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向,短篇,年上only

大概就談戀愛的故事....會有點慢....(&之後再修修)

 

(二十九)

 

「唔嗯...」

 

葉秋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早晨的陽光自落地窗灑進來照在臉上,他當機的發著呆,全身像是被拆解過似的,動了動被子下的身體,腰部卻被人從背後攬著拉了回去,赤裸的貼到另一個同樣滾燙的肌膚,葉秋啊了一聲,渾身一僵,耳邊傳來熱氣,癢的他直發麻,呼出一口氣,漸漸放鬆身體,昨晚的記憶猛的竄出,讓他的臉上不自覺的泛起薄紅,後方的人明顯也是剛起床,下巴親暱的枕在他肩上,還低沉沙啞的聲音讓葉秋抖了抖,說話的熱氣都吐在他頸側。

 

「早。」

 

「早安...」

 

葉秋開口回道,被自己乾啞的嗓音嚇到,看不到對方的表情讓他有點不安,覆上腰際的手,他輕輕地轉身往對方的身上埋去,只是這樣一個動作,腰部和後方那個地方就隱隱一陣痠麻,可是葉秋不介意,抬眼無辜的望著葉修,湊上去在他的唇上親了一下,終於滿意的樂呵呵直笑。

 

「笑什麼?」

 

葉修愣了愣,看著那個笑容心裡化成了一塊,冷不防想起葉秋昨晚通紅的臉,捏了捏他的鼻子,重重的也在葉秋嘴上親了一口。

 

「沒啊,」葉秋還是笑,頑劣心一起,不安分的在葉修肩窩蹭了蹭,聲音還是軟綿綿的,「『哥哥』好飢渴。」

 

咬牙強調那個哥哥,葉秋哼哼了聲,又埋到葉修懷裡,一句話就把葉修堵的一時回不了,過了半天,才無奈的笑笑,指尖有意無意的在葉秋光裸的背部滑動,玩著他的髮梢,聲音都是笑意,卻不惶多讓的模仿著咬牙道,「是啊,『弟弟』也好飢渴。」

 

同是悖德的感情,葉修大概一輩子也忘不了,葉秋倔強的臉,還有哭出來的臉,那樣的身體居然可以容納進他的存在,葉修心裡滿滿的都是佩服,還有心疼,可是他終究沒說什麼,昨晚葉秋那麼拚命引誘他,兩眼閃著光的樣子,漂亮的耀眼,而且...葉修覺得,飢渴的可不只有他自己。

 

「你說是不是?」

 

湊到葉秋耳邊,葉修低道,故意的在他耳朵裡吹氣,果然就見葉秋白皙的頸側泛起了薄紅,還想調戲,肚子就被不輕不重的打了一拳。

 

「喂!」

 

被莫名地打了一拳,說痛也不是,不痛也不是,葉修回敬的揉亂了他的頭髮,罵了一句暴力狂,揉著他頭髮的手就不安分的在葉秋背脊上摸來摸去,摸著摸著,就滑到葉秋的腰際邊揉邊按摩,溫熱的掌心慢慢的揉開他的痠痛,葉秋輕皺起眉,然後舒服的哼哼聲,沒反抗的任他摸著,葉修想起了什麼,隨意的問道:

 

「怎麼來了?來和我親熱?」

 

葉修開玩笑的道,現在想起來他還奇怪,葉秋怎麼會跑來蘇黎世,他還沒自信到以為葉秋是為了他,沒想到葉秋輕輕恩了一聲,坦白的讓他難得老臉一紅。

 

「真的啊?」

 

葉修想到昨晚葉秋包裡的那罐潤滑和一包安全套,忍不住低聲笑了起來,不知道他是怎麼買的。

 

葉秋悶哼了一聲,後悔自己一時舒服的忘記掩飾,彆扭的想著是不是要騙葉修說是開玩笑的,可是葉修那麼高興,他還是不忍心口是心非,只要想到怎麼買那些東西就讓他尷尬地想轉移話題,咳了幾聲,受不了之前他的手機就從床腳下的行李包裡響了起來。

 

揉著腰稍微推開葉修,他伸長著手去撈自己的包,在裡頭摸了摸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就笑了起來,接起手機,卻把它丟給葉修。

 

葉修及時接住了,疑惑的瞅了他一眼,他卻比了比耳邊示意接聽,葉修一頭霧水的喂了一聲,就被電話那頭再熟悉不過的女音嚇了一跳。

 

『小秋?』

 

「咳、咳咳...」

 

葉修咳了幾聲,用口型問他:

 

"媽?"

