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生日快樂,生日賀文晚一點發!估計車車會在五章內到來!好期待!

 

20

「廢久。」

突然其來的呼喚,打斷了他們的交談,綠谷出久正與轟焦凍談到火焰之國的近況,此時,他還沒回過頭便被一把拉了起身。

「啊,小勝……!」

「我不是叫你這傢伙離我的東西遠一點嗎?陰陽臉!」爆豪勝己按著綠谷的腰,咬牙切齒的對著轟焦凍說著。

「小勝,別這樣……!」

「閉嘴,廢久,沒你說話的份,我不是要你別來見他嗎?」

「什……我為什麼要聽你的?而且你自己也走了啊!」

「啊啊?」爆豪勝己狠狠地瞪著他,那雙猩紅的眼睛甚至閃過一秒殺意,讓綠谷止不住的害怕起來。

怎麼回事,小勝感覺好焦躁……

「爆豪,吃醋也要有個限度。」

就在綠谷說不出話的時候,轟焦凍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綠谷出久仍然盯著爆豪,他看著對方的表情變化,綠谷以為爆豪會否定的,但沒有,對方還是狠狠瞪著他,然後慢慢的放開了他。

爆豪嘖了一聲,擋在他和轟焦凍中間。

「小勝……」

「爆豪,接下來我會替你們安排住宿。」

「不需要,你又亂答應了什麼。」

爆豪垂著頭,只看著他,綠谷聽到對方用了肯定句,他看著那雙眼睛,總覺得說不了謊。

「我答應幫忙找誘拐犯,在這段期間會住下來……小勝!」

綠谷出久看見爆豪勝己一副「果然啊」,對方轉身就走,綠谷連忙追了上去,但是爆豪用力將他甩了開。

「滾開!別跟著我!」

「啊……」

綠谷沒想到對方甩這麼大力,他一屁股坐在地上,不過爆豪只看了他一眼就咬牙離開了,他坐在地上看著對方離開的方向,直到轟焦凍對他伸出一隻手。

「抱歉,我不知道他會動手。」

綠谷眨了眨眼,回過神來,藉著對方的手站了起來,「沒關係,小勝已經很溫柔了。」

「溫柔?」

「至少他沒補踹我一腳,還有停下來看我。」綠谷自我安慰的說,「這樣在你眼裡,我們感情還好嗎?」

「……」轟焦凍看著他頓了很久,才說:「我不知道,但是感覺……你們很在乎對方,只是不會表達。」

綠谷出久無法否認,至少爆豪對他來說,是很重要的人,他不敢說那是什麼樣的感情,但是有一瞬間,他果然還是期待爆豪能好好聽他說話。

綠谷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轟有重要的人嗎?」

「重要的……」

「嗯。」

轟焦凍看著他,然後低頭看向了掌心,溫柔地笑了:「有啊。」

「但是……」轟的笑容停了下來,雙眼再次帶上冰冷的色彩。

「你聽說過,政治聯姻嗎?」

 

聖劍上透出微微的光芒,綠谷出久一個人躺在床上,單手拿著聖劍在心裡默念歐魯麥特的名字,光芒漸漸暗下去,當他以為失敗時,一道幻影出現在床邊,綠谷猛地坐了起來。

『綠谷少年。』

「歐魯麥特……!」看到對方的時候,綠谷出久這陣子憋在心裡的話險些化成了淚水,儘管如此,綠谷的雙眼還是濕潤起來,他著急的問著:「你去哪裡了?發生什麼了?」

『抱歉,這是我和爆豪少年約定好的事……讓你擔心了。』

「什麼約定?」綠谷出久從沒聽說過。

『咳、就是……那天你在樹林昏過去的時候約定好的……放心,從你離開魔女之城後,你和爆豪少年發生的事,我都沒看見。』

綠谷愣了愣,明白歐魯麥特所指為何後,頓時說不出話來,熱意染紅了他的雀斑。

『而且我也需要休養,所以恢復了不少精神。』

「那……那前天……在鎮上的巷子裡……」綠谷努力不讓自己回想他到底在樹林裡和爆豪勝己做了什麼,舌頭卻不自覺的打起結來。

『啊,那個,我正想說,綠谷少年,小鎮裡誘拐的犯人你必須注意一下,那時候我本來想回應你的,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好像被某種禁制魔法給暫時封住了力量,這和魔女之城那時候的感覺一樣。』

「是這樣嗎……」

『那時候你已經被誘拐了,所以沒感覺到。』

「我?可是--」

『那是一種幻術,真正的目標是你,不過因為你握著劍,所以他沒辦法將你真正迷住。』

「為什麼是我?」

綠谷皺著眉,忍不住問出口,可是歐魯麥特盯著他的表情,很快就讓他知道了原因。

『綠谷少年。』

「我知道了,看來接下轟的委託是正確的,說不定這次誘拐事件也與魔女之城的事有關,如果可以調查清楚,那麼北方的傳送陣也許也--」

『綠谷少年。』

歐魯麥特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話語,綠谷出久抬起頭,歐魯麥特如今已消瘦的手輕輕放到他頭上,彷彿在撫摸他一般。

