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向,短篇,年上only

大概就談戀愛的故事....會有點慢....(&之後再修修)

 

(三十五)

 

陽光出奇的好,柔柔的打在身上,葉秋抹了抹流下的汗,將手上的大包小包又往上提了提,前面的蘇沐橙向他招了招手,他只好認命般的提著幾包衣服走過去。

 

幾個小時前,葉秋照著那張紙條在大廳和蘇沐橙碰面,葉秋防備的看著她,但是她笑笑後,看了眼他背後,稍微一愣,回過神後就拉著他來市集逛街,葉秋被拉的滿街跑,不管是有品牌的店面,還是一般的服飾,蘇沐橙似乎都很有興趣的樣子,走進去用簡單的英文跟店家勉強溝通一兩句就看了起來。

 

一開始葉秋還不大明白地站在店門口,直到蘇沐橙向他招手讓他過去幫忙翻譯,葉秋才恍然的接下這份工作,而且估計也是因為他這張臉,蘇沐橙沒什麼障礙的便讓他幫忙提著大包小包的衣服,只是雖然蘇沐橙也有提一些,葉秋平時有注意的話也會去健身房運動一下,但是他的體型實在不是那種很壯碩的樣子,也就是小腹平坦一些,葉修有時候摸那裡的時候,有時候也會抱怨,讓他吃多一點什麼的,所以逛到後來,那麼多東西葉秋實在也是提不動了,可是又拉不下臉跟這個他心裡有點芥蒂的蘇沐橙說,最後還是蘇沐橙看他滿頭大汗,還一臉逞強的樣子,站在店家前盯著他瞅了一會兒,露出一個甜美的笑,然後指了附近的Shangri-La Café

 

「要去休息一下嗎?」她笑著問。

 

葉秋險些露出得救了的表情,嗯了聲,尷尬的向蘇沐橙點了個頭。

 

她笑了笑,接過葉秋手上一些提袋,葉秋也有些不好意思,不過他沒有拒絕蘇沐橙的好意。

 

那家Shangri-La Café採的是地中海式的裝潢,藍白相間的搭配還有大片的落地玻璃可以看到裡頭用餐的客人,給人一種清爽的感覺,葉秋跟著蘇沐橙進到店裡後,順著服務生的引導在窗邊就坐了下來。

 

心不在焉的翻著手上的menu,沉默的氣氛讓葉秋想起蘇沐橙不知道想和他談些什麼,指腹在menu上滑動,葉秋開口道:

 

「這間店...挺不錯的。」

 

蘇沐橙一愣,微微笑道:「葉修也這麼說過。」

 

當著面被這麼說,葉秋胸口一刺,忍不住問道:「什麼時候?」

 

「上上個禮拜吧?剛來蘇黎世不久的時候。」蘇沐橙抿了一口桌上的開水,看了一眼葉秋臉上閃過的不自在,請服務生過來,便直接點了兩份甜點,「這間店的A&D還滿好吃的,雖然我也是和葉修來吃過一次而已,希望你不要介意。」

 

蘇沐橙笑著解釋她幫忙點餐的行為,那個笑卻讓葉秋覺得一點溫度也沒有,可是輕搖了頭,他還是禮貌道:「不會,我不介意。」

 

「那就好,你知道最近的國際賽嗎?」蘇沐橙轉移話題道,「馬上就要進入最終賽了,葉修雖然沒有上場,可是壓力很大的樣子,在訓練室有時候沒忍住就會開始和大家討論戰術,每一次比賽結束做的分析也越來越詳細,看的出來葉修對冠軍真的很執著,要不是限於他自己說過萬不得已他不會上場,他一副巴不得上場的樣子呢。」

 

壓力...

