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向,短篇,年上only,含肉渣

大概就談戀愛的故事....會有點慢....(&之後再修修)

 

(二十四)

 

晚上九點,陸橋在酒店房間用著筆記本搜尋早上的全明星賽,這次的表演比起之前更有看頭,可惜陸橋必須先以阿姨的幫忙為重,現在鋼琴表演結束了,他想他是不是該邀葉秋一起去,因為葉秋似乎並不知道的樣子。

 

「該邀嗎?」

 

鼠標在和葉秋的QQ談話滑來滑去,陸橋猶豫的點了開來,看到上次他發給葉秋的問話依然還沒回他,沮喪的又關了起來。

 

或許葉秋的哥哥已經邀他了呢?

 

唔...如果是葉神的話...

 

陸橋糾結的皺起了眉,他想起那個論壇上解落三秋葉的帖子,這代表葉神喜歡葉秋,而葉秋也...

 

胸口一陣悶,陸橋煩躁的闔上了筆記本,他是該覺得荒謬,但是他為什麼會感到不悅?

 

隨手將筆記本丟到床頭櫃上,陸橋想或許睡一覺這種想法就會消失了,關上了房間的燈,索性準備上床睡覺,躺著躺著正昏昏欲睡,房間的門卻傳來敲響的聲音。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陸橋看了看錶,這時間他又沒叫客房服務,睡眼惺忪的問了聲誰啊,門外卻沒有反應,只好嫌麻煩的翻了個身摀住耳朵繼續睡,結果門外的人馬上鍥而不捨地敲的更大力,陸橋被煩的沒耐性了,頂著想睡的低氣壓從床上爬了起來,不情不願的走到門邊,打開的時候正想罵人,身上卻先感到一股重量,來者搶在他說話之前抱住了他。

 

陸橋僵著動作,直到聞到鼻間的那股熟悉薄荷味才嘆了一口氣。

 

「葉秋?怎麼啦?」

 

輕拍著葉秋的背,耳邊有一點點抽噎的聲音,他極有耐心的順著葉秋的背,他還是第一次看到葉秋在他面前示弱,心裡難免手足無措,可是微妙的是陸橋竟感到一點點欣喜,下意識地伸出手想抱緊葉秋,埋在他肩上的人卻先道了一句抱歉,將他輕輕推開了。

 

陸橋忍著沮喪的表情,裝作沒事的拍拍他的肩,正想問怎麼回事,葉秋通紅的臉還有眼眶閃閃發亮的淚珠,嘴角露出自今為止他第一次覺得真心的微笑,讓他既心動,又無可控制的再次感到胸悶。

 

「沒事,陸橋,幫我一個忙好嗎?」

 

葉秋打從心底的露出一個真心的微笑。

 

 

14日,周末晚上,全明星賽第二天結束後的晚上八點,賽館不遠處,一處寫有LURE紫色妖異字體的招牌店面一如往常的營業,葉修晃悠悠的叼著根未點燃的菸,徐步繞到正在入口等待的人背後,看他低著頭對著手機打著什麼,瞅了一會兒,然後突然從他背後抱住了對方,嚇得對方手一抖差點弄掉了手上的手機。

 

「誰?」

 

葉秋嚇了一跳,掙脫了繞在他腰上的手,轉身的時候呼出一口氣:「嚇人啊!」

 

「哦,沒啊。」

 

葉修悻悻然地收回手,才心不在焉的從褲袋拿出菸盒將嘴上的菸收了回去,抬眼瞄了瞄葉秋,視線定睛在葉秋今晚特別水嫩的唇上,慢慢地滑到葉秋露出的鎖骨,然後終於扯出一個笑,「你今天...挺不一樣的?」

 

「...喔,」葉秋看了看自己身上的V領毛衣,還有大衣外套,隨口應道:「沒什麼啊。」

 

「是嗎?」葉修答了聲,想再說點什麼,葉秋忽然就說了句走吧,逕自走進了LURE,葉修站在原地,一時之間還有點茫然,想到昨天他放開葉秋後,葉秋沉默了一會兒,突然通紅著臉,輕輕的吻了他一下,葉修還以為他這是答應的意思,誰知道葉秋丟下一句不知是威脅還是怎麼的一句話,就轉身跑了出去。

 

『明天晚上八點...如果你不來,就一輩子都不要出現。』

 

開什麼玩笑?!

