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量調查: 點我 (統計到2/7)

 

08

綠谷出久在溫暖的被窩中翻了個身趴到小男友的胸前,疲憊感讓他睜不開眼睛,只感覺到爆豪勝己的手指在他的雀斑上點了點。

「起來。」

爆豪勝己的聲音沙啞,點了點他的雀斑後,捏起他的臉頰。

「不要……再讓我睡一會兒嘛……」

綠谷含糊地說著,將一條腿跨上小男友的褲檔,果不其然碰到對方因為早起而富有精神的小兄弟,但是他一動也沒動,呼呼地在爆豪的脖子上吐出舒適的呼吸。

幾秒後,小男友將他推了開來,綠谷出久閉著眼睛感覺到自己的褲子和內褲被扯下,他親愛的小男友拉開他的雙腿,伸手在床頭櫃上摸索著什麼,接著他聽到咕啾的聲音,還沒夾起雙腿,小穴就被按了按入口,塞入了一根手指。

「啊……嗚……」

綠谷用手臂遮擋著陽光,一手拉著棉被,側過頭去發出呻吟來,插入他體內的手指不太有耐心,帶著濕滑的潤滑在他的肉壁裡來回刮弄著,撐開他的肉壁,然後噗滋噗滋的抽動起來,微微的快感讓綠谷忍不住扭了扭腰,但這點快感還不足以讓他清醒。

「嗯……」

肉棒在手指抽出後的兩秒後緩緩地插入綠谷的小穴裡,進得很慢,但是因為肉棒很硬、又很熱的關係,綠谷舒服地發出呻吟聲,小穴被撐滿的感覺讓他慢慢地醒過來,他移開手臂,朝此刻拉開自己雙腿,正在緩慢抽插的小男友看去。

「小勝……嗯……早安……」

「……」

他的小男友爆豪勝己看了他一眼,呼哧呼哧地喘著氣,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又猛又強的撞擊讓綠谷啊的大叫了出來,他拉過棉被摀在頭上,嗯嗯啊啊地開始嬌喘,嘴裡喃喃著:「不行……啊、小勝……不行啦……」

「礙事……」

爆豪一把拉下了他的棉被,低下頭朝他想說話的嘴親了下去,酥麻感從下半身傳來,綠谷伸手抓著男友的肩膀,被頂的喘不過氣,爆豪一放開他的嘴,綠谷就仰起頭大口喘著氣,一邊呻吟,一邊微微皺起眉來:「小勝、真……真是……嗯啊……我還沒刷牙洗臉……」

「……囉嗦。」

他的小男友停頓了一下,擺動腰際更用力的頂弄進來,熱硬的肉棒來回磨蹭著綠谷的肉壁,他用手背摀著嘴,一邊笑,一邊呻吟,被頂弄了好一會兒後,綠谷勃起的陰莖早就射了,他癱軟在床上任小男友折騰,爆豪捏著他的屁股,把他掐出了痕跡後才滿意的射在他的身體裡,俯下身拉開他的手,看起來就是想再親他一下。

「不行……!」綠谷出久喘著氣,伸出另一隻手摀住小男友的嘴。

「啊?」

「我剛剛明明說過了。」

「……」

綠谷出久看著小男友露出思考的表情,最後他的小男友把疲軟的陰莖抽了出來,翻了身躺到他身邊,推了一把他的肩膀,說:「快去。」

綠谷低笑起來,爆豪看見他笑起來,皺起眉說:「笑什麼?操死你啊!」

「唉唉?」

「驚訝什麼,已經五天沒做了不是嗎?」爆豪側過身,把手伸進他的睡衣裡面,捏了一把他的乳頭。

「啊!小勝!」乳頭一向是綠谷出久最敏感的地方,他摀著胸口,撐起了身。

「不想做?」

「我……」

爆豪看著他,伸手拉過他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親了一下。

「我、我知道了啦!」綠谷臉熱了起來,他看著爆豪的手,想起前晚對方在節目上演出的樣子,這雙手彈奏著吉他,在新年舞台上演奏抒情音樂的樣子,舞台上的爆豪勝己閃耀的讓他睜不開眼。

綠谷常常想,自己和這麼受人喜愛的爆豪在一起好嗎?如果不是和他在一起,如果他們不曾認識,爆豪勝己會不會變成更好的樣子--

「喂。」

「嗯?」

小男友的聲音喚回了綠谷的心思,他眨了眨眼,爆豪看著他的眼神有幾分不悅,張了張嘴後,嘖了一聲,再次催促他,說:「快去啊,DEKU。」

綠谷有點困惑,不過他沒有想太多,而是在小男友的臉頰上親了下,然後才光著屁股跑進了房間裡的浴室。

 

他洗漱的很快,弄好後夾著男友的精液又爬回了床上,雙腿一跨坐上小男友的大腿,捧著爆豪的臉頰給了對方一個黏膩膩的吻。

這一吻他們就吻很久,因為新年期間,綠谷出久一直都在忙年底的新聞採訪,這次他久違的被要求跟著爆心地的行程,好處雖然是可以看小男友在節目上的演出,還可以在休息的時候和小男友在一起,但是因為爆豪的行程太滿的關係,從年底到新年剛過這段時間,綠谷和爆豪就沒有過親暱的機會,回到家的時候兩個人常常倒頭就睡,綠谷再趁隔天趕行程的時候邊作筆記,邊把新聞趕出來。

