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向,短篇,年上only,最終章

大概就談戀愛的故事....會有點慢....(&之後再修修)

 

(五十)

 

葉秋知道他可以掙脫,就算他被強行拉到機場附近的商務飯店,殘存的理智還是告訴他:葉修從來沒有強制他走。

 

真正束縛他的,從來不只是葉修對他的感情,還有那份經過六年依舊不變的心情,讓他的身體、他的身心不聽使喚的,只能跟著葉修走,甚至是跟著葉修上了飯店,逕自被帶進了房間,然後不管他的心臟怎麼鼓譟著、叫囂著讓他逃走,直到他被葉修壓坐在床上,被整個房間濃烈的菸草味包圍,他都沒辦法有一絲抵抗。

 

葉秋沉默著,複雜的在心裏謾罵自己的愚蠢,他知道眼前的人在生氣,氣他的不告而別,但是他何嘗沒有體會過這種感覺,等一個人的滋味他太清楚不過了,那種抱著希望,到生氣,到絕望,最後麻木、甚至無力的感覺。

 

他太清楚不過了。

 

「葉秋,別那樣看我。」

 

「我非得和顏悅色才可以嗎?到底是誰把我擄走的?」

 

葉秋冷聲反駁著,好像默許葉修帶他走的不是他本人,好像不用這個藉口,他才能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只可惜他所處的環境根本讓他靜不下心,葉修把他帶來飯店,想做什麼、能做什麼,通通不言而喻,他不只氣葉修,也氣依然渴望對方觸碰的自己,就算他想要離葉修遠一點,也只是讓葉修按著他的肩膀將他又壓了回去,臉色變的更加難看。

 

「這就是你要的嗎?」

 

葉修不輕不淡的開口,聲音卻依舊在出口的一瞬間變的嘶啞低沉,字字句句都讓葉秋跟著痛了起來:

 

「你真的想和我分手?」

 

「葉秋,你知道如果這是你堅持的,到最後我不會勉強你。」

 

葉修沉聲說著,眼裡的黑潭牢牢將他鎖住,葉秋知道葉修說的是真的,如果葉修認為分開對他更好,那麼他就會乾淨俐落的放手,那一瞬間,葉秋根本無法克制自己露出動搖的神情,直到他發現葉修瞥向自己腳邊的眼神,他慌張地握住葉修的手腕,想要阻止他的動作,一切都來不及了,葉修掙脫了他抓過來的手,抓緊他的小腿,葉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將他所有的掙扎、所有的謊言,都化成了無力的利刃。

 

「可是你欺騙我,你欺騙你自己,你讓我在六年裡等待,葉秋,那些痛我嚐到了,我痛過了,但是現在,你還想裝到什麼時候?我又該拿你怎麼辦?」銀色的小鑰匙反射外頭的月光,刺眼讓葉秋呼吸一窒,他卻只能盯著葉修伸手在上面摩娑著、珍惜似的撫摩,宛如正在他的心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撩動、撥弄著他的心弦,讓他眼裡藏不住的失措和慌張通通暴露在葉修面前:

 

「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呢?」

 

他根本不該見葉修的,他應該早點丟掉那條鍊子的,葉秋咬著下唇,不只一次的感到後悔,但是他終究只能不甘的回視對方,聲音只剩下無力的辯駁,「...你可以放過我!」

 

「可是你放過你自己嗎?」

 

葉修嘆了一口氣,一雙漆黑的眼睛泛起了一點光澤,他輕輕放下葉秋的小腿,湊近了他,溫熱的掌心覆上了葉秋的臉,葉修看著對方微微泛紅的雙眼,肯定的道:「不會,我知道你不會。」

 

「你又知道我不會?你到底以為你是誰?你到底...憑什麼──」

 

「因為我不會,」葉修打斷他的話,摩娑在葉秋臉頰上的手指,終於踰矩的按在那片不聽話的唇瓣上,彷彿所有的時間都在那一刻停止,葉修猛的湊近,讓他別無所逃的只能乖乖被那雙薄唇觸碰,柔軟的雙唇上頭傳來的炙熱讓葉秋所有的思考都失去了作用,「所以你一定也不會。」

