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出

*我餓了,所以是一大塊肉

*昨天那篇的後續:點我

 

大門被用力地踹開,他們踏著凌亂的步伐進到室內,到床邊。

漆黑的視線,綠谷出久聽得見爆豪勝己和他一樣粗重的喘息,他被丟到床上翻過身,猝不及防的又被扯下了溼透的褲子和內褲,爆豪帶著微微手汗的手摸上他早已濕漉漉的大腿內側,雙唇沿著他的後頸,貼到他的耳邊,彼此融合過後的信息素和淡淡的酒精味讓他的腦袋也變的昏昏沉沉的。

「廢久。」

Alpha低啞的聲音在耳後響起,帶起難以抵抗的酥麻,綠谷出久輕吟一聲,將臉埋進了床單裡,他的大腿因為爆豪的撫摸而顫抖起來,後方那個難以啟齒的部位正歡迎著自己Alpha的入侵,爆豪的手捏著他柔軟的臀肉,食指與中指併攏貼在他開闔的穴口來回蹭著,貼在他耳畔的雙唇咬住了他的耳殼。

「你不吃藥嗎?」

綠谷出久有幾秒在思考那句話的涵義,然後他努力挺起發軟的腰肢,側過臉來,「不...小勝,我今天不想...嗚、你先...先聽我說完嘛...哈...」

「你還想說什麼?」

爆豪入侵的手指在綠谷的身體裡動起來,綠谷張了張嘴,又放棄的把臉埋回了棉被裡,皺著眉頭哼哼起來。

「你最好交代清楚,我不想做到一半把你丟下床。」爆豪在他耳邊說著,在綠谷體內擴張的手一刻也沒有停,然後熟練地摸到了那塊鼓脹的部位,近似威脅的語氣:「說嗎?」

「那你...先把手抽出來啊!」綠谷出久抖了下,在被單裡大吼,只是輕輕擦過,他的穴口便忍不住的收縮,在慾望戰勝理智的時候,思考是行不通的,譬如現在,他被發情給折磨的痛苦不堪,僅剩的理智和尊嚴又不想讓他說出因為爆豪的抽弄,所以他無法好好的說話、甚至思考,而同理,被他撩撥的暴躁起來的爆豪,他的思考方式也變得一直線起來。

「哈?你不是忍不了了嗎?」

「那是,嗚...」綠谷出久放棄解釋,慾望戰勝理智後,最簡單就只剩下想要與不想要這兩個選擇,他放棄太困難的解釋,悶頭罵著趴在他身後的那個人:「算了,小勝大笨蛋!」

「廢久,我想不發脾氣,你這傢伙就越來越囂張嘛?」在綠谷體內擴張的手抽了出去,爆豪摸到他身前的性器,粗魯的捏著他不停滴著精水的陰莖,「我只是插進去而已,前面就硬成這樣,你今天狀況很好啊。」

「啊...小勝...!」綠谷出久扭著屁股把手伸下去拍開爆豪粗魯的動作,捏著自己的下半身,淚眼汪汪的側過頭要說什麼,沒有防備的被爆豪的大手握住渾圓的臀肉,粗大的滾燙陰莖被夾在他的雙臀間來回摩擦他敏感的穴口,爆豪勝己尚未進入他,快感便像電流一樣讓綠谷出久低叫了起來,護在雙腿間的雙手突然之間感到了一陣黏膩。

「你射了...?」

爆豪低沉的聲音貼在他的背脊,專心致志的用手夾著他的臀肉抽動起來,綠谷聽到對方帶點嘲笑意味的笑聲從背脊上震動著傳來,他一隻手扶在床上,一隻手顧不得擦淨手上的精液,被頂的往前晃了晃,潮紅一路從他的臉頰蔓延到了脖子,他垂著頭,倔強的否認兼挑釁:「沒...哈...我才沒有...倒是小勝...嗚...小勝是害怕了嗎...不敢進來──啊!」

捏在他臀肉上的手瞬間用力,痛的綠谷懷疑他的屁股要被掐出了痕跡,可是當他喊痛,爆豪又放鬆了力氣,隔著他的上衣啃咬他的後背。

「在說什麼廢話,我可是在等你說戴套的,總是說些掃興的欠揍話。」爆豪拍著他的屁股,一面拍,一面說:「快說要不要!我也忍得快受不了了!」

「很痛...!小勝你好好說話啦...嗚...痛...真的很痛...混帳!我不要啦──!」綠谷出久確定自己的屁股腫起來了,他抽著氣,想粗暴的再罵更多,頂在他穴口的滾燙陰莖卻先行一步插進了他的體內,淫水帶著對方一路進到最深處,卡在他最敏感的生殖腔前,爆豪抱著他的腰,另一隻手環抱到他的胸前,像隻大型獵豹一樣趴伏在他的身上,一面律動起來,一面低罵著。

