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存在一種兔子,叫做綠谷兔,綠谷兔和一般的兔子不一樣,他們出生十個月才會性成熟,成熟後,身體會變得和人類一樣,只剩下兔耳和兔尾作為他們與人類的差別特徵,他們的智商普遍來說大約等於人類的十歲年齡,個性單純,而且十分忠誠,變成人類的身體後,仍具有發情期,但與人類無法產下下一代,因此是稀有的兔子,但也因此遭到狩獵者追捕,單純的個性使得綠谷兔容易被騙,甚至有部分的綠谷兔被迫成為性奴,已被政府列為保護級動物。


綠谷睜大眼睛,轉動著耳朵,努力地想要聽清楚自己到底在哪裡,他記得這幾天都有一個金色頭髮的人類來看他,對方總是來找醫生爸爸,然後就會蹲在籠子外面看著自己,綠谷很害怕對方的眼神,只有縮在角落才能夠讓他感到安心,可是那個人很奇怪,即使看到他蹲在角落,看了好一會兒後,就會打開籠子,先是摸摸他的背,然後才將他抱出去,那個人會帶著他到醫生爸爸的家附近散步,一開始綠谷掙扎過一次,但是後來知道對方不會做出什麼奇怪的事後,綠谷就不再掙扎了,而今天,那個人看起來特別奇怪,提了一個箱子來到他的籠子前面,和醫生爸爸說了好久的話,綠谷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好蹲在角落,如同往常一般的等待那個人打開籠子後,摸了摸他的頭。
他喜歡被這個人摸。
綠谷微微瞇起眼來,直到對方捧起他的後肢將他抱出來,緊緊貼著那個人的胸口,綠谷聽到對方有力的心跳,比平時還來的快一些,但他不明白對方是怎麼了。
「別怕。」
那個人低低的對他說著醫生爸爸每次給他打針前都會說的話,接下來綠谷就被放到那個箱子裡,綠谷在那個空間裡頭翻滾,抬起雙腳站立著四處觀看,但是箱子裡太黑,綠谷什麼也看不見,他抬起頭,有點不安的發起抖來,感覺到箱子晃動起來以後,綠谷就縮到了角落。
不知道過了多久,箱子的空間讓綠谷很難受,他有些焦慮,但還好不久後他的頭頂出現了一道光,綠谷拽著自己的耳朵,發抖著往光的來源看去,那個人正探頭從這個空間外看過來,箱子的搖動已經停了下來,那個金髮的男人把他抱出了箱子,將他放到了一個新的籠子裡,綠谷在籠子裡四處跑動,然後小心的跳向籠子的角落,看向籠子外頭的新環境,又看向自己全新的窩。
「以後這就是你的家了。」
金髮男人伸手摸了下他的頭,將籠子緩緩的關上,這是綠谷第一次看見這個人類的笑容。

