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向,短篇,年上only

大概就談戀愛的故事....會有點慢....(&之後再修修)

 

(四十七)

 

「怎麼了?」

 

孤單的路燈下,葉修站在離家門不遠的光暈中,遠處朝他走來的葉秋有些失神的走著,他忍不住在葉秋走近的時候將對方一起拉進朦朧的昏黃光圈中,湊近他面前,用極輕的語調喚醒了葉秋的恍神。

 

「恩、恩,哦,葉修...」

 

葉秋欲言又止,最後小幅度的搖了個頭,卻下意識的咬著下唇,「我沒事,蘇沐橙...挺好的。」

 

葉秋突然的話讓葉修一愣,葉修緊緊抓了一下對方的手臂,張了張嘴想說什麼,遲疑了片刻,還是放棄的嘆了一口氣,緩慢的放開抓著葉秋的手,「是挺好的。」

 

「恩。」

 

葉秋含糊不清的應了一聲,看了對方一眼,剛好對上彼此的眼睛,葉秋下意識的想移開視線,卻被葉修的眼神深深勾著,一時之間再也移不開視線,黑色的眼瞳倒映著彼此相似的面容,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他們既相似又不同,因為如此,他們注定彼此吸引,像是較勁著對方相異的那一點,渴望將對方按入身體深處,直至融為一體。

 

太危險了。

 

葉秋侷促的呼吸了一口氣,微微避開了視線,手背與葉修的有一下沒一下的輕觸著,溫熱的掌心卻趁著他放鬆戒心的時候覆了上來,葉秋心裡一跳,習慣性地看了社區的周遭,接著便感到小拇指被輕柔的勾著,滾燙的體溫順著手心主人的意志慢慢的上移,一點一點霸佔著他手心的空隙,直至五指完整的貼合。

 

「葉修...」

 

葉秋輕喘了一口氣,黏膩的感覺攀附在他敏感的手指軟肉裡,讓他不自在的紅了臉,他想抽手,卻被扣得更緊,葉修的氣息湊近了他,撩起他因為緊張而半濕的前髮,葉修的聲音伴隨著額頭上一個極輕的吻而來,「一下就好。」

 

葉秋緊張的站在原地,不自覺的微仰起頭,輕柔的吻便從他的額頭蔓延到他的眼角、他的鼻梁、他的臉頰,輕的像是羽毛劃過,那麼不切實際又那麼真實,每一次輕觸都彷彿灼燒著他的肌膚,他一動也不動,抬眼和葉修對視,眼睫輕輕搧動,眼裡都是不知名的情緒。

 

「葉修...」

 

「噓。」

 

葉修低聲道,打斷他差點脫口而出的話,昏黃的燈光照在葉修的髮上,映出朦朧的線條,讓他的腦袋不自覺的放空,葉修的神情在光下無比柔和,柔和的甚至讓他覺得頭頂的街燈有點太亮了,亮的好像整個世界只剩下他們,拉緊葉修的手腕,葉秋試圖制止對方,卻突然被嚙咬了柔軟的耳垂,然後那個吻適時的堵住了他準備開口的嘴。

 

他的唇瓣被稍微粗暴的咬了咬,然後濕熱的舌尖又輕掃而過,像是心疼剛才的粗魯,葉秋顫了顫,沒有因為葉修的舉動而生氣,他閉起眼,身體本能的準備接受接下來的入侵,微微張開了唇,然而對方的舌頭卻沒有鑽進來,葉秋窘的脹紅了臉,原想闔上唇瓣,這時候濕熱的舌尖才像是發現他的主動,猛的伸進他的嘴裡,在他的口腔裡搔癢的劃過一圈,碰到彼此溫熱的舌頭時,兩個人卻像觸電一樣分了開來,扣著的手心都是黏膩的汗。

 

葉秋低喘著氣,摀著被親的微微發腫的唇,偷瞥了對方一眼,卻見到對方正看著他,在昏黃的燈光下,葉秋難得的看到葉修微紅著臉,手背掩著嘴,說出的話卻讓他臉上的溫度又上升了幾度。

 

「...抱歉,控制不住。」

 

「沒、沒關係。」

 

葉秋彆扭的答道,後知後覺的才發現彼此的距離在無形之中消弭的無影無蹤,幾乎貼著對方的身體,葉秋想往後退開一步,讓曖昧的氣氛退散,葉修扣著他的手卻將他輕易的拉進懷裡,溫熱的掌心從他的腰際慢慢的滑到他濕透的私處。

 

「你沒處理?」

 

極淺的語氣輕輕呼在他耳旁,葉秋渾身一顫,卻從心裡生出了無可奈何的感覺,他嘆了一口氣,慢慢地靠向對方的肩膀,濕熱的熱氣呼在葉修喉結上,葉秋累了一般輕輕閉起眼,清淡的語氣無形中帶著撒嬌的意味:

 

「恩,哥...幫我。」

 

 