 

葉修愣在原地,反應過來的時候就不爽了,再加上當初看著葉秋在QQ發來的地址他還疑惑,沒想到竟然是一家PUB,葉修嘖了聲,覺得心情都陰鬱了,跟在葉秋背後,看他還熟門熟路的領他進角落的包廂就更加不爽。

 

可是葉秋沒有發現葉修的情緒,低頭瞧了一眼陸橋傳來的訊息後,他回了句謝謝,就帶著葉修來到了包廂。

 

包廂是開放式的,可以看到PUB中心的舞台中央有個表演的小高臺,LURE很明顯是一間高級的酒吧,音樂正放著煽情的『I Put A Spell On You.』,葉秋緊張的望了中央的舞台一眼,然後塞了飲料的MENU到葉修手裡,盡量自然的道:「你要喝什麼?」

 

葉修隨手接過看了一眼,把MENU又丟回給葉秋,道了一句你決定吧,有點煩躁看了看四周,總覺得冷靜不下來,明天就要回H市了,葉修實在不知道錯過這次機會還有什麼時候可以逮到葉秋。

 

「喔,好吧。」

 

葉秋看葉修一臉沒興趣的樣子,只好接回MENU交給路過的服務生,要了純度低的水果調酒兩杯,轉過頭正準備跟葉修說點什麼,葉修就扯住了他的手臂。

 

「夠了吧?繞圈子繞這麼久,你不累?」

 

「啊?我...」

 

葉修明顯不耐煩了,葉秋盯著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和葉修就這麼僵著直到服務生送來他們的飲料,他才轉移視線,啜了一小口調酒,灼熱的酒液滑過他的喉頭,葉秋將手覆到葉修的手上,好不容易才輕道:

 

「等我一下。」

 

葉秋的雙頰酡紅了起來,昏暗的視線和曖昧的背景音,蠱惑的讓葉修放開了葉秋的手,他盯著葉秋的雙眼,和他四目相交一會兒,原本要問出口的你要幹嘛,硬生生的還是改成了好。

 

葉秋放心的露出一個笑,徐徐脫下大衣放在座位上,往舞台中央走去,整間酒吧的音樂就停了下來,表演的舞台被燈光打亮了,舞池中糾纏在一起的男女分了開來,葉秋從中間穿過,踏上幾個階梯,來到那個舞台。

 

舞台中央有個高腳椅,地上有一把木吉他,和一支立好的話筒,葉秋絲毫不理會周遭人的目光,從地上拿起了木吉他,在高腳椅坐下。

 

深吸一口氣,葉秋握住話筒,他看到葉修的目光,低下頭默念了一句加油,抬起頭對葉修露出一個笑,緩緩張口:

 

『不好意思占用各位的時間,但是今天,真的是我很重要的一個日子。』

 

『是一個...對我很重要的人即將參與我的生命的日子。』

 

『他很混帳、很霸道、很任性,還很自私,但是...』

 

『但是我知道他有堅持的東西,追逐夢想的他在我眼裡閃亮的足以遮蓋掉那些缺點,他耀眼,他有榮耀,我追尋他的背影,一年又一年,也許他一輩子都不會回頭看我一眼,因為為了夢想,他放棄了一切,為了勝利,他不惜花上自己的青春,可就是這樣,美麗的光芒讓我放棄不了。』

 

『可是如果要讓我說的話...我真的很討厭他,討厭讓我等待的他,討厭讓我失控的他,討厭讓我喜歡的他,討厭讓我愛的他...』葉秋深吸一口氣,緩緩吐道:『所以...所以為了讓他印象深刻,為了對可能叛逆世界的感情負責,我想以這首歌獻給那個人,那個我最討厭,也最愛的人。』

 

沒有伴奏,沒有樂曲,葉秋輕敲吉他兩下,清越的嗓音隨著白皙的手指在音弦上撥動輕輕唱了出來。

 

美麗 美麗

找不出其他的方式形容你

別的話 不準確

一百萬個字句都不夠

 

美麗 美麗

雖然聽起來不怎麼有創意

相信我 的直覺

想讓你明白我的心意

 

讓我們相愛

看太陽沉沒 升起

呼吸你呼吸 憧憬你憧憬

我只能愛你 就算一無所有

 

讓我們相愛

永遠都不說 分離

感覺到完整 當我的生命

有美麗的你

 

全世界因為 你一個回應

擁有了意義

 

『謝謝、你愛我。』

 

葉秋終於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氣,他沒有直視葉修的方向,放下手中的木吉他,紅著臉扶著話筒,想再說點什麼,突兀的掌聲就在人群裡響起,他向台下一看,葉修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台下,葉秋慌張地站在原地只能看著葉修慢慢地朝他踏階而上,然後無視舞池的人群,硬是拽著他的手腕將他拉下了舞台,直往酒吧的廁所走。

 

「等、等一下──」

 

葉秋反抓住葉修的手,好不容易讓葉修停了下來,他才剛表完白,還想靜靜,沒想到葉修卻轉頭看了他一眼,丟下一句話,讓他頓時啞口無言的只能讓葉修繼續抓著他走進男廁。

 

「都是我的人了,你還要等什麼?」

 

一進到男廁,葉秋就被塞進一間廁所,他看著葉修跟了進來,還鎖上了門,他還沒問要幹嘛就被壓在門上,極近的距離讓呼吸的熱氣噴在臉上,葉修的額頭抵著他的,灼熱的眼神將他牢牢的盯在門板上,聲音沙啞低沉的讓葉秋的心裡發癢。

 

「你還有什麼話要說的?」

 

葉秋心裡發慌,膨脹的情感脹得他喘不過氣,下意識的貼緊牆壁,嘴唇動了動吐出一個沒字,就被堵個嚴實。

 

「唔嗯...」

 

