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向,短篇,年上only

大概就談戀愛的故事....會有點慢....(&之後再修修)

 

 

(十)

 

喀達喀達的聲音在不大的寢室裡響起,葉秋揉了揉眼睛,還是戴上了黑框眼鏡,認命地敲上一個一個字,開學前他必須先交一份報告,而截止日期近在咫尺,因為他去找葉修的那幾天都在放鬆,他自然也沒機會摸上電腦打打報告,雖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他不想在難得的出國前夕浪費大好的時間去跟報告培養感情。

 

好不容易敲上一小段結論,葉秋舒了一口氣,身旁的視線刺的他渾身不自在,他不耐煩的轉過去,闔上筆記本。

 

「幹嘛啊?」

 

「喔,不是嘛,我只是好奇呀。」

 

一旁的陸橋搬了自己書桌的椅子坐到他身邊,很認真地盯著他的脖頸看。

 

「不要看了,我真不知道你在看什麼。」

 

摀住脖子,葉秋往旁邊閃躲的移了一點身體,臉上卻不自在的泛起了薄紅。

 

「看什麼...?我說,你這好像...」陸橋不死心的伸手過去,立刻被葉秋拍掉,他只好悻悻然的指了自己同樣的位置,指尖在和葉秋摀著的相同地方點了點,一臉不爽的道,「你這是吻痕吧?還騙我沒有女朋友,騙徒啊!」

 

「誰...」葉秋嗆了一下,不自在的看著他,反駁道,「誰有女朋友!而且那不是吻痕,怎麼看都是咬的──啊。」

 

葉秋趕緊摀住嘴,不過已經說漏嘴了,陸橋從去機場接他後就一直八卦他,葉秋懊惱的皺起眉,葉修咬的那一下,他是真沒想到會留下痕跡,偏偏他穿的衣服又露出了他的脖子,將那個紅點清晰的在白皙的肌膚下襯得更加明顯,陸橋一下就看到了。

 

「咬的?」果不其然,陸橋一臉恍然大悟,還意有所指地看著他,「看不出來啊,你們都玩得這麼猛?」

 

「你在說什麼啊!」

 

葉秋真是煩死了,都是葉修的錯!

 

「喔,好啦,不鬧你了,不說就不說,小氣。」陸橋失望的嘆了口氣,只是看葉秋連耳根都紅了真的是很有趣啊。

 

嗯?不過不是女朋友?

 

「怎、怎麼了?」葉秋剛擺正姿勢,陸橋又一臉高深莫測的湊了過來,還親暱的拉過他的肩膀。

 

「葉秋,我問你個事,你可要認真回答,這會影響我們的友情啊。」陸橋小聲的在他耳邊說著,好像是個重大的秘密。

 

「什麼啊?你老實說,不要拉拉扯扯的。」葉秋不耐的動了動肩膀。

 

「哎,好好好,不要這麼沒耐心嘛!」陸橋只好放開葉秋,正經地拍著他的兩邊肩膀,一口氣說了出來,「你是不是有男朋友啊?」

 

「什...」葉秋瞪大眼,「你在說什麼啊?」

 

「唉呦,反應幹嘛那麼大?我就問問嘛!」葉秋的反應大的讓陸橋嚇一跳,只好無奈地拍拍葉秋的肩。

 

「真是...你如果想問是誰弄得就直說啊,我又不會不跟你說,別瞎猜好不好?!」

 

我要是問你會說嗎?

 

陸橋在心裡腹誹,終究還是瞥向了葉秋,葉秋那臉真是紅到一個不行了,不過就是一個吻痕嘛!那要是吻的不是脖子呢?

