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出
 
※十傑paro
 

10

綠谷出久出了一身冷汗。

肇事主正把大手搭在他的小腹上,他宛如經歷一場浩劫,在爆豪勝己撫摸他腹部上那個紋路時,再度體驗了一遭腹部灼燒的感覺,但是這次並不痛苦,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熱意讓他臉色脹紅。綠谷出久始終緊緊盯著對面的麗日,女孩背對著他們似乎進入了熟睡,他咬緊牙關不讓任何聲音洩漏出來,爆豪勝己的大手則依然摀著他的嘴,那個堅硬的東西就頂在他的臀部後方,並不時的磨蹭著他。

綠谷出久隨時要大叫出來,但理智還是讓他更相信自己對爆豪勝己的了解,他從喉嚨裡發出了模糊的聲音,說是抗議倒也不是,爆豪勝己的指腹像帶電的指引,讓他渾身發麻,無法控制的發出聲音,一股熱流甚至在爆豪勝己的手指滑到他褲頭前時往下竄去,逼得他幾乎再也忍受不了。

可是就是在這一瞬間,那隻大手停止了探索,僅僅將手心擱在他的小腹上,濕熱的呼吸聲從他的後頸傳來,爆豪勝己方才那一聲叫喚就像是一場錯覺,對方到底是醒著的,還是不清醒的綠谷出久全然無法確認,只是在這一刻他才察覺到這場折磨人的體驗終於結束了。

他握上爆豪勝己的手臂試著小心地拉了一下,第一次沒有成功,而是讓爆豪勝己更緊的擁抱住他,他們大腿貼著大腿,他的臀貼著爆豪勝己的胯下,他不需要在確認就知道抵著他的那個東西有多大,一時間他浮想聯翩,感覺到爆豪勝己的手再度往下滑了一點的時候,他立刻握住了對方的手背制止對方往下摸,心跳硬生生停止了幾秒又加速跳動起來,不知不覺他的手心也都是汗,緊張讓他後背也竄上一股熱意。

在深呼吸幾次後,綠谷出久再度試了一次,這一次他成功了,從爆豪勝己的懷裡滾出來,他險些撞上變得微弱的營火,在營火邊停了下來後,什麼儀態也顧不上的捉起自己的劍就往樹林跑。

綠谷出久不敢跑得太遠,腹部隱隱灼熱起來時,綠谷出久就停下了腳步,他扶著大樹喘氣,然後無力地靠著樹幹慢慢坐下來。

難以置信。

他撫摸著隱隱發燙的小腹,臉頰上猶有熱意,手指不敢觸碰自己鼓起來的那個部位,綠谷出久的腦袋此刻實在太混亂了,他明明不是那類人的,而且對小勝的觸摸他不應該有反應...

他不應該有的。

好熱...

綠谷出久屈起了腿,環抱住小腹將臉頰靠在腿上,他的腹部像有一團火,在不停燒烤著他的意志,使他的思考也變的混沌起來,汗水已經打溼了他微捲的綠髮,綠谷出久卻顧不上擦汗,他閉上眼睛,努力驅趕掉那些會阻礙他完成任務的東西,但越是努力越是失敗。

「我明明只是想幫小勝啊...」

難道做錯了嗎?

綠谷出久悶悶的想著,眼角才注意到被自己放在一旁的聖劍,盯著那把劍一會兒,他將聖劍從劍鞘中拔了出來,夜色下聖劍透著一抹微微的光,綠谷出久閉上眼在心裡默念了好幾次歐魯麥特的名字,終於一道光從劍身之中投射了出來,落在他的面前。

『綠谷少年──』

綠谷出久猛然睜開眼,他的老師歐魯麥特的「意志」正漂浮在地面上,以著近乎乾枯的肉體姿態看著他,綠谷出久欣喜的想說些什麼,注意到歐魯麥特的視線後,連忙將上衣衣襬塞回褲子裡。

「抱歉,歐歐魯麥特我──」綠谷出久慌張地整理著儀容,這明明沒什麼,歐魯麥特也見過他起床的樣子,但是綠谷出久卻不想讓對方見到這樣子,他夾緊雙腿,匆忙中讓聖劍落到了地面,他啊了一聲,與此同時,歐魯麥特讓他放鬆的聲音也傳了過來。

