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上ONLY

黎明全文完,最終結局 

 

(番外五)Eternity

 

午夜三點,大雪紛飛。

 

銀白色的雪花在空中飄搖、翻滾,將地面覆蓋上一層晶瑩的純白地毯,葉修打著傘在光滑的地面小心行走,長靴啪沙啪沙敲擊在雪上,他踏步走至一間不大的高級房前,火紅的光在他的指尖一閃,裊裊的煙霧從傘下飄出,葉修慢悠悠地站在房前的屋簷下抽著菸,「這雪真大啊...」

 

雪白的晶體密集的落下,在良好的視覺也穿透不了眼前的光景,葉修感慨的嘆了一口氣,眼底有長途奔波的勞累,眼中一閃一閃的火光卻越發明亮,漫天的雪霧讓他不自覺想起離開嘉世的雪景,朦朧而模糊,還有新年夜那一晚自己踰越的一吻,明明是兩個兜不到一起的場景,卻莫名的讓他聯想到一起,但他從來不後悔做出這樣的選擇,遊戲也好,感情也好,喜歡總是沒理由的,一旦發現就不可自拔,就像毒癮一樣。

 

愣愣地想著,葉修收起傘,踩熄了菸,拍拍肩上的雪,聽見背後房子的大門被緩慢地拉開。

 

「我回來了。」葉修露出一個笑容,眼底的溫柔連寒雪都能消融。

 

「恩...」葉秋披著一件毯子,穿著寬大的棉T和棉褲,打了一個小哈欠,揉了揉眼睛,使勁地撐起眼皮,朦朦朧朧的對上葉修的眼,好看的臉先是一愣,然後皺了皺眉,剛醒來軟軟的聲音抱怨:「你又抽菸。」

 

葉修沒有否認,只是無奈的聳了聳肩,把葉秋推進門,一邊關上了門,一邊用冰冷的手揉了揉對方的臉,激的葉秋一陣顫抖,「我還沒說你,怎麼穿這麼少,感冒怎麼辦,這麼想讓我照顧你嗎?」

 

「才不是!我有開暖氣的....唉、你的手好冰!」抗拒的覆上那雙手扯著,葉秋掙扎的嗷嗷了幾聲,臉頰被葉修的雙手擠壓,拉近了距離,他反射性的嘟起嘴,瞇眼和對方凝視了一會兒,無數的念想在眼底閃過,幾個視線交纏,兩個人默契的停下了打鬧,氣氛變的黏膩而曖昧,葉修瞅著他一會兒,終於像是按耐不住,捧著他的臉頰,將冰涼的唇朝他的湊了上去。

 

「嗯唔...」

 

半個月沒見面的溫情一下點燃,在嘴間跳動著,葉秋真有一種觸電的感覺,他緩慢的和葉修交換幾個吻,手臂比起大腦反應之前更加自然的環上葉修的背脊,唇瓣輕輕撥弄著葉修的,溫軟的舌尖一一掃過冷冷的唇,葉秋溫暖著葉修的體溫,直到兩個人的溫度變得一模一樣,才使力推了推對方,示意夠了,和葉修分開這個吻,他輕輕喘息著,濕潤的雙眼瞅著對方看,感到腦子有點暈,還沒說點什麼,嘴唇只是稍微分開,葉修攬著他的腰又吻了上來,咬了咬他的唇瓣,然後滑到他的耳旁,「想哥了沒?」

 

低沉沙啞的嗓音停在耳畔,混著酥麻的感覺,葉秋靠在他的肩膀上,腦子有一時半刻都是麻的,緩了一會兒才意味不明的含糊嗯了一聲,緊緊抓著對方的大衣,嘴裡還有一點苦澀的菸草味,他慢吞吞的說了不想,再鄭重其事地輕輕道:「真的不想...不過是一點點而已。」

 

葉修笑了,手掌在他的腰側摩娑著,葉秋還有點想睡,迷糊的哼哼聲,慢慢清醒過來時脹紅了臉,壓住腰邊的手,葉秋抬頭,幾乎有點慌張的悄聲說:「先、先別,小孩剛睡。」

 

「嗯?小鬼在家?」

 

