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向,短篇,年上only,肉渣(別問我為什麼R17,沒插就是17!)

大概就談戀愛的故事....會有點慢....(&之後再修修)

 

(二十七)

 

葉修在兩天後和興欣的團圓飯中說出他要退役的事,而退役的理由則是:「回家」。

 

所有人先是錯愕,然後哈哈大笑,最後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葉修相當堅定,他很不捨,他對榮耀的熱情依舊,他清楚的表明了自己的想法,可是他不想再讓葉秋等了,而且他也有義務在向家人正式出櫃前,好好的對他們的家人盡遲來的孝道,所以跟葉秋說完他要退役後他就親了親葉秋,安撫的讓他先回去,剩下兩天的時間他必須做好交接的工作。

 

又兩天後,興欣由陳果和蘇沐橙出席記者會,興欣的隊長一職由蘇沐橙接任,葉修只有跟視為妹妹的蘇沐橙留了句「保持聯繫,等你退役」,迅速的就飛回了B市,他不需要歡送會,因為那只會讓人更走不了,不多的行李,幾件衣服,和一張機票,穿著興欣的火紅制服走出機場,他就看到葉秋靠在自家車子上朝他揮了揮手。

 

無奈地走了過去,葉修彈了葉秋的額頭一下,接到葉秋抱怨的眼神,他笑道:「不是說了不用你送?不用上班?」

 

「我高興!」葉秋撫著額頭,責怪地看著葉修,他不能難得翹班一次陪他嗎?真不解風情!

 

「是是,你高興。」葉修打開了車門,把人兩三下塞了進去,行李丟到前座,跟著坐了進去,飛快的趁著司機老吳看窗外的時候,在葉秋的嘴上啾了一口,把他一副不高興的臉一下又哄開心了,彆扭哼了一聲,就轉了過頭,車內的視線不是很好,七月初頭的外頭陽光倒是亮的人晃眼,葉修明目張膽地等司機開上高速公路後,就把葉秋的手抓到手心裡,葉秋抽了幾次就被抓回去幾次,念了句幼稚才乖乖的讓葉修捉著。

 

好不容易到了家裡,司機老吳把他們放到家門口就被葉家老爺呼叫去接送了,葉修規規矩矩的背著個小行李,跟在葉秋的背後踱著步經過庭院後,趁葉秋在開門的時候,狀似隨意的問道:

 

「家裡有人嗎?」

 

葉秋低頭開鎖,額前的瀏海滑了下來,他原本要去上班,後來就請了假,身上只有一件白襯衫跟棉質西裝褲,手腕的地方仔細的捲了起來,露出白皙的手臂,喀一聲門開了,葉秋道了一句「沒有啊」,將鑰匙收回褲袋裡,抬起頭邊開門邊問道:

 

「怎麼了?」

 

葉修點點頭,說了那好,也沒解釋,先一步踏進了大門,葉秋疑惑的跟在後面進去,門剛關上,他轉過身,就被推回門上。

 

「痛、你──嗯──」

 

葉秋後腦一痛,狠狠地撞到門上,皺起了眉,抱怨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被緊緊的堵住,葉修乾裂的唇在他唇上摩娑著,溫熱的溫度讓葉秋驚訝的微微張了嘴,葉修的舌頭趁機伸了進來,搔癢的在他敏感的上顎打轉,葉秋悶哼一聲抖了抖,賭氣的伸舌頭去推葉修的,他的肩膀就被葉修緊緊的壓在門上,反抗的小動作被葉修揪住,葉修好像要跟他拚到底似的,和他的舌頭糾纏在一起,葉秋反抗的推拒逐漸成了迎合的挑逗,洩氣的讓葉修把他壓在大門上親吻,葉秋光是注意換氣就沒了精力,因為看不到門鎖,只好一點一點摸著大門摸到上面,小心的鎖上才將手腕放到葉修肩上,輕推了葉修。

 

「嗯...唔...嗯...去唔...去樓上...嗯...」

 

葉秋直覺大門不是很好的地方,雖然爸媽都不在,他試著推了推葉修,一開始葉修還以為葉秋要拒絕他,攬著葉秋腰際吻的更深入,看到葉秋皺了皺眉,被吻的口齒含糊的道,然後又無奈的一邊推著他一邊主動的捲住他的舌頭,葉修才頓時明白的攬著他的腰,行李甩到了地上,和葉秋跌跌撞撞的邊吻邊上了二樓,直直把葉秋推著進了葉秋的房間,葉修用腳踢上了門,吸吮著葉秋的粉舌,將人推倒在柔軟的床上,覆上去更肆無忌憚地親吻著。