 

那是一個極輕的觸碰,可是觸電的感覺在兩人的唇間一霎那便傳遍了全身,葉修的動作甚至只能停留在那裡,以靠的極近的方式,看著葉秋既不甘,又說不出反駁的表情。

 

葉秋凝視著對方,一動也不能動,恍若他的所有舉動,所有想法,全都被死死的捏在對方手裡,就連葉修在他的後頸摸索著那條綑綁著他的項鍊,擅自地解開了,他也只能任葉修將那條綁了他六年的東西放到床頭櫃上,讓他得到解放,把他所有壓在心頭上的石頭全抬了起來。

 

「葉秋,不去想,不代表不在意,不在意不代表不會痛,你想過那些人對我們的想法,但是你想過我的感受沒?」

 

「我是人,我不是神,我得到很多榮耀,但是這不代表我不會痛,我會痛,我會心疼,我每想你一次,我就痛一次,可是你會為我難過嗎?」葉修緊緊抓著他的雙肩,他近乎失控的吼道:「葉秋,你還想要我多痛?你要多痛告訴我,我陪你走啊!你行,你很行,你可以證明你能夠一個人承擔,但是你為什麼不肯讓我保護你?我就這麼沒用嗎?我在你心裡就真的只是一個混帳?」

 

「...不、不是──」

 

不是、不是,怎麼可能,他不過是想保護對方而已,他不過...。

 

葉秋無力的搖著頭,葉修的話猛的敲打在他的心上,他突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堅持了什麼,他什麼都不知道,就像他六年來竭盡全力抹除葉修在他生活中的任何痕跡,他為葉修難過嗎?葉修痛嗎?葉秋根本不敢想,他只是一昧的裝作不知道,卻又一遍遍的在夜裡撫慰自己時哭叫著那個人的名字,他盯著對方和自己相似的樣子,那樣冷靜卻又近乎發狂的雙眼,裡頭深深的疲倦,眼底翻騰的情,翻騰的欲,彷彿讓他耳裡都是激烈跳動的心跳聲,葉秋已經分不清怎麼表達自己是最好的,他的心情,他對葉修的想念,對葉修的渴望,還有對葉修的愛,全在那一霎那間炸了開來將他的心裝的不能在滿,讓他克制不住的摸上對方的臉,覆上那雙薄唇,緩慢的、小心翼翼的,他想消除掉,他想覆蓋掉葉修眼裡的痛苦,哪怕一刻也好。

 

「修...恩...葉修...!」

 

他含糊不清的叫著,無助的、渴望的、熱情的,那一瞬間所有的激情、所有欲望都在這一刻爆發了開來,傳到了緊貼在一起的部位,無論那些理智,那些制約怎麼叫囂著、警告著,昭告著他會淪陷,而且再也爬不起來,葉秋也停不下來,從他貼上葉修的唇時,他就停不下來了,時間和空間在葉修猛烈的回應他時全沒了意義。

 

「葉秋...!」

 

葉修低喊著他的名,帶著壓抑和苦悶,然後突然壓著他的肩膀,將他猛的推倒在床上,那一刻暈眩與心跳聲將他擠壓的什麼也無法思考,所有的呼吸彷彿都和葉修的攪在一起,吸入肺裡的全是葉修身上那濃烈而窒息的菸草味,他們的呼吸黏膩的交錯在一起,渾身卻彷彿因為如此而雀躍而失控起來。

 

他們急切的吻著,急切的解著對方身上的襯衫,一黑一白的衣服被隨意的甩到了地上,脫得只剩下一件底褲,葉秋被緊緊摟著,眼前是葉修掛在頸上反射著外頭月光的鎖,心裡脹著說不出的情、說不出的愛,他不需查看那個貼在他大腿的滾燙溫度,渴望的性愛早在久別的時間發酵沉澱,被想念和激情猛的攪了起來,葉秋無法控制的伸出自己的舌頭讓對方吸吮著、親吻著,渾身因為如此而興奮地顫抖,甚至渴望更多更多。