葉修微微一愣,想起明天是周休假期,拉著葉秋的肩膀退開一步,他輕蹙起眉,瞅著葉秋清醒幾分的雙眼,然後狀似嘆了一口氣,捏了捏葉秋的鼻子,不自覺也放輕了語調,「擔心什麼呢,奶娘會照顧好他,你要累死自己啊?」

 

「明天休假阿,又沒關係。」聳了聳肩,葉秋小聲辯解著,他確實有點累,不過還在負荷範圍內。

 

這幾年葉秋和葉修是徹底從家裡搬出來了,原本葉家長老也不是不接受他們,但是兩個人生活跟四個人生活到底還是不同的,葉秋在家也沒臉和自己的哥哥親熱,光接個吻就得躲躲藏藏,而且說到底,兄弟倆還是對於家裡的人有所虧欠,這種心理大概一輩子也消除不掉,所以他們索性決定搬出來。

 

搬出來之後,日子倒是過的挺快活,但是不知道是因為長期在家裡幫忙,葉秋知道如果葉家沒有傳承人的話這樣不行,細思考慮葉秋才和葉修討論了傳宗接代的問題,雖然葉家親戚多、家族大,但總歸不是正統的,而葉秋的意思是,至少還是得有人生一個,畢竟葉家不能在他們手上斷了後。

 

這個問題他們理性的討論了一會兒,結果沒想到當天晚上葉秋就和葉修大吵了一架,因為誰也不願意讓出對方去和陌生的女人生一個小孩,最後甚至吵到葉家兩老受不了出來和解,當晚葉秋才被葉修抓到房間好好"談一談"。

 

生小孩的結果是兩個人各退一步,兄弟倆去一趟美國,弄個代理孕母,葉秋和葉修約定好了,不許吵是誰負責提供基因的,生出來不做基因檢驗,所以他們不知道是誰的,就像雙生子天生註定混在一起的血和肉,對彼此濃烈的感情分也不分開一樣,真正的不分彼此。

 

孩子生下來後,近幾年陳果也重新找上了葉修,再度邀他去做教練,對於那一手親自栽培起來的戰隊,葉修說白了,沒感情是騙人的,雖然榮耀已經不同以往,也不是他可以插手的樣子,他那麼多年沒碰了,意識和技巧早已經跟不上年輕人,但是陳果很堅持,葉修終於還是沒忍心拒絕,和葉秋說了一聲得到肯定的答覆,便答應在暑假和冬季轉會期間前待在興欣一會兒,給訓練營的小鬼紮實一些基礎功。

 

至於葉秋前幾年都在忙公司的事,公司上下大小事幾乎都由他一手包辦,所以小孩生出來後,自然只能交給信任的奶娘照顧,近幾年好轉一點,葉秋學會開車後,接近假日下班之後都會去接小孩,葉修說過幾次不用勉強,但葉秋的性子總是倔,一生氣就卯起來和他對槓,順毛、安撫、教育都得樣樣來,葉修有時候想,他這個親弟弟還真的挺像一隻貓的,心裡跟生理方面都像。

 

葉修心疼的揉了揉他的肩膀,沒再說什麼,早知道葉秋把孩子帶回家,葉修就不會提早跟葉秋說他會在聖誕節當天回來,讓他不用等他的,撩起葉秋的額髮,葉修忍不住又在他的額頭輕吻一下,說了句辛苦了,看著葉秋耳後的紅暈爬到脖子根,口是心非的說一點也不累,轉身走進了臥房,葉修笑著搖了搖頭,脫下大衣和靴子,也大步跟了上去。

 

「還真的睡了,小傢伙鬧騰到幾點啊?」

 

葉修放輕腳步進到臥房,葉秋站在兒童木床旁正低頭看著小孩,他也跟著走到兒童木床旁,三、四歲的男孩呼嚕呼嚕的睡在床上,白皙的手指握成拳頭,軟綿綿的紅潤臉頰鼓鼓的,葉修漫不經心地撥著小男孩的額髮,捏在指腹間細細摩娑著。

 

「恩...兩點多吧,不記得了,我剛剛不小心在客廳睡著...」

 

葉秋湊上前去,也忍不住伸出手輕輕摸著男孩的臉,小男孩有感應似的抓住了他的手指,像握住什麼寶物一樣,葉秋的嘴角不禁勾出一個笑容,「好像我們。」

 