 

「嗯...哈...哈...你...唔...嗯...」

 

葉秋攬著葉修的脖頸,被吻得七葷八素,熱氣呼在他臉上,襯衫衣襬一隻手不安分的就伸了進來,在他敏感的腰際畫圈,葉秋的氣息頓時變得更紊亂,全身一陣接一陣的麻,好不容易稍微分開了,葉修又吻了下來,好像故意給了他一個喘息的時間,他只說了一個你字又被堵的嚴嚴實實,在腰際的摩娑讓他下意識的在床上小幅度的扭動,又一次分開的時候,葉秋喘著氣,摀住了被親的通紅的嘴巴,一隻手擋住葉修再親下來的動作,氣息不穩的道:

 

「你...哈...你知道...怎麼做嗎?」

 

葉秋問的很認真,他可不想疼死自己,結果他還真問到關鍵點了,葉修一頓,然後道:

 

「我們...可以摸索?」

 

「啊?」

 

葉秋愣了會兒,才慢慢的理解葉修說的摸索,頓時就氣的不知道該說什麼,葉修讓他準備好,結果誰才是沒準備好的啊?

 

「不行!」

 

葉秋連說了好幾個不行,堅決抵著葉修不讓他再繼續下去,葉修也是被磨的無奈了,這幾個月他忙著做比賽的錄像和分析,沒有想到這件事他是有錯,可是沒想到葉秋這麼抗拒,嘆了一口氣從葉秋身上爬起來,他直接走到葉秋的桌電前,忽然就打開了葉秋的電腦。

 

算了,直接現場教學好了。

 

葉秋困惑的跟到葉修背後,看他打開了瀏覽器,然後打了兩個英文字,剛剛被親到通紅的臉頓時更紅了。

 

因為葉修打的是GV兩個字。

 

「你幹嘛?」葉秋嚥了口口水,看到葉修熟練地打了一串英文名,直接就下載了一個影片下來,葉修不理他,開了全螢幕,轉過來拍了拍自己的腿上,就道了兩個字。

 

「坐下。」

 

「啊?我...」

 

葉秋張了張口,搖了搖頭,葉修又無奈的拍了拍腿,強勢的要他在腿上坐下,葉秋被他灼熱的視線逼得只好往前踏了一步,規規矩矩的在葉修腿上坐下,背部隔著輕薄的襯衫碰到葉修同樣穿著薄T恤的胸膛,熱燙的溫度讓葉秋紅了耳朵,小心的坐下了,屁股凹處卻有一個熱熱硬硬的東西抵在那裡,葉秋腦袋空白了一瞬,同是男人,那是什麼他之前就碰過了,這下臉變得比番茄還紅,他幾乎跳了起來,但是馬上又被葉修錮住腰部給壓了回去,一來一往磨蹭的那東西變的更大,從脊髓傳上來一陣麻癢,葉秋耳垂被葉修咬住,他聽到葉修變的低沉沙啞的聲音,帶點緊告意味的道:

 

「別動,不然我忍不住。」

 

「唔...」葉秋一下就被酥麻的感覺弄得老老實實地坐下了,可是那東西一點也沒有消下去的樣子,葉秋小心翼翼地道:「你...硬了?」

 

葉修隨口嗯了一聲,他不只硬,還差點控制不住,剛剛那個接吻就讓他有點感覺了,誰叫葉秋不乖乖坐好,硬要在他下半身磨蹭來磨蹭去,搞得他差點把持不住,所以他只好轉移注意到屏幕上,戳了戳葉秋的腰,讓他看屏幕,直接就按了開始。

 

「你也得學,雖然GV本身就挺不正確的。」

 

葉秋悶哼了聲,不置可否的沒有反駁,努力忽視底下張揚著自己存在感的東西,靠在葉修身上將視線轉到了自己的屏幕。

 

畫面先是兩個男的親在一起,然後親著親著就開始脫起了衣服,葉秋想居然還和葉修步驟差不多,瞄了葉修一眼,不專心的就開始遊神,葉修抓到他的視線,掐了他腰一把,他才不情不願的把視線移到畫面上,畫面已經轉到床上,一名男的把手指伸到另一名嘴裡攪了攪,他疑惑的嗯了一聲,葉修忽然就道:

 

「張嘴。」

 