小勝。
綠谷狼吞虎嚥的吃著籠子裡的牧草,雙嘴鼓的滿滿的,抬起頭看了籠子外的人類一眼--那是他的主人.爆豪勝己,綠谷喜歡叫他小勝,他嚼著嘴裡的草,發現爆豪拿著紅通通的長條蔬菜後,立刻跳到籠子邊,張口咬上對方遞進籠子裡的紅蘿蔔。
小勝。
綠谷看不見籠子前的對方,他動了動鼻子,搖晃著耳朵感覺著爆豪的存在。
「這麼愛吃啊,廢久。」
綠谷放開了口中的蘿蔔,抽動起身體來,他很高興,高興小勝笑了。
他的主人不太愛笑,總是一副生氣的模樣,綠谷雖然還可以忍受,但是爆豪偶爾忙碌的時候,有時會忘記摸摸他,綠谷對這一點相當不滿,那種時候綠谷會先安靜的吃草一會兒,等到爆豪一放下工作,他就去咬籠子,直到爆豪對他製造出來的聲音吸引了注意來摸摸他為止。
「要出來嗎?」
綠谷聽到爆豪的聲音,他立刻急切地咬著籠子,表示自己想要出去玩。
他已經忍耐了一天,爆豪出去工作的時候,他都只能在籠子裡,感覺都快憋死了。
「急什麼?」
爆豪用蘿蔔輕輕的點了點他的頭,綠谷張大了眼,他有點無辜的望著眼前的爆豪,對方才打開了籠子,一把抱起他的前肢,並捧著他的屁股讓他貼著自己,綠谷抽動著鼻子,聞著對方身上傳來的甜味,他的主人很奇怪,身上總是有著甜甜的味道,可是綠谷不討厭,他將下巴貼上對方的胸口磨了磨。
喜歡。
綠谷瞇起眼睛。
他好喜歡小勝。
爆豪的手在他背上輕輕撫摸,舒服的綠谷幾乎快睡著了。
「好醜的臉。」
爆豪輕輕捏了捏他的耳朵,綠谷睜開了眼,他張望著四周,發現自己被抱到對方的床上,通常爆豪不讓他上床的,綠谷覺得對方有些奇怪,可是踩上爆豪的床後,他就四處走動了起來,床鋪的感覺很像泥土,綠谷回到爆豪的身邊,放鬆的伸出前肢和後腿,讓自己躺在對方身邊。
「廢久。」
綠谷轉動耳朵朝向爆豪的方向,爆豪的手便伸了過來,從他的下巴後面往後摸到他的背和他的屁股,綠谷再次瞇起眼睛來,他抬起頭撞了撞爆豪的手心,然後埋進對方的手心,先是嗅了嗅,接著才舔了起來。
他的主人舔起來的味道就跟聞起來一樣甜甜的,綠谷很喜歡,他舔了好一會兒才心滿意足地停下來,趴在爆豪的手腕上,看著爆豪在做什麼,對方正看著手機,熟練的用單手傳訊息,發現他不舔了以後,就把手機放到一旁,拉起被子,把臥室的燈關了起來,只剩下小夜燈還亮著。
綠谷還不睏,夜晚正是他精神最好的時候,以往在籠子裡他會吃上一整晚的稻草和喝水,但是今天似乎不太一樣,他翻了個身,露出自己的小肚子,本來綠谷以為爆豪已經睡了,沒想到一隻手伸了過來,冷不防地摸上了他的小肚肚,那太敏感了,綠谷連忙翻了回來,踹了那隻手兩腳。
「少得意忘形啊,廢久!」爆豪側過身,用手指揉了揉他的頭,「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他的主人看起來很認真,可是綠谷聽不懂,他又翻了個身,得意忘形的四腳朝天倒了下來,抬了抬下巴望向他的主人。
「算了,明天再說吧。」看見他倒地後,爆豪就笑了起來,狠狠的揉了揉他的小肚子,這次綠谷扭動了下,再次拍開爆豪的手後,改成了側翻,他決定用這個姿勢陪他的主人入睡。
這是一個安靜的夜晚,除了身體熱熱的以外,綠谷幾乎都是清醒的,沒有想像中的飢餓感,到了後半夜,他甚至難得的陷入了短暫的熟睡,直到他察覺到動靜後,立刻睜開了眼。
陽光正好從窗外照入室內,綠谷豎立著耳朵,發現他的主人已經醒了,對方正盯著自己看。
「小勝。」
綠谷下意識地呼喊著對方的名字,一道陌生的聲音讓他疑惑地撐起了身,但很快他就發現自己的前肢不再是原本的樣子,他低頭看著自己的手,忍不住舔了舔手心,直到確認這隻跟人類一模一樣的手是自己的為止。
「嗚。」
一隻手伸了過來,綠谷抬起頭,是他熟悉的味道,爆豪撫摸著他的臉頰。
「沒想到是真的。」
爆豪摟過他的脖子,讓他跌到懷裡,綠谷聽到了對方熟悉的心跳聲,一瞬間的慌張讓他安心了下來,但是他還是覺得他的主人和身體都有點奇怪,他試著在爆豪懷裡啊啊了幾聲後,抬起了頭,想對爆豪說什麼,但陌生的聲音又從他的身體裡跑了出來。
「小勝,我餓了。」
綠谷瞪圓了眼睛,左右張望著,最後無措的望向了他的主人。
爆豪露出了一副什麼啊的表情,似乎被逗笑了,用棉被包住了他的身體,雙手抓著他的臉頰,以雙唇碰了碰他的嘴。
「你也太會挑日子了。」
綠谷不太懂這是什麼意思,他還是張顧著四周,深怕有什麼陌生人,但似乎只有他的身體改變了,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他有點熱。
確認沒有陌生人後,綠谷就懶洋洋的躺回了床上,爆豪則坐在床邊,拿起了手機,朝向他的方向,呼喚他的名字。
「廢久。」
他下意識地笑了起來,喀擦一聲後,爆豪別過了頭。
綠谷不太喜歡這樣,他很沒有安全感,他撐起了身,把頭靠到了對方肩膀上蹭了蹭。
他想要爆豪摸摸他。
彷彿知道他想要什麼,爆豪立刻摸起了他的頭,綠谷安心地靠在對方的肩膀上,看他的主人在手機裡那張照片下打上兩個字。
照片裡有一個綠色捲髮的娃娃臉孩子,臉頰上各有四顆雀斑,綠谷有點新奇的看著那個人和爆豪打下的兩個字。
雖然現在還看不懂,不過他可以感受到主人的喜悅。
當然,他更不會知道兩年後,當他漸漸讀得懂字後,原來那兩個字是「禮物」。

 

---end---

之後可能會寫一篇爆豪視角的故事

綠谷兔實在太可愛了qqq

小勝生日快樂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IA 的頭像
ARIA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