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向,短篇,年上only

大概就談戀愛的故事....會有點慢....(&之後再修修)

 

(二十一)

 

葉秋喝了口冰水,臉上的燥熱早已冷卻下來,他煩躁的在桌電前移了個姿勢,在脖子上揉了揉,同時不悅的瞥了眼霸佔在他床上的罪魁禍首。

 

黏膩溼滑的觸感還停留在他的頸子上,一小時前葉修把他壓在門上對著他的脖頸又吮又舔的,親自『示範』什麼叫做咬,葉秋好不容易把葉修推開來,答應了葉修留宿一晚的要求,十分鐘前在浴室照鏡子刷牙才看到脖子上艷麗的一個紅點,他惱怒的瞪向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某人,最後還是認份的貼上創可貼,誰叫他跟葉修說可以咬不可以吻。

 

「我是不是笨蛋啊?」

 

葉秋忍不住嘟囔,任誰都不會放一個追求自己的人理所當然的親完自己,自己還接受住一晚的請求吧?

 

「我一定是瘋了。」

 

所以沉思片刻,葉秋還是下了個結論,好像追根究底他根本就沒有半點小心思。

 

重新打開那個論壇頁面,葉秋發的那個帖子已經被頂到前幾頁了,一個小時多的時間居然有了近一百樓的回覆。

 

葉秋相信自己的表情一定很複雜,但是他淡定的往下拉,內容依舊沒什麼值得參考的,正悶悶不樂,右下角的企鵝就叫了一聲,葉秋看了一下。

 

是陸橋。

 

「糟、」

 

葉秋趕緊手忙腳亂直接按了退出,忽略對方傳來的別裝了,趕緊真的下了QQ,葉秋最近被陸橋煩的挺頭大,畢竟陸橋先前就和葉修遇過一次,陸橋也不知道什麼原因一直吵著要他帶他見葉修一面,嚷嚷著他之前給大神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要補救什麼的,所以他不理陸橋絕不是他的錯,一切都是葉修的錯!

 

葉秋哼哼聲,覺得自己真是英明,想到當初報導出來的時候陸橋還懷疑,結果陸橋一到賽場真的看到了,那之後煩的他沒完,葉秋只好發了個信給陸橋,乾脆讓他請自己吃個飯,再跟他說清楚。

 

誰知道陸橋現在找他又有什麼事?他都表明了和葉修見不見面不關他的事,他跟葉修什麼關係啊?

 

他又還沒答應。

 

嗯?

 

葉秋猛的回神,緊張的轉過頭去看葉修,可是葉修背對著他一動不動,一副睡死的樣子,葉秋想想也對,他專門飛回來、上禮拜又經歷了強度那麼高的比賽,難免還是累,緊張的心情不知不覺就放下了,全化成了對葉修的不捨,他可以不用這樣的。

 

葉秋想,或許他們的關係保持這樣也無所謂,葉修玩他的遊戲,他做他的工作,平時鬥鬥嘴,或者幼稚的打幾場架,這樣也許更像兄弟一點,而他也可以把那點小心思慢慢地化解,他覺得可以做到,火焰在那麼多年過去了,撲滅的自然,但是葉修好像不想那麼輕易放過他,偏偏說了那番話,將星星點點的灰燼又熊熊點燃了起來,或許葉修只要再逼那麼一次,他就會控制不住自己,掏心掏肺的全給葉修看了。

 

複雜的盯著葉修的背影,葉秋還是收回了視線,在論壇上那則帖子打上一小段字:

 

『解落三秋葉:

要解釋太麻煩了,先感謝你們的好意,畢竟我哥只是說要追我而已,我想應該不算喜歡吧?如果是真的...

我想我或許可以很平靜的拒絕,也或許會發現自己到頭來,依舊心動的一如當初。』

 

呼出一口氣,葉秋再看了一遍發文內容,才慢慢的關掉電腦,思考那麼多不擅長的事情總讓他腦袋發脹,他從桌電起身,遲疑的往床邊走去,小心翼翼地越過葉修的鞋子,然後掀起被子一角,慢慢地爬上自己的床。

 

空間不是很大,原本就只有他一個人睡的單人床上硬是擠了兩個二十六快七歲的男人,讓葉秋只能背對著葉修側躺在柔軟的床榻上,背後隱隱傳來的體溫讓他緊張得連呼吸都小心翼翼,棉被拉到了頭頂,窒息的棉被裡有葉修身上淡淡的菸味和自己一樣的沐浴露味道,葉秋強撐著眼,以為自己會因為心跳的頻率而睡不著覺,卻在迷迷糊糊中被另一雙手向後拉陷入溫暖的懷抱時,鬆下了戒心,下意識的往後方的懷抱蹭了蹭,眼皮終於承受不住,漸漸濃濃的睡去。

 

 

凌晨四點鐘,葉修慢慢的鬆開葉秋,輕輕抽離被抱在葉秋懷中的手,在他眼上輕輕的吻了下,然後打了個哈欠,小心的從葉秋身上經過,幫他蓋上被子,套上鞋子,拖沓著腳步,搖搖晃晃的走到葉秋的桌電前,現在才四點,葉修預定五點走人,得趕在老頭子起床做老人操之前閃人,葉修打開了電腦,閒來沒事的準備看看近期的比賽錄像,電腦設定的QQ卻自動登陸了,葉修隨手一開,看到葉秋的ID,識趣的關了起來。

