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向,短篇,年上only

大概就談戀愛的故事....會有點慢....(&之後再修修)

 

(二十)

 

葉秋一陣風中凌亂,他沒有想到葉修真的撕掉那窗紙,那句話讓他腦子當機了三分鐘,他才慢慢地有了反應,他卻故作迷茫的扯了一個笑。

 

「追?」葉秋使勁想抽出被葉修捉住的手腕,自嘲笑道,「你在說什麼?一直以來都是我追在你背後啊?叫你回家、叫你讓爸媽看看,這麼多年了,你不答應,我不是照做?你再開什麼玩笑,怎麼可能──」

 

「我認真的,葉秋。」

 

葉修低道,打斷葉秋轉移話題的念頭,手上的力氣卻不減,為了預防葉秋逃跑,還按住他一邊肩膀,葉秋的臉就垮了下來,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葉修想過了,他特地從H市飛回B市,還特地選了仍有放映那部片的劇院,他不想只是這樣而已。

 

盯緊了葉秋閃過慌張的雙眼,葉修慢慢地放開了雙手,一把捧起他的雙頰,逼著葉秋直視自己,不怕將葉秋刺激過頭的,將葉秋努力藏住的秘密給直接掀了出來。

 

「你喜歡我。」

 

葉修一字一字的咬牙道,「你喜歡我!不然你不會讓我吻你那麼多次!」

 

葉修相信他是對的,憑著他親葉秋那幾次,葉秋都沒有拒絕他,甚至還配合的回吻了回來,他就知道了。看著葉秋的臉慢慢的脹得通紅,葉修原本還想說什麼,卻被葉秋忽然一把推開,他倒退了幾步,疑惑的望著葉秋,卻在看見葉秋的神情時一愣,只能立在原地,再也向前不了一步。

 

「你胡說!」

 

「胡說!胡說!」

 

葉秋脹紅著臉,眼裡有水霧,卻倔強的直視著葉修,他不懂,他不懂!為什麼葉修要這樣,明明他們就不能再一起,為什麼葉修要說,為什麼?

 

「為什麼?你太自私了!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你沒看到嗎?就連電影裡也不可能再一起!你為什麼要說?」

 

「你是故意的嗎?就為了...」葉秋的聲音忍不住哽咽,聲音虛無縹緲的像是隨時會消失,「就為了讓我難堪?」

 

「我...」

 

葉修握緊了拳頭,葉秋受傷的樣子讓他想試著往前一步,可是葉秋卻繞到鞦韆後,不願再讓他靠近一步,葉修忽然就有點後悔。

 

他是不是...太急了?

 

深吸口氣,葉修緩緩道:「我真沒那個意思,我只是...」

 

我只是喜歡你。

 

以一名兄長不該有的情感,喜歡你。

 

「只是什麼?」緊緊抓著鞦韆的鍊子,葉秋忍不住問了出口。

 

但是葉修終究掐掉了話頭,他不能再刺激葉秋了:「沒事,反正我追定你了,你知道這個就好。」

 

「你又說!」

 

葉秋又氣又腦,他越來越搞不懂葉修在想什麼了,為什麼要讓他覺得他喜歡他?

 

煩躁的拍了拍自己通紅的臉,葉秋又搖了搖頭,忽然丟下一句話就往小公園的出口走。

 

「我要回家了。」

 

葉秋覺得真是糟透了,快步經過葉修身邊,明明沒必要這樣的,他們可以當一輩子的兄弟,葉秋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了,葉修的話反而讓他的決心動搖的幾乎潰堤,揉了一把自己的臉,天邊已經一片紫藍,葉秋不去管葉修要回去還是要怎麼辦,思緒亂的讓他什麼都沒辦法思考,他越走越快,手腕越突然被一把抓住。

 

「走那麼快幹嘛?」

 

「要你管!」葉秋一把甩掉那隻手,不用想也知道葉修追上來了,他往前走了幾步,葉修又捉住他的手腕。

 

「我偏要管,至少讓我送你吧?」

 

葉秋還有點惱怒,撥掉那隻手,喊了一句話,繼續頭也不回地往前走。

 

「不用了,謝關心!」

 

「不謝,要謝你就接受啊!」葉修也喊,不過葉秋仍舊不理他,苦笑了下,葉修沒再去摸葉秋的手,可是一路跟在葉秋背後,他知道葉秋感覺到了,身子小小的抖了一下,馬上又恢復鎮定。

 

十分鐘的路,卻被他們走的好像走了一輩子。

 

長的讓葉秋既難熬,又複雜的差點控制不住的想回頭去看葉修,但是家依舊是家,當他看到熟悉家門時,心裡暗暗鬆了一口氣,卻也像失去了一塊,葉修跟著他經過家裡頭的庭院後一直站在門口,看他拿出鑰匙,目送著他打開了大門,然後走了進去,不知道是氣被葉修在那不到十分鐘的路上磨掉了還是怎麼,他關了門後,忽然又打了開,對著葉修道了一句掰掰,看到葉修驚訝的神色,最後還是遲疑的關上了門。