綠谷在腦中想著這幾天的日子,對幾乎天天親暱的他們來說,實在很難熬,於是結束這個吻後,綠谷伸手下去想把小男友的肉棒弄硬,但一碰到就發現爆豪已經硬了,他抬起眼睛看向爆豪,對方那張臉通紅著,拍打了下他的屁股,催促道:「快點。」

啊,小勝想要我。

這個訊息讓綠谷忍不住笑了起來,他撐起身,熟練的把男友的肉棒慢慢地塞入自己的體內。綠谷塞入的不困難,甚至讓他有點滿足感,他把肉棒完全塞進體內後,一邊扭動起腰來搖著,一邊彎下腰主動地親吻了爆豪的雙唇。

他先是輕輕地碰了下,才伸出舌頭舔了下爆豪的雙唇,然後被壓著後腦杓張開了嘴,讓對方溫熱柔軟的舌頭進到他嘴裡奪取他的呼吸。

爆豪摟著他的腰,又吸又舔綠谷的舌尖,酥麻讓綠谷腦袋一片空白,他回應爆豪的親吻,與對方的舌頭互相舔了舔,親的忘我時,爆豪翻了個身又把他壓回床上,徘徊在他腰邊的大手往下一把撈起綠谷的膝窩抬起,狠狠地衝撞起來。

「嗯……啊……」

綠谷夾住小男友的腰,伸手去摸對方的胸肌,又伸手摸著對方的臉頰和脖子,久違的快感讓他控制不住的想與爆豪緊緊貼著,電流的快感和熱意一下就讓他覺得自己勃起了,陰莖隔著爆豪的上衣在爆豪和他的小腹間摩擦,這種親暱感讓他格外地有感覺,好像自己正在獨佔所有人的偶像一樣,一方面有種罪惡感,一方面又因為爆豪在他體內的事實而感到愉悅。

DEKU……」爆豪放開他的嘴,親吻他的下巴和雀斑,沙啞的嗓音落在綠谷的耳邊,弄得綠谷心裡癢癢的,爆豪一邊呼喚他,一邊加快了抽送的速度,綠谷被撞的頭昏腦脹,臉頰通紅的哼哼了幾句,一把抱住爆豪後,他們一起射了出來。

爆豪在他耳邊粗喘著氣,這聲音讓綠谷想到這幾天對方在舞台上唱歌跳舞後從麥克風傳出來的呼氣,他的耳朵一下就紅了起來,綠谷偏了偏頭,但爆豪往他的耳尖上靠了過去,只是在他耳朵上親了幾下後,綠谷就感覺自己要融化了。

「再一次。」爆豪用舌頭舔著他的耳朵,粗啞的聲音低聲在他耳邊說著,酥麻感從耳邊竄上,綠谷腦袋空白的嗯了一聲,側頭也在對方的耳朵上親了一口。

「下午再去參拜吧,小勝。」

他的小男友抬起頭,以溫熱的吻回應了他。

 

距離新年結束還有十天,路上的行人還很多,綠谷不方便和爆豪一起到大神社參拜,只好拉著爆豪到附近的神社簡單的參拜。

「啊~真好喝。」

綠谷喝著拿來的甘酒,熱意一下就溫暖了他的寒冷,他抬起頭,剛好看見抽完籤的男友雙頰凍紅的樣子,立刻舉起另一隻手上的甘酒遞給了向自己走來並不斷發著抖的爆豪勝己,然後對對方露出了一個笑容。

爆豪勝己看了他一眼,甘願地接下了,一邊喝著,一邊握住了他的手。

綠谷愣了下,但沒有抽回自己的手,他將甘酒喝完,向對方看去,才開口:「剛才小勝抽到什麼了?」

剛才綠谷顧著拿甘酒,沒有湊過去看爆豪抽到什麼,不過爆豪一聽後,哼了一聲,說:「當然是大吉。」

「大吉!真好,小勝新的一年一定也可以很順利的!」

爆豪看著他,說:「你呢?」

「嗯……是中吉喔!不過至少沒有像去年那樣抽到凶,我已經很滿足了。」

「果然是DEKU。」爆豪得意的笑了。

綠谷嘆了一口氣,說:「要是能順利就好了呢……」

「什麼順利?你跟神明說什麼了?」

「啊,工作上的事啦,不是什麼大事,倒是小勝,有好好跟神明許願嗎?」

「有啊。」

「那就好--」

「我今年的願望是你一直在我身邊。」

「唉……小、小勝?」熱潮瞬間湧上綠谷的雀斑,他從沒想過對方會這麼說,就像做夢一樣,綠谷看著對方牽著自己的手,有點不可置信地說:「你是小勝嗎?」

「啊?不是我會是誰啊?你打算外遇?」

「我……我才沒那麼說!」

「那就好啊。」爆豪撇開視線。

「小勝你……」

「我只是不想要……」爆豪頓了下,看了下他,發現他在等他的答案後,很慢的說:「我只是不想要回到家只有我一個人。」

啊。

是這樣啊。

「不准笑,再笑我侵犯死你啊!」

「可是……」綠谷摀著嘴,忍不住打心裡感到開心,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小男友開始長大了,雖然還很慢,但是--

「小勝。」

「又有什麼事--」

綠谷撲向了小男友,在爆豪的懷裡蹭了蹭,說:「明年也一起來吧。」

「……喔。」

爆豪的手慢慢地搭上了他的腰,不過綠谷也很快地放開了對方,他抬起頭有點害羞的說:「今年也請多多指教。」

爆豪那雙如血鑽一般的雙眼微微睜大了,但是,很快彎起嘴角來,說:「請多指教啊,DEKU。」

 

---試閱到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IA 的頭像
ARIA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