氤氳的浴室裡,兩個人偷摸進葉修的房間後,沒有交談,只是看了對方一眼,就默默的背過身脫掉衣服,葉秋脫的極其緩慢,等他完成時,葉修已經待在花灑下等他,他下意識地想遮自己的私密處,但又覺得太過刻意,最後還是撇開視線,紅著耳朵,乖乖的走了過去,雙手扶上牆壁,向對方露出剛才被蹂躪的通紅的地方。

 

「還痛?」

 

葉修看了一下,輕輕的碰了穴口的周圍。

 

「嗚,不、不會。」

 

突然被碰了一下讓葉秋微微顫抖,下意識的往牆壁靠,葉修沒在意他的反應,只是一手包住了他渾圓的臀部,輕輕掰開,使他露出更多的部位,順便固定住葉秋本能的退縮,葉修一邊應道,然後一邊緩緩地進入了一根手指,「那就好,我剛剛幫你抹過藥了,但是等下還要抹。」

 

葉秋輕顫著,恩了一聲,抵著牆不再說話,直到葉修的第二根手指毫不費力的進入了被開拓過的入口,他才發出一聲悶哼,異物感在他柔軟的內壁輕刮著,葉修刻意避開他的敏感點,只是盡責的幫他清理著殘留在裡頭的精液,讓那些滾燙的液體從他的大腿內側流下。

 

浴室的熱水在浴缸中流著,把整間浴室都蓋上了一層薄霧,葉修小心的動作著,眼神在葉秋白淨的脊線上滑過,除了顯眼的後脖子有他印上的吻痕,葉秋的後背也都是他種下的痕跡,粉色的吻痕在白皙的肌膚上顯的煽情而誘人,葉修回過神時已經不受控制的低下頭摟著他的腰,嘴唇輕輕地從脖子上的吻痕一路輕碰下來。

 

「葉、葉修...」葉秋被突如其來的觸碰嚇了一跳,禁不住夾緊了對方在他體內抽插的手指,聲線都是顫抖的,「我今天...嗚...今天不行了...」

 

「我知道。」查覺到葉秋警戒的反應,葉修輕笑出來,卻沒有停止輕吻。

 

葉秋朦朦朧朧的聽見他的話,恍惚的發著呆,沒再多說什麼,只是漸漸的放鬆身體,放任他在背後親吻著,整個人因為葉修輕柔的動作感到舒服,過了一會兒,葉秋帶著猶豫的聲音才突然道:「那個...關於...嗚...關於那個記者...的事...」

 

「那件事你不想談就別說了。」

 

葉修一頓,終於聽到葉秋願意談這件事,他卻沒有開心起來,只是略微強勢的帶過,然後抽出兩根手指,他拍了拍葉秋的臀部,示意對方轉過來。

 

葉秋低哼一聲,微喘著氣疑惑的轉過頭,對上葉修漆黑的眼眸,他微微一愣,心裡都是暖意。

 

「我只是不想讓你去想那些痛苦的事而已。」湊上去在葉秋的嘴角親了一口,葉修勾起嘴角道:「你只要想著我就好。」

 

 

在浴室又洗了一次澡,葉秋讓葉修抹了藥膏才相偕的步出浴室,兩人換上睡覺用的睡衣,葉秋沒有急著走,而是坐在床上讓葉修吹著頭髮,舒適的躺在對方身上,藍色的絲絨床單已經被葉修拿去洗了,床上只有臨時的一件純白大床單,葉秋的手指輕輕在滑順的床單上劃著圈,空氣中還有一點旖旎的味道,電器關閉的聲音傳來,他猶豫了一會兒,往後方蹭了蹭,不等葉修發問,看向葉修的房門,又看向葉修的床,最後從床上站起來閃過葉修直接倒在對方的床上,他的聲音埋在床單裡,模模糊糊的,「我想留在這裡。」

 

「不怕被發現?」

 

葉修苦笑道,挑起對方一縷髮絲,卻是輕輕吻了下,翻身躺到他一旁,湊近他脖子嗅聞他淡淡的沐浴露香。

 

推了推湊近的身子,葉秋的手又被捉住,只好使勁抽出然後滾進對方的懷裡,聲音聽起來還是悶悶的,「你有鎖門啊。」

 

「被你發現啦?」

 

葉修笑道,揉了揉懷裡柔順的頭髮,手掌順著對方的後腦勺滑到葉秋柔軟的耳珠,輕輕揉捏。

 

「恩,」葉秋小聲應道,「今天就好。」

 

今天就好。

 

葉修微微一愣,嘴角的笑意停了下來,低頭在他的耳垂上吻了下,沉穩的聲音讓葉秋累的閉起了眼,緊擁的懷抱彷彿要把對方緊緊按入身體裡。

 

「睡吧,我在。」

 

 

深夜,床頭的手機震動了一下,屏幕閃了又亮,隨即陷入一片黑暗。

 

『我是Ann,關於那件事,明天早上十點第一會議室見。』

 

---

 

 

 

創作者介紹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