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聖節快樂~沒有賀文只好更新,(但是聖誕節照往例應該會有賀文啦&從下禮拜開始因為我要進行為期兩個兩禮拜的期中考,所以不更文喔)

 

07

 

葉秋醒來的時候,眼前映入的還是一片黑暗,眨了眨眼,墨綠色的陌生帳篷天頂才漸漸映入眼簾,他直覺地想撐起身下床看看環境,卻因為手臂脫力又重重的往後倒回堅硬的床上,疼的他幾乎眼眶泛淚,趕忙伸了手揉揉撞疼的腦袋,在回憶漸漸回到腦海裡的時候,心裡卻只有一陣一陣的酸澀,可是又好像有哪裡阻塞住一樣的,逼得他哪裡去也不是,只能往那片近乎蝕人的海域裡去。

 

簡直是自虐。

 

葉秋想。

 

剛才他又夢到了,從八年前那一天到最近這些日子裡,那一片大海不斷的在他夢裡出現,什麼都沒有的一片漆黑掩蓋住他的感知,那或許是一個死亡哨兵的精神領域,但是葉秋知道,還沒有。

 

絕望的海水拍打在腳邊,海中唯一有的便是一座孤島,或者該說是一座沙丘,身處在那樣一個環境裡,葉秋可以感覺到海裡潛藏的蠢蠢欲動,那是一種近乎崩潰的癲狂,這個人,就快死了。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夢到這個場景,葉秋總覺得像是自己也能感覺到那股悲傷似的,不知名的痛苦與難過讓他跪倒在地,大哭出聲。

 

明明很蠢,葉秋也知道,但是葉秋控制不了自己,那種痛像是饒不了他似的,讓他的心臟也揪的緊緊的,彷彿不替他哭出聲就會崩潰似的,若是想要解脫,走進大海的話,又會像是火燒一樣,所以當葉秋醒來的時候,往往都會滿頭大汗,粗喘著氣,內心的騷動卻停不下來。

 

曾經葉秋也想過,這會不會跟葉修有關,但是每每這麼一想,卻又會直覺地將它否決掉。

 

不可能,哥哥那麼厲害的人怎麼可能會死?

 

可是那種熟悉的感覺,卻怎麼樣,也無法讓他忘記,那種熟悉卻又陌生的,不屬於他的情感。

 

但是這次葉秋在夢裡的時候,卻沒有以往那種手足無措,那種只能任由夢境裡的那名所有者控制的感覺,他也沒有像以往那種哭到近乎喘不過氣的情況發生,可是整個天空、整個環境依舊是黑壓壓的一片,不只壓在天上、也像壓在他心上一樣,讓他喘不過氣,然後在他又一次看見那片大海的時候,一種比以往更強烈的熟悉感就牽引著他踏入那片火燒似的大海,蝕的人遍體鱗傷。

 

自虐似的無法脫逃,像是有一種念頭讓他往海裡走去,然後卻在他想潛進去的時候,讓他在痛得近乎昏厥的時候醒了過來,這是葉秋第一次如此,更何況他從來沒有這麼直接的接近海過。

 

躺在硬梆梆的床上,葉秋還可以感覺到夢裡那名哨兵平靜下的痛苦會是多麼驚濤駭浪,可是這一次,在這一次觸摸到海水裡那些痛至心扉的感情時,葉秋居然會有想要安撫這個人的衝動,明明應該是不認識人,明明就只是夢而已,明明、明明就不會是哥哥...。

 

「想什麼啊!」

 

被自己的想法嚇到,葉秋嚇得拍了下自己的臉頰,然後在手臂的痠痛傳來的時候,他才慢慢想起來白天葉修走後,喬一帆帶他去訓練場的情形。

 

「『想留下來就給我好好訓練』、嗎?」想到葉修說的那句話,葉秋知道葉修已經算是同意他留下來了,當然前提還是"他好好訓練",想到這,葉秋還是忍不住咕噥,「哪有那麼容易啊...」

 

但是事實上是,早上葉秋在恍惚過後,向喬一帆道了歉後就讓喬一帆帶他去訓練室進行瘋狂的訓練了,只不過他似乎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或者說,就算他和葉修是雙胞胎,有足夠的天賦去學習,這點訓練量對於第一次拿槍的他來說還是太大了。

 

為了能夠留下來,他在靶場待了足足有一整天的時間,結果就是他的手臂脫力,整個人疲憊的不行,所以葉修回來的時候,順道問起其他人他的進度,到靶場一看他的樣子,立刻就讓他回來休息了。

 

「你當你機器人嗎?都不用休息的?」他還記得葉修當時難得蹙緊眉盯著他的樣子。

 

他當然知道啊,但是比起身體的疲累,更重要的是、更重要的是──

 

他想待在哥哥身邊。

 

這一次,無論如何,葉秋覺得自己都不能離開葉修的身邊,不僅是因為那抹深刻的思念而已,讓他不安的其實就是那一場夢。

 

太頻繁了。

 

這夢境最近出現的太頻繁了,就像是一種預告一樣,無論那個人是不是葉修,葉秋都不可能看自己的哥哥就那樣走上滅亡的,就算要他擔起安撫的這個責任,他也不可能就這麼放棄回家去的。

 

──儘管安撫一個瀕臨死亡的哨兵需要肉體結合也一樣。

 

不會死的,他絕對不會讓哥哥死的。

 

 

「喲,這麼晚了還沒睡啊?」

 

---

 

進度條>>23%

好慢啊...

&期中考要來了(尖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IA 的頭像
ARIA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