葉秋聞到葉修身上一點酒氣,這個吻近乎急切而熱情,像是壓抑了許久猛烈爆發而出的情感,明明他們接過吻的次數不是第一次,葉秋卻感到心臟正失去控制的跳動,葉修的薄唇熱燙的和他的貼在一起,反覆摩娑著,有時舌尖會試探性地舔舐他的唇瓣,葉秋慢慢的閉起眼,感到葉修想深入他嘴裡的慾望,雙臂繞到葉修脖頸上,妥協的放鬆了牙關,同樣帶著輕薄酒氣的粉色舌頭剛露出了頭,就被葉修侵略性的捲住不放,吸吮他嘴裡帶著甜膩水果酒的氣息,讓他發出曖昧的細微呻吟。

 

「嗯...唔...」

 

葉秋感到身子發熱,被不斷的變換著角度吻遍他嘴裡的每一寸,空氣熱的不像樣,葉秋試著伸舌回應,紅舌輕劃過葉修的,引起他的注意,挑逗的引導葉修往深處親吻,閉起的雙眼迷濛的睜開了一點,葉修熾熱的雙眼直勾勾的盯著他,葉秋感覺到腰部的衣服被拉起了一點,微涼的空氣灌了進來,往門上貼的更緊,他輕皺了皺眉,葉修在空調下被吹得有點涼的手指就慢慢的滑了進來,貼在他敏感纖細的腰際,冰涼的讓他一抖,差點咬到葉修的舌頭,迷濛的雙眼不解地看著葉修,那雙手便緩緩的開始在他的腰際滑動,葉秋腦裡一麻,呻吟隱隱變了調,眼裡冒出了水花,下意識地扭動著下半身,葉修逐漸變溫的手指就滑到他的小腹,最後滑到了他的褲頭。

 

「哈...哈...你──」

 

從葉秋的嘴裡退出舌頭,葉修親了親他的臉頰,沿著他的下巴又親了下來,在他的脖子一點一點的吮吻著,葉秋仰起了脖子,抱著在他脖頸處親吻的葉修,粗喘著氣,聽到牛仔褲傳來扣子解開的聲音,小腹感到一陣急促的灼熱,微溫的手指就擠進了他的底褲。

 

「等...啊...」

 

沒被碰過的脆弱部位被修長微溫的手指一抓,葉秋全身一顫,抱著葉修的力氣就稍微收緊,發出的奇怪聲音讓他咬緊下唇,莫名的看著葉修。

 

「沒什麼,」葉修笑道,在葉秋的嘴上親了一口,湊到他耳邊低道:「很好聽。」

 

「變...」葉秋一下子紅了臉,那聲音有什麼好聽的,想罵出口的話卻虛軟無力,「變態嗎你...」

 

「怎麼可能?」葉修一臉奇怪,然後故作正經的道:「當然只對你。」

 

「......這樣還不算嗎?」

 

「不算,」葉修道,又親了親他的下巴,咬了他側頸一下,惹的葉秋皺起了眉,輕哼哼聲,手上的動作稍微捏了捏,讓葉秋全身抖了下,在他耳畔道:「要嗎?」

 

「唔...」

 

葉秋看了自己下半身一眼,感覺葉修手掌的溫度逐漸和他相同,那雙平時飛舞在鍵盤上的手正握住他的分身,羞恥的感覺讓他張了張口,想說不用,可是想到葉修現在是他"男朋友",光是那三個字就讓他說不出口,搖搖頭,又點點頭,最後索性撇開頭,他聽到葉修低低的笑了出來,手指就靈活的開始套弄他的分身,明明是相似的手,葉秋卻清楚地感覺到彼此的不同,分身三兩下就硬了起來,露出裡頭的粉色前端,葉秋低喘著別過了頭,哥哥替他手淫的畫面讓他雙頰燒紅,他極力壓抑著口中的呻吟,不知道是他經驗太少,還是葉修經驗太多,分身一下子就濕了,發出曖昧的咕啾水聲,葉秋不想讓葉修聽到,主動的就覆上葉修的唇,勾引葉修的舌頭進到他嘴裡,堵住逐漸忍不住的呻吟和喘息,讓嘴裡被攪得一團亂,下半身也被掌控在手裡。

 

葉修極其配合的吻著他,可惜葉秋忘了葉修至少以前也是學音樂的,那一點聲響,他的一舉一動,壓抑的、掩蓋的、情慾的、誘人的聲音都被聽得一清二楚,葉修在心裡想著真糟,光是這樣他就快有反應了,還好他察覺到手上的分身一抖,葉秋侷促的呼吸,指尖在抹過分身的頂端凹槽時,葉修退出了他的嘴唇,聽到葉秋低叫了出來,濕滑的鈴口就射了出來,白濁的精液噴的他滿手都是。

 

「啊啊...啊──」

 

湊過去在葉秋開闔的嘴上一吻一吻,直到葉秋從失神的狀態回了來,葉修才咬了下被他蹂躪的泛紅的唇瓣,湊到他耳畔邊吻邊輕道一句話,讓葉秋逐漸平穩的臉又紅了起來:

 

「你準備一下,我可能等不及了。」

 

---

創作者介紹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