「本來就應該像的啊,」修長的手指輕輕劃過男孩的眼睛、鼻子,還有小巧的嘴巴,每一分都和他們長的極其相似,最後葉修一把握住了包著葉秋手指的小小手掌,一家人的手緊緊牽著,葉修盯著葉秋輕聲道:「這是我們的孩子。」

 

我們的,孩子。

 

葉秋一愣,不自覺便跌入了葉修眼裡滿滿的寵溺,他喃喃地重複那一句話,突然不知所措起來,肉麻到骨子裡反而變的無所適從,他扯了扯嘴角想笑,卻發現心裡脹滿的感情全是一個笑容表達不出來的。

 

因為葉修說過,他會給他一個家。

 

一個不需要救贖,不需要逃跑的家。

 

「你...你累了吧?要洗澡嗎?我幫你開熱水器。」

 

葉秋忽然小心翼翼抽出手,匆忙地轉過了身,他近乎逃跑地向著門口走去,手腕卻被葉修及時握住,「...不、不用嗎?」

 

葉修捏緊了葉秋的手腕,那層薄薄肌膚下的心臟跳動快的驚人,葉修恍然的一愣,僵持了一會兒,斟酌著用詞,等葉秋差點沒耐心的時候,他才緩慢地說:「沒事,洗是要洗的,但今天是聖誕節,你不會再給哥特別的驚喜了吧?」

 

"特別的驚喜"被用力的強調,葉秋想了一會兒,然後突然好像想起很多年以前,他應該、彷彿、好像給過葉修一個讓他難忘的驚喜,特別是隔天他還跑路去了...一回想起,葉秋渾身便僵硬了,他艱難地吐出一個沒有,手腕上的力道才漸漸放輕,背後貼上灼熱的溫度,葉修的薄唇在他的後頸輕碰了碰,聽見對方的低語時,葉秋逃跑似的走出房門。

 

「那就好。」

 

 

客廳恬靜的可怕,葉秋壓著胸口,無力的坐倒在沙發上,窗外的大雪已經漸漸消停了,乾淨的月光從落地窗爬了進來,掃亮陽台上積累的白雪,葉秋記不太得上一次被葉修搞的心跳加速的時候是什麼時間了,待在葉修身邊他一直都很安心,畢竟葉修當了他十多年的「哥哥」,但葉秋總忘了,他也是自己的情人,一旦撩撥刺激起來,心跳就像搭了個雲霄飛車一樣,一下衝的老高。

 

「真煩。」

 

葉秋在沙發上翻滾了一圈,甩掉厚重的毯子,莫名的躁熱起來,他慢吞吞地起身去陽台開了熱水器,順道吹了一陣冷風才冷靜一點,葉秋仔細的關上了落地窗,視線掃過茶几上的信封時忍不住停了下來。

 

「嗯?」

 

撿起了那一沓書信,葉秋想起那是前一天下班在門外的信箱裡拿回來的,當時他全心全意都在照顧小孩和處理帶回家的公事上,所以完全沒功夫去看那些書信。

 

葉秋的目光很快就被一張紅色的喜帖給吸引,他將其他的信放回桌上,小心的打了開來,一張粉色的小卡先從裡頭掉了出來,葉秋來不及撿,就被喜帖上頭的新人姓名吸去了注意力,然後差點忘了呼吸。

 

「喔,果然嘛。」

 

葉修低沉的聲線一下子在耳朵旁說道,葉秋嚇了一跳,轉過頭發現對方不知道什麼時候洗好了澡,身上穿著前幾日他親自買的襯衫和黑色長褲,渾身散發著和他相同的吸引人綠茶味,葉秋愣了愣,高速的思考卻一下子在腦子裡瘋狂的運轉,然後他突然一臉複雜,「你早就知道了。」

 

「意外知道的。」葉修將手中的粉色卡片翻過來秀給葉秋看,「大概是陸橋來公司找你,可是你每次都不在,只好由你的秘書代為回答,久而久之...」

 

葉修沒說下去,但是粉色的卡片上,署名著葉秋最熟悉的兩個友人,一個是陸橋,一個是Ann,內容是:我們很幸福,給我們曾經最愛的人,願幸福同樣與你同在。

 

「都是最愛你的人啊...」摸著那一行字,葉修看著他:「怎麼辦,我好像吃醋了。」

 