「可惡!讓我等這麼久...!」

信息素幾乎把綠谷出久的呼吸給塞滿了,他不由自主的側著頭呻吟著,白皙的耳廓在爆豪的眼裡染著情慾的紅潤,接著被溫熱的舌尖含到嘴裡,爆豪環抱到他胸前的手從他的衣襬下探了進去,一路摸到他的胸前,撫摸他挺立的乳尖,不算溫柔,克制的粗魯讓快感充斥在綠谷出久所有的感官,但讓他驟然心跳的依舊是爆豪勝己壓低在耳邊的呼喚。

「出久...」

「嗚...小勝...!太狡猾了...」

「你閉嘴!」爆豪摟在他腰際的手摀住了他的嘴,綠谷出久幾乎能想像對方被他指出這一點後發紅的臉,他在爆豪的手掌心裡竊笑,笑聲又被對方針對性的頂弄變的煽情起來。

「小勝...啊...小勝...嗯...要呼吸不過來了...」綠谷出久暈暈呼呼的低叫著,嘴上那隻手立刻像被火燙到一樣收了回去,汗水從他的臉頰邊流下,他側著臉對爆豪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啊...小勝,謝謝...」

爆豪勝己的反應是劇烈的,綠谷馬上感覺到體內那個衝撞的東西變得更加粗大,並且往他敏感的生殖腔入口狠狠地撞去,他的生理淚水瞬間被逼得啪搭啪搭掉了下來,撐起身體下意識地往前爬,然後又被抱著腰給拉了回去。

「為什麼啊...小勝...啊...等等、不要...不要...啊...嗚...嗚...不行...不行啦...」

綠谷出久的腰軟了下去,那刺激讓他又害怕又興奮,爆豪的陰莖在他體內抽動,瀕臨要射的階段,把他抓回來的時候,也將陰莖抽了出來,把他轉過身,他感覺到對方的靠近,然後臉上忽然感到一陣溫熱黏膩,爆豪勝己把精液全射在了他的臉上,而且陰莖射後依然挺立。

「廢久,你太色了!」爆豪勝己紅著臉頰罵他,綠谷出久有幾秒鐘反應不過來,直到對方把他的雙腿打開,抬到腰上,他才後知後覺的摀著通紅的臉。

「我沒有!明明是小勝更色!」

「擦掉!」爆豪從床頭抽了一張紙巾丟到他的臉上,綠谷嗚了一聲,一面擦,爆豪也把陰莖重新進入他的體內,綠谷忍不住抖了抖,從喉嚨裡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把臉擦淨後,才注意到爆豪通紅的臉,和明明注視著他,卻帶著凶狠的眼神。

「又不是我的錯...啊,等下啦...嗚嗯嗯...」射過一次的地方在爆豪進入後,綠谷又忍不住射了出來,白濁的精液濺溼了他的小腹和上衣衣襬,然而他的下半身和爆豪一樣,在射過之後依然保有精神,並且隨著爆豪的抽插而搖晃起來。

「廢久,我要幹死你,把衣服脫掉!」爆豪拉扯著他的上衣下擺,綠谷出久完全搞不懂對方為什麼如此情緒高昂,但他還是順著爆豪的意動手脫起上衣,脫到一半後爆豪壓著他被衣服卡住的手,言必行的朝他的生殖腔口撞擊起來。

「咿...!啊啊...!小勝...不行...啊...!不行...嗚...!」呻吟一下拔高,綠谷出久那雙大眼睛立刻又哭了起來,玫瑰色的潮紅佈滿了他的全身,他無法掙扎開來,恐懼在爆豪勝己進入他的生殖腔後,化成滿溢而出的眼淚和哭叫,那是太過刺激也太過痛苦的過程,和已故孩子相處的一幕幕畫面在那一刻如電影格子般在眼前劃過,他閉起眼睛,無法控制的排拒和顫抖,直到他的本能容納了侵入者的到訪。

「我不是...說不要了嗎...我會死...真的會死的...小勝...」綠谷出久沙啞著說,他閉著眼完全不敢看向對方,他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夠接納爆豪,明明對方是他的伴侶,他卻無法給予對方同等的回報,讓他沒有勇氣睜開眼睛。