 

葉秋嘿嘿的笑了笑,點了個頭,不乖的就在他身上亂摸,摸摸他的臉,又摸摸他的肩膀,嘴巴也湊了過去不安生的像是要親他的臉。

 

「喂,是我,葉修。」

 

後退閃了閃,葉修及時的牢牢抓著葉秋的手腕,一邊向電話那頭說道,一邊瞇了瞇眼,警告的瞅著他,葉秋鼓著臉不滿的又湊上去在葉修臉上親了兩口,哈哈笑了兩聲得瑟的還想玩點什麼,葉修突然就耳邊夾著電話,翻身壓了上來,一手抓著他的手腕,一手摀住他的嘴。

 

『哦,葉修啊,你弟呢?』

 

「沒事,玩的正開心呢。」

 

葉修瞅了一眼嗚嗚叫了兩聲,忿忿不平的葉秋,他兩眼微瞇著,一副控訴的樣子,葉修為了防止他亂動,手上的力氣馬上就加大了,一邊自得的繼續和老媽說話。

 

『嗯?玩?我不是讓他去出差嗎?』

 

「出差?」

 

用眼神詢問葉秋,葉修得到葉秋一個哼後,手下摀住的嘴就一嘟一嘟的,挑釁似的碰著他的手心,搔癢的讓葉修心癢癢,只好無奈地放開他的嘴,湊過去在葉秋嘴上咬了一口。

 

"別鬧。"

 

『是啊,半個月的時間,幫我好好照顧他,他這次飛歐洲我還挺怕他不習慣的。』

 

母親的聲音從電話裡傳出來,葉秋耳尖的聽到母親說的,甩了甩被捉住的手,趁機氣哼哼的道:

 

「聽!到!沒!有!好好照顧我!」

 

葉秋說完,立刻又用氣音道:"還不放開?重死了你!"

 

「知道知道,」葉修敷衍的道,一次回應了兩個人,無視葉秋的眼神,捏了一把他光滑的腰,忽然想到什麼,「對了,媽,你要不要跟葉秋說說話?」

 

『啊?哦,也行,讓他聽聽。』

 

葉母被勾起興致,剛剛也就只聽到葉秋的一句,頓時就興致勃勃地趕緊讓葉修換人聽。

 

「來,媽讓你聽。」一聽見母親有興致了,葉修立刻殷勤地道,放開葉秋的手就把手機塞進他手裡,人卻還壓在葉秋身上,一副你聽我看的樣子。

 

"你想幹嘛?"葉秋警戒的盯著他,用氣音問著,可是葉修笑而不語,手機裡又傳來母親叫他的聲音,葉秋只好不情不願地接下:

 

「喂?媽...」

 

『恩,還可以嗎?第一次飛歐洲。』

 

「恩,還可...唔!」

 

葉秋恩了聲,正專心的聽母親的話,一時忘了自己還是裸著的,小腹一陣癢,葉秋躲了躲,自己的分身就被抓住,驚的他差點叫了出來。

 

『不行嗎?你聽起來有點喘呢,小秋?身體不舒服?』

 

「我...嗯...我沒事...」

 

葉秋摀住自己的嘴,好不容易深呼吸幾口氣,生氣地踹了幾下笑的得逞的葉修,腳踝卻被靈敏得抓住,對方無奈的在他嘴上啾了一口,他趕緊擋在胸前推著葉修,防止他再得寸進尺,可是推了沒幾下,他的手指就被反扣,葉修抓著他的手慢慢的吻了起來,敏感的地方被這麼吻著,葉秋低喘了幾口氣,臉上也慢慢熱了。

 

『小秋?真的沒事?』

 

耳邊突兀的又傳來母親的話,葉秋被葉修專注地親吻弄得全然沒了心思對話,低吟了一聲,交代了一句,就難得的先掛了電話。

 

「沒、嗯...媽、媽、我先掛...等、等等打給你。」

 

「講完了?」

 