『沒事的,你不用那麼緊張。』歐魯麥特蹲了下來,骨感明顯的大手握住了他的肩膀。

「...對不起。」綠谷出久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自己的老師,不管剛才他有什麼想法,但讓自己最崇拜的人看到這個狀態還是讓他覺得很羞恥,他甚至不敢與歐魯麥特四目相交了。

『你找我有事對吧?』

歐魯麥特溫和的聲音又一次傳過來,綠谷出久點了點頭,握在他肩膀上的那隻手捏了捏他,一瞬間他彷彿得到了鼓勵,深呼吸一口氣才抬眼看向歐魯麥特,但是在他出口以前,歐魯麥特先開口了。

『你和馴龍師結婚了嗎?』

綠谷出久睜大了眼,圓滾滾的大眼睛直接證實了歐魯麥特的猜測,他的舌頭打結了,先點頭,然後又搖頭,再點頭,最後吞吞吐吐地說:「這是有、有原因的,那個...說是也是,但不是歐魯麥特想的那樣,我只是想幫助小勝...就是我的幼馴染,所以...」

綠谷出久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畢竟爆豪勝己還有事情沒有跟他解釋明白,他只知道對方說出口的那句喜歡他可能是真的,而丟下對方讓那場所謂的「馴龍儀式」失敗他也做不到,仔細一回想爆豪勝己沒有告訴他在殺了他之後會發生什麼事,還有那場儀式失敗之後又會發生什麼事,如果和他建立連結是爆豪勝己所需要的最後一個手段,綠谷出久不介意稍微犧牲一下自己...

『綠谷少年...?』

「啊...」

『你的臉很紅,還好嗎?』

「沒事、沒事,我很好!」

綠谷出久用手臂摀住了臉,又一次撇開視線,他意識到的太晚了,雖然爆豪勝己一直罵他思想不純潔,可是要他一個小處男不去想那些東西實在太困難了,而且他也不是常常想的,實在是爆豪勝己的舉動會讓他誤會...也許他也沒有誤會,爆豪勝己不一定沒有那個意思,湖邊程序完成的時候,和方才那個差點被夜襲的時候,那個慾望是真的還是假的綠谷出久感覺的出來,他們都是年輕氣盛的少年,要假裝還太難了,再一想到爆豪勝己說過的差一步驟,也許並不只是單純的婚禮這麼簡單。

「歐魯麥特怎麼知道?」綠谷出久的腦袋裡依舊亂糟糟的,一問出口他就知道了答案,果然歐魯麥特露出了苦笑。

『昨天我感應到有東西進入你的身體,不過正好前幾天力量用的太多,所以一下子衝擊太大,我稍微昏了過去。』

難怪他昨天怎麼呼喚歐魯麥特都沒有效果...

「歐魯麥特感覺的到嗎?」

『當然!我不只寄宿在劍上,還有你的身體裡,所以少年該有的反應我也...咳咳咳...不,還是不說了。』

歐魯麥特說到一半,綠谷出久的臉還是紅透了,他的身體還沒有辦法完全駕馭歐魯麥特的力量,所以繼承的時候,那些過去力量的意志都會儲存到他的劍與身體裡,直到他獨當一面為止,不過這也就表示了他的身體狀態歐魯麥特瞭若指掌。

要是他和爆豪勝己怎麼樣了,歐魯麥特也會知道。

「嗚...」

綠谷出久來不及想下去,一直在灼燒邊緣的小腹突然又燒了起來。

「怎麼回事...」他咬緊了牙,發出痛苦的呻吟,掀開衣服一看,那條盤據在他小腹上的龍紋身正閃著紅光,即使在黑暗中也明顯的亮著,標示著所有權一樣的散發著另一股魔力。

『少年!綠谷少年!喂!』

這一次的劇痛讓綠谷出久根本沒有緩過來的機會,汗水如雨下的從他的下巴滴落,歐魯麥特扶著他的肩膀,他聽到了枯枝落葉被踩斷的聲音,伴隨著歐魯麥特的呼喚,他在一片陰影中看到幼馴染睜著腥紅如血的雙眼向他走來,而他一句話也來不及說出口,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爆豪少年!你做什麼!』

在黑暗之中,他聽到他的老師歐魯麥特這麼說。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IA 的頭像
ARIA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煒慶~
  • 噢~~好刺激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