葉秋遲疑的張開了嘴,葉修的手指馬上就伸了進來,夾住他的舌頭,熟練的玩弄了起來,葉秋嗚嗚了兩聲,心裡震驚葉修為什麼這麼熟練,半瞇起眼,他的嘴裡被攪出了水聲,莫名的有種羞恥的感覺,他還沒掙扎,葉修另一隻手不知不覺便從他的衣襬伸了進去。

 

「嗚...嗚嗯!」

 

葉修的手指劃過他的小腹,直直往上走,最後捏住了他胸前的乳珠,輕輕的揉捏起來,沒被碰過的地方被這麼一捏,葉秋就跳了起來,偏偏又掙脫不得,重新坐上葉修腿上時還太大力,硬梆梆的那根就緊緊的抵進他的兩股間,葉秋全身都麻了,葉修咬了他後頸一下,似乎也因為吃痛而難受,可是這麼一咬,葉秋反而更有感覺,控制不住就呻吟了出來,和GV裡頭的聲音一起在整間房間響起,只是這樣葉秋就勃起了,慌張的壓抑呻吟,嘴卻被逼的張的更開,玩弄乳珠的手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拉扯著他的乳頭,讓他叫得更大聲。

 

「嗚嗯...唔...唔哼...」

 

葉秋幾乎要哭了,陌生的感覺讓他不知所措,嘴裡的手要咬也不是,不咬也不是,隱忍的扭著身體,卻蹭的那個部位更硬,葉秋恍惚的想他是不是今天就要被實驗成功了,敏銳的聽覺卻忽然捕捉到急促的腳步聲,他驚的一抖,嘴裡肆虐的手突然抽了出來,上面滿是津液的讓他雙頰發燙,敲門聲響起時,摸進他衣服的手也及時的抽了出來,葉秋趕緊扶著電腦桌從葉修身上搖搖晃晃站起身,下一秒敲門和開門聲就一起響了起來,他偏過頭對上了自家老媽的臉。

 

「媽...咳嗯、媽...」

 

葉秋咳了咳聲,聲音還有情慾的味道,他沒轉身,因為下半身的隆起太明顯,緊張卻讓他全身抖了抖,及時轉回了頭撐住桌面摀住了自己的嘴巴,忽然眼裡都是淚水,葉修把耳機及時的插上,畫面轉到榮耀官方網站的介面,他也嚇出一身冷汗,同樣沒轉身,轉頭跟老媽打了招呼就故作正經的上了榮耀論壇。

 

「你還玩?!」葉母不太高興,好不容易一個兒子回來了,想說看看他,她還以為他在客廳,結果沒找著人,才想說來二兒子房間問問,沒想到他們兄弟感情倒是好,她還以為葉秋會生葉修的氣,誰知道兩個人好端端地待在一起?調整了口氣,她盡量不那麼嚴厲的道:「有空上論壇不如去鋪你的床單,不要給小秋添麻煩!不然你今晚就得跟小秋擠一個床睡,少折騰人了!」

 

「啊?沒那麼嚴重吧?」葉修直接關掉了螢幕,特別有誠意的轉過頭跟自家老媽陪笑,看到老媽隱隱變了臉色才改道:「好好,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不要忘了啊!」葉母又提道,奇怪的看了沒插嘴的二兒子,葉秋怎麼沒氣哼哼的說點什麼呢?躊躇一會兒,葉母還是想說算了,沒再說什麼,多看了葉秋一眼,關上了門就下樓去,葉修舒出一口氣,趕緊走到門邊鎖上了門,走回電腦桌時,疑惑的恩了聲,兩手搭上葉秋的肩膀,輕輕一拉,葉秋就靠到他身上,他低頭看著葉秋摀著嘴失神的樣子,下意識的覺得眼熟,往下一撇,在葉秋耳邊就低笑了出來。

 

「緊張到射出來了?」

 

純黑的西裝褲透出一點浸溼的痕跡,葉修的低語讓葉秋回過了神,他放下了手,又羞又怒的掙脫葉修的雙手,剛踏出幾步就踉蹌了下,葉修跟著拉了他一把,沒想到葉秋轉過來更用力的掙扎,沒量好力氣的直接就將葉修一起拉到了離電腦桌不遠的床上,兩人一起跌向柔軟的床鋪。

 

葉秋眨了眨眼,發現自己又被壓在床上,反應過來的時候要推葉修,葉修就已經有先見之明的把他的手腕牢牢按在床上,壓住了他的大腿,葉秋通紅著臉蹬腿掙扎,發現沒有用,只好氣呼呼地轉過頭。

 

丟臉死了,居然那樣就射了...!

