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向,短篇,年上only

大概就談戀愛的故事....會有點慢....(&之後再修修)

 

(四十一)

 

「經理,這是要給會計簽章的文件,你看一下有沒有問題。」

 

「好。」

 

葉秋抬起頭,瞄了一眼遞到眼前的卷宗夾,熟練地打開後在上頭簽下名字,再仔細的瀏覽一遍,「Ann,麻煩你待會兒拿回去主計室的時候──呃、Ann?」

 

「嗯?抱、抱歉...經理,你說什麼?」Ann回過神,尷尬的笑笑。

 

「你還好吧?我是說,你平時不是會恍神的人,身體不舒服嗎?要不要請假?」

 

「不、我沒事,只是稍微想點事情...」Ann頓了頓,欲言又止的樣子。

 

葉秋心裡微微感到不妙,從泳池那件事之後,Ann對他的態度就有些奇妙,葉秋其實有點忐忑,但是這件事他並沒有打算和葉修商量,畢竟那時候Ann看到的只是一部份而已,沒必要把不相關的人牽扯進來。

 

試著釋出善意的微微笑著,葉秋又瞄了眼卷宗,再盯著Ann一會兒,才緩慢的吐出一口氣,拿著卷宗從辦公桌後站了起來,「沒關係,我去吧。」

 

「葉秋!」

 

Ann叫道,稱呼不再是經理,纖細的手指輕拉住他的衣角,剛好把他攔了下來,聽見那個呼喚時,葉秋也不得不停了下來,他無奈地嘆氣:「Ann...什麼事?」

 

西裝上極輕的扯動消失,Ann猶豫的聲音傳來:

 

「葉秋,你和葉助理...」

 

「是泳池那件事嗎?」葉秋沒回頭,按了按忽然痛起的太陽穴,臉上也不自然起來,「那只是玩玩而已,沒什麼──」

 

「不是!」打斷他的話,Ann緩緩道:「不只是那時候,最近也是,光是上禮拜我就在樓梯間看到你們...」

 

Ann沒再說下去,可是葉秋懂了,臉頰上飛起一抹嫣紅,遮掩似的用卷宗遮著臉,他不再開口,因為說不出否認的話。

 

「......」

 

「......對不起。」Ann低頭輕聲道,「我不是...故意看到的,但是經理,為了你好,我不希望你去走那條荊棘的路。」

 

Ann,」聲音微微沙啞,葉秋終於轉過身看著她,微微笑著,但是卻沒有繼續這個話題,他道:「我幫你跑公文吧,剛好我也有點累了。」

 

「經理!」Ann有點急似的,她就知道對方會用這種方式逃避,單手按在辦公桌上的手微微用力,還想說什麼,葉秋卻搖搖頭,比了比她的小腿。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Ann你今天也多休息吧,昨天去參加新拓點的開幕式站了一整天吧?我看你從早上來就一直在按摩小腿,休息一下吧。」葉秋笑道,不等對方回應,便推開門走了出去。

 

「經理...」Ann嘆氣的吐道,只能目送對方的離去,在經理辦公室的沙發上坐下,Ann無奈的笑了出來,「就知道對別人好,對自己好一點不行嗎?蠢經理。」

 

 

經過一排工作的同事,葉秋悶頭走著,路上和幾個較熟識的人打了幾個招呼,心臟怦怦直跳,逃命似的衝到茶水間旁的內梯等待,嗶一聲,電梯門打開時,一個一臉不情不願的人腋下夾著一疊公文夾也剛好待在電梯裡,兩人對上眼都是一愣,葉秋放開按著下樓的電梯鍵,僵硬的說道:

 

「我搭下一班。」

 

"電梯關門"

 

無機質的電梯提示音響起,裡頭的人直到門幾乎快關起來才反應過來的爆手速按開了電梯門,還順便按下了延長鍵,「你搞什麼啊?」

 

「你才搞什麼,那麼多公文不送,跟我聊天幹嘛?」葉秋沒好氣地道,看了發亮的延長鍵一眼,才不情不願的走了進去,把電梯門關了起來,看了一眼對方的目的地。

 

得!都是三樓,從二十三樓搭到三樓,他們有很多感情可以培養。

 

「怎麼?心情不好?」那個人笑道,「是誰惹了我家弟弟不開心啊?你心情不好,我的心情也不怎麼好了,你說怎麼辦啊?」

 

「葉修!」

 

「我又沒說謊,這是心電感應啊,葉秋大大。」葉修笑著,和對方一樣靠在有鏡子的牆面上,瞥了一眼葉秋,看他哼了一聲後,終於揉了一把對方的頭髮,順道揉揉他柔軟的耳垂,「好啦,不鬧了,怎麼了?你心情真的不大好,想哭?」

 

「...你怎麼知道、算了,我沒有想哭,只是...心裡有點堵。」葉秋悶悶的說道。

 