 

他躺在床上低喘著,眼裡只有對方情動至極的閃爍黑眸,葉修一遍一遍叫著他的名,親吻他的眼,他的鼻,他的耳,最後又回到他的唇,珍惜似的在他身上印下一個個吻,彷彿要將他全身都打下烙印,那些親吻開始往下慢移,濕熱的舌尖在他白皙的光滑肌膚上滑過,留下透明的水漬,葉修懷念似的在他的腰際撫摸著,舌尖在他的乳首滑過一圈,雙手隨著親吻下移,指節擠進他的深色底褲裡,緩慢的剝掉他身上的最後一層衣料,一邊脫著,一邊沿著他的肚臍、小腹親吻下來。

 

「葉...葉修...恩嗚!」

 

葉秋胡亂的摸著葉修的髮,只能感覺到濕熱的觸感在他敏感的肌膚上滑動,他的雙腿被架到肩上,脫到一半的底褲被掛在一隻小腿,密集的吻落在他的分身,溫熱的口腔慢慢的將他包覆住。

 

葉修握著他的分身,修長的手指在他的囊袋下配合的搓揉著,漫天的快感從脊後湧到葉秋的腦袋中竄出了火花,沒被這樣撫慰過的陰莖只是輕輕含住一下就慢慢的抬起頭露出粉色的尖端,葉秋整張臉都脹成豔麗的鮮紅色,他推拒的按著對方的頭,葉修靈活的舌頭便妥協的吐出他的分身,卻往下方那個更私密的地方探去。

 

「葉、葉修...啊!...那裏...」

 

葉秋的臀肉被揉捏著抬起,濕熱的觸感從他的穴口傳來,他的臉上一陣滾燙,反射性想合起雙腿,卻被打得更開,葉修的舌尖在他的穴口滑了一圈,便直直的滑了進去,在他柔軟的肉壁裡頭擴張、開拓,羞恥與滿滿的刺激感讓葉秋硬起來的分身前端馬上就流出了透明的淫汁,他不自覺的擺動臀部,想要逃離那種侵入的感覺,嘴裡低叫著髒,可是他越掙扎,他的大腿就被抓的越緊,白皙的大腿肉甚至被懲罰性的咬了一口,痛感與快感混雜,葉秋眼裡都是生理淚水,恍惚中好像回到了六年前葉修吻遍他全身的那一晚,羞恥與快感交加,葉秋只能無措的張開雙腿按著葉修的頭,讓他的舌頭更加深的進入自己的身體,發出甜膩而誘人的呻吟抵抗著。

 

「哥...嗚...不要...恩...不要用舌...哈...!」

 

葉秋低叫著,硬起的陰莖幾乎要因為這樣就射了,葉修像是感覺到他細微的顫抖,及時退出了舌頭,卻捏住了他的囊袋阻止他射精,在他流出淫液的陰莖尖端咬了一口,冰冷的空氣頓時灌進他失去關照的穴口裡,葉秋敏感的下意識縮了縮肉壁,被咬的分身立刻更興奮流出了一點精液,他迷茫的望著對方幾乎想把他吃進嘴裡的眼神,看著葉修半焦躁的從一旁的床頭櫃裡掏出一條潤滑軟膏,在一串安全套中隨便拿了一個咬在嘴邊,急切的樣子幾乎讓他燒紅了耳朵,又因為葉修顧及他安全的行為感到胸口滿脹,他忍不住拉著葉修的脖子強行把葉修口中的事物含了過來,將那個沾有他和葉修唾液的安全套丟到一旁的櫃子上,充滿鼻音的聲音極小聲的叫著:「我...我不要這個。」

 

葉修愣了愣,對方通紅的臉頰和軟膩的聲音全讓他的慾火燒得更旺,底下的性器硬的從僅剩的底褲探出了頭,貼在他六年下來變的精實的小腹上,他強壓下炙熱的慾望,聲音一片沙啞低沉,卻全都是不由明說的笑意,「好,聽你的。」

