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大雨模糊了綠谷出久的視線,幾秒前他還睜大著眼盯著乍然出現的人--他的幼馴染爆豪勝己,不知道該說是驚訝還是意料之中,綠谷出久的情緒很快就平復了下來。

確實如剛才轟焦凍告訴他的,只有他不刻意找尋爆豪勝己,對方才有可能出現在他周遭,只是他沒想到按照轟焦凍的指示和台詞說出來後,爆豪勝己會顯得這麼憤怒,就像是忌妒到發狂一般。

但很快,綠谷出久的注意力就被空氣中那股若有似無的香味吸引了,他看了看轟焦凍,也看了看爆豪勝己。

「你們有沒有聞到--」

「啊啊。」

即使是處在暴怒的狀態,爆豪勝己也感受到了氣氛的不尋常,低沉的聲音近距離地傳來,同時將綠谷更緊的抱在懷裡,綠谷出久根本無暇出口讓對方放開他,便看見了爆豪勝己肩上縮小的龍已化為一道光在街道上侷促地現身。

爆豪勝己抱著他立刻的攀上了龍背,然後低頭望著他,那眼神綠谷從未看見過,他心裡彷彿知道了對方未出口的詢問,可是沒有勇氣確認幼馴染是否是那個意思,而香氣已越來越濃郁,甚至讓他感到一陣暈眩,於是他閉起眼睛,頭疼的說道:「讓轟也上來吧,拜託了,小勝。」

他不可能丟下轟焦凍就走,無論是任何人,綠谷出久都會停下腳步。

有一刻,綠谷出久突然為如此了解自己的爆豪勝己而感到激動,但他還是沒睜開眼,他的注意力全在那股出現的氣味上,顯然除了自己以外的兩人都是一樣的,即使不知道香氣的來歷,但他們可以清楚感覺到的是這種香氣帶有迷幻的作用,綠谷出久也沒看見爆豪聽見那句話後一瞬間的表情,只是聽見了爆豪勝己壓抑乃至沙啞的聲音。

「聽見了吧,陰陽臉,上來。」

 

飛在城鎮上時,綠谷出久感覺好多了,只是大雨仍在下著,雨水滲透了爆豪包在他身上的披風,但他並未感到寒冷,而是一如既往的溫暖,確認離開競技場附近後,他睜開眼第一個看見的是爆豪勝己的側臉,爆豪的眉毛微微蹙起,正認真的駕馭著龍帶著他們往城堡的方向前進,他想看看轟焦凍的情況,但礙於角度關係,只能夠乖乖坐在爆豪勝己的懷裡,轉而盯起爆豪勝己的側臉發呆。

今天練習了一整天的劍術還有體能訓練,是這兩周以來一直的訓練課程,如果不是爆豪勝己出現,綠谷出久可能就會如同前幾日,在和轟焦凍回到城堡後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他的肌肉痠痛,身上也還有未乾的汗水,但是眼下睜著眼睛,即使雨水再大,他還是沒有閉眼休息的想法,他只是想著這幾天爆豪勝己果然一直待在他身邊。

也不知道是哪來的自信,自從有那個感覺後,他就沒有主動去找過爆豪勝己,在最初的夜晚他曾想過為什麼,想了許久,還是歸因於他的某種莫名認知--因為對方根本沒有離開自己。

而且爆豪勝己如果不想和他見面,那他就算強行找到爆豪勝己也只是吵架罷了,說不定這樣才是最好的。

可是真正見到爆豪勝己後,綠谷出久又不這麼覺得了,歐魯麥特說的對,他們應該說清楚,只是該說什麼,又該討論什麼,綠谷只要一思考,便總會往一個讓他臉頰發燙的結果想去,他畢竟對於情愛之類的事情不懂,以前只在村莊中看過一些情侶來往,即便知道相愛的兩人會有什麼親密事發生,他還是難以想像自己和幼馴染會做出那些事。

但每每思考到這裡時,綠谷出久又總會想起在森林中和爆豪勝己親密的事情,甚至是兩周前和對方更進一步的夜晚,親密的事情不是不可能,只是他在害怕。

綠谷出久不確定自己究竟在害怕什麼,他可以不怕受傷,不怕生命的逝去,可是一旦對上爆豪勝己那副要將他裡裡外外剝光吃乾淨的目光,他就開始感到顫抖……也許他在害怕的是另一個他所不認識的自我。

「看什麼?」

「什麼?」

思緒猛然被中斷,綠谷出久下意識地出口,於是迎來那雙依舊盛著憤怒的赤眸。

「我說你,看什麼?」

「啊,沒什麼啊……」綠谷連忙轉移了視線,他的心跳打鼓起來,一時間他有些疑惑,奇怪,為什麼要緊張?

