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出,無個性

※BDSM

※示警:勝跟久都不是處

※記個梗

 

Body says Love

 

I wanna love you baby

Do you want me

 

樂曲緩緩地流淌過舞池中扭動的身軀,尋找樂趣的人在裡頭穿梭,不懷好意地靠近某個搖擺臀部和腰際的男或女,昏暗的室內在曖昧燈光的照耀下隱匿了他們虎視眈眈的視線,這些沉溺在音樂與酒精之中的男或女沒有注意到那些目光,一雙雙面孔紅潤如純潔的蘋果,已準備成為他們下一個狩獵的羔羊。

位在酒吧角落包廂的爆豪勝己翹著腿看著這一幕再度上演,在這一小時裡,他已經看到三個女人和兩個男人分別被帶了出場,但他沒打算插手,而是看了看手機,確認一小時過去後,繼續百無聊賴地玩著手上的硬幣。

原本他是不喜歡到這種地方的,畢竟爆豪勝己一向討厭吵鬧,但是自從在網路上蒐到某個網站後,他就感到在意不已,尤其是網站中赫然出現在首頁的大名,那個ID登入次數不多,但卻「戰功顯赫」,而且不分主或從,登入時間是三年,按照爆豪的推算,應該是從國中畢業後註冊的,思及此他就忍不住皺起了眉,可惜那個網頁的私人資訊保護得太好,他無法得知那個ID還經歷過什麼,只知道近日那ID已恢復自由之身。

當然他會知道對方恢復自由之身,自然是因為他設法辦了一個帳戶,並在登入不久後,收到來自那個ID的邀請。

他邀約他來到這個酒吧見面,而信物便是他手中的那枚硬幣。

敲定見面的時間沒有花費太久,但實際上爆豪勝己已在這所酒吧裡等待了一個小時,也就是說,他被放鴿子了。

然而對於被放鴿子,爆豪勝己卻沒有太過生氣,比起生氣,他想的是約他見面的那個人是否膽怯了。

「哼。」

想到這,他便彎起嘴角,拿起桌上的特調喝了一大口。

雖然約見面要做什麼,不言可喻,但爆豪勝己沒想到那麼「戰功顯赫」的人會膽怯。

拋起硬幣握住,爆豪勝己打算喝完這杯特調後就走,人已經越來越多,他早就看膩了舞池裡因為寂寞而露出渴求的臉孔,況且就算他皺緊眉,散發出別來惹他的氣氛,還是不時會有人大著膽子來邀他共舞或者意圖請他喝酒。

他厭煩極了這種處境,幾乎就在他仰頭灌下那杯點來的特調時,果不其然地他再度聽到了一道夾雜在電子樂曲中的聲音。

「沒空。」他粗聲粗氣的回應,三兩下站了起來,但是方才的酒灌得太猛了,酒精麻痺他的四肢,對方猛地握住了他的手臂。

「別煩我!」

爆豪大吼著,抬起頭瞪向對方,本來以為又會是某個欲求不滿的人,他看見的卻是一張平凡無奇的雀斑娃娃臉,那張臉上有一雙澄澈的湖水眼睛。

「沒事吧?」那人皺起眉,即使他已經站穩了,仍是擔憂地問道。

不知怎麼回事,爆豪忽然感到一股火大,也許是被人妨礙的緣故,他揮開了男人的手,「沒事,滾開。」

對方被他稍微推了開,似乎愣了幾秒,又呼喚著追了上來,聽見那聲呼喚,爆豪走到靠近舞池的地方不得不停了下來。

「等等,小……K先生!」

他慢慢地轉了過身,瞇起了眼睛掃視對方,然後準確地喊出了對方的暱稱:「DEKU。」

「噓!小聲一點!」DEKU的反應很大,立刻走近了,像是深怕別人聽見一般,親暱的挽住了他的手臂,帶著他往酒吧的出口走去。

爆豪沒有反抗,認出那個ID持有人後,他就陷入短暫的回憶中,不過DEKU像是沒有察覺一般的帶領他熟門熟路的出了酒吧,他們約的時間是凌晨一點,現在時間已經是兩點,街道上沒有太多人,確認他可以站穩後,DEKU就放開了他。

「對不起,需要做點準備,所以遲到了。」DEKU露出一個歉意的笑容,爆豪總覺得能從那個笑容中看到對方的侷促。

「你在準備什麼?」

「呃、準備……當然是道具之類的……DEKU支支吾吾的說著,看起來一點也不像他在網站上看到的「戰功顯赫」,不過爆豪沒興趣往下問。

幾秒後,DEKU看著他,仍然以著稍微擔憂的語氣說:「你還好嗎?我看你直接把調酒一口氣喝了,就算不是shot,可能也會有點暈吧?」

看到對方擔憂的語氣,爆豪再次不耐煩起來,這次他知道是與記憶中的那個娃娃臉有關,他撇開頭說道:「沒事。」

「好吧,不過,你喝了酒的話,今天還是先算了吧?」

「啊?」他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朝DEKU走近了一步,粗魯的問道:「你說什麼?」

也許是DEKU聞到他口中的酒氣,所以DEKU稍微後退了一步,說道:「今天算了吧,K先生,這樣對安全有危險。」

「你說算了就算了?」他沒想過是這樣的結果,怒意瞬間湧了上來,他抓起對方的衣領,吼道:「老子喝了酒一樣能幹你!」

那雙澄澈的綠眸瞬間睜大了,DEKU的臉頰脹紅起來,使勁推開了他。

「你在說、說什麼啊?」

「不是嗎?」爆豪不解地看著對方,他又向前走了一步,打算一把抓住DEKU,可是這次DEKU很快地閃過了。

「當然不是!你難道沒閱讀過注意事項嗎?」

「哈?什麼注意事項?」

爆豪沒有在網站上看到什麼注意事項,不過顯然自己應該要讀,他想了想自己註冊的程序,似乎有個必須按下同意才能繼續的說明書,只是這種東西不都是做做樣子嗎?