 

葉秋心裡喀噔一聲,想到父親說過沒拿到冠軍就別回去了,他沒想到葉修居然認真看待,葉修很努力他知道,從昨天他看到的黑眼圈就知道了,更何況葉修除了親他,也沒有多餘的舉動,但是葉秋也無能為力,這是葉修的最後一次機會了,他也只能支持他。

 

嗯了聲,葉秋拿過桌上的玻璃杯喝了一口水,服務生剛好送A&D過來,打斷了蘇沐橙要說下去的話,葉秋心裡有些放鬆,他不知道蘇沐橙跟他說這些幹什麼,但是聽著葉修在另一個世界努力,葉秋彷彿一輩子也追趕不上的感覺讓他感到有些難受。

 

盯著眼前的A&D,葉秋發現那是一個圓形的小蛋糕,左右一黑一白,他隨手拿了兩旁的餐刀,從中間小心的切開,裡頭濃稠的巧克力濃漿便緩緩流了出來,他看了一眼蘇沐橙,她道:

 

「一開始我也覺得挺奇怪的,為什麼這個蛋糕是一黑一白,但是裡頭卻是融在一起的,所以我好奇的問了下店員,結果你猜,她告訴我什麼?」

 

葉秋一僵,直覺不會是太好聽的話,逃避的低下頭,蘇沐橙的話卻又一次傳來,每一句都刺的他痛不欲生。

 

「她說這是照著雙子的概念下去做的,天使與魔鬼,Angels & Demons,因為血緣而結合,因為血緣而不能在一起。」

 

黑白分明的蛋糕染上了旁邊的巧克力,蘇沐橙切開了自己面前的那份,她將蛋糕混在了一起,葉秋只能看著他們看似融為一體,卻依舊無法玷污彼此。

 

「他們不可能混在一起,就連味道也不一樣,他們不會是彼此的終點,你說對嗎?葉秋?」

 

「我...」心口宛如梗了塊石子,葉秋盯著蘇沐橙,腦子卻開始嗡嗡作響,他知道自己不該問下去,可是他還是開口了,聲音乾澀沙啞,卻制止不了自己在聽到蘇沐橙的話時,胸口彷彿被揍了一拳的劇痛。

 

「為什麼...為什麼告訴我這些?」

 

蘇沐橙呼出一口氣,像是也忍耐了良久,葉秋對這個人認識不久,她卻在他面前露出了低聲下去的請求表情,將一字字都割在他心上:

 

「你們不會是彼此的終點。」

 

「所以拜託你,放過葉修哥,好嗎?」

 

 

昏暗的酒吧內,陸橋叫了一瓶紅酒,卻沒有馬上喝起來,而是放在桌上,喝著手裡的開水,他挺意外的,葉秋的哥哥居然會約他出來。

 

陸橋心裡也十分複雜,一方面是要和憧憬的人見面,一方面卻也是和自己的情敵見面,要用什麼態度對待葉修實在讓他感到迷惘,提前一個小時在酒吧等,陸橋想著說不定會想出點什麼,滿腦子卻還是想不出什麼,倒是昨天葉秋在他面前哭的樣子讓他怎麼樣也忘不了,再想到葉修時,心裡總會升起一股火氣,在位子上胡思亂想,陸橋總算在門口看見了身穿火紅國家隊服的男人。

 

男人在門口張望了一會兒,看到他愣了愣,低頭思索了一下,抬起頭時才向他大步走進。

 

一樣是陸橋熟悉的臉,陸橋看著他的臉,一種莫名的違和感卻讓他不習慣的又喝了一大口水,太不一樣了,雖然都有隨和的氣質,可是葉修身上的侵略性還有不怒則威的氣息都和葉秋沉穩如流水的溫和感覺不同,陸橋不知怎麼回事,心裡莫名打鼓起來,直覺葉修來和他談的話並不會多好聽。

 

「就是你?陸橋?」

 

葉修在他面前站著,也沒有坐下的意思。

 

「嗯,」陸橋點了個頭,比了身旁的座位,「坐?」

 

可是葉修搖了搖頭,一雙漆黑的雙眼盯著他,「不了,我還得回去,葉秋在等我。」

 

陸橋心裡那股氣好像又衝了上來,一種被挑釁的感覺讓他不爽的回視著葉修,但葉修卻好像只是在陳述事實,眼裡一點波瀾也沒有,既沒有挑釁的得意,也沒有要傷人的意思,看到葉修這樣子,陸橋只好再一次強壓下心頭的不快,話頭卻終於不那麼客氣,「好,那我就直說了,你不該跟他在一起,你在害他!你這樣是害他亂...你知道嗎?更何況十幾年了,明明我陪他的時間比你還要久,你到底有什麼資格和他在一起?葉秋的哥.哥。」