葉修欠揍的笑道,葉秋簡直沒好氣,嘴巴動了動要說什麼,被葉修逮到機不可失的機會,柔軟的唇瓣就被吻住,嗚嗚幾聲,溫熱的舌頭就伸了進來,葉秋瞇瞇眼,洩氣的勾著葉修的脖頸和他的舌頭纏在一起,身體彼此緊貼著,葉秋輕顫了顫,晨勃起的分身和另一個熱燙的肉棒貼在一起,被擠著貼在小腹,剛才沒注意到的感覺讓葉秋蹭的一下紅了臉,臀部忽然被溫熱的掌心覆上,葉修沒再開玩笑,摸到他的臀肉間,糾纏的雙唇微微分開,葉秋心裡喀噔一聲,後方那個留出精液的地方被葉修摸到,耳邊頓時一股熱氣,葉修在他的耳朵上吻了吻,葉秋的雙頰更燙了。

 

「幫你清理一下。」

 

葉秋吐出一口氣,胸腔裡的空氣還是熱的,環抱上葉修,渾身都燙了起來。

 

「嗯。」

 

 

被葉修扶著進了浴室,葉秋一路低著頭,不適的感覺到溫熱的精液從他的肉穴裡流了出來,大腿上亂七八糟地也流的都是,羞恥的讓他不自覺就屏緊了呼吸,起床的時候他也沒注意到,後來發現原本不想講的,可是那是葉修留在他體內的,記憶力一向挺好的葉修當然沒忘,但是明明說好要清理,兩人卻又心照不宣的一進浴室就熱烈的吻在一起。

 

「恩哈...哈...哈...」

 

邊吻著邊進了浴室,葉秋緩緩的和葉修移到花灑下就被翻身壓在漆黑的磁磚牆面,額頭抵著牆,葉秋喘著氣,雙手使勁撐著,痠麻的腰部被橫在腰際的手臂抬了起來,露出他後方狼藉的那個部位,通紅的肉穴正一點一點的擠出白濁的液體,葉秋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多麼色情,雙頰一片滾燙,好像聽到葉修的喘息也加重了,尾椎的位置一根手指滑了下來在他的股溝蹭了蹭,葉秋敏感的抖了一下,葉修和他貼著,那根昨天才在他體內搗弄的肉棒就貼在他的屁股肉上,葉修在他耳邊壓抑的吐道,下滑的手指緩緩的就戳進他的穴口裡。

 

「進去了。」

 

「嗯唔!」

 

抵著牆面葉秋忍不住低叫了一聲,精液和潤滑沒洗掉,葉修很輕易的就戳了進來,昨天被狠狠撐開的肉穴現在被手指侵入,異樣的感覺還是讓葉秋難以習慣,一點一點的疼痛讓他咬緊了下唇,葉修盡量緩慢的插了進去,手指被濕熱的緊密包覆讓他不受控制的下半身更硬,低聲在葉秋耳邊說放鬆,第二根手指就試探的擠了進去。

 

「嗯!...慢...哈...慢點...恩...」

 

哼唧低叫著,葉秋輕皺著眉,控制著自己的吐息,可是感覺到擠在他屁股肉上的肉棒變的粗大,讓他的呼吸一時就紊亂了起來,明明葉修輕刮著他肉壁裡的精液,葉秋恍惚的感覺更像是在擴張,心裡不自覺打鼓,燥熱的曖昧氣氛讓他有點呼吸困難,滾燙的精液自大腿內側流下,濕黏的感覺清晰的莫名讓他害羞了起來,吐息炙熱的噴在他耳後,葉修的手指還在他身體裡旋轉輕刮,葉秋壓抑不安躁動的內心,喘了口氣盡量放鬆,一直都挺安分的手指突然有意無意的擦過他的敏感點。

 

「哈...啊...你...嗚啊...」

 

聲音變了調,光是那一下,昨晚那種興奮的感覺就壓過了穴口的疼痛,葉秋難受的啊了出聲,耳珠被濕熱的舌頭含住,葉修清理他的手指就忽然抽了出來,他的穴口被性暗示意味強烈的炙熱肉棒抵住,葉修壓抑的嗓音在他耳畔低道:

 

「可以嗎?」

 

「你...哈...你還要...?」

 

顫了顫身子,那溫度直接的讓葉秋嚇了一跳,背後緊貼著葉修,昨天留下吻痕的側頸被吻了吻,葉修恩了一聲,抵住他穴口的肉棒往前又戳了戳,剛被手指弄過的穴口迫不及待似的,一下一下吸著肉棒膨大的頂端,葉秋莫可奈何的又氣又不知道該說什麼,臉早就紅透了,聽到葉修那麼應,也被挑起情慾的自己,無奈地輕點了頭,白皙的手摸到後面握住那根肉棒,葉秋吞了吞口水,順著葉修的配合,握著肉棒就將它一點一點擠進了自己的身體。