「廢久。」溫熱的柔軟觸感突然觸上他的額頭,綠谷出久在瞬間睜開了眼,爆豪的吻從他的額頭移到他的眼睛上,最後順著他的鼻樑,然後輕輕吻了他的唇,那雙火紅的眼睛,灼燒了他臉頰的溫度,因為爆豪勝己說:「我不是說了──我會拯救你。」

「小勝...」他的心臟咚咚跳著,眼前忽然劃開了兩條道路,而爆豪勝己在他面前指著,他沒有絲毫退路。

「你現在有兩個選擇,第一,我退出去,不進到這麼裡面,我們完成發情期,第二,讓我待在這裡,我們一起面對,你有五秒可以決定。」

他的腦袋一片空白,爆豪咬了他的臉頰,在他臉上留下一個牙印後,才開始倒數起來,那張臉壓抑著情慾,綠谷出久在聽見一的時候,猛然掙開爆豪壓制住他的雙手,然後環到了爆豪的脖子上,雙腿纏繞住爆豪勝己的腰,他將雙唇貼上去,清楚的告訴了對方答案:「小勝,進來──」

綠谷知道爆豪有一秒的停頓,但很快他就被徹底壓在床上,爆豪的親吻堵住了他的呻吟,腫脹的陰莖緊緊的插入他的生殖腔在裡頭攪動,綠谷出久渾身發顫,恐懼與快感在拉扯,最敏感處傳來的刺激讓他失去了全身的力氣,只剩下本能的纏住爆豪勝己,雙腿交扣,讓Alpha可以更深入他的身體。

從後穴流出的淫液在交合的地方打成了泡沫,啪、啪、啪,用力地將彼此嵌入身體裡,在高潮來臨的那一刻,綠谷出久緊緊抓著爆豪勝己的背脊,他仰起了頭,叫也叫不出聲,五指收緊,在推開爆豪與攀住對方之間選擇了後者。

「小勝...」帶著哭腔的聲音低聲吶喊,爆豪勝己將他抱到腿上,綠谷出久低叫一聲,側著臉在爆豪勝己的脖頸處哭泣。

「很痛嗎?」爆豪勝己的手在他的後背來回撫摸,輕柔的讓綠谷出久感覺自己產生了幻覺。

「很痛,快痛死我了。」綠谷出久哭著說,張開嘴朝爆豪勝己的肩膀咬去,有幾分洩憤,有幾分抒發,然後他輕顫了顫,環抱著爆豪勝己,「小勝...射了好多...嗚...好熱...」

「你別廢話。」爆豪勝己張開嘴往對方的肩膀也咬了一個痕跡,雙手掐在綠谷出久瘀青的腰上,含糊地說:「等下繼續幹死你。」

陰莖在體內成結的感覺太過明顯,肩上的疼痛就沒有那麼明顯,綠谷出久隨意嗯了一聲,意識在發情期將進入第二階段前稍微清醒一些,他想起他原本想說什麼話。

「小勝,我也想拯救你。」

然後他果不其然的聽見爆豪勝己憤怒的聲音:「哈?你憑什麼救我?」

「因為小勝感覺也很痛苦嘛。」

「我哪裡痛苦!我才不痛苦!是我要救你才對!」

「小勝這麼說也是啦。」

「廢久你在自大什麼?!」

「我沒有!哪有!」綠谷出久抬起頭,望見爆豪勝己那雙帶著怒意的眼睛,忽然就笑了,哭紅的眼睛笑彎了起來,趴回爆豪的肩上,他的體溫又開始上升,眼神有些迷濛,但意識還算清晰,他輕輕開口:

「小勝,謝謝你,我真的好喜歡你。」

所以,他還想和他一起走下去,他還想和爆豪勝己有未來,也不能夠停留在過去太久。

「我早就知道了。」爆豪勝己的聲音低沉,綠谷出久忽然被握住肩膀往後拉,耳邊湊上爆豪的雙唇,「廢久...」

剩下的話沉在他的耳邊,綠谷出久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

然後他躺回了床上,爆豪的吻從耳邊回到他的臉頰和雙唇,在情熱之中,綠谷出久朦朦朧朧的想,被一頭不願意表示感情的獵豹撲倒,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END---

 

關於這個梗還有後續的劇情:

這個梗其實有更虐的走向,可是私心心愛的CP能夠HE,所以不想給他們BE,

綠谷的「我也想拯救小勝」是基於綠谷痛苦,小勝也會痛苦,所以為了不要讓小勝也跟著痛苦(也就是拯救小勝),所以綠谷想趕快好起來

這篇之後其實綠谷還是吃了避孕藥,如果要寫感覺會是長篇,所以就暫時不寫了XD

總之,很久沒開車了,希望大家喜歡!

 

創作者介紹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