「咦?你開玩笑的吧?」葉秋還沉浸在心情複雜的漩渦中,葉修的話讓他猛然回神,「等等,你不是早就不吃醋了嗎?」

 

「那不一樣,萬一他們打算聯手把你搶走呢?」葉修正經地說道,一邊抽走他手中的喜帖連卡片一起放回桌上,一邊朝他踏進了一步。

 

「不是,你在說什麼鬼話啊?」葉修的臉色陰晴不定,葉秋只好忍不住繼續倒退,直到他貼上了背後冰冷的落地窗,「拜託!我已婚,而且育有一子,再說!那對象不就是你──嗚、嗚嗚!」

 

「噓,小聲點。」用力的摀緊葉秋的嘴,葉修終於扯出一個得瑟的笑,「開個玩笑而已,那麼認真做啥呢,等下孩子被你吵醒了。」

 

「嗚嗚嗚嗚!」葉秋使勁地說著話,奈何被壓緊的嘴吐出的話全成了嗚嗚聲,他只好放棄用眼神攻擊對方,葉修看他冷靜下來才慢慢鬆開他的嘴,得瑟的笑又變的溫柔起來。

 

「不過我挺高興的啊,聽你承認已婚什麼的。」

 

葉秋的臉瞬間脹紅了,他剛剛只是一時情急糊口亂說的,雖然有一半不是事實,但是這對他而言,已經成了"事實",如果沒有葉修,那麼這一切都不屬於他,可是這世界上最不需要的,就是如果,因為他已經擁有了。

 

慌忙的揉亂了自己的前髮遮擋葉修的視線,葉秋嘴硬的囁嚅著:「...又不是合法的,你高興什麼?笨蛋嗎?」

 

聞言,葉修一點氣也沒有,只是將葉秋的雙手按在落地窗上,欣賞的看著他手指上戴著的戒指,十指入侵似的一點點侵占那雙蔥白手指間的縫隙,清脆的喀一聲,葉秋聽見耳畔那清晰的戒指碰撞聲,「那麼,你戴戒指也只是戴好玩的?」

 

「才不...」葉秋張了張嘴,沒臉直接承認,一下子急紅了眼,彷彿急哭了的兔子,好不容易動了動唇,葉秋卻突然注意到什麼,出神地望著葉修還帶著濕意的髮梢,外頭的月光將葉修的髮梢照出一層光暈,連臉部表情都變成讓人心裡化成一攤水的柔情,葉秋被輕柔的浸泡著,剛才稍微冷靜下來的心跳又猛烈的跳動起來,透過手指,透過肌膚,將他的一切都傳給眼前的人,他囁嚅著轉移了視線,「...不是那樣。」

 

猛烈的心跳聲隱約從手指傳了過來,葉修感覺到他細微的顫動和泛紅的耳根,交握的手心裡一片濕黏,心悸傳染似的讓葉修也有點招架不住,他一下子抱住了葉秋,側頭靠在他的肩上,濕熱的氣息全沿著葉秋脖子的線條一路傳到葉秋的耳裡,瞬間麻了葉秋半邊身子。

 

「真糟糕...」擁抱的力度一下收緊,剩下的話幾乎是氣音,「突然好想幹你。」

 

「咦...?」

 

葉秋的腦袋忽然一片空白,細碎的癢感在脖子處擴散,葉修保持這個姿勢,在他頸子旁嗅聞著和他一模一樣的沐浴香,葉秋同樣聞到對方身上的沐浴味道,明明舒適,此刻卻帶著點催情的效果,葉秋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假裝沒聽見。

 

時間滴滴答答的走過去,葉秋嗅到空氣中慢慢轉變的氛圍,熟悉的感覺讓他動彈不得,一直不拒絕也不接受的態度讓葉修的手不知不覺的滑到葉秋的褲檔,隔著他的棉褲抓住他的分身和囊袋搓揉,葉秋輕聲啊了一聲,慢了好幾拍終於反應過來,兩手死死的掰著葉修的肩膀,倒抽了一口氣,忍不住細微的喘息起來,「...哥、別鬧...」

 

