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出

※十傑paro

※盡力在25章內完結

 

11

四周有茅草的香氣,和微風吹過的感覺,綠谷出久醒過來時,躺在一輛運送茅草的四輪木車上,車身顛簸的厲害,讓他有些頭暈,不過小腹的疼痛已經退去,回復到溫熱的那種感覺,他撐起身體,麗日的聲音首先傳入他的耳裡。

「你還好吧?」麗日柔軟的手心握了握他的手腕。

「我這是...我們已經出發了嗎...小勝他...」綠谷出久滿腦子有太多疑問,昨晚爆豪勝己為什麼會突然出現?而且他昏過去又發生了什麼事?他還聽見了歐魯麥特的聲音...

「歐魯麥特!」綠谷出久猛然想到,左右看了看身旁,見到那把聖劍躺在他一旁後,舒出了一口氣,他下意識地握住劍柄,感覺到歐魯麥特的力量才放下了心。

「怎麼了嗎?」

這時候他才終於注意到麗日,綠谷出久看了看四周,麗日一臉擔心的望著他,而爆豪勝己不見蹤影。

「那個,小勝呢?」

「啊,你是說那個看起來很兇的人?」

「嗯。」綠谷出久苦笑著點了點頭。

「哦,那個人啊...」麗日說到一半,一陣強風拂來,一道陰影壟罩了他們又離開,綠谷出久與麗日一同抬起了頭,看到那道身影的時候綠谷出久便恍然大悟,麗日指著那道飛在天空中的巨大龍身說道:「他說他用飛的跟著我們。」

 

前往魔女之城的路上,綠谷出久和麗日御茶子談了很多,麗日告訴他自己還是一個見習的魔女,之前因為家裡有事,所以才千里迢迢地回了一趟故鄉,剛巧返回的時候在那個村莊遇到了他們,而且最近由於歐魯麥特所建立的保護越來越削弱的關係,導致魔物增加,麗日實在是不得已才拜託他們與她同行。

「就是這樣子,真抱歉給你們添麻煩...」麗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連忙揮了揮手。

「沒事的,魔女之城剛好是我們會經過的城市,所以不會添麻煩!」綠谷出久頓了下,笑著說:「而且這也是勇者的本分嘛!」

麗日愣了愣,笑容放鬆了些,「是這樣啊,勇者真辛苦呢。」

「還好啦。」綠谷出久搔了搔臉頰,他只怕自己還不夠認真而已。聊天的話題一時停了下來,他盯著落日,往後靠著茅草,目光又忍不住看向天空中那個飛在他們周遭的紅龍,不知不覺脫口而出:「小勝為什麼不跟我們一起呢?」

「咦?」

「啊,不,沒什麼。」

綠谷出久搖了搖頭,他也曾問過麗日關於昨天晚上發生的事,不過麗日說那時候她實在太睏了,所以只注意到爆豪勝己抱著他從樹林中走回來,也沒有特別說什麼,那之後麗日又睡了回去,等到天亮以後,爆豪勝己就將他們帶到附近的村莊,讓當地要進城的人帶他們走,麗日並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是在他昏迷期間被爆豪勝己交代要照顧著他,聽麗日說,他流了很多的汗,似乎很痛苦的樣子。

綠谷出久猜想是因為龍紋身的關係,昨晚爆豪勝己若是清醒的,那麼肯定又有什麼事讓對方不高興,只是他完全沒有頭緒,反倒是要論不高興,綠谷出久覺得自己還比較有資格。

「你果然比較想和他相處嗎?」麗日十指相抵,露出很抱歉的目光。

「唉?」綠谷出久不太明白對方為什麼會這麼說。

「因為我聽說...你們會討厭女生...」麗日說的很小聲。

「討厭...?」綠谷出久愣了下,終於反應過來對方在說什麼,他的臉頰微熱,搖了搖頭,說:「不,並不會,我想...也不是同性伴侶都會討厭異性的...」

「是這樣嗎?那太好了!」麗日露出了一個笑容,握住了他的雙手。

「哇!手、那個...麗日小姐...!」綠谷出久的臉全紅了,他大叫著抽回了自己的雙手,畢竟他從來沒跟異性這麼接近過,臉頰無法控制的熱了起來。

「抱、抱歉。」麗日有些嚇到,不過幾秒後舉起了雙手說:「我會盡量不碰到你的。」

「不是這個問題...」綠谷出久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他總不好意思說自己從沒跟異性接觸過,而且他實際上也不是那種人。下意識地握緊拳頭,一陣風又襲來,他往上看了看,一眼便與爆豪勝己四目相對,從那雙眼晴中讀不出任何情緒,綠谷出久一向不擅長解讀幼馴染的想法,那個目光也可能是被他的聲音吸引了注意,沒有別的意思,他一看過去,爆豪勝己就撇開了目光,他嘆了一口氣,緊緊握著自己的劍,向麗日說聲要休息後,就閉上了眼。

 