 

「啊...哈...恩...慢...再慢一點...恩...」

 

身體又被牢牢的撐開,葉秋喘著氣幾乎說不出話,葉修緩緩地推進,肉棒順著殘留的精液和潤滑將他全身都打開似的,葉秋被壓在黑色的牆面上,白皙的肌膚冒著薄汗,頭頂的浴室燈光讓他無比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被壓在牆上的羞恥感,肉棒被深深的吞入後,他和葉修不約而同地發出了喟嘆的聲音,同步的感覺讓他心頭搔搔癢癢的,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插在他體內的肉棒迫不及待的就緩緩的抽插了起來,葉修沒打算進行太久的樣子,每一下都剛好擦過他敏感的那一塊,早就站起來的分身被刺激的就吐出了透明的黏液。

 

「啊...哈啊...恩...那裡...啊...」

 

被攬著腰抽插,敏感的地方被這麼狠狠撞著,葉秋渾身無力的向後靠到葉修身上,腸液慢慢的分泌出來,把他的後穴和葉修抽插在他身體裡的肉棒都打溼了,對聲音敏感的他一下就聽到噗啾噗啾的聲音,羞恥的胡亂伸手去摸花灑的開關,溫熱的水花就從掛在頭頂的花灑落了下來,熱水的蒸氣慢慢的覆蓋了視線,水花讓抽插的速度變的更方便,耳邊傳來葉修的低笑,他濕透的前額頭髮就被撩了開來,濕透紅潤的臉和吐出誘人呻吟的聲音都讓葉修的肉棒變的興奮起來,抽插的速度猛的就加快了,葉秋被頂的說不出話,稀哩哩的水花聲中耳畔被吻了吻,只聽到葉修一句意味不明的話,葉秋的神智就飛了。

 

「謝謝。」

 

謝謝你。

 

 

滾燙的精液射在他體內的時候葉秋已經無力去抗議了,再三讓葉修保證不會再對他亂來,葉秋才哼唧著讓葉修重新替他清理,扶著牆讓葉修伺候他穿上襯衫褲子,葉秋得意的在葉修嘴上啾一口,賞賜囂張的樣子讓葉修好笑,好像剛剛在他面前哭著求饒的不是同一個人,葉修不自覺的就捏捏他的腰,惹的葉秋摀著痠麻的腰嗷嗷直叫,然後又威逼恐嚇的板著臉,葉修突然就有點後悔沒把人做到昏倒。

 

嘖、那樣還可愛多了。

 

葉秋倒是恢復的挺快,凌晨六七點睡下去,迷迷糊糊的八、九點就從床上爬了起來,睜開眼看到葉修還沒出門,好像在酒店提供的桌電前研究視屏的樣子,葉秋抱著一台筆記本就跑到他旁邊坐下,就是坐的姿勢有點彆扭,葉修看到就笑了笑,被葉秋鄙視的切了聲,才好心的攬著人,一邊看視屏一邊揉著他的腰,葉秋原諒似的自然的靠到他的肩上,對著筆記本敲敲打打的,還打了幾個小哈欠。

 

「不再去睡?」撥了撥葉秋前額的頭髮,早上十點鐘葉修已經準備關桌電出門去了,今天國際賽開打,雖然比賽時間還沒到,做領隊總不好意思不出現一下。

 

「恩...不想──哎、別關別關。」

 

打掉葉修關機的手,葉秋鳩佔鵲巢的接過了桌電,隨意的就登上了QQ和微博。

 

「這麼兇?」

 

葉修嘆了口氣,看著那個自在的開著筆記本又玩著桌電的傢伙,忽然覺得自己不刷一下存在感不行,正經地把人轉了過來,趁葉秋沒防備的時候,就把他親的氣喘吁吁,滿意的看著葉秋恍神的樣子,丟下一句等我,隨便套著國家隊提供的外套就大步走了出去。

 

「...才不要!」

 

葉秋回過神,氣哼哼的回道,兩頰卻紅了起來,可是一轉頭回桌電就不怎麼生氣,還心情愉悅的哼著歌,在微博和QQ空間更新了感情狀態,拿起筆記本打開了音頻撥著音樂認真地就想起要在蘇黎世談判的合同。

 

"感情狀態:穩定交往中"

 

「嗶嗶──」

 

『小橋流水:我有話和你說。』

 

---

 

 

創作者介紹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