 

啊,呸呸呸,想什麼呢。

 

「是我哥啦,我哥!」葉秋沒好氣地看著他,不過也不在遮著了,反正都被看到了。

 

「你哥?!哇,這...」這太勁爆了,陸橋表示說不出話了。

 

「恩,對啦。」葉秋撐著頭,索性又打開了筆記本,打開瀏覽器刷起了微博,過了一會兒,才慢慢地開口,「...因為一點事。」

 

「哦...」陸橋答了一聲,雖然想問那一點事是怎麼一回事,不過葉秋看樣子是不打算讓他在問了,所以他乾脆換了個話題,「要不要去玩啊?」

 

「嗯?」葉秋隨意的點了個連結,聽到陸橋說的疑惑的轉了過來。

 

「喔,就是聯誼酒會啦,今天晚上,」陸橋說到這,看葉秋微微變了臉色,只好趕緊澄清,「不一定要跟人談話啦,主辦方是系上的學長姊,主要讓我們認識未來可以幫助的自己的對象,你也知道的嘛...」

 

陸橋又不是不知道,葉秋一向最討厭聯誼的。

 

「恩...可是我還有報告...」葉秋的臉色緩和了點,他可不想他這張臉又引來一些不必要認識的人,而且還有報告...

 

「你可以帶去啊,我記得會場有提供網路可供使用,反正我覺得你一定會待在角落的。」

 

「不要說的我好像自閉一樣好嗎?」

 

「事實嘛,去不去?我看你報告也快完成了,打完剛好去認識認識一下未來的夥伴?」

 

「唔,也是...那好吧。」

 

掙扎的思考了下,葉秋終究還是點點頭答應了。

 

 

早上十點,葉修早早待在訓練室上著遊戲,就被一則突然跳出來的視訊通知嚇了一跳。

 

早晨的訓練室還只有他一個人,看了眼發送人,葉修嘆了口氣,點下了接受,畫面先是一片黑,然後葉秋的臉以極近的距離慢慢地出現在螢幕上,看起來一臉疑惑,最後手忙腳亂的點了點什麼,還是妥協的放棄,慢慢地遠離了螢幕,讓臉部清晰的在昏黃的背景下給葉修看的清楚,只是一看到葉秋的臉,葉修皺了皺眉,不明白的敲了敲鍵盤,然後打下一串字。

 

"葉修:你搞什麼?臉怎麼那麼紅?"

 

訊息發送出去後,葉修靜靜的等待,結果那頭的葉秋瞇了瞇眼,又湊近了屏幕,對他傻笑了下,一串葉修看了汗顏的句子才慢吞吞地被發了過來。

 

"葉秋:fwjd5%Dh38@&%

 

無言地盯著那行字,葉修在看葉秋一臉正經的樣子,好像這串句子只是他看錯了,或者是傳送錯誤,不過葉修否定掉這些可能性,葉秋眼睛濕濕的,領口的扣子也被解開了兩顆,跟平常的葉秋根本不一樣,還好訓練室目前也沒人在,所以葉修索性開了語音。

 

『你在哪?開聲音,打的什麼,完全看不懂。』

 

屏幕那頭的葉秋先是皺眉,然後低頭看了一下,像是恍然大悟,突然就呵呵呵的笑了起來,葉修無奈,只好半哄半騙著讓人把語音打開了,葉秋不清晰的聲音就從耳機傳到他耳朵裡,聽起來半撒嬌半軟嚅的讓他心裡就不自在起來,癢的像有螞蟻在爬。

 

『喂~喂喂~哥~嗎?哥?哥~~?』

 

『咳、恩,是我,你在哪,你喝酒了?』

 

咳了聲,葉修正了正神色,瞥到屏幕旁露出一腳的高腳杯,不悅的道。

 

『沒有沒有!我沒喝呀!就是覺得有點暈,哥你不要在轉了...嗚』葉秋晃了晃,葉修看到他及時撐住了桌子。

 

『誰跟你轉,你這分明就是醉了,去休息,別喝了。』

 

揉了揉太陽穴,葉修都差點忘了,他們早就成年了,有一天還是會接觸到這些東西,雖然他很早的時候就學會抽菸,也沒資格說就是了。

 