 

葉秋脹紅了臉,他想碰葉修,他想讓葉修填滿他的身體,所有的理智早就離他而去,他的雙腿被高高舉起,被舔的泛著水光的穴口在葉修面前開合著,情色的讓葉秋不知所措,他下意識的扭了扭臀部想避開那樣灼熱的視線,卻只是讓開闔的肉洞在葉修面前引誘的擺動,做出邀請的姿態,葉修一頓,喉頭幾乎被慾火給掐住,抹上潤滑軟膏的一根手指略帶粗魯的在他的穴口揉了揉,又緩緩變成安撫性的搓揉,一種熟悉的感覺向葉秋襲來,冰涼的觸感隨著無法控制的酥軟傳上他的腦海,沒一下子,葉秋就感覺到他的身體近乎貪婪的將葉修的手指一口吞了進去。

 

「嗚...啊哈...!」

 

修長有力的手指在肉壁裡頭旋轉括弄,葉秋的臀肉顫抖著,肉穴一口氣便吞入了三根手指,葉修微微瞥了他一眼,眼裡的欲火燒的更旺,疑問的眼神在理解的時候變的深不可測,葉秋只能滿臉通紅的撇開頭,一邊低叫著,一邊選擇性的遺忘撫慰自己的次數。

 

「真好。」

 

葉修輕笑道,眼裡突然都是濃濃的安心與眷戀,抽插的幅度越發緩慢,帶有強烈催情素的軟膏被他毫不浪費的抹在柔軟的皺褶肉壁上,葉秋紅了脖子根,卻無法做出有效的反駁,和葉修接觸到的每一處肌膚彷彿都燙了起來,那些多餘的軟膏融化後全沿著葉修抽插的動作,在葉修的指尖與他的洞口牽起一絲透明的絲線,宛若飢渴的吐著唾液的小獸,葉秋又恐慌,又興奮,血液裡叛逆的、狂熱的慾望讓他不自覺的擺動臀部,迎合葉修在他體內旋轉、摳弄挑逗的試探,然後他一聲驚叫,令人發麻的快感蜂擁而上,葉修對著他的敏感點開始不輕不重的抽插起來,他的穴口分泌出浪蕩的腸液,被插紅的軟肉每一次抽插都像留戀似的緊緊吸著葉修的手指不放,葉秋抓著葉修的手腕,想要制止僅僅只是這樣就被插到射的羞恥感,壓抑著喉頭的呻吟聲,求饒的喊著不,卻幾乎控制不了。

 

「恩...嗚...啊...停啊...啊啊...要射...哥...嗚嗯!」

 

六年內遺忘的快感來的兇猛,葉秋抓著葉修的手卻讓對方抽插擴張的更深入,他渾身一麻,哀求的聲音剛出口,就忍不住抖著屁股射了出來,柔軟的肉壁緊緊的夾住葉修的手指,濃濁的精液全噴在了葉修和他自己的小腹上。

 

葉修低頭看了一眼,似乎笑了笑,湊了下來便含住他尖叫著忘了闔上的嘴,手指啵的一聲拔了出來,葉秋幾乎還沉溺在射精的高潮中,失神的思緒被濕熱的舌頭捲了回來,空虛的洞口無法停止的發起癢,他需要更多刺激,需要更粗更長的東西填滿他,葉秋睜著濕漉漉的雙眼望著對方,渴求的發出不自知的嗚噎聲。

 

「恩嗚──」

 

葉修像是得到他默許的脫下了緊繃的底褲,露出早已勃發的深色肉棒,在他的臀肉上抵著,堵住他的雙唇,堅硬的肉棒在他的穴口蹭了蹭,毫不停留的便猛的推了進去。

 

「唔!唔...!嗯唔...!唔...!噗哈...哈啊──」

 