 

雖然他是在追葉秋,不過總不能偷看,這點葉修還是有分寸的。

 

不過葉修這點紳士的行為還是被不識趣地提醒給吸引了,右下角的企鵝叫了幾聲,嗶嗶的聲音吵的葉秋皺了皺眉頭,轉了個身把自己埋到另一頭的棉被裡,葉修嚇了一跳,連忙關掉電腦的音效,他可不想吵醒葉秋。

 

微怒的掃過了通知,一個叫"小橋流水"的ID留了一條言給他,看樣子昨天葉秋關掉聊天的時候根本沒看到,葉修也只顧著趁機抱抱葉秋,等人快睡著了才把迷迷糊糊的傢伙抱到懷裡,他早就有點好奇了,居然會讓葉秋慌慌張張的關掉QQ,葉修瞅著那個小橋,總覺得眼熟,然後猛然想了起來,什麼紳士都丟一邊了,直接就點開葉秋和那個小橋流水的對話。

 

『小橋流水:怎麼搞的?(圖片JPG.)』

 

『小橋流水:你給我的驚喜也太多了啊!夠不夠義氣?!說都不說的啊?』

 

葉修看過了一遍,最後點開了圖片,那是一個論壇的截圖,葉修不是很熟,不過聽蘇沐橙說過,好像在女孩子之間很紅的樣子,上頭一個斗大的標題,葉修一看,瞬間懂了,後方那個"解落三秋葉"的ID莫名的讓他有些好感,他在從後方讀回去,赫赫然是"葉秋"二字,葉修舒出一口氣,看著那個帖子的標題,恍神了會兒,床上的葉秋突然哼哼聲,好像不是很滿意手中的棉被,在床上滾了滾,最後直直的往另一邊就要掉下床去。

 

葉修趕緊丟掉手邊的電腦,幾個跨步,走到床邊,拉住了葉秋胳膊,把他按回床上,好好的又拉好棉被,可是正要撒手回去看那帖子,葉秋卻突然扯住他的手不放,好看的眉皺在了一起,嘴唇輕輕地碰上他的手背,一嘟一嘟的,搔癢在他手上,葉修一下就心軟了,想想帖子回去再看也行,俐落的脫了鞋,三兩下睡回葉秋身旁,面對著葉秋將人輕輕地按到懷裡,手心在他背上小力拍打著,撫平了葉秋的眉,手上抓著的力氣才慢慢小了下去,他朝葉秋微微嘟起的嘴湊過去,讓葉秋輕碰了下,嘆息的道:

 

「明明就喜歡我,倔什麼呢?」

 

 

刺眼的陽光透過房間的落地窗照在眼皮上,葉秋翻了個身,險些摔下床去,他迷迷糊糊地撐起身,掃視了房間一圈,房間只有他一個人,棉被皺成一團蓋在他身上,葉秋恍神了兩秒,然後搖搖晃晃的下了床,赤著腳踩到浴室,閉著眼睛拿起牙刷、牙膏,熟練的刷起牙來,最後又拿了洗面露洗了個臉,眼睛才慢慢睜開,他盯著鏡面,盯著盯著──

 

「哎?!」

 

葉秋瞬間清醒,脖子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兩個小紅包,另一邊遮住的創可貼也不見了,他瞅著那兩個小包,指尖輕輕摸上,然後揉了揉。

 

「唔...」

 

麻麻癢癢的,葉秋慢慢的臉紅了。

 

「那個混帳...」

 

葉秋低聲念了句,煩惱的盯著從昨天開始都還沒消失,今天就又多出的三個紅包,更刺眼的是都還招搖的印在他的鎖骨跟頸邊,像是要提醒他似的,難怪他睡到一半就覺得脖子癢癢刺刺的,葉秋忿忿地想道,最後只好又拿了三個創可貼一邊念著某人一邊把自己給牢牢地貼好了。

 

『葉秋:多麼瀟灑,走了還留紀念品!』

 

葉秋走回床邊拿起手機自拍了張照片,拉著衣領,露出了創可貼,表情故作很可怕的樣子,然後忿忿的傳到了和葉修的QQ聊天。

 

現在時間八點鐘,葉秋九點半上班,葉秋以為葉修應該不在線上,但是上線的燈剛好就亮了起來,葉修顯然已經回到興欣了,還回了他一個叼菸微笑的表情。

 

回訊簡單明瞭,他一看臉色就變了,不知道是氣的還是害羞的,關掉了QQ,直接就跑去了昨天的論壇。

 

『葉修:你太沒戒心了,我可是在追你啊。』

 

還是昨天那身可愛的T恤和短褲,葉秋晃著腿坐在床邊,從手機就上了那個論壇,他的帖子已經被頂到第一頁了,有耐心的一個一個看,好像還是沒什麼值得的,除了問他昨天這樣算是表白嗎?還有質疑的問話,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葉秋一掃而過,覺得要給這個論壇一個差評,忽然一個ID就吸引了他的視線,他呼吸一窒,頸上的吻痕灼燒的好像又燒了起來。

 

『修待二月花:

喜歡就接受,不要等花凋謝啊,笨蛋。』

 

---

創作者介紹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