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回結束

 

13

Eri憑空消失,綠谷出久沒有在附近找到任何多出的血跡,也沒有聽到Eri可能被抓走時的動靜,他難受的回到麗日待的那間房子,爆豪勝己沒有多說什麼,但臉色比起剛才顯得更為難看,麗日御茶子倒是一點都不意外,她表示在自己進城後,發現到處都是失蹤人口的尋人啟事,而且在那之後沒多久,魔物就像憑空出現一般的在街道上開始無差別殺人。

說完這些後,麗日又向綠谷出久伸出了手,要綠谷出久證明她的清白,於是綠谷出久只好讓聖劍辨明麗日是否正常,結果綠谷出久並沒有判斷錯誤,麗日並非魔物偽裝成的。接下來綠谷出久從麗日的口中,知道了魔女之城中央塔上管理魔力能量的基石被破壞,他們在城外看到的那些懸浮巨石之所以會突然間崩塌掉落也是這個原因,而魔女們因為都曾在基石受過能量的連結,所以全部都失去了魔力,失去抵抗魔物的能力。

麗日說突變發生以後,載著她的馬車伕就帶著她逃跑,但還是來不及,馬車伕吸引走了一些魔物後,她就被逼入了絕境裡。

麗日指了指她身邊的男人說:「我也不知道這個人從哪裡出現的,不過是他帶著我逃進了這裡,進到這裡後,他就昏過去了,我在他的腰上發現好大的傷口,可是我目前也沒有辦法救他,只能夠盡量包紮,包完以後,我就想說在門口做點陷阱什麼的。」

麗日抱歉地吐了吐舌頭,拿出腰間袋子裡的驅魔粉,綠谷出久瞬間明白為什麼進門時會眼睛痛了,因為那不只是驅趕魔物的粉末,也是對操縱魔物的原.人類有用的粉末,簡言之,只要來的人有魔力都會受到傷害,而他因為不受魔女之城基石破壞的影響,所以身上的魔力還在才會受到傷害。

「我明白了,可是繼續待在這裡也不安全,剛才……Eri都那樣不見,我覺得還是一起走比較好,我得去一趟中央塔,至少先開啟緊急魔陣,恢復魔女之城的魔力運作,讓還活著的人有自保的能力。」

「嗯……確實,比起一個一個找還活著的人,還是讓有能力自保的人先恢復比較好,不過我想如果大家還活著,應該會到城南的學校那裡,畢竟高端的魔女都在那裡上課,我記得除了中央塔的緊急魔陣以外,學校應該也會有相對應的設施。」

「那麗日小姐要跟我們去中央塔嗎?還是?」

「萬一在塔中央有始作俑者的話,大餅臉還是別跟去吧。」一直沉默的爆豪勝己開口道:「而且還有一個昏過去的人,移動起來很麻煩。」

……」綠谷出久看了看對方,捏著下巴思考起來,爆豪勝己說的也是,不過應該怎麼辦比較好,兵分兩路嗎?綠谷出久實在放不下心讓麗日一個人,只是這樣的話,他們就得再等那個昏過去的人醒來,在這一段時間裡,說不定會有更多人犧牲也不一定……

「那個……小久?我有一個提議。」

突然間麗日的聲音打斷他的思考,綠谷出久抬起頭看向對方。

「什麼提議?」

「就是,我有一個朋友,教過我隱形的法術,雖然我現在無法使用,可是小久要不要試試看?我的朋友告訴我這個法術可以維持一小時,可以使用在自己身上,也可以使用在別人身上。」

「啊,原來是這樣,不過有辦法隱藏魔力的氣息嗎?」

麗日點了點頭:「可以的,她的家族歷代都是最優秀的刺客。」

「太好了!那麼就拜託你了,我和你先去打開緊急魔陣,那小勝就--」綠谷出久頓了下,看向爆豪勝己,詢問式地說道:「小勝可以幫忙看一下這個受傷的人等我們回來嗎?」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爆豪勝己看起來不太同意。