「嘁。」

爆豪勝己又轉了回去,他們沉默了一會兒後,綠谷出久看了看回去的路線,說道:「小勝要帶我們回去嗎?」

「……」

轟隆一聲,雷光閃過,爆豪勝己皺緊眉,他以為對方沒聽見,再次開口:「你要送我們--」

大手摀住了他的嘴,綠谷出久看著幼馴染咬著牙的表情,在雨聲中聽見對方再次說道:「閉嘴。」

 

抵達城堡的時間不長,綠谷出久不再發言,爆豪勝己發現他閉嘴後,才把手收了回去,這一小段時間綠谷一直感到無所適從,感覺上爆豪因為他和轟親近才生氣,但是爆豪卻又不要和自己說話,他搞不懂爆豪勝己在想什麼,彷彿剛才那個詢問他的眼神全是綠谷自己自作多情的想法,因為這個念頭讓綠谷心裡湧起了羞恥的感覺,可是卻又有些難過,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爆豪還在生氣,而且目前沒有原諒他的意思。

綠谷出久深感困擾,只是無從解決,抵達城堡後,爆豪就放轟焦凍回到地面,然後在轟焦凍告訴他換過衣服後需要討論一下剛才發生的事後,不發一語的帶著他來到之前的房間,放開了他。

「謝謝。」

綠谷從龍背上跳了下來,爆豪勝己看了他一眼,看起來似乎又要駕著龍離去,那一瞬間,看見龍拍動翅膀,一種念頭閃過,他忽然想也沒想的爬到陽台牆上,往龍爪跳了過去。

這一切發生的很快,綠谷出久死死抓著龍爪,一下跟著飛上高空,雷聲在空中爆炸開來,雨水讓他抓不太緊,他隱約好像聽見爆豪說了什麼,可是聽不清楚。

「小勝!你說什麼--?!」

幾乎就在他大聲呼喊的時候,綠谷感覺到自己不受控的往下滑,他努力的扒著龍爪,可是爪子上的鱗片太光滑了,掙扎了一會兒他就感覺自己往下墜去。

以著頭上腳下的姿勢,他像是天空中的雨滴在墜落,兩秒後,視線中的龍猛地轉了過來,如同火星一般的向他衝來。

這種時候本來應該沒有時間去想任何事的,畢竟是他下意識做出的行為,他沒有思考過如果失敗會如何,但是這時綠谷出久卻想到了和爆豪勝己重逢不久他便跳進絕望之谷的畫面,他認命的閉起眼,將手覆上腰間的聖劍,準備迎接墜落的瞬間,一股強而有力的力量死死拽住了他的手臂。

雨水劃過他的臉,劇痛從手臂傳來,綠谷來不及看清對方的表情就被用力拽了上去,然後被狠狠的推倒在龍身上。

「小勝--」他本來想要扯出一個笑容,但是一個拳頭無情的揮了過來,熱辣辣的痛楚讓他的眼淚防不慎防的湧了出來。

「開什麼玩笑!!!」爆豪勝己提起了他的衣領,那雙猩紅的眼睛無比憤怒的瞪著他,他甚至看到了水光在對方的眼睛裡流轉。

「小勝……我……」

「你是白癡嗎?!犯過一次還再做一次,你到底多希望我把你弄死?!啊?!!」

綠谷沒想過對方會把重逢的事情記得的這麼清楚,臉頰的痛楚和對方發紅的眼提醒了他對方的憤怒,可是如果不這麼做,他又怎麼樣才可以攔住爆豪?是不是又得再發生一次像今天一樣的事他才會出現?如果都沒有發生他是不是再也見不到爆豪?一想到這,委屈的情緒就無法克制地佔據了他的思考,他摀著疼痛無比的手臂,低下頭說:「可是不這麼做,小勝又要躲起來了啊!」

眼裡模糊的淚水順著那句話掉了出來,綠谷咬著牙,他不想讓自己看起來很脆弱,也不想與爆豪那雙眼對視,但是一隻大手捏著他的下巴強硬的逼他抬起了頭。

雨水早已讓爆豪勝己那頭如同他個性一般自傲的金髮柔軟的塌下,綠谷出久睜著模糊的視線,看著對方暴躁的罵著:「誰說老子躲起來了啊?!想見我不會說嗎?」

「我要跟誰說啊!」

「當然是跟我啊!」

「你又不在,我怎麼找到你……」綠谷出久說到一半,委屈的感覺就不見了,他甚至有點生氣對方如此不講理,可是看到爆豪勝己並非開玩笑的表情後,他忽然臉熱起來。

「……所以快說啊!」

那雙猩紅的眼睛燃燒起來,彷彿某種信號,綠谷出久感覺到小腹上的紋身也開始灼熱起來。

他情不自禁的吞了一口口水,在雨聲中小聲而確實地說道:

「我想見你。」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IA 的頭像
ARIA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