「這樣不行。」DEKU顯然很吃驚,拿出手機按了按,然後將屏幕拿到他面前,「說明在這裡,必須看過才行。」

「說明?」

酒精讓注意力有些渙散,爆豪勝己只看到第一行,上頭大大的寫著:BDSM不等於約砲

確認他讀完那一行後,DEKU就把手機收了回去,再度對他露出歉意的笑容。

「看來K先生真的不知道啊?」

爆豪無話可說,他只研究過對方的資料,思考了幾秒後,他說:「我載你回去。」

但是DEKU搖了搖頭,「不用了,你有喝酒,這樣開車太危險。」

「那你為什麼約在酒吧?」聽到對方提這麼多次他喝酒,爆豪忍不住指出這一點。

DEKU愣了下,遲疑地開口:「那是因為──」

「你都這樣釣人的?把人耍得團團轉的很開心嗎?」

「我沒有!只是……

「只是什麼?」

……K先生,我送你回去吧?」DEKU顯然不想說,立刻轉移話題地走到路邊攔了一輛計程車。

「不需要。」他掉頭就走。

「等、K先生,你這樣回去真的很危險。」

「那又怎樣,你跟我根本不熟。」爆豪懶得回頭,走到酒吧門口的摩托車堆中,又聽到對方的聲音,他才不耐的回過頭,看到對方從計程車中探出頭來。

「我送你一程吧,這樣真的很危險。」

「都說了不需要,你別跟著我,真煩!」

「嗚,我可是關心你啊。」

「那你還真隨便。」

「我隨便的話,你不也是嗎?剛才還說要幹我呢!」DEKU也來氣了。

「誰叫你『戰功顯赫』,雖然看起來滿普通的,說不定在床上很騷啊。」他故意彎起嘴角說道。

「我哪裡──算了,你有喝酒,我不跟你計較。」

「我喝酒又怎麼了,不過只是一杯酒而已,老子可還沒醉。」

「醉了的人都說自己還沒醉。」

「你這人是怎樣?欠揍嗎?」爆豪捋起袖子,衝上去打開了車門,但DEKU很快地退了開,那雙澄澈的湖水綠眼睛無畏的看著他,甚至拍了拍身旁的位置。

「上來吧,K先生,拜託了。」

爆豪勝己不知道該說什麼,心緒十分複雜的瞪著那張娃娃臉,在DEKU拉過他的手時,他才不甘不願地坐進了車裡,向計程車司機報上了住址。

「錢算你的。」

「唉──」DEKU不太情願,不過在他做出要下車的舉動時,DEKU就舉起雙手投降般地說:「好啦,可是下次見面的時候,K先生可要請我吃飯哦。」

爆豪挑起眉,他沒打算再見面了,只是聽到DEKU這麼說,他轉過頭看向窗外,嗯了一聲。

「太好了,約定好囉,K先生,可別再喝酒了。」

「囉嗦。」

他一掌摀住對方的嘴,本來以為DEKU會難受的嗚嗚叫,但他轉過身只看到對方睜大眼睛看著他,比起剛才還來的乖順。

「幹嘛?」

雞皮疙瘩瞬間從手心蔓延上來,DEKU抓下他的手腕,貼在臉頰邊。

K先生的手有種甜甜的味道。」

……那又怎樣,放開。」

K先生。」DEKU抿了抿唇,爆豪忍不住盯著對方看,DEKU的嘴唇有點紅,抿了抿後泛著薄薄的水光,而且很柔軟──爆豪的腦中不停思考親吻那雙唇的感覺,下一秒DEKU抬起眼看向他,彷彿丟下什麼暗語的說道:「我喜歡綑綁喔。」

綑綁?

爆豪不太懂他的意思,DEKU說完後就說下次再好好聊聊吧,就放開他的手,他們在車上沉默了一陣子,當他終於打算開口時,計程車停了下來。

「好像到了,那就下次見,K先生!」

DEKU稍微越過他替他開了車門,爆豪想再問下去,畢竟他的腦中先出現的是AV裡的綑綁情節,可是很快他就想到DEKU說的BDSM,於是他不太確定那是什麼意思,只是爆豪沒有立即問下去,他下了車,盯著那張無害的娃娃臉,然後一點也不留戀地轉過身。

計程車很快地開走,幾秒後,他的手機鈴聲響起來,他滑開來一看。

『來自DEKU的訊息:

下週六 晚上六點,東京車站地下街。

歡迎來到我們的世界,K先生。』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IA 的頭像
ARIA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