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按照轟焦凍的安排前往會客廳的道路不長,可是也許是因為五分鐘前才結束和爆豪勝己的親熱,綠谷出久感到分外的羞恥,而且重要的是--他往身旁的身影偷偷撇去,明明轟焦凍給他們的衣服是相同款式的,但是爆豪勝己換上後,綠谷出久怎麼看都覺得那身打扮像是準備要去參加舞會的貴族一般,鮮紅色的薔薇紋路綻放在袖口的位置,白色的襯衫和蕾絲包覆住了對方平時總是裸露的胸口,那些飾品都暫時卸下了,頭髮也稍微梳了梳,與平時相比整體的樣子更多了一絲奇異感,要說正經或平易近人都不太對,或許從氣質上硬要綠谷出久形容,那大概是對方此刻看來十分禁慾,想像不到如果對方把上衣脫掉,底下就是附有爆發性的性感肌肉……

「看什麼?」

爆豪勝己的聲音突然傳來,綠谷正想的臉頰發熱,他來不及收回視線,只好扯了扯嘴角,試圖露出一個笑容。

「我沒看過小勝穿這樣……」

爆豪勝己盯著他,紅眸裡沒有方才炙熱的情慾,卻顯得更為深沉,迎著幼馴染的眼神,綠谷不知不覺越加耳熱起來,剛才一起沐浴的畫面在腦海閃過,忍了幾秒後,綠谷還是忍不住移開視線,打算說點什麼的時候,爆豪伸手捏了捏他的臉頰。

「小勝?」他迷茫的再度看向幼馴染,但是爆豪很快便收回了手。

對方拉了拉領子,說道:「真夠不舒服的。」

「啊……不習慣吧?我之前也這麼覺得,等衣服乾了就可以換回去了。」聽到對方的話,綠谷連忙接下去。

「如果只是衣服乾的話,我用火烤一烤就是了。」爆豪哼了一聲。

「雖然是那樣,但還是洗一洗比較好吧。」綠谷苦笑著說,他還記得某次在森林裡,爆豪為了讓他們的衣服快一點乾,結果差點把他們的衣服全都燒了的事情,那一次之後,他們就還是乖乖地把衣服晾起來等它乾了。

「嗯。」爆豪沒有更多的意見了。

綠谷有點稀奇,依舊摸不清楚幼馴染在想什麼,可是現在不是思考這些的時候,他也拉了拉袖口,調整心情,然後挺起胸膛來,和爆豪勝己向著會客室邁去。

 

會客室的燈光極亮,透過會客室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外頭的雨已經停了,綠谷出久在門口請僕人告訴轟焦凍他們來了之後,他們便被領到裡頭。

轟焦凍坐在會客室的長桌一端,低著頭在看文件,聽到他們的腳步聲後,抬起頭,微微睜大了眼,不過很快就冷靜下來,請他們在長桌邊坐下,並讓僕人給他們送上一杯紅茶。

「我已經派人去查看了,本來以為會花上不少時間,不過在附近找到了疑似受害者的人。」

「什麼?已經有人受害了?」聽見轟焦凍的消息,綠谷立刻站了起來,他感到有些愧疚,不應該是這樣子的,如果那時候沒有搭上小勝的龍的話,說不定、說不定--

「廢久。」

綠谷猛然回過神,他側頭看向爆豪,幾秒後,他心情複雜的搖了搖頭,小聲地說「沒事」後就再度坐了下來。

「……暫時撇開受害者的事,綠谷,我想問你,你還記得兩個禮拜以前你中魔法時,有聞到什麼氣味嗎?」轟焦凍頓了下,向他問道。

「沒有,我記得很清楚,不過……我後來想想我之前和你說我看到的誘拐,有可能是一種幻覺,也許在我察覺之前,我已經聞過那股氣味,可是我沒有感覺到。」綠谷按著下唇思考起來,結合歐魯麥特所說,他在和爆豪分別之後,很可能就已經中了招,可是綠谷完全想不起來自己是怎麼中招的。

