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勇

※吸血鬼paro

※BGM: ZAYN, Taylor Swift - I Don’t Wanna Live Forever

 

永生

 

00

 

烏雲壟罩,底特律的雨一如往常的濕濕冷冷,帶著針刺般的意圖一下下扎在人的皮膚上,勇利從大學門口匆匆忙忙地跑出來,把後背包頂在頭上抵擋雨水,從門口擠成一堆的腳踏車裡扒拉出自己的那輛,然後把後背包丟到腳踏車前方的籃子,踩著踏板搖搖晃晃地騎上路。

抵達大學附近靠近郊區的別墅,勇利已經渾身濕透了,黑髮服貼的黏在臉頰上,雨珠從他的髮梢掉落,針織衫和長褲也貼在身上,他卻只是抹了抹眼鏡,將腳踏車停在別墅花園裡一丟就趕緊進了別墅。

他很急,時間快不夠了,他看了看別墅的掛鐘,擔心「那個人」隨時會回來,來不及做準備。

脫掉溼透的布鞋,勇利衝上了樓,別墅裡陰陰暗暗的,沒什麼溫暖的火光與暖氣,但這裡一直是這樣,勇利習以為常地進到了自己的房間,把自己剝光光,然後到浴室洗了一個熱水澡,換好乾淨的衣服後,他挽起做為睡衣的運動衫袖子,來到一樓的廚房,打開電燈,從冰箱裡拿出準備好的食材。

勇利要做一頓最好的料理。

四點了,鐘聲響了起來,勇利連忙開始做準備,把麵粉、肉類,還有超市買的米飯、雞蛋等等都拿出來。

「好!」

開始吧。

 

比起十年前來說,勇利的手藝是好多了一點,每年那個人「生日」的時候,他總想要做一頓大餐來感謝對方這一年的照顧,雖然一開始做的時候,不管好不好吃,那個人總是說好吃,出乎意料的不對他的手藝實話實說,但前年開始,勇利從對方臉上看到真心的讚美之意後,他就逐漸有了信心。

將最愛的日式料理完成後,勇利站在餐桌邊,點燃了附帶香氛氣味的蠟燭,然後關掉了餐廳的大燈,將銀湯匙、銀叉子擺放好,歪著頭看自己擺放出來的成果。

「應該還不錯吧?」勇利嘟囔著。

「什麼還不錯?」男人的聲音從勇利身後傳來,熱氣撲在勇利後頸,一陣麻癢讓勇利差點跳起來,但他知道那股呼吸的氣息其實只是他的幻覺。

「維維維克多──!」

男士香水的氣味讓勇利暈暈的,並未轉過身,喚作維克多的男人從勇利身後摟住了勇利的腰,下巴靠在勇利肩膀上,修長的手指勾了勾勇利的運動褲。

「啊──啊──都二十歲了,為什麼不能有點長進,我給你的情趣睡衣呢?」

「那種東西怎麼可能穿、不對,我是想祝你生日快樂的。」勇利臉熱的抓住那隻冰冷的手。

「看的出來。」維克多在勇利耳旁輕笑著,那雙飽滿好看的唇冰冷的在勇利的脖子上碰了碰,唇瓣含著他的肌膚,含糊地低語著:「可是我想先吃點別的。」

勇利握緊了維克多的手,臉頰更是火辣辣的燒起來,他始終無法習慣維克多向他索取的行為,越是給予,他越是感受到維克多與他的差別,令他簡直難受的呼吸不過來。

濕涼的舌尖舔過他的肌膚,勇利輕顫了顫,一隻手扶著餐桌,盯著餐桌上安定燃燒的火焰閉起了眼,從鼻尖發出了短促的嗯一聲。

維克多吸吮著他頸肩的肌膚,悶悶的笑了。

「勇利真是...一點也不反抗我呢...」

「那是因為──」

尖銳的疼痛一下到來,勇利剩下的話語被捏在了喉嚨裡,利牙深深的刺入了他的脖頸,他感到熱意集中到那一處傷口,維克多緊緊摟著他的腰,與他相貼,迷人的香氣圍繞著他的鼻子,但勇利只聞到了血腥味,濃稠、腥甜的血液味道。

「啊...哈啊...」

他喘息著,只能吐出微弱的呻吟,映在眼中的事物,燭火的光芒開始旋轉,暈眩感讓他輕飄飄的整個人靠在維克多懷裡,很痛苦、卻又很舒服,不是生理的高潮,卻又讓他幾乎看見天堂。

「維克多...」他喃喃低吟著。

看見了那個,在底特律街頭狂奔的、十歲的自己。

 

---試閱到此---

我知道試閱很短...可是本子只有3~4萬字,

所以就先這樣,如果爆字數會再增加試閱><!

希望大家喜歡,感謝!

印調:點我

 

 

 

創作者介紹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