「我認真的,忍不了...」葉修低聲說著,有點失去理智的咬住葉秋脖子邊的軟肉,葉修一邊吮吸著,一邊聽著葉秋一下加重的喘息,手掌的動作變的更加緩慢細緻,沒一下子,手心裡掌握的棉褲就變得越來越濕,葉修伸進他的衣襬,手指擠進他的棉褲裡,一口氣扯下了葉秋的褲子和純白的內褲,保暖的褲子和內褲滑到腳踝處,葉秋反射性的抖了抖,葉修的手指便輕巧的覆上他濕透的分身輕輕搓揉,一口一口在脖子上吻著,「...都是你害的。」

 

柔軟的指腹彈琴般的按壓揉捏他的分身和球體,葉秋狠命的倒吸了一口氣,分身被弄的更硬,高高翹起,主動朝上向愛撫他的主人露出沒有使用過的粉嫩頂端,葉秋羞恥的掐緊葉修的肩膀,情難自己的不斷喘息著,輕微的痛感讓葉修輕蹙了眉,手指卻緩慢的摸到葉秋的性器上頭,對著葉秋敏感的分身前端輕刮了起來。

 

「啊!...哈...」葉秋舒服的一陣顫抖,粉色的前端配合的流出透明的汁液,酥麻的感覺甚至讓他忘了吞嚥,嘴裡的一點唾液滴到了葉修的手背上,葉秋下意識的挺起腰讓葉修愛撫他的身體,無力的靠在窗子上,推拒的力道瞬間小了一半,咕啾咕啾的水聲從底下傳了上來,緋淫的感覺羞恥的讓他紅了臉頰,只能艱難的壓抑著喘息,氣息不穩的叫著:「哪...哪是我唔...混蛋...」

 

葉秋的分身興奮地顫抖著,慢吞吞的吐出滑膩的液體,葉修熱烈的親吻又從下巴移到葉秋的唇瓣,葉秋聽話的慢慢張開唇,吐出紅潤的小舌讓葉修吸吮著,失神的任憑葉修索取他嘴裡的津液,恍恍惚惚的記起搬家第一天,他就被按在陽台上做了好幾次的事,現在這樣直接在客廳就幹起來,挑戰的刺激又一次讓葉秋的身體變的更加敏感,他哼哼唧唧的含糊叫著,眼裡已經聚起生理淚水。

 

「唔、呼...去...恩...去房裡恩...」

 

葉秋模糊的說著,抵著葉修肩頭打算回房,卻又被葉修猛的壓回落地窗,戴著戒指的手指牢牢地被扣住按在窗上,葉修濕熱的吻從他的嘴裡退出來輕輕掃過脖頸線條,在白皙的鎖骨上吮咬著,緩慢地回到了他的耳邊,葉秋一臉情迷的望著葉修,身子跟分身都在輕輕顫抖著,葉修帶著沙啞的粗喘在他耳邊呢喃,柔軟的指腹在葉秋瀕臨發洩的分身頂端打著旋,「房裡不行,孩子會看到...我會忌妒啊...」

 

「胡、胡說...嗯...你...你哪會...啊...等等、要出來...啊...啊啊...!」

 

快感一下從小腹攀爬而上,葉秋忍不住墊了墊腳尖,爽的低叫了一聲,熱流在他體內四處亂竄,混著葉修說的話一起刺激的讓他掐緊葉修一陣哆嗦,精液便失控從葉秋的分身鈴口噴了出來,黏糊糊的全射在葉修手裡。

 

「好濃...」葉修小聲的讚嘆,手掌稍微握成拳,又緩緩張開,濁白的精液濕黏的沾在指腹上,牽出好幾條絲線,一小攤精水滴到了葉秋雙腿間的地毯,在上頭染上深色的痕跡,高潮的餘韻還在不斷衝擊葉秋的神經,葉秋只能逃避式的閉起眼,混沌的腦子裡一想到如果在房裡,孩子可能會看到葉修對他做的事,雙頰上情慾的潮紅瞬間變的更深,訓練有素的身體隨著射精的快感,後方的小穴開始搔癢收縮,抵著葉修肩膀的手遲疑了一會兒,葉秋被這種感覺折騰的難受,手指在葉修肩上挑逗的爬動,最後一把勾住了葉修的脖頸,將自己的雙唇疊上葉修的。

 

「那就...恩...繼續...」

 

