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勇

※GV

 

僕の名前は勝生勇利です。

 

螢幕沙沙地閃現,最後標示著「.REC」的紅標出現螢幕左上角,畫面有幾分模糊,照著青年因為緊張而不自覺動了幾下的裸足,螢幕往上,照見青年穿著黑色皮褲、交叉坐著的雙腿和屁股底下的純白大床,然後是青年交握的雙手,青年低著頭,純黑的髮絲擋住青年的表情。

「你叫什麼名字?」攝影師非常敬業的詢問。

「我...我的名字是勝生勇利。」勇利的聲音很青澀、很緊張。

「能抬起頭讓鏡頭看看你的臉嗎?」

勇利更緊張了,但依舊照著攝影師的指示抬起了頭,簡單的自我介紹已經讓勇利臉紅的不行。

「嗯,真是普通呢。」攝影師下評語,然後說:「能說一下最擅長的體位嗎?」

「嗚...」勇利搓著雙手,深棕色的眼睛閃避著鏡頭,含糊不清地說:「騎...騎乘吧。」

「噢噢!騎乘!很需要體力呢。」

「我體力還可以...」勇利瞥了眼鏡頭,非常不好意思地小聲說:「維克多,可以不要玩了嗎?」

鏡頭晃了幾下,攝影師笑著說:「勇利很緊張呢,要不要喝一點酒放鬆一下?」

「我不能喝酒。」

「為什麼?」鏡頭裡傳來打開啤酒罐的聲音,攝影師遞出啤酒,低聲說:「來,有我在,放心。」

「你好像玩得很開心。」勇利抱怨的說,伸手接過了啤酒罐,大口大口喝了下去,鏡頭將焦點放在勇利滑動的喉結,和溢出酒液的嘴唇。

「喝得太猛囉,不過真色情。」攝影師握住勇利拿著啤酒罐的手,把啤酒拿走了。

勇利皺著眉,幾秒後整張臉開始泛起酒意的醺紅,勇利摀著嘴,盯著鏡頭的眼神有些渙散,有點結巴的說:「反正、反正你喜...喜歡就好。」

「想吐了嗎?喝得太猛了。」攝影師的手摸了摸勇利的臉頰,勇利微瞇起眼,彷彿很舒服的樣子,輕輕地蹭了蹭攝影師的手,攝影師笑起來:「唉呀,犯規了,可愛的讓我想犯罪呢。」

勇利眨了眨眼,深棕色的眼睛有點笑意,摀著嘴的指尖滑過濕潤的紅唇,然後張開雙臂,對鏡頭說:「Come On──」

「哦,這是在挑釁嗎?」攝影師有些意外地說,鏡頭靠近了些,特寫在勇利泛紅的臉,攝影師似乎走到了勇利面前,鏡頭裡傳來拉拉鍊的聲音,攝影師說:「不緊張的話,要開始了嗎?」

勇利低著頭緊緊盯著鏡頭外的某處,沒有回答,而是突然伸出手抓住鏡頭外的東西。

攝影師輕笑著將鏡頭往下調整,拍攝著勇利握著的、被包裹在黑色緊身三角褲裡繃出一個形狀的地方,攝影師問:「勇利想做什麼呢?」

「餓了。」勇利垂著眼,靠近了黑色三角褲,在繃出形狀的地方,伸出舌頭舔了下,鏡頭裡傳來攝影師的悶哼。

攝影師沒有接著下指示,因為勇利非常聰明的隔著內褲舔了幾下,把攝影師的內褲弄濕了後,將緊身褲往下扯了扯,勃起的粗長陰莖便打在勇利臉上。

「啊,興奮了。」勇利含糊地說著,握著陰莖,張嘴含了進去,鏡頭重新特寫在勇利吃著陰莖的畫面,粉紅的舌頭從陰莖的邊緣舔到頂端,然後塞入了嘴裡,一下吐出,一下吞入,做著模擬抽插的方式,攝影師忍不住在勇利嘴裡抽插了幾下,然後才忍耐著將勇利的額髮梳上去。

「勇利,看鏡頭。」攝影師沙啞著聲音指示。

正含著陰莖的勇利發出嗚嗚的聲音,雙手握著陰莖根部,抬起紅潤的眼角,吐出被舔的水亮的陰莖,在溢出前列腺液的頂端親吻了下,重新含入陰莖,用力地吸了吸。

Bad Boy。」攝影師沙啞地笑著,撩起勇利額髮的大拇指敲了敲勇利的額頭:「好了,吐出來。」

勇利沒有吐出來,更用力的吸吮著攝影師的陰莖,攝影師只好輕輕推了下勇利的額頭,悶哼著射在勇利通紅的臉還有鏡片上,白色的精液和唾液濕濕黏黏的掛在勇利紅潤的嘴唇上。

「啊,把勇利弄髒了。」攝影師漫不經心地說,鏡頭依然停在勇利被顏射的畫面,然後攝影師才拔下了勇利的藍框眼鏡,拿了面紙擦了擦勇利的臉。

「黏黏的。」勇利皺著眉,搶過了面紙擦了擦,攝影師握著勇利的肩膀,把他往床上輕輕一推,勇利嚇了一跳,睜大了深棕色的眼睛,似乎又緊張起來。

「要開始了喔。」攝影師遞出了一條藥膏。

「已經開始了啊。」勇利回嘴道,接下了藥膏,攝影師也坐到床上,鏡頭有些拉遠,拍著勇利穿著黑色皮褲的腿。

「來,請做給鏡頭看。」攝影師指示。

勇利抓著皮褲邊緣,噘了噘嘴,遲疑了一下,才緩緩的扒下了緊身的皮褲,皮褲下是光裸的大腿,和勃起的陰莖,攝影師幫著勇利把卡在小腿上的皮褲剝下來丟到地上,鏡頭拍了下被仍到地上的皮褲,和勇利脹紅的臉,才回到勇利的雙腿間。