 

葉秋簡直惱羞成怒,悶悶的說了句走開,耳邊就忽然被吻了吻,葉修像是知道他想什麼,在他耳畔低道:

 

「不丟臉,挺可愛的。」

 

「...我是男的!」

 

葉秋倔強的反駁道,哼哼的閃掉了葉修的一個親吻,葉修又說了一次不丟臉,重複的在他耳邊一遍一遍有耐心的道,聽的葉秋耳朵都紅了,認輸的偷撇了葉修一眼,對方看到他偷瞄,笑了笑,從他耳邊又吻回了他的唇瓣,葉秋仰著頭任他撬開他的唇齒,舌頭象徵性地推了推葉修的,唔唔了兩聲就放棄的閉上眼和葉修吻了起來,抓住他手腕的力道卻慢慢的鬆開,葉秋迷茫的睜開眼看了葉修一眼,細小的金屬解扣聲喀噠一聲,葉秋覺得褲子一鬆,涼涼的感覺就吹在他的大腿上,葉秋皺了皺眉,微溫的手掌覆了上來,在他的大腿內側摸著,越摸越隱密,然後突然擠進他的底褲,將他濕透的底褲慢慢地扯下來,葉秋慌亂地看著底褲被脫到大腿,手忙腳亂地握住葉修的手腕,一雙眼裡都是水霧。

 

葉修輕輕咬了咬他的泛紅的唇瓣,舌頭慢慢退了出來,聲音還是沙啞的,葉秋猛然想起葉修根本就還硬著,頓時就不好意思再拒絕。

 

「我們試試。」

 

葉修說道,在葉秋嘴角又補了一個吻,然後道:「不會做完的。」

 

「唔。」

 

葉修這麼一說,葉秋頓時就鬆一口氣,整個人放鬆的躺在床上,任葉修從他的嘴慢慢的親下來,在他脖子邊親,一邊緩緩的脫掉他沾濕的內褲,一隻腿被抬到葉修肩上,暴露的姿態讓他呼吸急促的紅著臉撇頭,一起洗澡時都沒有的羞恥感讓他難受的吐著呼吸,感覺修長的手沾了沾他分身上的白濁液體,他聽到葉修小聲地說了句真濕,羞窘的就動了動被架在肩上的腿,作勢要反抗的樣子。

 

「別鬧!」

 

葉修啪的一聲打了他的屁股一下,一下就讓葉秋的屁股打的紅了,掙扎的動作停了下來,控斥家暴的做出受委屈的樣子,葉修看了一下,心裡好笑,沾著手上的液體公事公辦的照著剛才在GV裡看到的內容將一根手指在穴口輕劃了幾圈,麻癢的感覺讓葉秋忍不住想躲,哈哈笑了幾聲,葉修只好無奈地抓緊他的腳踝,臉色卻正經無比的說了一句進去了就朝葉秋的肉穴戳了進去,葉秋原本還想嘻嘻哈哈地躲著,臉色一下就變了,葉修看他一下聚起水花的雙眼,連忙停下深入的手指。

 

「疼?」

 

「唔...一點點...」葉秋忍不住皺起眉,那種被東西塞進身體的感覺...「有點...奇怪...」

 

「哪裡怪?」葉修說著,試著抽出手指。

 

「嗯...等...慢一點...唔...」

 

葉秋忍不住輕吟出聲,手指擦過軟肉的感覺讓他不適應的哼哼,有點酸、有點痛,還有點...酥麻...

 

葉修乾脆就不動了,肩上的大腿卻隱隱有些顫抖,他看著葉秋隱忍的臉,忽然注意到葉秋剛剛射過還癱軟在小腹的分身微微的抬起了頭,露出了粉紅的前端。

 

「嗯?」

 

葉修嗯了聲,困惑的想葉秋不是痛嗎,一隻手指就不管葉秋說慢地指示,依著自己的步調試著抽插了起來,沒被碰過的肉壁一下被這麼摩擦,葉秋像貓叫了一下,大腿顫抖的更厲害,被漫天的痠麻和刺激弄的張嘴說不出一句話,好不容易開口了,折騰自己的手指就變成了兩根,葉秋一下子話都說不好了。

 

「停...嗯...停下...唔...啊恩...」

 

