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羔羊
*牧場物語,沒有個性,相信我只是想寫H(然而暫時還寫不到)
*牧場主少爺爆豪x出久羊(後期人型)

*BGM:斷背山的配樂 Brokeback Mountain: Original Motion Picture Soundtrack - #17: "The Wings"

 

01

「咩──咩──」
廣大的草原上,羊群有秩序地排列前進,發出吵雜的聲音,冷冽的風正將草地的清新味道吹到人的臉上,牧羊人打了一個噴嚏,繼續騎著一匹馬驅趕著將近上千隻的羊群前進,他的身旁跟著一名同樣駕駛著馬匹的金髮少年。
遠方的太陽已經開始向西方落下,虎視眈眈的野狼在他們途經山谷前發出嚎叫,少年不需要牧羊人的指示,在經過山谷後,很快地就移動到羊群的另一邊去驅趕差點脫離隊伍的羊隻,並朝企圖接近牠們的野狼開槍警告,今日他們必須將羊群趕下山,暴風雪並不適合將羊隻野放在山上。
「做得好!」牧羊人朝少年豎起一根大拇指,而少年只是哼了一聲,彷彿這是理所當然。
牧羊人露出短暫的苦笑,早已習慣少年態度的他並未多說什麼,而是加速了下山的速度。

行走了四個小時後,他們回到了平地的牧場,山上的暴風雪預計會持續上一段不小的日子,最壞的可能是就這樣持續到明年的春天,少年──爆豪勝己將羊隻驅趕進牧場的柵欄後,就到馬廄去餵食飢餓的馬匹,直到牧羊人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勝己,差不多時間了。」他的父親,爆豪勝從馬廄外探頭進來,示意他差不多時間去迎接新生的羊隻,這將是他第一次接生的羊隻,也是未來直接交由他照顧的、屬於他的羊隻。
「哦。」爆豪勝己隨意回應著,比起緊張,更多的是興奮與期待,因為替自己的羊隻接生代表著自主獨立,在鄰近的牧場裡可沒有像他一樣這個年紀就能夠獨自擔當接生責任的人。
「加油啊!」
「不用你擔心。」他早已看過父親多次接生經驗,爆豪勝己非常有信心。
「說什麼啊,你爸爸只是怕你傷了小羊,這可是母羊的頭一胎呢。」
牧羊人的後方竄出少年的母親,爆豪勝己愣了下,隨即哼了聲,說道:「知道啦,老太婆。」
「勝己──」
「好了、好了,快去吧!」牧羊人趕緊替自己的兒子打圓場,催促爆豪勝己前往準備好的生產小屋,「自己一個人沒問題吧?」
「沒。」爆豪勝己一邊說著,一邊頭也不回地往生產房走去,他已經迫不及待要見到屬於自己的羊隻了。

窄小的生產房已經準備就緒,往年都是一大群母羊等候生產,但是這次交由爆豪勝己接生的是意外懷孕的母羊,一進到小屋內,他便看見母羊躺臥在鋪好的草堆上,一旁是準備好的接生用具,替他處理好先前消毒手續的幫手兼友人上鳴電氣看到他來後,很快地就將場面交給了他,並在他的瞪視下退出了小屋。
他要接生的羊隻只有一隻,而且還是第一次生產的母羊,所以母羊顯得特別緊張,光是安撫就花費了不少工夫,戴好手套後,他開始確認母羊體內的羊隻胎位是否正確。
「嘖。」
爆豪勝己咋舌一聲,不知道該說是幸或是不幸,第一次的接生就讓他遇到胎位不正的小羊,他小心地將胎位盡可能的調整,然後才開始抓住小羊的後蹄將牠緩慢拉出母羊的體內,過程說不上不順利,但血流的比他預期的多,讓爆豪勝己有些煩躁。
將小羊拉扯出來後,他先把牠鼻腔和口腔殘留的羊水處理掉,不過或許是剛才調整胎位調整太久,羊隻吸入過多的羊水,爆豪只好抓著羊隻的後腿把牠倒頭提起,然後拍打小羊的胸口和耳朵。
「給我努力一點,呼吸啊!」
這一串動作爆豪做得很快,動靜也很大,站在小屋外發呆的上鳴電氣被驚動的探頭進來,驚呼一聲以為他要殺了小羊,「爆豪你要殺了牠啊?」
「誰要殺牠啊,這可是我的羊!我在救牠,你給我閉嘴!」爆豪勝己不耐煩的解釋,又拍了小羊的胸口好幾下,然後他手中的小羊在幾秒之後猛然抖了下,搖了搖頭,朝他噴了一大口的羊水。
「...」
「哈哈哈哈哈!都是因為你太粗魯了。」上鳴大笑起來。
「吵死了,給我滾出去!」爆豪朝對方瞪了下,憤怒的表情在下一刻對上手中倒掛著的羊隻,小羊正勉強睜開一絲縫隙看著他,似乎還很虛弱,爆豪勝己愣了下,雖然語氣還是很惡劣,但是明顯和緩下來:「看什麼,給我好好活著啊。」
小羊當然無法回應他,雙眼又無力地垂下去。上鳴被他趕出去後,爆豪便著手開始剪掉小羊與母羊的臍帶,再小心消毒,並擠開母羊的奶眼,確認一切沒有問題後,翻閱了母羊耳朵上的記號,把小羊放到母羊身邊,拿起標記耳朵的耳刻剪,摸了摸小羊的耳朵。
那一處摸起來格外柔軟,接生的步驟到這裡就幾乎是最後了,小羊似乎感覺到他的撫摸,而又掙扎著抬起眼皮,爆豪想了想,既然是自己的第一隻羊,那麼只有數字的話好像有點無趣,不如幫牠取個名字好了。
「喂,你這麼弱,就叫你廢久好了。」他彎起嘴角,跋扈的、自信的,然後伸出手在羔羊的耳朵上做上了屬於自己的記號:「今後,就由我保護你了啊。」
「聽見沒,廢久。」

