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向,短篇,年上only

大概就談戀愛的故事....會有點慢....(&之後再修修)

 

(四十)

 

他還是答應了。

 

雖然他知道自己一定會後悔。

 

「再讓Ann幫你擦擦吧,唇妝都花了。」葉修道,和他分開了這個擁抱,大拇指在他唇上滑過,替他將唇上那點曖昧的痕跡抹掉。

 

「...恩。」

 

低聲應道,葉秋沒有抬頭,但他緊張的心情已經暫時消失了,耳邊傳來葉修走出去的腳步聲,他呼出一口氣,一道高跟鞋的響聲便從門口走了進來,拍拍臉,他抬臉笑道,「抱歉,Ann,可能要麻煩你再幫忙擦一次唇妝了。」

 

「經理。」Ann無奈的笑道,「已經沒事了嗎?」

 

「恩,好多了,不緊張了,全身都充滿幹勁呢,哈哈。」

 

「真是的,」Ann搖搖頭一副受不了的樣子,踩著高跟鞋來到他面前,拿起一旁的唇膏,纖長的手指輕輕抬起他的下巴,左看右看,然後調笑道:「弄成這樣,是舌吻過了嗎?」

 

Ann!」心臟一重擊,葉秋緊張的低叫道,「別、別亂說話!」

 

「呵呵,開個玩笑嘛,經理你這麼緊張我會以為是真的呀!」

 

「...一點也不好笑。」

 

「恩,不好笑不好笑,我只是在想,如果是真的話,什麼樣的人這麼有福氣可以讓我們葉經理看上,獻上一個吻。」Ann微微笑道,一邊在他的唇瓣上重新抹上新的唇膏,「因為葉經理其實是個認真的人,但是卻又意外的膽小,所以我啊...稍微有點擔心。」

 

Ann...」

 

「好啦,我已經不在意那件事了,被上司甩可是一件恥辱,都那麼多年的事了,我不會還掛在心上的。」Ann抽出一張紙巾,輕輕擦著他唇上多出的唇膏,俏麗的臉上掛著笑容。

 

「...對不起。」

 

葉秋張了張口,還是只能吐出這幾個字,為了那個人,他只能狠心的拒絕每一顆真心,包括他身邊最不想傷害的幾個人,尤其是眼前的Ann還有...陸橋。

 

Ann搖了搖頭,沒有打算繼續這個話題,她轉移話題道:「這次的企劃雖然有點突然,不過上頭似乎已經有大框架的討論了,經理你應該知道吧?如果順利的話,現在的時間快十月,說不定可以趕得上十二月的聖誕節活動。」

 

「恩,我知道,」輕點了個頭,他囁嚅的道:「也是為了他嘛,我知道的。」

 

「那麼,去吧。」Ann笑笑,刻意忽視對方口中的"他",雖然Ann不相信他會沒有理由拒絕她,但是也體貼的沒去詢問葉秋,再過頭,踩過那條線,她是沒什麼好處的。

 

「恩。」點了個頭,葉秋起身大步跨過她的身旁,「謝謝。」

 

 

「你好,我是Ken,叫我阿Ken就好了,是這次宣傳照的攝影師。」攝影師親切的笑笑,朝葉秋點了個頭。

 

寬大的攝影棚,純白的背景,葉秋尷尬地獨步走到擺在背景的沙發前,對著攝影師也點了個頭,問道,「我該做什麼?」

 

「呃...這個嗎?放輕鬆點就好,因為宣傳照的要素是誘惑,所以恩,希望你先放鬆,放入感情這樣就好。」

 

Ken有點煩惱的說著,聽起來也是首先起碼要做到的,葉秋沒辦法,只好照著對方說的,在沙發上坐下來。

 

「對,深呼吸,不要讓肢體僵硬。」

 

攝影師的話直直的傳入腦中,可是葉秋的肢體還是不受控制的僵硬起來,阿Ken試著讓他擺了幾個姿勢,他的動作還是相當不自然,他可以感覺到來自四面八方的眼睛,不只是攝影師的,還有那些燈光的、還有Ann,緊張讓他不自覺的發顫,一次側躺在沙發上的姿勢讓他險些跌下沙發,及時撐著地板,臉上的眼鏡摔到了地面,漫天的委屈感往他襲來,他突然不知道在幹什麼,差點陷入恐慌而想逃跑之前,一道不大的彈指聲卻把他從恐懼邊緣拉了回來。

 

站在攝影師的後方,陰暗的燈光照不了那個人的表情,只有一雙漆黑的眼睛亮的灼人,葉秋維持著那個姿勢,看著對方將那條象徵他們感情的鎖從領口拉了出來,銀白色的亮面閃著光,葉修的薄唇在上頭珍惜的輕吻著,葉秋顫了顫,反射性地看向腳踝上的鍊子,回頭時,那雙唇勾起一抹笑,唇輕輕地張開又輕輕的合起,葉秋全身都被電到似的,愣愣地出神盯著對方。

 

"看著我。"

 

不需要言語,葉秋就是知道,知道對方的意思,緊張的刺像是被狠狠地拔除,頓時之間,他渾身洩氣一般的癱軟在沙發上,無視旁人的目光,感受自腳踝上的禁錮傳來的灼熱,他呼出一口氣,將勒住他呼吸的扣子解開,白皙的頸子露出了一大半,他像得到解脫,手背遮在臉上,向攝影鏡頭旁的葉修露出一個微笑。

 

自然又煽情。

 

Oh!God!