葉秋全身一抖,不知道葉修是戳到哪裡,兩個人都停下來看著對方,葉秋的臉本來就夠紅了,那一下戳的他爽的嚇了一跳,葉修被葉秋變調的呻吟搞得更硬了,煩惱的想是該繼續,還是停下來,他就被一個柔軟的東西丟中了頭遮住了視線。

 

一個枕頭滾到一邊,葉修看到葉秋遮住滿臉通紅的臉,口齒不清的道:

 

「繼...繼續啊...不要...不要就去鋪你自己的床單...真是...」

 

葉秋撇過頭,那一下酥麻的感覺比之前都還要直接,恍恍惚惚地記著好像不知道在哪裡看到過相關的文章,聽說被頂到前列腺會爽的飛上天,葉秋當時還鄙視的看那些人寫的似真似假,葉修才輕輕戳到那麼一下,他剛射過的分身就站了起來,可是光是手指就塞的那麼滿了,那東西進的來嗎?

 

葉秋瞄了眼葉修寬鬆的運動長褲中央,那裡依舊昂揚的挺著,慢慢的把視線往上移,他就和葉修突然變的意味深長的眼神相交,鼓著臉要撇頭,他的大腿就被折起了一隻,葉修俯身攫住他的雙唇,侵略的吻了起來,手上的抽插不客氣地加快了速度,葉秋的驚呼和呻吟都被塞回了喉嚨,被吻的暈暈呼呼,唇齒分開了時候帶出了銀絲,葉秋把葉修的興欣外套都抓皺了。

 

「嗯...哈...不...不是...嗯...不是要鋪...鋪床嗎...嗯...亨嗯、哼!」

 

「呵...跟你睡,不是更好?」

 

葉修的喘息明顯加重了,他一邊說著,一邊還是耐心的按壓擴張著葉秋的肉壁,卻因為缺乏潤滑,而不敢太過放肆,一直沒敢進入第三根手指,「不行,還是太乾了,有潤滑液嗎?」

 

「怎...怎麼可能...唔...有那種...東西...嗯...輕...輕點...嗚...」

 

葉秋皺著眉輕喘的畫面太過刺激,葉修抓著他腳踝的力氣忍不住就加大,湊到葉秋被吻得腫腫的唇上蹭了蹭,想說不如直接來吧,敏銳的聽覺讓他又聽到了急促的腳步聲,這次還配上低沉的嗓音,嚇的他和葉修直接就軟了。

 

「葉修!」

 

葉秋瞪大著一雙眼,聽到腳步聲的時候驚慌的看著他,「鎖、鎖門...你有鎖吧?」

 

「鎖了、鎖了。」葉修安撫的拍了拍葉秋緊抓著他的衣服的手,有規律地敲門聲就響了起來。

 

「葉修!出來!我知道你在裡面!」

 

「幹嘛?!」葉修也提高音調吼了回去。

 

「叫你出來就出來,囉嗦什麼?!葉秋你也是!」

 

「哥...」

 

葉秋扁著嘴,聽到自己也被點名,立刻推了推葉修,偏偏葉修還故意的又湊下來堵住他要開口替他說話的聲音,葉秋被親的暈暈呼呼,敲門聲又響起來的時候,葉修才放開他的唇,將他的腿放下了,抽出剛才在他體內抽插的手指,把迷迷糊糊的他用棉被裹了好幾層,隨手抽了張紙巾,一邊應著知道了,一邊走到門邊。

 

慢慢回神後,葉秋趁著葉修跟老爸講話的時候包著棉被走到地上把內褲和西裝褲撿了起來,好不容易從衣櫃又拿了新的衣服,剛套上褲管,碰的一聲,他的房門就被粗魯的打開,葉修似乎跟老爸有什麼不愉快。

 

「葉秋?你那什麼樣子?」

 

「啊?」葉秋猛的轉過身,頭上的棉被滑到了地上,他看到一臉受不了的樣子站在老爸後面的葉修,疑惑的看著葉修手上拿著的行李,沒注意到老爸窩火的表情,「爸,那是哥的行李啊。」

 

「對!我要他去為國爭光!這死小子不管怎樣也不去,你現在又在搞什麼?」

 

「嗚,我...我沒事啊,整、整理衣服?怎麼了啊?」

 

葉秋慌忙地撿起了棉被,抱在手裡,不解的望了葉修一眼,才看向自家老爸。

 

只是葉修搶先一步道,他可不想被葉秋誤會,「老頭子要我以領隊的身分去參加榮耀世界賽,但是我不想,就這樣。」

 

「咦?那...那...」

 

葉秋腦子一空,這是葉修又要離開他的意思?