02
爆豪勝己,小勝。
那就是飼養牠的小主人,出久窩在母親的懷裡吸吮著出生以後需要的養分,一頭金髮的主人正在柵欄外瞇著眼瞧著牠,眼神兇惡,出久覺得很可怕,只能更努力地將頭塞進母親的乳房內。
至於為什麼牠的名字不是廢久,那是因為牠的主人似乎在報告的時候被狠狠罵了一頓,把自己的羊取名為「廢久」不是很過分嗎?所以牠的主人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將牠又取名為「出久」,出久覺得這個名字好聽多了,但是牠的主人──小勝還是依然喊牠廢久。
就只為了牠出生時讓小勝多花功夫給他吐出羊水!
「多喝一點啊,廢久。」
「你幹嘛恐嚇牠啊?」爆豪身旁的紅頭髮男孩說。
「就是啊。」黃頭髮的男孩說。
「哈?」爆豪看起來不太高興,仰起了下巴,「這兩個小時牠根本沒喝多少好不好?我哪裡在恐嚇?」
「你的表情太兇了吧。」另一位黑頭髮的男孩說。
「嗯嗯,是啊。」黃頭髮又附和。
「白癡臉你有種再說一次?」
啊,小勝好像又生氣了。
出久更努力地吸了吸,牠的母親在睡著前告訴他不用太急,不過因為一直被盯著看的關係,出久也沒有喝多少初乳,導致牠現在覺得又餓又累。
「好了好了,我差不多也要回去了,都看了兩個小時,嗚啊──好睏──」紅頭髮的男孩說。
「對啊,我今天還特地提早來,現在也有點睏了。」黃頭髮的男孩說,還揉了揉眼睛,「可是爆豪完全不感激我啊,明明我替他先把母羊給消毒了。」
「我可沒有拜託你啊。」爆豪一臉不悅。
「別這樣嘛,雖然也是事實。」黑頭髮的男孩說。
「喂!瀨呂!」
「我也要回去啦──」
「走吧走吧!」
「那我也要走了!掰啦,爆豪!」
「哦。」
出久半睜著眼睛,聽見一群人離開的腳步聲,牠的頭靠在母親柔軟的肚皮,突如其來的寂靜讓一陣睏意湧上,牠的嘴裡還在吸著奶,看到一雙腳映入眼簾,然後是一隻溫熱的大手。
「你的母親果然把你舔的都黏呼呼的啊。」
爆豪的手緩慢的在牠尚未長出毛髮的頭頂摸了摸,出久瞇了瞇眼,更深的睏意湧上,那溫度太過溫暖,不知道小勝會是什麼表情?
「嗯?」
牠慢慢地抬起腿,先是將腳底踏在地上,然後才使出力氣。
「...哦,這不是很厲害嘛。」
出久抬起頭,努力地站了起來,向爆豪踏了一步,腳步軟下去了一瞬間,又努力的站直了。
「喂,兩隻腳都在抖,就別勉強了。」爆豪看著牠顫抖地走了好幾步後,忍不住說。
可是出久還是努力地向前走,直到走近爆豪,牠才仰起頭看向牠的主人。
看著牠的救世主,就是他將自己從黑暗拉出來的。
小勝,牠的飼養員,牠的主人。
「廢久?」
牠猛地坐下去,或許是支撐太久,爆豪因為牠的動作而笑了起來,出久覺得很不好意思,牠想自己該再接再厲,只是小勝並沒有給牠這個機會。
「你別給我添麻煩了,現在可是晚上,要走明天再走。」出久低叫了一聲,因為爆豪將牠抱了起來,並將牠放回母親的懷抱。
「明天還有很多事要做啊,可別跟不上進度了,廢久。」
爆豪搓了搓牠幾乎赤裸的肌膚,溫暖的熱意讓出久又覺得睏了起來,這次牠緊盯著自己的主人,直到對方朝牠露出了一個有點取笑意味的笑容。
「毛也要快點長出來啊,廢久,不然看起來醜死了。」
噢──混帳小勝。

---tbc---

 

我只是想寫H,應該不會太長吧,反正就是小勝養出久羊羊的小故事

創作者介紹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