 

反正他知道葉修不會回來的,葉修還有好不容易得到的正規比賽機會,吐了一口氣,葉秋靠在大門上,還感覺的到大門外葉修視線似的,抱著雙臂滑到了地上,像個不知所措的孩子。

 

「我該怎麼辦才好?」

 

說了那種話的你。

 

 

葉修站在熟悉的家門,忽然就有點唏噓,他還記得小時候和葉秋在庭院玩耍的一身都是泥的樣子,他會把身上的泥抹到葉秋小小的臉上,然後嘲笑幾句,弄的葉秋氣呼呼的鼓著一張小臉,報復性捏著他的臉,把他的臉也弄得髒兮兮的,而他總是毫無誠意的說了幾句抱歉,扯下葉秋的小手握在手裡,將葉秋抱在懷裡,拍著他的背做安撫,葉秋抱怨了幾句,終究還是會乖乖的氣消。

 

什麼時候他對葉秋也有那種心思,葉修真的不曉得,可能很早,可能也是最近的事,可是葉修不想讓自己後悔,與其思考那麼多該不該在一起的問題,他只想問葉秋...你願意和我在一起嗎?

 

雖然可能會一起被掃地出門就是了,葉修苦笑。

 

摸了摸褲袋,碰到打火機,葉修忽然想起很久以前葉秋也幫他點過一支菸,顫抖的神情還有後來放心的抱著他哭的葉秋,所有的情感一瞬間串了起來,葉修猛的很想在抱一抱葉秋。

 

天已經黑了,葉修知道他不該久留,老爸老媽隨時都會回來,但他還是鬼使神差的抬起了門口階梯上的盆栽,從裡頭摸出了熟悉的鑰匙。

 

「果然是笨蛋。」

 

小小的鑰匙上,貼著一個記號,葉秋清麗工整的字在歲月的痕跡裡,依舊沒變。

 

『給混帳哥哥。』

 

 

葉秋從浴室出來時已經換掉了藍色襯衫,身上是一件可愛貓咪的寬鬆T恤和簡單的米色短褲,其實葉秋挺喜歡貓,但是他的嗜好卻沒什麼人知道,大多數人知道他喜歡狗,因為至少知道他養過狗,而且葉秋也否認不了,小點死的時候他還哭了好幾個晚上,不過這身衣服他還是只有在家才穿,穿出去太丟臉了,濕著頭髮摸到桌電前,葉秋打開了電腦,登上了QQ,對所有人顯示隱身後,才又開了一個著名論壇,掙扎的打了一段文字,然後又刪了一段,最後洩氣的打了一行字發了出去。

 

『【求助】我覺得,我哥哥,喜歡我。 FROM解落三秋葉』

 

摸來一旁的毛巾,葉秋慢慢的擦著頭髮,雖然這論壇不常來晃,也沒什麼知名度,但是不知道是他的標題太勁爆,還是怎麼回事,貼子一下子就被各種留言蓋了好幾十樓。

 

看著帖子下開始出現各種"在一起、在一起"的呼聲,葉秋直接忽視了,掃了一下,還是沒什麼值得參考的,嘆了一口氣才關掉網頁,站起身拿起了吹風機吹起頭髮。

 

葉秋仔細的想過了一遍,其實...他有點心動,但是心意被直接說出來,他不管怎樣都不甘心,惱怒的直接就生氣了,好不容易慢慢地冷靜下來,葉秋就覺得自己真傻,為什麼不問清楚,或者讓葉修說完,畢竟他比葉修還叛逆,其實他更不在乎什麼倫理,或許他腦一熱,就自己什麼都招了。

 

恍神的想著,葉秋把頭髮吹乾了,念了句算了,反正有沒有在一起他都有心理準備,突然有點口渴,晚上六七點爸媽也快回來了,葉秋索性整理了下儀表,慢慢的從二樓下樓,廚房沒有炒菜聲,但是客廳有電視打開的聲音,葉秋想應該是老爸,逕自走到廚房倒了杯水,邊走邊喝回客廳的時候,嘴裡的水在看到客廳的人時卻全部噴了出來。

 

「你怎麼在這?!」

 

「哦!」葉修揮了個手,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在沙發上又換了舒適的姿勢,隨意的轉著台,「不能進來看看嗎?這我家啊!」

 

「你還知道這是你家?」葉秋抹掉嘴角的水珠,懊惱的在餐桌上放下水杯,趕緊從沙發的紙巾盒抽了幾張,蹲在地上擦了擦,煩躁的塞到葉修手裡。

 