「是嗎……我剛剛也有檢查過自己,那股氣味確實會引發生理的慾望,不過顯然剛才施法的目標並沒有很明確,所以沒有陷入幻覺,我已請相澤解除了我身上的狀態,不知道你們是不是也有同樣的狀況,我請相澤留了下來,如果需要可以和我說一聲……」轟焦凍說到一半,看了看他們,然後想起什麼一般,忽然笑了。

綠谷愣了愣,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順著轟焦凍的視線他看向爆豪,卻聽到爆豪罵道:「笑什麼,這傢伙沒事。」

「抱歉,我想說你們這麼久沒過來,應該是在忙吧。」轟焦凍收起了笑意,可是這次綠谷聽懂了,他當然記得在房間裡自己主動做了什麼,手心上彷彿還殘留著對方的體溫和大小,像有什麼在他手心裡跳動一般,更何況他的記憶清晰,不是兩個禮拜前的那次,他們的親熱完全與那個魔法無關,只是分別太久,突如其來的情慾降臨罷了。

「不准臉紅,廢物!」

爆豪勝己一下就注意到他的狀態,綠谷連忙拿起桌上的紅茶喝了幾口,搧了搧臉頰後,看向爆豪,低聲說:「小勝明明也一樣。」

「啊啊?」

綠谷頓時感覺到小腹熱了起來,而且是會痛的那種,他臉色一變,望向得意的爆豪勝己。

「小勝!」

「求我放過你啊。」爆豪稍微靠近他低聲說著。

「嗚……」他不甘地看著對方。

「怎麼了?」轟焦凍疑惑的聲音傳來,綠谷立刻往下伸手,握住爆豪勝己放在膝蓋上的手。

綠谷發現幼馴染的表情和緩下來,於是他又握了握,下一秒對方反握住他的手。

小腹的熱度消失了。

「綠谷?」

「啊啊,沒事!」綠谷出久回過頭,用另一隻手揮了揮,露出一個沒事的笑容。

「好……」轟焦凍看起來很迷茫,不過很快就看著手上的文件接著說:「另外我想問你有意願和我去詢問受害的人嗎?他們是傑特人跟魔女,我想應該是路過這裡受害的,不過詳細我還沒有問清楚,魔女在被發現的時候已經陷入了昏迷,只有傑特人還醒著,我有請相澤去替他們解除身上的狀態,只是不知道現在……怎麼了嗎?」

綠谷緊緊地握著爆豪的手,他的臉色在聽到傑特人與魔女後就變得蒼白,他轉過頭去看爆豪,想問對方有沒有看見麗日和飯田,或許只是巧合,有個他不認識的傑特人和魔女一起來呢?

可是當他看見爆豪皺緊眉,他就知道確確實實是麗日和飯田,而爆豪開口證實了他的猜測。

「我有遇過他們,而且……」

「而且什麼?」綠谷著急地問,不過爆豪沒再說一句話,見對方不想說,他便把手抽了回來,然後站了起身,對轟說:「我去,現在可以去看他們嗎?」

轟焦凍有點驚訝,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爆豪勝己,才說:「可以是可以,我帶你們去吧。」

轟焦凍立刻起身。

「太感謝了。」綠谷想跟上去,但爆豪的聲音打斷了他。

「喂。」

綠谷轉過身看向對方,只有一瞬間,一瞬間他在那雙紅眸中見到了難以相信的情緒。

因為太難以相信,綠谷出久甚至辨別不出那是什麼,而更快的爆豪眼中的情緒就被他更為熟悉的憤怒所掩蓋。

「小勝……」

「別叫我,要去看就看吧。」

爆豪勝己跟著起身,肩膀粗魯的撞了他一下。

「嗚……!」他摀著肩膀,無法理解對方的情緒怎麼變得這麼快,可是不是爭吵的時候,他看向轟焦凍,對方正望著他們,他跟上爆豪的腳步,來到轟焦凍身邊。

「那我們……」轟焦凍說到一半停了下來,一名僕人急沖沖的開了會客室的門,在轟焦凍耳邊說著什麼,於是轟焦凍對他們抱歉地笑了笑:「不好意思,臨時有事,我請別人帶你們過去。」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IA 的頭像
ARIA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