從絕望之谷附近的村落出發,再向北方前進,他們花了足足一個月的時間才到達了魔女之城的邊境,巨大的懸空碎石四處散落在魔女之城的領地,這一塊地方從踏入的瞬間就充滿了魔力的因子,綠谷出久總覺得哪裡奇怪,不過麗日告訴他這是正常的,所以他並沒有指出自己所感到的不正常。

「你不進城嗎?」麗日從木車上探出頭問他。

一抵達邊境後,綠谷出久就讓駕車的車伕讓他在附近的小村莊下了車。

「不了,我還有一點事要辦。」綠谷出久看了下也跟著落地的爆豪勝己,這一個月都是如此,爆豪勝己不與他靠近,也不與他說話,只與他維持一個遠遠的距離。

「好吧,那麼有機會再見!」麗日有些戀戀不捨,這一個月他們聊了很多,相處也很愉快,甚至稱呼他為「小久」,綠谷出久雖然不好意思,不過他的朋友本來就不多,自然也是很高興與對方成為朋友。

「嗯,有機會再見!」綠谷出久向對方揮了揮手,木車很快的載著麗日進了城門,他吸了一口氣,轉過了身,「小勝。」

「少跟我搭話。」爆豪勝己看也不看他,正撫摸著那頭巨大的紅龍,綠谷出久有些無奈,因為爆豪勝己態度的關係,這陣子連帶著爆豪勝己的龍對他的態度也不是很好,只是由於連結的關係,所以爆豪勝己的龍對他發出的威壓沒有太大的效果,而且就算那頭龍對他擺出了抗拒的姿態,可是綠谷出久不知道為什麼感覺不是那樣,爆豪勝己所反映出來的情緒並不是真的在抗拒他。

但是他真的不知道是什麼。

「小勝。」綠谷出久邊說,邊向對方踏出了一步,卻沒想到這一步直接讓對方壓抑的暴躁情緒炸了開來。

「我不是說了!別跟我搭話!」爆豪勝己那雙腥紅的眼睛死死瞪著他,很焦躁,太焦燥了,來自爆豪勝己的情緒突如其來的湧了過來,這一個月始終沒有再復發的腹部灼熱感在同時間慢慢地開始燒了起來。

「可是...」綠谷出久痛苦的頓了下腳步,他是真的很需要和對方談談,湖邊對話遠遠不夠,他需要更了解對方才行。

不然他無法拯救他。

「離我遠一點!」

一陣強風襲來,爆豪勝己的龍搧動翅膀將他吹的向後翻倒,綠谷出久立刻又爬了起來,但爆豪勝己已重新跳上了龍背,飛上高空,他仰頭望著幼馴染盤旋的身影,摀著小腹又倒了下來,他沒有失去意識,可是腹部太熱了,他費了好一番力氣才伸手握住了劍柄,將聖劍用力的拔了出來後,用力的在手心劃了一道口子。

「嗚。」

歐魯麥特、歐魯麥特!回應我!

他在心裡不斷念著,拉起衣襬將染滿鮮血的手心覆到小腹上,灼熱感頓時如潮水一般消退下去,綠谷出久粗喘著氣,尚未緩過來,聖劍便發出微微的光亮,歐魯麥特乾枯的身影蹲在他身側,說道:『少年,別太勉強自己了。』

他扯出一個笑容,說:「我沒事的。」

歐魯麥特幾天前告訴他的方式很管用,他正想向歐魯麥特道謝,但歐魯麥特搖了搖頭。

『我不是說這個,要搞清楚拯救的對象啊,綠谷少年。』

「我...」他愣了下,不知道該說什麼,想了想後,說道:「如果是歐魯麥特,也會這麼做的吧?」

『...雖然確實沒錯,但也不是用這種方式啊。』

「可是還有什麼辦法呢?小勝什麼事也不跟我說清楚。」

『唉...』

「歐魯麥特?」

『你有沒有想過爆豪少年根本不想要你拯救他呢?』

「不想要...我拯救他...?」他瞪大了眼,比起手心和小腹的微微疼痛感,這一句話讓他腦中一片空白。

『分清楚人們需要的是什麼,這也是勇者必須具備的能力啊。』

光珠從歐魯麥特的身影中分散,綠谷出久立刻伸出手想握住歐魯麥特的手腕,直覺讓他覺得歐魯麥特知道什麼,但他的手穿透了過去。

「等等!歐魯麥特!你知道什麼?!」

『先專注在眼前的事吧,綠谷少年,有東西要來了。』

「什麼...?!」

猛然之間,一陣天搖地動,幾乎在這個瞬間,懸浮在魔女之城領地的巨石碎片都墜落到了地面,轟隆一聲的在地面砸出了無數個洞,尖叫聲四起。

「有魔物入侵城裡了。」

他的手臂一痛,爆豪勝己捉著他,將他拽到了龍背上。

於是他看見魔女之城燒了起來。

 

---TBC---

創作者介紹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