼了,緩緩走了過去,葉修輕輕的讓葉秋靠在自己身上,拍了拍葉秋的背,放緩語氣說:

 

「不知道在想就好了,有哥在,沒什麼解決不了的。」

 

聽到葉修這麼說,葉秋自己都有點傻了。

 

有多久了,距離葉修以前這麼跟他說話過了多久了?

 

於是下一秒,葉秋幾乎是克制不住的緊緊抱住了葉修。

 

「你終於有點哥哥的樣子了。」

 

「是啊,我也覺得不容易。」被葉秋這麼抱著,葉修沒多說什麼,還是輕輕拍著葉秋的背。

 

於是半晌,當葉秋覺得有點欣慰的時候,他在聽到葉修補充的那句話後,差點又暴走起來。

 

「不過我覺得你還是回去吧。」

 

「為什麼啊?!」抬起頭來望著葉修,葉秋的臉滿是不解。

 

他都已經說這麼多了,為什麼他還是不能留在哥哥身邊?

 

「因為要保護你太麻煩了。」在葉秋額頭上彈了一下,葉修一臉麻煩的說道。

 

「可惡、混帳哥哥...」摀著被彈了一下的額頭,葉秋看著葉修的臉滿是哀怨,「你可以不要這麼懶嗎?」

 

「我這不叫懶,戰爭不是兒戲你知道嗎?」

 

「我當然知道啊...」

 

「你心虛了。」

 

「沒有!」

 

「你有。」

 

「沒有!」

 

「你有。」

 

「...我說沒有就沒有嘛!不管怎樣我就是不要回去就是了!」葉秋也生氣了,憑什麼葉修叫他回去他就回去啊?

 

「好啊,不回去是嗎?」

 

「怎、怎樣?等一下,你要去哪裡?」聽到葉修又這麼說後,馬上就要走出去的樣子,葉秋心一慌,就拉住了葉修的手,結果葉修似乎也沒有預料到葉秋會就這樣拉他一把,順手一拉的結果就是把葉修也拉上床了。

 

「嗯?哇啊啊──」所以等葉秋反應過來的時候,葉秋就被兩人的距離給嚇了一跳。

 

「吵死了,別吵。」摀住葉秋的嘴,葉修覺得頭很痛。

 

所以片刻後,當葉秋終於冷靜下來的時候,他才察覺到這樣的姿勢有多麼不妙,但是他還沒開口,葉修蹙著眉頭就先說了:

 

「把你的信息素收起來,甜死了。」

 

瞪大眼睛看著葉修,葉秋在思索了一下,才發現自己居然在葉修剛剛準備離開的時候就不知不覺解除了遮掩信息素的精神暗示,難怪葉修這麼容易就被他拉到床上來。

 

信息素容易讓哨兵分心,這是理所當然的,甚至還有一種說法,叫做催情劑。

 

他到底在幹麼?

 

忍不住紅了臉,葉秋趕緊鬆開了拉著葉修的手,用眼神讓葉修也鬆開摀住他的嘴的手,半晌,等到他和葉修都各自收回手後,葉秋在準備把精神暗示給釋放出來的時候,卻像是想到什麼,遲遲沒有做到這一件事,於是葉修又催促了:

 

「收不收起來啊你?慢慢吞吞的。」

 

「...其實我不用收也沒關係的吧?」但是過了一會兒,葉秋卻這麼說,他記得葉修好像是什麼聯盟第一的哨兵?這麼點信息素應該無所謂吧?

 

要知道不間斷地發出精神暗示還是很消耗體力的,葉秋不想浪費力氣,所以當然就這麼說了,可是葉秋看到葉修仍是蹙著眉頭道:

 

「拜託,我是未結合哨兵好嗎?你這個未結合嚮導在說什麼啊?信不信等下我控制不住自己把你吃乾抹淨?」

 

聽到葉修這麼說,葉秋還是不敢相信:「我是你弟弟!」

 

「那又怎樣?」

 

「什麼叫那又怎樣啊?」

 

「好吧。」葉修嘆了一口氣。

 

「怎、怎樣?喂,等──」本來葉秋是真的以為不會怎樣的,結果葉修就真的壓住他的雙手,往他的脖頸吻來了。

 

「哥、哥哥?」感覺到脖頸喉結的地方被輕輕的咬了一下,葉秋知道自己的耳朵都紅了起來。

 

「怎麼樣?還敢不敢挑釁了?」

 

葉秋無話可說,但是可恥的是,他在葉修停手的時候竟然會突然覺得可惜,只不過這根本不讓他細想,一陣震耳欲聾的警鳴聲就從外響了進來。

 

"嗡嗡嗡嗡嗡──"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IA 的頭像
ARIA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