 

Ken高叫著,手上的攝影鏡頭開始啪啪啪的拍起來,因為葉秋開始不需要他為他想動作,一舉一動都變的煽情起來,彷彿挑逗著什麼人似的,看的拍攝的他喉頭也開始發燙。

 

宛如中毒一般,葉秋越來越覺得放鬆,越來越覺得自然,他緊盯著鏡頭後方的那個人,渾身不由自主地動了起來,拉著頸子上戴著的墜飾,將那個墜飾輕含在唇上,誘人的紅舌有一下沒一下的舔著那個墜飾,纖長的手指沿著精緻的脖頸線條滑了下來,葉秋的一舉一動都像裹在棉花裡一樣,輕飄飄的讓他忘乎所以,尤其是當葉修的雙眼微瞇半警告的看著他,他的心就越發滿足,他像忘了觀眾的演員,只在他專屬的觀眾前旋轉起舞。

 

終於,阿Ken叫了一聲「夠了!太棒了!」,他才停了下來,羞恥感自他赤裸的腳底衝上來,可是葉秋很滿意,滿意的讓他就算雙頰通紅也愉悅的沒有惱羞成怒,呼出一口氣,他在現場看了看四周,原想踏出攝影棚,攝影師卻把他又拉了回來,不知道是誰提議去攝影棚外面附屬的游泳池拍攝,葉秋慌張地想找葉修,但是聽阿Ken說葉修已經答應了,他只好被拉著脫光衣服,只穿著一件底褲便到了外頭的泳池。

 

接近十月的泳池水已經有點冷了,他照指示下了水,雖然水冰的讓他暖活起來的肢體有些僵硬,剛才那股興奮的熱能還是讓他順利的在接下來的拍攝進行的沒有太多阻礙,等到所有的拍攝正式結束後,他已經在水裡泡了一個小時了,再聽到阿Ken喊了一句結束了,他整個人就放鬆的沉到了水裡。

 

「經理!」Ann手裡捏著備好已久的毛巾,蹲在泳池旁,一看葉秋沉到水裡,忍不住緊張的叫道。

 

「沒事的,」葉修拍拍她的肩,順帶拿走了她手上的毛巾,笑道:「他水性挺好。」

 

「噗哈!」

 

像是聽到他們的對話,葉秋忽然從水裡鑽出來,漫天花水頓時灑的水池旁的Ann和葉修身上都是,葉修扯了扯嘴角,還沒說點什麼,到了嘴邊的話就停了下來,嘖了一聲,對著一竿子還沒撤的人都喊道:「走走走,沒事都撤了,沒你們的事了,阿Ken記得給我寄一份啊!」

 

葉修說完,還不忘拉起一旁的Ann,「你也先走吧,我等他。」

 

「咦?啊?可是...」

 

Ann還愣著,但是葉修不由份說的就把她轉了過去,她再留戀剛才看到的畫面都只能是留戀了,不情不願的再看了一眼疑惑的葉秋,她才走進屋裡。

 

「幹嘛阿你?」

 

葉秋奇怪的叫道。

 

「他們看夠了,所以我趕人不行嗎?」

 

葉修黑著臉道,葉秋頭上的髮絲還滴著水珠,讓他想起剛才葉秋因為憋氣而脹紅了臉,從水裡跳出來的樣子,修長的手指伸進髮絲往後梳,透明的水珠沿著他的臉蛋滑下微紅的臉頰,葉秋輕喘著氣,還低低笑了起來,任由水珠在他的鎖骨胸前下滑。

 

名副其實的性感誘人。

 

「我說阿,你拍得很開心?」在泳池旁蹲下,葉修無奈的看著對方帶著不受妨礙的好心情游到池邊。

 

「習慣了就好啦!」葉秋笑道,游到了池邊,抬頭盯著對方看,半晌想到什麼似的,問道,「你要不要玩水?」

 

「感謝你的好意,我就不──靠!」

 

噗通一聲,泳池響起巨大的落水聲,葉修還來不及閃人,葉秋拉著他的手就把他拉進了泳池。

 

冰涼的池水灌進鼻腔,葉修浮出水面,咳了好幾聲,嗆到的感覺讓他不太好受,好不容易緩過來了,罪魁禍首又朝他潑了水過來,葉秋一邊往後游,一邊樂呵呵的往他身上潑水。

 

葉修身上還穿著吸水的polo衫和褲子,自然比不過只穿一件內褲的葉秋,又嗆了一口水後,他終於忍不了的把上衣褲子也甩到泳池旁,水性也沒多差的就追上了對方,兩個人幾乎在泳池繞了半圈,葉秋才被抓到腳踝整個栽進水裡,報應的也吃了好幾口水,從水裡被撈出來的時候,已經從背後被抱住,他只能邊咳邊拍著對方的手臂。