「當然。」葉修一臉理所當然的,也沒怪葉秋塞垃圾到他手裡,往沙發另一頭的垃圾桶一丟,直接就將垃圾丟了進去,「不然你就當我想你啊。」

 

「......才幾小時。」

 

「是兩小時又36分。」葉修說著,瞥了一眼客廳的掛鐘,哦了聲,又道:「現在是兩小時又37分了。」

 

葉秋知道自己一定一臉複雜,一個剛剛跟自己說要追自己的人出現在家裡,又說了莫名其妙的話,正想開口要葉修走,門外就傳來了引擎聲,葉秋一抖,知道是有人要回來了,葉修殘念的嘖了聲,還沒閃人,葉秋左看看右看看,看葉修不慌不忙地站起來,忽然就攬住葉修的手臂,往二樓走去,直直把葉修塞進自己房間,然後跟著躲了進去,關上了門。

 

葉秋耳朵貼在門上,果然幾分鐘後傳來老爸雄厚的聲音。

 

「葉秋!」

 

於是葉秋趕緊扯著嗓子,回了聲在房間,底下才終於安靜了下來,他呼了口氣,猛然想起自己一直抓著葉修的手臂,葉修正盯著他直看,他只好慌張的鬆開手,然後想起什麼一般道:「你鞋子呢?」

 

葉修喔了聲,比了比腳下,「方便走人。」

 

葉秋無語地盯著他穿在腳上的鞋子,不知道該慶幸還是該難過,既然一直想著走那就不要進來嘛!

 

「隨便你。」葉秋丟了一句話,又貼回去門上,專心的聽著外頭的聲音,老媽好像也回來了,正在叫老爸不要一回家就看電視,去廚房幫她什麼的。

 

葉修一直看著他的舉動,葉秋身上的沐浴露味道隱隱傳來,葉修想他居然去洗過澡了,寬鬆的T恤露出了葉秋白淨的側頸,葉修不知不覺就湊過去,兩手撐在葉秋身旁。

 

葉秋還在聽樓下的動靜,正覺得沒問題,葉修如果要走這時是最好的機會,轉了過去,卻被葉修過近的距離嚇的噤了聲,他沒發現自己正被葉修困在門上,粉色的唇瓣動了動,想說些什麼,蠱惑的熱氣拂在面上,還有輕柔的薄荷沐浴味,葉修克制不住的就吻了下去。

 

「唔!」

 

猛的被這麼一吻,葉秋想到樓下還有父母在,渾身僵硬的動彈不得,可是葉修不急,乾燥的薄唇摩娑著葉秋剛喝過水還濕潤的雙唇,慢慢的含住了他的唇瓣,舌尖在上頭滑過,葉秋瞇起了眼,微小的抖了下,雙手抗拒的推了推,最後慢慢的就放鬆了牙關,模糊的視線看清了葉修專注的神情,唇瓣微微張開,軟熱的舌頭伸了進來,掃過他敏感的上顎,酥麻的讓他雙手的力氣軟了下去,牢牢靠著門,聽著底下傳來的電視聲,小舌卻被葉修俐落地找到纏綿在一起,糾纏的炙熱吐息讓他的臉部燒紅,分開的時候一小絲唾液連在了一起,他失神的靠在門上,喘息了幾口氣,一張通紅的臉忿忿然,聲音卻還有點不穩:

 

「哈...你、你又親我!」

 

葉修也粗喘著氣,一不小心親的太忘我,可是他點了頭,一點也沒有懺悔的意思,「我親你又怎麼了,我在追你啊。」

 

葉秋噎了聲,顯然忘了這一齣,追著葉修的唇湊上去咬了下,「誰讓你親我!」

 

葉修笑了下,忽然湊近了道:「第二次了。」

 

「什麼第二次?」葉秋緊緊貼著門,覺得這不是個好問題,可是他還是問了。

 

「你親我。」

 

「啊?」葉秋皺著眉,喔喔了聲,想起了上禮拜跟葉修說恭喜的事,他迷茫的道:「那不是親啊,怎麼看也是咬...啊...」

 

葉秋說到一半,突然看到葉修一臉意味深長地看著他,及時住了嘴,葉修又稍微湊了過來,隨著炙熱的鼻息呼在臉上,葉修的唇貼上他的,蹭了蹭,咬住他的唇瓣,輕扯了幾下,葉修在他耳邊吻了吻,有點沙啞的嗓音道:

 

「這才是咬。」

 

葉修修長的指尖滑過他的嘴唇,然後劃過他的喉間,最後一路劃到他的鎖骨摩娑了幾下,低沉的嗓音和熱氣讓葉秋一顫,他想起那個下雨的午後,葉修在他面前問過的那個問題,臉瞬間紅了。

 

「你希望我吻你呢?」

 

「還是咬你呢?葉秋?」

 

----------------

 

 

創作者介紹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