 

「沒有要不要,你現在就給我走!離開這個家!」

 

「沒有拿到冠軍就不要給我回來了!」

 

「爸...!」

 

「老爸...!」

 

 

B市榮耀競技總局的集訓會議室裡,一人正無精打采地走了進去,表情有多不情願就有多不情願。

 

「大家好。」

 

「我來了。」他一邊繼續說著話,一邊已經走到另一旁的多媒體投影的操作台,沒精打采、十分敷衍地操作了兩下,在投影幕上播放出視頻。

 

「寒暄的話就不說了,我們現在來了解一下這次的對手。」說著,他對連跑都還沒跑全的投影就開始了解說。

 

台下一片沉靜,而後爆出一句皆一句的吐槽。

 

「我靠,你誰,你幹嘛來了?」

 

「不是說好的退役嗎?」

 

「是啊,這麼快又復出了?沒完沒了啊!」

 

「還能不能靠點譜?」

 

「就是。」

 

「都閉嘴!」葉修陰沉著臉,沒再等餘下的人開嚷就全打斷。

 

「以為我願意來嗎?都是被逼的。」葉修說,只要一想到跟葉秋的親熱被打斷他就滿肚子不爽,而且明明就還沒出國帶隊,同樣在B市,他卻被禁止和葉秋見面,葉修陰鬱的都快得出病了。

 

「誰逼的,誰,站出來!」台下立刻就有人坐不住了。

 

「我們家老頭。」葉修黑著臉說道。

 

「誒?」這個答案著實讓人意外,所有人都覺得摸不著頭腦,一下子就沉默了。

 

但是還是有人比較冷靜的,「就是說,你退役回家,結果回家之後,又被你爸轟來當這領隊?」

 

「是的。」葉修一臉往事不忍回首,「競技總局的局長直接打電話給我老頭,說要讓我去為國爭光。這四個字徹底擊中我家老頭要害,我床單還沒鋪好就被轟出來了。」

 

「好了不說廢話了!這些是我這幾天整理出來其他各國選手的視頻,你們這些大神自己拷回去研究,比賽好好打,可不要丟臉,我沒帶賬號卡不會替你們上場的。

 

葉修放完話,雖然保不定台下的人有讓他上場的念頭,但他是不願意再主動上場了,在B市訓練一個禮拜,就得飛到蘇黎世...

 

葉修嘆了一口氣,等到其他選手拿了錄像離開會議室,熟悉的身影走到他身邊,他無奈地道:「你說這事多氣人?」

 

「真的嗎?」蘇沐橙輕輕地笑,她看不出葉修真的感到很無奈,一個月的時間,在這一個月的時間他還能碰觸榮耀,她不相信葉修一點也不開心。

 

所以葉修也就不說話了。

 

記得老頭子跟他說時,他確實掙扎,他也想過要怎麼對葉秋說,但是事情的發展根本不容他做決定,當晚他就被趕了出來,葉秋因為和他待在一起有串通的嫌疑,而被罰了禁閉。

 

葉修也曾心疼的想回去,可是...

 

投影上的榮耀大字躍了出來,牢牢的印在他眼中...

 

十年...

 

「繼續嗎?」蘇沐橙輕聲問道。

 

「當然。」葉修站起了身,他笑著,「我可是職業選手,你以為呢?」

 

就一個月...!

 

 

瑞士蘇黎世中央飯店,鄰近717日的開賽期,葉修在訓練室大略的和一群人提出了意見後,就放任他們去討論了,畢竟他是領隊,而不是選手,這些人也早就有經驗了,於是葉修非常盡責的做著划水的工作,他已經兩個禮拜沒見到葉秋了,感慨了一下自己居然這點時間就有點想他了,叼著一根未點的菸從訓練室出來,或許回房間打打遊戲,還是研究那個影片會比較好?

 

搭著電梯上了八樓,領隊的待遇還是不錯的,單人套房,葉修欣慰了一把,照著單位給的資訊就摸到自己的區域,經過轉角的時候,腳步卻停了下來。

 

一個穿著西裝的熟悉身影靠在他房門上,額前的瀏海滑了下來,露出好看的側臉,他滑著手機非常專注的樣子,葉修恍神的看了一會兒,不緊不慢的走了過去握住他的手腕,讓他抬起了頭。

 

「葉秋。」

 

「哥?」

 

---

 

半塊肉,復健中,有點手生,求輕拍,

(by真的好想上弟弟)

下章上全肉

 

創作者介紹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