葉秋叫著,扭動著,雙手緊緊的抓著葉修的雙臂,他的身體被牢牢的撐開,呻吟聲全被對方堵了回去,肚子脹滿的彷彿能感覺到插入的性器,盈滿的讓他克制不住的想要叫出聲,眼角流出了生理的淚水,然後葉修終於鬆開他的嘴,在他耳畔低沉沙啞地喊道,全是佔有的狂喜與激動:

 

「葉秋...!葉秋...!」

 

堅硬的肉棒隨著這幾聲喊叫,往他深處一口氣全插了進去,像是要破開他受過的痛,葉秋仰著頭喘息著,腰部一陣痠麻,卻無法抑止的滿足,肉棒上頭跳動的脈動,葉修滾燙的溫度,葉修激烈跳動的心跳全是他的,他咬著唇,狠命的抱著對方,視線裡早已一片模糊,只剩下本能的迎合著葉修緩慢的抽插。

 

「葉修...哥...啊...啊啊...」

 

濕滑的臀瓣被掰開,緩慢的抽插加快了律動的節奏,刺激的酥麻感讓葉秋一口咬在葉修俯下身抱著他的肩上,疼痛與快感的刺激讓抽插的速度變的更狠更用力,他的陰莖早就被頂的硬了起來,隨著葉修抽插的動作在彼此的小腹間摩擦,腰際被緊緊錮住,肉棒順著越發興奮流出的淫汁進入的更深,葉修在他耳畔吻著,像是要把這幾年的空白補足般的用力頂弄著他最要命的那一塊。

 

「嗚...酸...啊...啊啊...哥...嗚...!」

 

葉秋晃著頭,耳邊一片濕熱,淫靡的肉體碰撞聲,噗啾噗啾的聲響讓他羞恥的全身泛著一層粉色,和葉修交合的地方早已濕成一塊,分不清是誰的體液,視野隨著抽插的動作而擺動,進入時撕扯的痛楚早被肉棒摩擦著敏感軟肉的快感刺激蓋過,渾身只有酥麻和快樂的浪潮讓他輕飄飄地宛如隨時會死去,葉修用力的卻彷彿要將囊袋一起擠進他汁液橫流的洞口,在他靈魂直接打上印記,葉秋的雙腿顫抖著,僅靠腰部支撐的身體幾乎到了極限,通紅的臉頰上都是淚水,濕潤的雙眼朦朧的望著對方同樣汗濕的臉,然後他被一把拉起,就著抽插的動作坐到了葉修身上,瀕臨發射邊緣的陰莖噗的射了出來,白色的精液全撒到了彼此和純白的床單上,肉棒以最深的姿勢貫穿了他的身體。

 

「啊啊...!哈...深...嗚...啊...好深...」

 

葉秋仰著頭,幾乎叫不出來,太深了,他的呼吸,他的心跳好像在那一刻都被貫穿,他緊緊抱著葉修,纖細白皙的脖子在葉修面前畫出優美的線條,配合著發洩的緊縮將葉修脹的發疼的肉棒狠狠攪緊,葉修悶哼一聲,湊上前咬住了他喉間的細肉,挺動跨下直搗進去,膨大的龜頭牢牢的抵在那片柔嫩的敏感軟肉上,滾燙的精液一縮一縮就噴了上去。

 

「嗚啊啊...!燙...嗚...啊...!」

 

葉秋驚叫著,小腹裡滿滿的都是葉修的精液,剛洩過的陰莖立刻又被燙的射出一小縷精液,帶有濃烈菸草味的房間頓時全是旖旎的男性味道,葉秋粗喘著氣,張了張微微泛腫的雙唇,什麼都還沒說,葉修猛的又把他按進懷裡,赤裸的胸膛貼著彼此,修長的手指在他光裸的背部緩慢的滑過,葉秋顫了顫,還堵住他肉穴的肉棒順著精水緩慢的又抽插起來。

 

「葉...恩...啊...葉修...慢...慢點...啊...!」

 