 

陸橋幾乎咬牙切齒,但是葉修一動不動,因抽菸而顯得低沉的嗓音清清淡淡的道:

 

「然後呢?」

 

「是的,我在害他,但是然後呢?」

 

「然後?!」

 

葉修無關緊要的態度讓陸橋氣的站了起來,什麼叫做然後,他沒有想過被發現的後果嗎?陸橋簡直氣極,咬牙想要再說點什麼,葉修卻往他又踏進了一步,逼得他開不了口。

 

「對,然後呢?」葉修眼裡深沉的如一潭水,陸橋彷彿溺斃似的,只能聽他繼續道,將他攻擊的手段全部都給折斷,「我今天來不是要你談那些,我不會制止你和葉秋繼續當朋友,但是我告訴你,別讓葉秋想太多,你的話,太多餘了。」

 

「我那是...」

 

陸橋掙扎著,他那是在關心葉秋,怎麼會是多餘的話,但是他還沒開口,葉修退後一步,一下就把他不想承認的動機揭開,毫不留情的,葉修掏出一包菸,刺鼻的煙草燃起時,陸橋只能看著他如一顆絢爛的火球,將他燒的體無完膚的出現而又消失。

 

「你那是好心也好,關心也好,我知道你喜歡他。」

 

「但他是我的,我和他的事,與你無關。」

 

 

「你的請求...我無法答應。」

 

乾澀的自喉間吐出這句話,葉秋茫然地向蘇沐橙道了個歉,倉皇的逃離了Shangri-La Café

 

他沒有想到居然會是蘇沐橙主動跟他提這件事,而蘇沐橙會這樣和他說,就代表她已經全部都知道了,失魂落魄的在街上走了一會兒,葉秋甚至沒有功夫去想蘇沐橙該如何把那些東西提回去,不知不覺的就先回到了酒店,拿著葉修給他的鑰匙卡,他沒開燈,一進門就在房裡脫了襯衫和西裝褲,赤裸的踏進浴室便沖了一個熱水澡,狼狽的任由滾燙的熱水打在他的肌膚上,把他白皙的肌膚打得通紅,洗的暈暈呼呼的葉秋才滿意,穿了一件襯衫後,便什麼也沒再穿,光著腳拉開房裡的窗簾,對著窗外的連綿山巒嘆了一口氣,他很想什麼都不想,但是為什麼每個人都不願意給他和葉修祝福呢?

 

葉修回到房間時,整個房還是暗的,默默想著葉秋嗜好還跟他差不多,都喜歡黑漆漆的地方,他也沒開燈,輕輕地關上門,走進去時,在床上看到葉秋光裸著大腿靠在床上閉目養神,先是嚇了一跳,之後便下意識的屏住了氣。

 

外頭的月光打了進來,葉秋靜靜的坐在那裡,暖暖的月光打在他的大腿上,映出他白裡透紅的肌膚光澤,空氣中還有洗好澡的沐浴露味道,葉秋不知道在想什麼,葉修站在這半天,他也一動也不動,倒是那件若隱若現的襯衫,撩的葉修有點受不了,索性就大步走過去,沒有放輕腳步,可是愣是這樣,葉秋也沒動,葉修還以為他睡著了,結果他坐到床尾,還沒摸上那雙腿,葉秋的一隻腳踝就已經很不客氣的放到了他的肩膀上,葉修及時握住,剛好延著葉秋優美的小腿線條,一覽到葉秋的大腿根部,連那個玩意都差點看到了,葉修抬頭,對上葉秋狡黠的笑:

 

「想幹嘛?」

 

葉修一頓,挑了挑眉,抓起葉秋另一隻大腿架到腰上,修長有力的手順著光滑的膝蓋一路摸到葉秋的大腿根部,整個人逼近,幾乎是湊在他唇上,葉修壞笑道,「你覺得我想幹嘛?」

 