「很興奮啊,口交讓勇利很興奮嗎?剛才好像也這麼說了呢。」攝影師摸了下勇利胯下勃起的陰莖,在濕滑的鈴口搓了下。

勇利抽了口氣,發出低吟,大腿緊緊夾著,害羞地轉過了半邊身體,露出肉肉的、渾圓的半個屁股。

「不要亂摸!」勇利皺著眉警告攝影師。

「哎,好兇。」攝影師低笑了笑,特寫勇利翹挺的屁股,還是忍不住用指尖彈了下,勇利的屁股肉晃了晃。

「維克多!」

「好嘛,能不能做給鏡頭看呢?」攝影師再度專業的問道。

勇利深棕色的眼睛閃避了下,露出了真的很害羞的表情。

「可以嗎?」

勇利終於點了下頭,鏡頭照著勇利擠出潤滑液的畫面,勇利側著身,另一隻手臂抱住了頭部,只微微露出下巴和抿緊的嘴唇,抬起了大腿,臀部的肉隨著抬腿的動作分了開來,勇利沾著潤滑液的手在臀部中央準確地按在那個暗紅色的小口。

「很熟練呢。」

攝影師由下往上拍攝,勇利的中指先在外面揉了揉,然後才吸了一口氣,將手指插進了穴口,一開始便進入了兩指,手指一進一出,潤滑液和體液也漸漸地把穴口弄得濕濕黏黏的了,鏡頭裡的勇利張著嘴,低低喘息著.又抬高了大腿,於是攝影師伸手替勇利掰開了臀肉。

「很舒服嗎?」攝影師問勇利。

「嗚...哈...什、什麼...?」勇利抬起了手臂,深棕色的眼睛水霧霧的,手指依然很盡責的抽插著自己的穴口,然後突然啊了一聲。

「很舒服嗎?」攝影師壓低聲音又問一次,掰開勇利臀肉的手指也插進了勇利穴口裡,「裡面很濕了呢。」

「你不要也進來...嗯...」

勇利用手臂掩住了嘴,身體在輕微顫抖,從鼻尖發出了帶著鼻音的呻吟。

攝影師的手指在勇利穴口裡勾著勇利的手指,磨蹭著鼓脹的部位。

「收縮的好厲害。」攝影師輕笑著,等那一陣快感過去後,勇利才抬起眼睛看向攝影師,紅潤的眼睛透著濕潤的淚水。

「真拿你沒辦法。」攝影師故作無奈地說,拉著勇利的手指抽出勇利的穴口,濕濕黏黏的體液被他們拉出了穴口,攝影師拍了拍勇利光滑的大腿,說:「張開腿可以嗎?」

「你明明已經又硬了,我才是拿你沒辦法。」勇利帶著鼻音的說,側著身的身體躺回來,兩隻腿先是夾著,才用雙手摀著臉,將腿架在跪坐著的攝影師腰上。

「嗯,我是被愛著的呢。」攝影師勾了勾勇利的運動服下襬:「把這脫掉吧,剛才就想說了,真是差勁的穿衣品味。」

勇利露出沒好氣的表情,還是拉著運動衫的衣擺脫掉,運動衫被扔到了地上,勇利躺回床上,側過臉不看鏡頭。

「脫衣的瞬間很帥氣哦,我都心動了。」攝影師拍著勇利赤裸的上身,從胸口拍到有點肌肉的小腹,似乎真的很喜歡伸手摸了摸,指腹撥了幾下乳頭,「這裡也興奮地發硬了。」

勇利掩著臉頰,顫抖著回應攝影師的觸碰,當攝影師摸到他不停流出前列腺液、甚至是精液的陰莖時,勇利才含糊地呻吟了幾聲。

「要進去了哦。」攝影師扶著自己勃起的陰莖,對準勇利濕潤的穴口戳了幾下,聽到勇利一個不清楚的「嗯」,才插入了勇利的穴口。

攝影師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緩緩地將陰莖推入了最深處,鏡頭照著緊緊咬著陰莖的穴口,攝影師說:「咬得好緊。」

「那是因為你變大了...啊!」

畫面晃了一下,攝影師用力撞了一下,然後緩慢抽插起來,陰莖被體液和潤滑液弄得晶亮晶亮的,在穴口反覆進出。

勇利仰起頭,張著嘴無聲的喘,似乎那快感來的太突然,叫都叫不出口,戴著金戒指的手半掩著嘴,然後才開始「啊...啊...啊...」的叫出來。

「哈啊...啊...維克多...」勇利眼角被生理淚水弄得濕糊一片,對著攝影師伸出戴著金戒指的手,一邊叫,一邊要求,「吻我...啊...維克多吻我...」

攝影師努力不讓鏡頭晃動,笑聲抑止不住,敬業的將鏡頭轉到勇利臉上,攝影師問:「那麼,請再自我介紹一遍。」

勇利真的哭了出來,沙啞著聲音,邊叫邊喊:「我的名字是勝生勇利!是世界上最愛維克多.尼基福羅夫的人!」

鏡頭開始移動,畫面閃過攝影師右手上同樣金燦燦的戒指,畫面隨著床鋪搖晃劇烈晃動起來。

攝影師說:「My Good Boy.

畫面啪一聲,一片漆黑。

 

---end---

 

 

餓了,想吃肉

希望大家喜歡

 

 

創作者介紹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