沒聽見葉修讚嘆的話語,葉秋含糊不清的說著,濕潤的雙眼全是情動的閃爍,舌尖在葉修的唇形上煽情的滑動,然後被猛的逮住,用力吸吮著,抱在一起的衣服摩擦著,窸窣聲刺激的刮著耳膜,每一寸肌膚都在顫慄著,葉秋被吻的幾乎忘了呼吸,葉修牢牢的堵住他的嘴,預防他洩出呻吟,抬起葉秋一隻大腿讓他夾住腰際,濕濡濡的手指滑過囊袋按摩著葉秋後方敏感的會陰部。

 

「唔!」

 

葉秋皺起眉,隱約的酥麻感一點點從脊髓處升起,他下意識的自鼻間發出黏膩的哼哼聲,洩過的分身被弄得又慢慢硬了起來,葉修放慢親吻的動作,黑漆漆的雙眼直勾勾望著葉秋無意識的性感表情,耳畔傳來葉秋舒服的低吟,繃在褲子裡的肉棒一下子變的更硬,葉修忍不住扣緊了葉秋被壓在落地窗上的手,按壓的手指帶著精液,直接滑進了葉秋後方不自覺收縮的穴口。

 

「唔...嗯嗯!」

 

有力的指腹撐開了柔嫩的內壁,一口氣滑入了三根手指,溫暖的腸壁緊緊的包裹著入侵者,葉修的指節不輕不重的擴張抽插,然後猛的戳上裡頭突起的一點,葉秋驚叫了一聲,身子挺了起來輕輕顫抖,快感衝的葉秋雙眼發昏,不自主的將舌頭纏上葉修的,下半身緊緊的和葉修相貼,下意識的迎合葉修,讓他更方便的勾弄裡頭敏感的地方,柔嫩的皺褶被一點點攤平輾壓,快感一波波襲來,葉秋受不了的放下勾著葉修的手臂,握住葉修的手腕拉出體內肆虐的手指,纖長的手主動的覆到葉修勃起的跨下愛撫著。

 

葉修瞇起了眼,用力的和葉秋纏上來的舌頭攪拌著,稍微粗暴的吻著葉秋,沾上滑膩腸液和精液的手在葉秋的臀瓣抹了抹,按著葉秋的手一起隔著褲子揉著自己的性器,然後緩慢的帶著葉秋解開了褲子,掏出脹的發疼的性器,身體一下壓近,滾燙的肌膚和葉秋牢牢貼在一起,將灼熱的肉棒抵上葉秋一張一合的穴口,脹紅的龜頭帶著前列腺液在穴口蹭了蹭,然後抵著葉秋柔軟的肉穴。

 

「恩呼...進來...」

 

難耐的自喉頭發出嗚噎,葉秋摸上了手心裡的肉棒,兩指慢慢的滑到葉修抵著他的頂端,沾濕的指節摸著自己的穴口,撐開了一點空間,濕潤的雙眼直瞅著葉修,滿眼的渴求和需要,那一瞬間,壓抑的情慾便如電流般傳到每一處肌膚,葉修猛的狠狠咬住葉秋的唇,腫脹的肉棒直接埋進了柔軟的內壁。

 

「唔嗯嗯!...嗯!」

 

修長的手覆上葉秋撐開的手指,葉修挺動跨下,將塞到一半的肉棒又往裡塞了進去,葉秋低叫了一聲,感覺全身都被填的滿噹噹的,他恍惚的摸著底下完全嵌合的部位,滿足的自鼻間發出哼哼聲,葉修覆上他的手,拉到唇邊,舌頭一邊退出他的唇,纏上他沾著體液的手指吮吻,插入的肉棒緩慢的動了起來。

 

「哼嗯...嗯...好、好硬...嗯唔...舒服...啊...」

 

小聲地壓低了呻吟,葉秋失神的望著葉修,手指間的敏感軟肉被細細啃吻著,葉秋忍不住縮緊了臀部,潮濕柔軟的軟肉扒緊了搗入的性器,又捨不得的吮吸著抽出的動作,黏膩的腸液被葉修順著抽插的力度一點點的擠出肉穴,滴到地板,葉秋克制的呻吟著,葉修的滾燙還有形狀都完完整整的傳到他的腦海,硬梆梆的一下又一下搗著他內壁,灼熱的溫度讓內臟彷彿都快燒起來。