『就跟你說沒喝了呀!真討厭!哼!』葉修看葉秋哼了哼,紅著一張臉就搖搖晃晃地跑離開螢幕,喂了幾聲,葉秋還是沒理他,葉修就看到葉秋跑到螢幕遠方的一個舞池跳了起來。

 

「醉漢啊...」葉修嘆了一口氣,雖然有點擔心,想打點字提醒葉秋不要玩得太晚,可是知道這樣管的太多了,儘管他看到葉秋跑去喝酒確實是非常的不爽。

 

鼠標在關閉對話之間徘徊了下,葉修原本下定的決心在看到葉秋又拉開了一顆鈕扣,扯掉領帶的時候僵住了,畫面不是非常清晰,可是對葉修而言夠了,耳邊有曖昧的舞池音樂傳入耳畔,葉秋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輕輕地順著音樂搖擺,動作緩慢而慵懶,嘴角掛著一絲笑意,臉上還有酡紅,葉修甚至能看到隨著膚色漸紅,昨日在機場他控制不住在葉秋脖子上印上的吻痕。

 

葉秋的口型動了動,彷彿哼唱了起來。

You got me looking, so crazy my baby
你讓我看起來像是瘋狂地著了魔 我的寶貝
I'm not myself lately I'm foolish, I don't do this
近來我變得不再像是以往的自己 我從不做這般飛蛾撲火的蠢事
I've been playing myself, baby I don't care
我不斷地恣情縱慾 寶貝 我再也無暇顧及一切
Baby your love's got the best of me
你的愛引出了我心底最深切的慾望
Your love's got the best of me
你的愛引出了我心底最深切的慾望
Baby your love's got the best of me
寶貝 你的愛引出了我心底最深切的慾望
Baby you're making a fool of me
寶貝 你讓我神魂顛倒 失去了理智
You got me sprung and I don't care who sees
你讓我手舞足蹈 而我不在乎這失態的樣子會被誰撞見
Cause baby you got me, you got me, oh you got me, you got me
因為親愛的 你擁有我 你佔有我 你支配我 我是你的俘虜

 

恍若催情的樂曲,自耳邊幽幽傳來,他彷彿看到葉秋咬了咬下唇,對著他笑了下,眼神迷濛的晃動著臀部。

 

糟。

 

要糟。

 

葉修遮住眼,深呼吸了一口氣,無奈的抹了臉,停在鍵盤的手指想起了葉秋溫暖的口腔,自那之後猛烈成長的情感,似乎有點不可理喻的擴大。

 

他這是自戀?

 

葉修可不記得自己有這麼特殊的嗜好啊,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屏幕上的葉秋,葉修不知道自己的嘴角掛起了一抹笑,有點無奈的搖了搖頭。

 

 

「葉修?」

 

蘇沐橙原本躲在葉修後面的,誰知道她繞到他後面居然看到他在笑,溫柔地像要化出了水。

 

「噢,沐橙啊。」咻的收回手,葉修一臉正色地盯著她,只可惜剛才的樣子都已經被蘇沐橙看到了,她笑了笑,不理會葉修故作正經的神色,坐到他旁邊的位置,看了眼葉修的屏幕,先是驚訝,然後疑惑:

 

「咦?這是葉秋?恩...可是這男的?」

 

「男的?」

 

葉修原本還正經的神色,瞬間轉回屏幕上,誰知道葉秋何時和一個男的糾纏上了,拉拉扯扯的,葉秋笑笑像是推辭,臉早就紅的跟番茄一樣,走路又搖又晃,被那男的一下又追上了。

 

「這是...有麻煩啊?」蘇沐橙皺了皺眉,看到葉秋靠在那男的身上,一副昏昏沉沉的樣子,擔憂的說道。

 

蘇沐橙不安的又瞅了瞅屏幕,心裡疑惑葉修怎麼都沒反應,轉過去看了一眼,就見葉修的臉色都冷了下來。

 

「葉修?」

 

葉修生氣了?

 

---

 

寫點輕鬆的...

歌是Beyoncé的Crazy In Love

創作者介紹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