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出

※已交往

※雄英已是住宿制

 

明明是七夕,卻沒有一絲作為。

爆豪勝己撐著臉頰坐在自家床上,看著盤腿坐在地板上一頭藻綠色頭髮的人。

從背影看來,綠谷出久手裡拿著遊戲機,正玩著英雄遊戲玩的十足認真。

而越看他越是感到焦躁。

「嘁。」

雖然彼此已經是那種關係,爆豪勝己對於綠谷出久的「排拒與害怕」也減少了不少,但另一種「焦躁」卻變得越來越明顯。

那是一種陌生的感覺,一樣是焦躁,但卻不是爆豪勝己熟悉的追求實力的焦躁,而是另一種無法克制的焦躁,一見到綠谷出久還是會想「威嚇」他,但又不是那種要逼退綠谷出久的威嚇,更像是一種想藉此達到什麼目的的手段,如獅子一般,藉由近似威嚇的方式,讓綠谷出久心甘情願地在他面前躺下,露出柔軟的脆弱部位。

「小勝?」

似乎是聽見他不滿的咋舌聲,綠谷出久在忙碌中回頭看了他一眼,絲毫不受他的不滿影響。

「我說你,就是特別來我這裡打電動?要打不會回去你房間打啊!」

「可是...」綠谷出久發出為難的聲音,沉默了幾秒後小聲地說:「今天是情人節啊。」

「啊?」爆豪勝己眨了眨眼,慢慢的才看到綠谷出久泛紅的耳根,他把身子往前探去,抓著綠谷出久的肩膀強硬地把對方轉過來,綠谷出久嚇了一跳似的,但來不及躲開,手中的遊戲機掉到地上,大大的Game Over出現在螢幕上。

「什麼啊。」爆豪勝己看到對方微微泛紅的臉頰,和沾滿遊戲機的手汗,露出一個有點惡意的笑容,「你在想什麼?」

同樣是質問綠谷出久在想什麼的句子,但爆豪勝己這句話讓一向顧慮很多的綠谷出久立刻就脹紅了臉。

「那個,這次的合宿好像是從下禮拜開始──」

「我不是指那個,廢久,你不會不知道吧?」

「...」綠谷出久握了握滿是手汗的手心,然後撐著地,忽然抬起手按在爆豪勝己的脖子上。

「讓我有點心理準備不行嗎?幹嘛總是這樣欺負我!」綠谷出久大著膽子往爆豪勝己的下唇輕輕咬去。

「你這傢伙...!」怒氣和慾望在唇上的輕咬後爆炸,爆豪勝己一把將綠谷出久拽上了床上翻過身去,然後解起綠谷出久的褲子。

「小勝!不要這麼粗魯啦!」綠谷出久趴在爆豪勝己的床上,剎那間內褲連同褲子就被爆豪勝己給扒了下來。

「說什麼不要粗魯,既然不要我粗魯你就不要興奮啊!」爆豪勝己將一隻手探入綠谷出久與床鋪的空隙,往下一摸就碰到綠谷出久那個興奮起來的性器,他稍微用力的捏了一下,聽見綠谷出久的抽氣聲,便滿意的用大拇指搓揉起來,一面搓,一面讓綠谷出久抬起屁股來,然後用力的在綠谷出久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啊!很痛!小勝...!哈...哈嗯...小勝是笨蛋!」綠谷出久喘著氣,一面低罵,一面低叫著,聲音都帶上了哭音,屁股卻還是順著爆豪勝己的引導高高的翹了起來。

「哈?我又怎麼了?」爆豪勝己看著綠谷出久屁股上那個被打紅的印子,又稍微揉了揉對方的屁股肉,便從床頭拿了保險套和潤滑液,把保險套放一邊,轉開了潤滑液的蓋子,沿著綠谷出久紅腫的屁股中間擠了上去,透明冰涼的液體順著綠谷出久的股溝流到那個柔軟的穴口。

「嗚...!」綠谷出久抖了下,側過臉想看他,爆豪勝己便放開綠谷出久的性器,改壓著他的後背不讓他轉過來,指腹按在綠谷出久那個穴口,一下插了進去。

「小勝...?」綠谷出久稍微掙扎的動了動背脊,還是被牢牢地按在床上。

「不給你看。」爆豪勝己故意地說著,擴張的手指進到了兩根,穴口濕滑黏膩,完全不像是剛剛開始擴張的樣子,他看了一眼後繼續說:「明明才剛開始弄,後面就濕成這樣,準備做的很足嘛,廢久。」

「那...那是因為小勝每次都...等等,等一下,小勝等一下!太快了...嗚...」綠谷出久將臉埋在床單上,手指塞入的數量增加得太快,爆豪勝己的手指稍微進出抽插,綠谷出久就敏感的輕輕地顫抖著,埋在床單裡的聲音含糊不清:「小勝...」

「你想要什麼就直說啊。」爆豪勝己將手指抽了出來,滑膩膩的潤滑液沿著他的指尖滑下,他解開了褲頭,刻意發出金屬的喀啷聲,然後掏出那根早已蓄勢待發的性器戴上保險套,覆到綠谷出久的背後,用性器磨蹭著綠谷出久濕潤的肉穴,「不然這樣好了...」