粗長的肉棒被狠狠地抽出,又狠狠地插入,在他濕濡的穴口打出黏膩的水膜,葉秋抱著對方,胸口傳來葉修同樣激烈的心跳,他含糊地叫著,葉修親了親他的下巴,緩慢的又堵住他的嘴,吸取他嘴裡甜膩的味道,葉秋整個下半身都是麻的,大腦暈暈呼呼的什麼也不記得,交合的快樂讓他一邊哭,一邊叫著葉修的名,不知道洩了幾次的分身被強行的頂到硬起來,貼緊他們的身體摩擦著,葉修的手指在他的後頸摩娑著,順著他的脊線滑過他的大腿、他的小腿,撥弄著腳踝上的鍊子,然後葉修猛的掰開他發紅的穴口,像是害怕留在他體內的東西會消失一樣,肉棒微微抽出,將精液又堵了回去,對著他被幹開的肉壁狠狠地抽弄起來。

 

「葉...嗚...恩...葉修...恩...」

 

他們緊貼著彼此,葉秋近乎窒息一般的和葉修吻著,交換著最親暱的唾液、體液,他的身上全是精液,以最赤裸裸的姿態面對葉修深不見底的刺探和索求,他不知道射了幾次,直到身上,身體裡全是屬於對方的味道,葉修深深抵著他的深處,龜頭在他最敏感、脆弱的那一處研磨、搗弄,快感幾乎把他逼瘋,葉秋扭著屁股逃避著,卻只是讓更多的快樂將他拋上雲端,嘴裡的叫聲變的一聲比一聲還媚,他緊緊地擁著對方,彷彿只是這樣便擁有了全世界,他們以最親密的姿態緊緊的抱在一起、親吻、做愛,貼在一起的胸膛一左一右的將他們心臟緊緊的鑲嵌進彼此的身體裡,宛如出生時血濃至親的契合。

 

「哥...!嗚恩...哥...!啊啊──」

 

他在葉修耳旁叫著,洶湧的快感向他撲來,葉秋終於承受不住,葉修在他的嫩穴深處一頂,滾燙精液猛的將他的小腹灌的滿滿的,高潮讓他扯直了腳趾,暈眩的感覺朝他襲來,可憐兮兮的陰莖噴出一小縷透明的汁水,葉秋腦中一片白色,漫天的黑暗便朝他而來,終至他失去了意識。及時接住搖晃的他,葉修緊抱著葉秋,撥開他汗濕的前髮,輕輕在他額頭上親吻,所有的濃情在這一霎那,化為濃郁而牢不可破的網,將他們牢牢的綑在了一起。

 

「睡吧。」

 

 

眼睫輕輕顫動,葉秋在床上緩緩的睜開眼,外頭的天漸漸亮了,忽明忽暗的打亮了睡在他眼前的臉,他眨了眨眼,立刻對上了一雙漆黑的眼眸,他的腰背一片痠疼,葉修的手掌正輕輕的在他光裸的臀部上推揉著,眼角下是淡淡的黑眼圈。

 

「葉修...」

 

葉秋下意識的開口,然後驀地停止發音,聲音的軟嚅代表他昨晚經歷了多瘋狂的情事,他咳了咳,臉頰上泛起薄紅,「你沒睡?」

 

「恩,」葉修道,說出的話卻讓葉秋心虛的顫了顫,「哥怕你跑掉啊。」

 

葉秋尷尬的笑了笑,心口卻忽然滿足的不可思議,他忍不住的摸上葉修眼下的黑眼圈,語氣放緩,「不會了。」

 

他不會了,不會再跑了。

 

葉秋笑笑,然後像是覺得這樣有點矯情,葉修卻搶先一步,好像知道他想什麼,捉住了他準備收回的手腕,臉上是他習慣的嘲諷笑容,「哦,那總有補償吧?」

 

葉修笑道,忽然摀住他的眼睛,突如其來的黑暗讓葉秋有些慌張的想拉下那隻手,最後還是裝作鎮定的一動不動,手指上卻傳來一陣冰涼的觸感,一只金屬的東西牢牢的將他的手指套住,他的視線逐漸恢復清明,葉修盯著他,秀著和他同樣套在無名指的銀白戒指。