「這是目前最好的辦法,不然你說該怎麼辦?」

爆豪勝己嘁了一聲,撇開眼。

麗日有點尷尬,可是綠谷也不想和爆豪吵起來,他鼓起了臉,打算再說點什麼的時候,爆豪勝己呼出一口氣說道:「隨便你。」

這麼一聽後,綠谷出久就不高興了:「什麼隨便我啊,小勝有想法的話就說出來啊,不然每次都一個人在那裡生氣,我怎麼知道--」

「等等等等,小久,你先別那麼生氣,還是我先教你法術吧,還有……你的手是不是包紮一下比較好?」麗日揮了揮手,制止他們的爭吵,指著綠谷出久的右手。

綠谷出久愣了下,搖了搖頭,把右手藏到了身後,「沒事的。」

「什麼沒事,你的手都在抖了,給我吧,我幫你……

「別碰他!」

「小勝!」

爆豪勝己揮開麗日伸過來試圖拉綠谷出久的手,然後把他的手抓住了。

「呃、抱歉。」麗日很快地舉起兩隻手,露出歉意的笑容:「說好不會碰你的。」

「不,是他太莫名其妙了,小勝,你幹嘛啊!」

「誰莫名其妙了,你自己搞成這樣還要別人幫你善後嗎?」

「什……

「別以為我沒看到你自己割了手心,還用了勇者之力,會變成這樣完全是你自己弄的。」

「我、就算這樣,明明就是你生氣,所以我才只能夠用血來緩和疼痛啊,還不是你亂給我標記--」綠谷出久沒想到爆豪勝己看到了,進城之前那個緩和的手段他用得太過火了,不過也是因為太痛了,不知不覺就割得太深,綠谷出久說到一半,突然覺得自己說得太多了,用手背摀著嘴安靜了下來。

「你不就是打算什麼都不說嗎?」

「我要跟小勝說什麼啊……

「書呆子就是書呆子,到底把學的東西都丟到哪了?」

「我對你們一族又不了解,我--」綠谷出久睜大了眼,手心一陣溼溼熱熱的,爆豪勝己握著他的手腕,俯下身舔起了他帶著乾涸血跡的手心,像龍一般倒豎的眼睛看向他。

綠谷出久臉頰一陣熱意,不過很快地他就被自己手心癒合的速度給嚇到了,他睜大眼睛看著被爆豪勝己放開的手,雙眼閃閃發光。

「小勝!」

「笨死了,不會說謝謝嗎?」

「謝謝!啊,那受傷的人小勝也可以--」

「別想,門都沒有。」

「唉--?」

爆豪勝己哼了一聲。

「真小氣。」

「廢話,他又不是自己人,我幹嘛救雜魚。」

「好、好吧,那麗日小姐,呃……麗日小姐?」

綠谷出久聽到自己人,忍不住動搖的轉移話題,一轉過頭,便看見麗日御茶子把眼睛摀了起來。

「好、好了嗎?」麗日通紅著臉放下了手,搧了搧臉上的熱氣,看到對方這樣,綠谷終於忍不住害羞了起來,他點了點頭。

「麻煩麗日小姐了。」

 

通往塔中央的路途格外寧靜,但光是靠近,綠谷出久便感覺到了不一樣,他讓麗日御茶子跟好自己,帶著對方穿越魔物,隨著靠近塔中央,魔物的數量便越多,而且看起來似乎都呆滯的一動不動,綠谷出久不敢多做確認,在麗日的指引下,他們一起登上了塔中央,一踏進去後,綠谷便聽到歐魯麥特要他小心的聲音。

『綠谷少年,感覺不太對。』

綠谷出久握緊了聖劍,他也有這種感覺。

塔裡沒有任何人類的氣息,燈光昏暗,地上比起外頭的街道,有更多的殘餘血液。

「這裡以前有人管理嗎?」綠谷出久小聲問道。

「有的,我記得是長老一輩的人,我們通常只有參加魔女成年禮的時候才會到這裡,平常是不允許進入的。」麗日也小聲回答他。

綠谷出久皺起了眉,也就是說……這裡的人也遇害了嗎?