 

「咳咳咳咳、混、咳咳、混蛋!」

 

混著鼻音的聲音叫著,葉秋想往下潛進水裡從葉修的懷裡鑽出去,結果對方心有靈犀的先一步摟住了他的腰,讓他一動也不能動,葉修沒好氣地抓著對方的嘴,「誰才是混蛋啊?」

 

「唔...捏(你)!」

 

被捏住嘴,葉秋只好發出不清不楚的聲音,搖擺掙扎的動作變的更加激烈。

 

「胡說!」

 

拍了一下葉秋不斷扭動的屁股,葉修叫道。

 

「唔!」

 

啪的一下,隔著水打在肌膚上還是讓葉秋有點痛,齜牙咧嘴的想喊痛,葉修卻忽然摀住了他的嘴,他的腰被緊緊扣著,後頸一陣濕熱,葉秋顫了顫,脆弱的頸部被咬了一口,帶著威脅的低音和滑到他小腹的手感讓他忽然頭皮發麻,「好了,別再鬧了。」

 

「...耶修(葉修)!」

 

股間抵到某個逐漸甦醒過來的炙熱部位,葉秋瞬間脹紅了臉,還是明晃晃的下午,水面上的影子讓葉秋更加清楚對方想做什麼,可是他來不及喊住手,那隻徘徊在他小腹摩娑的手指便擠進了他的底褲,一把握住了他的分身。

 

「嗯唔!」

 

柔軟的指腹先是試探性的握了握他的分身,葉秋低叫一聲,已經習慣葉修手指的身體就興奮了起來,那隻手抓著他的分身在他褲子裡緩慢捋動起來,讓他情不自禁的自喉頭發出舒服的嗚噎聲。

 

「恩...唔...修...恩...」

 

葉秋的嘴被摀的嚴嚴實實,酥麻的快感讓他什麼都無法思考,滾燙的吻一下又一下的落在他的後頸,葉修帶著沙啞的聲音在他耳畔說道:

「享受就好,什麼也別想。」

葉修說著,指腹滑到他的分身尖端,對著他敏感的頂端輕刮打轉,從鈴口湧出的黏液被泳池的冷水給沖淡,濕溽溽的觸感讓手指更順暢的上下捋動,摀著葉秋嘴的手也被葉秋張嘴低叫而流出的津液沾濕,葉修抱著對方,讓他變的滾燙的身體靠到身上,側首凝視著對方陷入意亂情迷的神情,一邊緩緩在他露出的肩上吻著。

 

葉秋整個人都輕飄飄的,被不一樣的快感衝擊而陷入恍惚,一下冰一下熱的感覺讓他沒兩下就高潮的在水裡抖著屁股射了出來,射精的餘韻讓他腳軟的靠著葉修,開合的唇被柔軟的手指嚴密的包覆著,葉修的手心都是自己的唾液和屬於他的味道,葉秋只能任由對方將他轉過身,他的嘴才終於被放開啄了一口,無力的掛在對方身上,一時之間,葉修只是箍著他的腰,緊緊的抱著他。

不知道抱了多久,葉秋感覺到前面還硬著的東西抵著自己,滿臉通紅的拍了拍他的肩,還軟綿的聲音開口,「不處理嗎?你不是...還硬著?」

 

「恩,不急。」葉修低聲安撫他,卻忽然提高了音量:「Ann,還有事嗎?」

 

葉秋顫了顫,不明白的看了葉修一眼,微微和葉修分開抱著的身體,還沒回過頭,他就聽到熟悉的聲音。

 

「呃...葉助理...?」

 

Ann?」

 

葉秋不敢置信的問道,但是他沒有回頭,他現在的樣子肯定不是很好,下意識的咬緊下唇,葉秋握緊的拳便被葉修在水下輕輕地握住,他看了葉修一眼。

 

「你是擔心他吧?他沒事,剛剛還跟我玩潑水,頑皮的很阿,」葉修笑笑,「不過剛才在池子裡跌倒,所以我扶了一下,怎麼了嗎?」

 

「阿,是,我只是擔心...」Ann語帶保留的看了眼葉秋,神色既尷尬又不自在,不過很快地便恢復正常,「不過既然...恩,既然有葉助理在,那我就先走了。」Ann頓了一下,盯著葉秋還是不肯回頭的背影,輕聲道:「經理再見。」

 

「唔、恩,再、再見。」

 

葉秋尷尬的回道,在水下回扣了葉修的手,聽見離開的腳步才放鬆的將額頭靠到葉修肩上,「...好險。」

 

「恩。」葉修應道,手指在他半濕的頭髮上一縷一縷梳著,吻了一下他的頭頂,他低聲喊道:「葉秋。」

 

「恩,我知道。」扣緊的手輕輕的摩娑,將彼此相扣的手湊到唇邊,葉秋有一下沒一下的親吻著,「要小心。」

 

「對,」稍微加大了力量,葉修抬起了他的下巴,在他的唇上輕輕印上一吻,「特別是公司。」

 

「為了我們彼此好。」

 

---

創作者介紹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