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出

※時間軸有點亂,基本上可以當作在漫畫120話以後,但有些細節還是要改,所以只能算是試寫

 

喧嘩

 

他們的感情不太好。

自綠谷出久有記憶以來,總是被爆豪勝己欺負,到了高中以後,得到ONE FOR ALL的力量開始,他和爆豪勝己變成了總是在打架,當然大多數的時候都是爆豪勝己提出來的,因為看不慣他、或是不爽他,總之理由很多。

「喂、廢久,我有話和你說。」

綠谷出久下意識地感到緊張,潛意識早在聽見這句話後聽成打架的邀約,然而猶豫幾秒,在爆豪勝己不耐煩的目光下,他還是跟隨著爆豪勝己來到了對方的房間,然後變成了現在這副和爆豪勝己面對面坐在床上的模樣。

「小、小勝,有什麼事嗎?」綠谷出久正襟危坐,對方那雙如火焰般的眼睛將他牢牢地釘在位置上,與其這樣互看下去,綠谷出久還不如希望對方直接點選擇開始動手。

而對方也確實地在下一秒開始動手了。

爆豪勝己推了一下他的肩膀,綠谷出久反射性地擋住對方伸過來的右手,他微微向後傾,後背幾乎碰到了爆豪勝己的枕頭,抬起腿在下一秒朝對方揮去,爆豪勝己伸過來的右手在注意到他的踢擊時,飛快地握住了他的腳踝,綠谷出久忽然意識到什麼,在那瞬間取消了個性的發動,但踢擊依舊紮紮實實的落在爆豪勝己的腰上,爆豪勝己摀著側腰喊了一聲痛。

「啊...對不起,小勝,我以為你要打架──」

「混蛋...誰他媽的在床上打架啊你,廢久!」爆豪勝己抬起格外凶狠的目光,捏著綠谷出久的臉。

「誰叫小勝那麼說,讓我想到上次你也是這樣叫我出去。」

爆豪勝己愣了一秒,彷彿也回想到那一晚上約對方出來談關於ONE FOR ALL的事,語氣稍微緩和了一些,「我如果要找你打架會直接說吧。」

「也是。」綠谷出久笑了下,抬起眼看著對方,然後才說:「那麼小勝找我是...」

爆豪勝己看了他幾秒,鬆開捏著他的手,卻將他翻了過身,綠谷出久被迫趴躺在爆豪勝己的單人床上,他發出困惑的聲音,爆豪勝己的聲音才從耳後帶著熱氣傳來。

「勉強算是打架吧?」

綠谷出久十分不習慣,爆豪勝己的聲音和氣息都離自己太近,一陣電流從脊後竄上來,他忍不住想撐起身子爬起來,又被爆豪勝己壓著背按了回去。

「到底是什麼意思...咦?唉...等等、等等!小勝!騙人!」帶點薄汗的手此刻沒有任何危險性,爆豪勝己的雙手從綠谷出久的褲沿伸了進去,沿路伸進了他的內褲,綠谷出久的臉紅了起來,慢慢反應過來後在爆豪勝己的懷抱裡掙扎了起來。

「閉嘴!別動!」爆豪勝己的唇這次貼在了綠谷出久的耳邊,濕熱的感覺讓綠谷出久的腦袋也空白了幾秒。

「我怎麼可能...不動啊!小勝!快放手!」綠谷出久邊扭動,邊喘著氣說,爆豪勝己已經抓住了他的下半身緩緩動起來,綠谷出久不敢掙扎的太大力,但那感覺對他來說還是太刺激了。

「我不是說了勉強算打架嗎?你別亂動!不然把你拽下來!」爆豪勝己威脅似的說。

「哇啊啊,不行!不可以!」綠谷出久搖了搖頭,要是拽下來了怎麼辦,他很怕爆豪勝己會直接抓著他的下半身然後給他一個爆破,畢竟貼得這麼近,他都可以感覺到爆豪勝己身上的熱度和汗水,即使冷氣開的再強,兩個人貼再一起還是有點熱了。

彷彿感覺到綠谷出久不再扭動了,爆豪勝己抽出一隻手,有些遲疑,但還是摸上了綠谷出久的小腹,然後一路往上摸。

「唉,小勝,我還是不懂你想說什麼...」綠谷出久忍不住出口,臉上的熱度不停增加,他聽到彼此稍微加重的呼吸聲,一面覺得不妙,一面又覺得有些昏昏沉沉,然後他隱約聽到對方說了一句「果然和以前不一樣了」,爆豪勝己就突然咬了一口他的肩膀,順便把他的褲子連同內褲脫了。

「小勝!」

綠谷出久忍不住又掙扎了起來,這次爆豪勝己抓著他的肩膀,對上他的臉說:

「廢久,你知道我要幹嘛吧?」

「我...」綠谷出久支吾了幾秒:「我怎麼可能知道你要幹嘛!」

「......」爆豪勝己的眼睛微微瞇了起來。

「你、你不會在挾怨報復吧?」

「你要這麼說也可以。」爆豪勝己把他按了回去,帶著些微手汗的手終於摸到他的臀部,爆豪勝己在他耳邊說:「所以現在閉嘴,和我直接來打一場。」

綠谷出久稍微抬高了腰部,稍微再嘗試了一遍起身的可能,然而爆豪勝己將他整個人壓在床上,除非他對床使出SMASH,不然不太有翻身的可能,不過他當然不可能那樣做,綠谷出久吐出了一口氣,全身好像在爆豪勝己的觸摸下燃起了火苗。

「廢久。」爆豪勝己的額頭抵在他的後頸,奇異的灼燒感隨著柔軟的觸感落在綠谷出久的背脊。

綠谷出久賭氣一般的不回應,他幾乎可以想像對方露出勝利的得意微笑,他的屁股被響亮的拍了一下。

「要是忍不住了還是可以叫一下。」

他想了想,拍了床墊一下,吼道:「放馬過來啊!」

 

他們的感情不太好。

總是在打架,理由各式各樣。

但是大概還會這樣持續下去。

 

創作者介紹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