「趕快打開緊急魔陣吧。」他說道。

他們在塔內到處尋找緊急魔陣,最後終於在一扇門外感受到一股隱約的魔力波動。

「麗日小姐,是這裡嗎?」

「嗯,我沒記錯的話--」

「不行喔,大哥哥大姊姊。」

一道聲音從他們的身後響起,綠谷出久立刻回過頭,看清楚那道女孩的身影時,他睜大了眼。

Eri……?你怎麼……

不好,很不好,綠谷出久看著Eri臉上難過的表情,危機感瞬間讓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下一秒他很果斷的用了勇者之力推開了那扇大門,他背對著麗日御茶子大吼︰「麗日小姐!」

走道在他大喊的瞬間彷彿扭曲了起來,Eri的身影再度消失在眼前,他的隱形魔法已經失效,綠谷出久毫不猶豫地拔出了聖劍,向一旁的走道翻滾過去,一陣風便往他剛才站立的地方掃了過去,整個牆面宛若瓦解一般粉碎了開來。

「誰?!」

「我才想問問你是誰,竟然誘拐別人的女兒。」

黑暗之中,一名帶著鳥嘴型面具的男人走了過來,一見到那個男人,綠谷出久就知道對方不是人類了,那個男人是投靠魔族的原.人類。

「你在說什麼?為什麼要襲擊魔女之城?」冷汗從綠谷出久的額際滑落,麗日與他說過打開裝置只要一下子的時間,那麼……

「當然是在說我可愛的女兒囉,唉,不過又不知道跑哪去了,算了,為什麼之類的--」

男人朝他舉起了手掌,綠谷出久連忙舉起劍防禦,但下一秒,男人將手掌移向了被他打開的門內,「就請那位魔女問問我好了?」

「麗日小姐!」

轟地一聲,整座塔劇烈晃動了下,粉碎的石粒從房間裡爆了開來,與此同時,空氣中的魔力因子也像膨脹一般的從四周波動出去,男人瞪大了眼,綠谷出久聽到耳畔的呼喚,將聖劍上的勇者之力開到了最大。

『小久!』

「歐歐歐歐魯麥特!!!!!!」

聖劍像膨脹一般,一名壯碩的勇者影像與綠谷出久重疊在一起,他握緊雙手,揮動起手中的聖劍。

「不好。」

隱隱約約的,綠谷出久聽到對方的叫喊,但很快中央塔轟隆隆的聲音就蓋過了一切,從他所在的位置,中央塔被他切成了兩截,男人身後的翅膀帶著男人飛了起來。

「麗日小姐!」

綠谷出久向隱身已解除的麗日伸出手,啪地一聲,麗日拍向他手的瞬間,綠谷出久便蹬著地面也跟著飛了起來。

耀眼的金色光芒將他整個人包覆起來,綠谷出久全身都在劈哩啪啦的疼痛著,男人發動著火焰一般的法術向他丟來,綠谷出久吃力地閃躲著,同時向男人揮動帶著魔力的聖劍。

「砰--」

男人摔落到地面,綠谷出久未來得及停下手,便看到一道火焰凶狠的朝男人跌落的地方掃了過去,綠谷出久抬起頭,迎著強大的風壓,與幼馴染對上了視線,他熟悉的火龍上,位在爆豪勝己後方的傑特一族仍舊昏睡著,爆豪勝己猩紅的眼睛正瞪著煙霧仍消散不去的地方。

綠谷出久不確定爆豪勝己是否聽到動靜才趕來,不過煙霧一散去,男人的身影就消失了,綠谷出久的心臟猛然停了下,他回過頭朝中央塔的方向望去,發現男人和Eri站在塔邊,他們向他揮了揮手後,就跳進了塔下的一團黑色漩渦。

「往哪跑!」

火龍朝黑色漩渦噴去火焰,然而漩渦不久後就消失在空中,綠谷出久看向街道,那些徘徊的魔物也都消失了,他與爆豪勝己互相對視了一眼,他們一同回到了中央塔。

「麗日小姐,你還好嗎?」

綠谷出久一踏上中央塔,便看到麗日御茶子倒在了角落,幸好只是睡著了,他沒有叫醒麗日,一陣鳴笛般的聲音便響徹雲霄。

「搞什麼!」

綠谷出久聽見爆豪的低罵,他也往天空看去,黑夜之中,一道道配有警徽身影的魔女們飛到了空中。

綠谷出久和爆豪勝己聽到他們這麼說:

「又一名受害者確認。」

「未登記的劍士和馴龍師一名。」

「我們以現行犯逮捕你們,乖乖束手就擒吧。」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IA 的頭像
ARIA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