 

「葉秋...我的葉秋...」

 

一下下吻著葉秋的手心,葉修越發控制不住加大抽插的力度,把葉秋的手拉回脖子上抓緊,他壓近葉秋,一把握住葉秋濕滑的臀肉揉捏著,將肉棒稍稍抽出去,然後又猛的插回去,發了狂似的往裡頂弄著,葉秋拔高的驚叫了一聲,要命的地方被狠狠的輾壓過,高高翹起的分身立刻射出了一點精液,分身被撞的隨著葉修抽插的動作左右搖擺。

 

「啊啊!...那裡...啊...不行...啊...!」

 

劇烈的快感從尾椎爬到腦仁,葉秋的眼淚溢滿了眼眶,他搖著頭,被頂的腰部發酸無力,支撐的一隻腿差點軟了下去,葉修只好把扣緊的手也拉到脖子上,讓葉秋牢牢的抱著他的脖頸,拉起葉秋落地的滑嫩大腿,把葉秋緊緊的壓在窗子上,兩手拉起葉秋的雙腿,堵住葉秋開始失控的呻吟,狠幹了起來。

 

「嗚嗯...嗚...!!」

 

葉秋驚慌的夾緊了葉修,白皙的大腿箍緊了葉修有力的腰部,被幹開的身體搖搖晃晃地在落地窗上摩擦著,同時被背後的冰涼和體內的炙熱夾攻,葉秋洩出的媚叫全被葉修的舌頭堵了回去,腦子裡混混沌沌的,只剩下無上的快感,眼角滿是情慾的紅潮,外頭再冷冽的雪天,都阻擋不了他們火熱的交纏,葉秋牢牢攀著葉修的脖子,喘息的呼吸聲變的更急促,在他體內的肉棒又脹大了一圈,葉秋哼了哼,內壁馬上配合著蠕動攪緊粗大的肉棒。

 

葉修悶哼著,情不自禁加大了抓著葉秋的力度,把葉秋柔嫩的大腿抓出一點紅痕,肉棒更加用力的抽出,再猛的插入,將交合的淫液從蹂躪的通紅的穴肉中擠出,沾到後方的透明玻璃,濕滑的黏液差點讓葉秋險些滑了下去,葉修立刻又把葉秋給牢牢托住。

 

「嗯...哥...嗯!」

 

葉秋整個人被抱在葉修懷裡,像個小孩子一樣窩在葉修溫暖的胸膛,耳畔傳來隱約的車輛飛馳聲,羞恥的刺激讓葉秋不自覺顫抖,克制不住的向葉修索取更多安全感,扭動腰部讓肉體的撞擊聲越發響亮,覆蓋掉外頭的聲音,葉秋才安心的自喉頭發出小獸般的嘆息。

 

葉修不斷的抽插,眼角同樣染著情慾的紅,葉秋不記得自己洩了幾次,兩個人發了瘋似的不停交合,葉秋再多的呻吟都被牢牢的堵住,渾身都彷彿快融化似的,堅挺的性器一下下搗進他的體內,葉秋幾乎以為自己要被幹死了,雙腿更加用力的夾緊了葉修。

 

「嗯唔!嗯嗚──!」

 

再一次用力的頂入,強烈的酥麻感向葉秋襲來,那一刻耳邊都沒了聲音,葉秋睜著朦朧的眼瞧著葉修,呼吸都要停了,肉棒卻死死的往裡頭鑽,龜頭在他體內最深處埋著、磨蹭著,葉秋幾乎要崩潰了,他下意識的咬了葉修一口,縮緊了內壁的性器,將葉修也一起推上高潮的頂端,那一剎那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他們兩人,葉秋忍不住顫抖,任由滿足的愉悅將他又推上了另一個高峰,高潮讓他扯直了腳趾,甜膩的叫聲完整的被葉修給吞了下去,眼前白花花的一片,葉秋抖著屁股讓陰莖射出稀薄的精液,夾緊了葉修的性器,換來葉修苦悶的哼聲,滾燙的濃稠精液便全部射了進來,燙的內壁一縮一縮,葉秋整個小腹都脹滿了屬於葉修的精液。

 