爆豪勝己咬著綠谷出久的耳殼,然後以綠谷出久才聽得見的話輕聲細語。

「什...小勝是惡魔!」綠谷出久憤憤罵道,一罵完腰際立刻被爆豪勝己給緊緊掐著,「不行、不要...我才不會──啊!」

綠谷出久驚叫了一聲,摀著嘴,呼吸紊亂起來。

「不會怎樣?」爆豪勝己緩緩地挺腰,他緊緊抓著綠谷出久的腰,將下半身塞進綠谷出久的肉穴裡,進入得很緩慢,但技巧十足,不會躁進,出乎意料地在一開始還有思考的空間。

「嗚嗚嗚──」綠谷出久的話埋沒在掌心裡,發出一連串含糊的嗚嗚嗚,似乎在抗議什麼,然而當爆豪勝己開始抽出又狠狠地撞進去後,綠谷出久的聲音就斷斷續續了起來。

「不准碎碎念!」爆豪勝己抽了綠谷出久的屁股一巴掌,他的面頰開始泛紅,理智在和慾望拔河。

「小勝...嗚...太過分了...啊...」綠谷出久憤然的把手掌放下來,抱怨幾句後又被頂得說不出話來,嗯嗯啊啊了幾句,拳頭捶在床單上抗議,「腰...嗚...我的腰...我受過傷你又不是不知道...啊...混帳!」

「治癒女孩不是治好了?而且我不是說了嗎?你如果說的話我就破例溫柔一點啊。」爆豪勝己瞥了一眼綠谷出久的腰,果不其然已經被他給掐出了痕跡,於是他只好嘖了聲,把雙手移到綠谷出久被他拍紅的臀肉上,然後繼續擺動腰際。

「我不要...嗚...小勝、小勝是惡魔!」綠谷出久搖著頭,一面哭,又一面呻吟。

「...你有種再說一次試試看?廢久。」堂堂準英雄爆豪勝己終於受不了了,抽出一半,又狠狠地撞進去,飽滿的龜頭還停在綠谷出久最敏感的地方左右磨蹭。

「啊啊啊啊...停止!小勝!停止!」

爆豪勝己才不,他已經決定今天要把綠谷出久弄死了。

「拜託...小勝...嗚...哈啊...要死了...再...再這樣下去...」

「會怎樣?」

綠谷出久沉默了一會兒,爆豪勝己只聽到他抽泣的聲音,然後是細如蚊蚋的聲音:「再這樣下去...會懷孕的...」

「...」

「...」

爆豪勝己大概停止思考了三秒鐘。

「啊啊。」

「為什麼變大了啊!小勝!大笨蛋!」綠谷出久邊哭邊大罵,爆豪勝己抓著他的大腿把他轉了過來,光線讓綠谷出久的眼睛下意識地瞇起來,然後才看到爆豪勝己的臉。

那張臉整個都紅了,和綠谷出久幾乎不相上下。

「閉嘴!男人怎麼可能懷孕啊!」爆豪勝己幾乎在他開口的前一秒就打斷了他的話語,但是綠谷出久還是露出了爆豪勝己怎麼看怎麼蠢的笑容。

「明明是小勝叫我說的。」綠谷出久的眼角閃著淚花,下半身還濕漉漉的勃起貼在小腹,和爆豪勝己相連的那一塊甚至還黏膩膩的,只有上半身的衣服還在身上,但這一剎那爆豪勝己感覺自己的理智斷線了。

「你在小看我嗎?!」

「唉?沒有...啊!小勝!」

暫停幾分鐘的抽插又重新動起來,而且比起剛才還來的更為兇猛,爆豪勝己拉開綠谷出久的大腿,然後俯下身去,一口咬在綠谷出久的側頸,惡言惡語的在對方脖子邊說:「我就幹到你懷孕!」

「小勝!男人是...」

「少廢話!腿張開一點!」

爆豪勝己捏著綠谷出久的大腿,一下下的抽送進去,直到高潮來臨的那一刻,緊繃的神經在精液射出後,把全身的力氣都鬆懈了下來,然後整個人壓在綠谷出久身上。

「小勝,好重...」綠谷出久推了推他的肩膀,爆豪勝己才退了出來,坐在床邊,解下保險套打結,然後丟到垃圾桶裡。

「小勝,那個,要去...參加祭典嗎?」

「...嗯。」他感到焦躁的感覺好多了一點。

「那我去沖澡了喔?」

「等一下。」

爆豪勝己轉過去看對方,綠谷出久的雙眼都紅了,身上幾乎除了上半身以外都是他的痕跡,他猶豫了一會兒,又說了沒事,低下頭搓著自己亂糟糟的頭髮。

「小勝。」綠谷出久停在浴室門前,轉過頭來看著他。

爆豪勝己抬頭,遮住半邊臉,嗯了一聲,然後說:「情人節快樂,出久。」

「別讓我等太久,不然炸飛你。」想了想後,他這麼補了一句。

然後果然看見了,綠谷出久那副蠢爆了的笑臉。

 

---END---

 

七夕情人節快樂~!!!

因為要出國,所以只好提前發!

希望大家吃的開心<33

創作者介紹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