「心塞啊...剛才電梯門一開的時候我就知道了,你一難過就會露出那種想要我抱你的表情...」假意的咳了咳,葉修繼續道:「所以呢?為什麼心塞?」

 

「亂說什麼啊?」下意識的紅了臉,葉秋瞄了眼對方,葉修側身轉了過來盯著他,耐心的等他說話,但是這樣他反而開不了口,只能咬了咬下唇,困擾的低下頭。

 

葉修順著他低頭的姿勢看去,看到他在咬嘴唇,粉嫩的唇瓣被潔白的牙齒輕扯,壓出紅色的痕跡和唾液的透明色澤,在平常不過的畫面卻讓葉修忽然心癢癢了起來,不受控制的聯想到今天早上寄到公司,上上個月葉秋拍的宣傳照,撩人的畫面和眼前的場景重疊在一起,葉修的喉頭隱隱燒灼起來,嗓子不知不覺變的沙啞低沉。

 

「葉秋,停止。」

 

他試著制止葉秋的動作,但是他忽然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只知道自己變的奇怪,葉秋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他的心神,葉修低聲突然的道,葉秋一聽,疑惑的抬眼看了他一眼,柔軟的唇瓣剛好被輕放開來,有彈性的恢復到原來的唇形,葉修罵了句該死,側身朝葉秋就壓了過去,把他逼在牆角,抬起他的下巴就吻了下去。

 

「葉修唔──」

 

倒退了幾步,葉秋撞在結實的電梯角落,嘴唇被堵的嚴嚴實實,葉修沒有太溫柔的親他,而是蹭了幾下,便著急似的在他的嘴唇咬了幾下,濕熱的舌頭在他的唇瓣上掃著,一下又一下的啄吻著,然後終於撬開他的唇齒,入侵進他的嘴裡搜刮吸吮。

 

酥麻的感覺竄過全身,葉秋突然被親的七葷八素,舌頭被死死的勾著,手裡還捏著寫有公文的卷宗,葉秋一時也推不開對方,耳邊隱隱約約聽到葉修公文掉了的聲音,他想張口提醒,嘴剛張開,口裡的縫隙就被對方的舌頭和唇給霸佔的一絲不剩,呼吸的空氣都變的稀薄起來,葉修像是要把他嘴裡的津液給吸吮一遍,不停地交換著彼此的體液,酥麻和窒息的感覺交錯,叮一聲,電梯鈴忽然響起,他心裡一緊,直接就腿軟的跌到地上,葉修退開他的唇,及時的拉住他的手臂,和他一起看向電梯外頭。

 

「經、經理?你還好嗎?」

 

門外是一個留著妹妹頭的女孩,葉秋大口的喘著氣,擠壓的肺部才好受一點,他瞇了瞇眼,想了一下,才想起是這個月剛來的工讀生,他微微笑,想說點什麼,一開口卻咳了起來。

 

葉修拍了拍他的背,開口替他說話,聲音卻還是沙啞的,「他頭暈,沒事,一會兒就好了。」

 

「可是...經理的嘴唇有點腫呀。」

 

「......」看了一眼葉秋的嘴,葉修自己也嚇一跳,他好像咬的太大力了。

 

「...被蟲咬的!」好不容易緩過氣來,葉秋咬牙的吼道,聲音還是發軟的,他搧了搧發熱的臉,才拉著葉修的手從地上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壓著電梯的門,對著門外的工讀生道:「你要下去?」

 

「咦?沒、對、對不起!」工讀生不知道為什麼倒退了一步。

 

「你那麼兇幹嘛?」

 

葉修無奈的看著小女孩被嚇到的樣子,把葉秋拉回電梯裡。

 

「你閉嘴!我才沒兇,還不是你害的。」掙脫對方的手,葉秋轉頭,盡量保持形象的微微笑道:「我沒兇你,都是剛才那隻臭蟲的錯,所以你不要怕啊!」

 

「你這樣說我很不爽啊。」

 

「總之,你要上去嗎?那我們就先走了?」無視葉修說的話,葉秋繼續和善的和門外的工讀生說道。

 

工讀生點了點頭,不知道為什麼臉紅了起來,葉秋也不想思考那麼多,按了關字鍵後就一語不發的蹲下身幫葉修撿滿地的公文。

 

葉修愣了愣,還以為對方電梯門一關上就會生氣的揪著他的領子大罵一頓,沒想到葉秋的反應出乎他意料,等他反應過來時,葉秋已經幫他把公文都撿好了,捉過他的手,就把一疊都塞到他手裡。

 

「喔,謝、謝謝。」

 

葉修奇怪瞄了一眼對方,滿頭都是問號,直到三樓的電梯鈴響之前他們都沒再對話,叮一聲響起時,葉修再看對方一眼,眼尖的瞄到葉秋露出的耳朵,他就明白了,低低的笑了起來,旁邊的人慌忙走出電梯門時果然給了他一個不重的肘擊。

 

「害羞了啊,這傢伙。」

 

---

 

創作者介紹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