葉秋臉部脹紅,這個姿勢讓他的下體整個暴露在葉修面前,偏偏葉修還湊近,緊貼的溫度讓葉秋心跳快的彷彿要跳出來,他勉強呼吸幾口氣,看葉修笑的得瑟,一手去拉襯衫,一手卻拉著葉修的脖頸,氣憤地將雙唇貼上葉修的,緩緩的磨蹭著,葉秋也沒想著要進一步,只是彼此的鼻息變的越來越粗重,葉秋不記得什麼時候,葉修就已經讓舌頭入侵到他的嘴裡,回神時他已經牢牢貼在床頭,將自己的呼吸和心跳都交給葉修,任他在嘴裡搜刮,吸吮他的舌頭,讓酥麻的感覺爬滿他的每一個神經。

 

葉修吻的很慢,葉秋幾乎癱在了床頭,拉著襯衫的手不知何時被葉修的手掌包覆住,葉修輕輕一拉就把他的手腕拉開,搭到肩上,自己的手卻從衣襬下滑了進去,葉修的指腹很軟,是很輕易的可以把人挑逗的勃起的手,葉秋克制不住的興奮起來,恍惚中自己胸前的乳頭就已經被玩弄的挺了起來,含糊不清的說了等一下,葉修剛好在他徹底有反應之前和他分開了這個吻。

 

分開時還有一絲唾液連在一起,葉秋和葉修都難得因為這個臉紅,粗喘著氣看著對方,葉修的手掌還停留在他的小腹,溫熱的讓葉秋莫名的害羞了起來,掩飾的動了動架在葉修肩上的腳踝,葉秋正要表示腳酸,葉修就把手從他的小腹抽出來,卻依舊抓著他的腳踝不放,手掌握著他的腳踝,葉修將他的腿放到自己的膝上,突然抬頭看他。

 

「國際賽...要進決賽了。」

 

葉修開口道,似乎是在向葉秋示意說下去的想法,視線從葉秋被親的隱約紅腫的嘴唇移開,葉修望進他的眼裡,深吸一口氣,然後道:「而這次,我會出賽。」

 

葉秋愣了愣,在那雙眼裡看見堅持,看見夢想,還有,他自己,他突然笑了,「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嗎?」

 

「嗯,」葉修點了頭,低頭握了握他纖細的腳踝,「這次的對手...有點難纏,如果這關過不了,大概冠軍也不用拿了。」

 

葉秋沉默,他知道葉修努力的原因,不僅是因為他想拿冠軍而已,而是葉修會回到他身邊,他靜靜等待他說下去,葉修卻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從外套口袋裡拿出了一條鍊子。

 

那是一條銀白色的鍊子,上頭有一把極小的鑰匙,葉秋看著他將那條鍊子在手裡把玩,然後繼續道:「下午的時候,我有看到沐橙和你出去。」

 

葉秋一顫,不過葉修顯然不是要說他看到蘇沐橙跟他說什麼,葉修道:「我好奇就跟去看了一下,不過看你們都在逛街就算了,回來的時候路過一家不大的精品店,所以...」

 

葉修的眼,閃閃發亮,葉秋看著那道平時不為所動的漆黑湖泊因為他而摺摺生光,他低聲道,葉秋彷彿感覺到自己被握住的腳踝都在隱隱發燙。

 

「我想這個挺適合你的,」葉修秀了下那條鍊子,從衣領裡突然也拉出一條項鍊,上頭有一個鎖,與那把鑰匙是一套的,葉修低頭,握著他赤裸的腳踝,極其溫柔地替他戴了上去,每一字每一句都讓他脹滿了對葉修的感情,幾乎快呼吸不得,葉修低聲道:「手上的話會被發現,但是我想它屬於你,所以...」

 

「葉秋,我把心給你了,你不能丟掉。」

 

就算在地獄,你也不能丟掉。

 

「為什麼?」

 

葉秋的聲音止不住的顫抖,葉修卻只是搖了搖頭,在他唇上印上一個不含情慾卻飽含感情的吻,葉修覆在他耳畔,低啞的嗓音道:

 

「我說過了吧?我要你當我的原則,現在葉秋,我要做最後一次的努力,我就只問一次,你願意做我的幸運之神嗎?」

 

那一刻,葉秋覺得好像整個世界都消失都無所謂了,壓抑著嗓音,他用著同樣沙啞的嗓音抱緊葉修,緊緊抓著他的衣服,輕道:

 

「好。」

 

把世界的冠軍給搶下來吧,哥哥。

 

---

創作者介紹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