『抱歉,別太勉強。』

「我……我沒勉強。」

『都是我的錯,要是能夠在堅持下去,就不必讓你們承受這些--』

「歐魯麥特!」

『……』

「我沒問題的。」綠谷出久彎起了嘴角。

『嗯,沒問題的。』

歐魯麥特將手收了回去,看著他一會兒後說道,『不知道該不該和你說這些,但是要相信你的決定,爆豪少年那邊……說清楚是最好的,你也該想明白了。』

「我知道……」綠谷出久握著拳頭,他其實沒有多少底氣能和爆豪談話,但此刻也只能夠順著內心真正的想法往下走。

歐魯麥特不再說什麼,很快地化成光粒子消失在他面前,外頭的月光投進房間內,綠谷抱著那把聖劍,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轟焦凍所說的「政治聯姻」。

「總覺得……我和小勝也……」

他的尾聲消逝在深夜裡。

 

「綠谷,這位是從萬物之國來的導師,相澤消太。」

綠谷出久站在圓形的大型競技場中央,此處除了他和轟焦凍以外,還有一位長黑髮男子,男子眼下的黑眼圈讓他十分在意,不過他也差不了多少就是了。

「你沒睡飽是嗎?這麼沒有準備的人,為什麼還叫我來?」相澤捏了捏眼頭,彷彿很疲憊的樣子。

同樣的問題綠谷出久已經在轟焦凍見到他時就被問過一次了,雖然轟焦凍的意思是要不要改天再練習,但被導師這麼問,綠谷還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昨晚都在想事情,而且從他和轟會面的那天開始,綠谷就沒再見過爆豪了,他總有些心神不寧,但小腹上的紋路並沒有因為爆豪離開而令他難受,所以綠谷也只能猜測對方在不遠處,只是他不知道罷了。

「我……昨晚有些睡不好。」

「你會認床嗎?」轟挑起了眉,「你應該早點跟我說,我可以替你安排跟你習慣相似的床。」

「嗯……」

「小孩嗎?嘛,看起來還真的是小孩,算了,你明白我的訓練方式嗎?」相澤問他。

「這個--」

「好吧,轟要先示範嗎?」相澤向轟問道。

「可以。」轟點了點頭。

於是綠谷出久站到一旁,看著轟拿著長劍站到了競技場中央,相澤解下了手掌上的繃帶,當轟點了點頭後,相澤便以手掌貼地,瞬間張開了一層透明的結界。

「來囉。」

相澤懶懶地開口後,結界裡便憑空冒出了魔獸,綠谷出久睜大了眼看著那些低等魔獸,但更讓他驚訝的是轟焦凍沒有使出任何的魔法便用長劍收拾了那些低等魔獸。

「他的名號是『橡皮頭』。」

轟從結界中被放出來後,一邊抹著汗,一邊向他走近說道。

「啊!」綠谷出久瞬間明白了這個訓練方式,他「啊啊啊」的叫著看向相澤,但是相澤只是露出一雙無神的眼睛看著轟。

「別多嘴啊。」相澤說。

「抱歉,可是我看他不太理解的樣子。」

「原來是橡皮頭!竟然能看到真人……」綠谷出久覺得腿都要軟了,他記得橡皮頭是上一代鎮守在魔獸傳送陣附近的英雄,但是傳送陣聽說會定期改變位置,所以橡皮頭在十年前傳送陣改變時就卸下了職務,綠谷出久就算沒有見過橡皮頭,還是認得對方的功績和能力--也就是:一等一的消除魔法。

「原本我想請他幫你消除你中的那個魔法的,不過爆豪說他自己來,我就跟橡皮頭說不用了,可是既然你要訓練體能,我想他應該很適合,就還是寫信請他來了。」

「啊啊,原來如此,太感謝了!」綠谷出久雙手合十,無比真誠地說著。

「先別急著道謝,畢竟我只是猜想橡皮頭很適合當你的導師,實際上還是--」

「沒錯,如果實際上你還是跟不上,就別白費時間吧,轟可是和我說了,聽說你是勇者?」

「啊……是的!」

「那就先讓我測試一下你的體能吧。」

「好的!」

「我想想……就先測跑步吧,先跑個三十圈。」

「三……」

「不行嗎?」

「可、可以的!」

「可不准用魔法偷偷作弊喔。」相澤彎起嘴角笑了起來。

「是--!」

綠谷出久高聲回應著,雖然他也想知道幼馴染的下落,但是很快地他就無暇顧及其他事務,因為訓練開始了。

 

傍晚,小鎮的市集紛紛攘攘的都是人。

「麗日小姐,我覺得走這邊比較對。」

「是嗎?可是地圖好像是這邊……唉,等等……」

「麗日小姐?麗日小姐!你要去哪邊?」

「我好像看到熟人,飯田君你看……!」

「唉,啊!那好像是……」

他們仔細的看了看。

「我們跟上去吧。」

「這樣不好吧……」

「唉呦,沒關係。」

女子穿越過人群,向著剛才看到的人影邁進,然而很快的人影就消失不見。

「奇怪?我明明是看到他走這邊啊。」

「跟丟了嗎?」

「跟丟什麼?」

一道低沉、明顯壓抑著不悅的聲音從他們的後方傳來,爆豪勝己看著眼前這兩位不久前才見過的熟悉面孔,越發感到被跟蹤的不悅。

「啊啊!果然是你!」麗日御茶子一點也不在意爆豪的口氣,不過很快地,她就將法杖對準了爆豪說出那個他現在最不想聽見的名字:「小久呢?你怎麼沒跟他在一起?」

 

---tbc--- 

 

冷戰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IA 的頭像
ARIA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