「呼哈...哈──」相貼的唇猛的分開,葉秋大力喘息著,憋著的話語全部一股腦的丟了出來,「葉修...啊啊...葉修...!要死了...嗚嗚...嗚...葉修...哥...!」

 

葉秋一面叫著,淚水一面湧了出來,高潮的餘韻衝的葉秋暈頭轉向的,他整個人放鬆了力氣,將所有的重量都靠到了葉修身上,緊繃的身體像洩了氣一樣隱隱顫抖,葉修攔也攔不住,只能死死的把他壓在窗子上,安撫的抱緊他的身子,聽著他失控的叫聲,誘人的嗓音讓他沒了心思再去攔阻,任憑葉秋叫到嗓子啞了,甚至把他弄的差點又硬了起來。

 

「葉秋...我在!乖...葉秋,我在...」

 

緩慢的在葉秋耳旁低語著,葉修小心的安撫他的情緒,性器沒有退出的打算,溫熱的精液和性器仍舊留在柔軟潮濕的甬道裡,葉秋慢慢的不在顫抖,小聲的啜泣著,忽然像隻小貓一樣抱著葉修在他頸邊蹭了蹭,葉修無奈的勾起嘴角,忍不住寵溺的在葉秋的耳朵上吻了下,仍舊帶著點沙啞的嗓音問:「站的了嗎?」

 

「嗯...」不清不楚的發出一個音,葉秋點了個頭讓葉修緩緩地放下他的一隻腿,可惜經過激烈性愛的大腿仍舊在發顫,葉秋剛踏到地又軟了下去,葉修連忙扶住他的腰,不敢再動作,卡在葉秋體內的性器連同精液隨著這個姿勢滑落了一半出來,大量的精液全流到了地上,兩個人都頓了頓,臉上泛起了紅暈。

 

「...咳、我扶你清理吧。」

 

葉修尷尬的咳了咳,無可奈何的看著他說,葉秋窘著臉,盯著葉修認真的表情一會兒,突然不想這麼早就分開,他攬著他的脖子湊上去在葉修的唇上吻了一下,臉上已是充滿倦意,眼皮子卻還勉強撐著,葉秋腆著臉伸手將抵下滑出一半的肉棒又塞了回去,感受餘溫般的嘆息,「嗯...先別動...」

 

葉修忍不住笑了出來,視線在葉秋佈滿熱汗的臉上逡巡,最後在葉秋的嘴上啄了一口,外頭的雪又開始下了下來,脹滿胸口的情感卻一下來的措手不及,胸口被熨燙了好幾回,冰冷的雪也覆蓋不了,葉修禁不住貼著他的唇低喃:「秋...葉秋,我愛你。」

 

葉秋眼皮半搭著,懶洋洋的癱在葉修身上,明亮的月光打在他的背後,葉修卻無比清楚的看見葉秋朝他勾起了一抹笑,純粹而潔淨,還帶著點情慾後的嫣紅,柔軟的唇瓣動了動:

 

「我也愛你...聖誕快樂,哥哥。」

 

葉修笑了,聖誕快樂,他悄聲說著,屬於他們一家,第五個年頭的聖誕節。

 

窗外的雪晶旋轉、翻滾著,在冰冷的溫度也抵不過屋內的溫暖。

 

因為他們還有無數的節日要過。

 

而這一剎那,便是永恆。

 

---

 

這樣黎明就算是真的結束了XD

番外其實是連續的,不過跳過也看得懂,還是希望讓大家看看他們最後的結局,

(無論有沒有買書,當然有些想給大家看的還是再書裡,不過為了買書的同學福利,就不放出來了)

最後的最後,這樣的結局,也是開始,

希望雙葉永遠幸福(笑)

 

創作者介紹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一直沒時間來留言><
    超喜歡這結局啊TTTTTTT
    好開心雙葉有個圓滿的家庭生活
    非常喜歡兩人用那種方式生下孩子,無論是誰的,都是兩人的孩子
    看完這篇才真正有意識到黎明是真的完結了
    雙葉一定會永遠幸福的!!
  • 我個人也滿喜歡這結局的,
    因為感覺兩個人都不會讓葉家就這樣絕後,
    所以才想出這樣的結局,能夠喜歡就太好了^^

    ARIA 於 2015/09/14 08: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