 

「我終於套住你了。」

 

葉秋顫了顫,一瞬間明白了那句話,還有手上的東西代表的意義。

 

一輩子。

 

「我花了六年,葉秋,我花了六年都捨不得丟掉,你看,」葉修捉住他的手,銀白的光在逐漸明亮的陽光下閃爍著,「多適合,還好我沒這麼傻。」

 

「...夠傻了。」

 

葉秋抿了抿唇,碰觸到戒指的指節卻微微發燙起來,他的視線漸漸模糊,恍恍惚惚的記起那一個幾乎要被灰塵埋沒的回憶,就像等待的日子太長,他已不記得那個人是何時回過頭的,變的只凝望他一個人,變的貪心,甚至想將他占為己有。

 

『約定好了,要一輩子在一起,永遠不分開!』

 

永遠。

 

「葉秋,」葉修輕輕的摸上他的臉,葉秋好像看清外頭陽光下將葉修照的溫暖而溫柔的臉,他聽見他說:「說好永遠在一起的,我沒忘。」

 

葉秋想哭,他真的想哭,他壓抑著,哽咽著,下一刻,他卻真的哭了出來,以最真實的一面毫無保留的給了對方,葉秋緊抓著葉修,靠向了他最重要的存在,他們緊緊的在溫暖的被窩裡相擁,然後像是生來便相吸的那樣,找到了對方的唇,在微涼的清晨交換無數個纏綿悱惻的吻。

 

宛如新枝上頭交疊的雙生之葉在晨光之中孕育了晶瑩的露水,黎明之光自雲層撒下,破開濃稠的黑夜,反射著露珠,將最璀璨的光芒照射出七彩光線。

 

黑夜多深,黎明將至。

 

而屬於他們的無數個黎明,永在。

 

【完】

 

---

 

作者有話說:

 

終於完結了,原本以為有很多很多話想要說出口,沒想到到了打上"完"後,

反而卻什麼都說不出了,

心裡只有感慨,

因為這是我心中所設想的其中一個雙葉談戀愛的過程,

只希望他們能夠幸福,

希望各位看完都能至少有點獲得,

《黎明》預計開五篇番外,

算是補足故事未說到的部分,

像是葉修為什麼當上經理、家人為什麼沒有追來英國阻止等等--

只求盡力的描寫,畢竟我也還在努力中(苦笑)

但是僅有一到兩篇會公開,

其餘部分將收到書裡作為買書的小福利,

感謝各位。

 

下收書本資訊:(圖為封面之部分內容)

 

1435895326478  

書名:黎明

配對:雙葉(葉修X葉秋,年上)

作者:ARIA

原著:全職高手 by蝴蝶藍

尺寸:A5

封面:未定

字體:繁體橫書,左翻本(是橫書喔!)

字數:暫定二十三~二十五萬字

頁數:未定

尺度:R18

價格:未定

性質:原著向長篇,有虐,有甜

收錄:預計收入正文+五篇番外(番外1~2篇公開)

 

印量調查: 點我

(基本上八月底會通販先行,感謝!)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當初看完原本馬上要留的
    但情緒整理沒想到就拖到現在XD

    結尾和開頭呼應QQQQQQQ
    雙葉要生生世世不分離啊!!!!!!!永遠在一起!
    看到ARIA已經確定要退坑了,黎明也完結了
    有種淡淡的哀傷TTTTT
    但很期待接下來把那些坑補完><
    會繼續支持ARIA的!!
  • 啊啊,是呀,不過還有一個番外二才算是正式完結,哈哈
    摁,而且這樣我之後有沒有說要退坑都無所謂了,
    (不過我也可以發文,然後發完閃人,好方便啊!不需要再發任何聲明了(笑))
    我也想休息一下,我家人總是說我太拚了,一不小心就堅持了一年,稍微休息一下吧,
    謝謝支持哦~~

    ARIA 於 2015/08/07 09: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