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綠谷出久在一陣灼熱的痛意中醒過來,但是即使醒來也沒有用處,汗水濡濕他的額髮,他先是忍耐那陣痛意過去後,才在一片恍惚的精神狀態中看見了不熟悉的奢華天花板。

這裡是哪裡?

綠谷出久迷茫的看著天花板,他拉起衣服看了看小腹,火紅色的似龍紋路正亮了起來,看見這個樣子,綠谷出久腦中彷彿有什麼警報響起,讓他渾身不適,他看了這個陌生的房間,太過華麗而不實,但讓他臉色慘白的是外頭昏黃的夕陽。

「小勝……!」

綠谷出久從嘴唇裡擠出幼馴染的名字,他有很不好很不好的預感,但是他才走沒下床沒多久,就倒在了地板上,小腹的灼熱劇痛讓他連一步都走不了,他在地上蜷縮著,眼淚忍不住流了出來,心裡一陣慌亂,當他快痛昏過去時,房門打開了,綠谷出久聽見腳步聲,來者蹲了下來。

「別緊張,放輕鬆。」

對方將手覆在他的小腹上,很快的一股冰涼感壓制住了他體內的灼熱,只是綠谷出久知道這無法堅持多久,他得找到爆豪勝己。

「這裡……這裡是哪裡?」

綠谷出久抬起頭,望見對方的臉時,他感到有點眼熟,但想不起來為什麼眼熟,直到對方開口,他才想起在昏倒前一刻自己才見過對方。

「我叫轟焦凍,你昏倒了。」轟抿了抿唇,遲疑了幾秒後說:「這裡是火焰之國的宮殿。」

轟焦凍的身上散發著冰冷的氣息,綠谷出久感覺的出來對方不久前使用過冰屬性的大型魔法,莫名不安的感覺縈繞在他心頭。

「能夠麻煩……嗚……麻煩你帶我回去雪山下附近的……小鎮嗎?」

轟皺起了眉,沒有立刻答應他的話,而是反問道:「為什麼?你看起來身體很不適,而且--」

「我有很重要的人在那裡等我!所以……嗚,拜託了……」

汗水沿著綠谷出久的臉頰滑落,他很快的打斷對方的話語,看見轟眼中的不解後,忍不住伸手抓住了對方的衣襬:「拜託……」

轟看了看他的手,微微露出驚訝的表情,說道:「但是那裡不久前才有馴龍師在那裡大鬧,恐怕你那位重要的人已經因為害怕逃走了。」

聽到轟焦凍這麼說,綠谷出久幾乎可以想像發生了什麼事,爆豪勝己找不到他肯定氣壞了,他必須趕快找到對方才行。

「不……他就是我重要的人……」

綠谷出久無力地說著,他看著對方,直到轟嘆出了一口氣。

「好吧,你站得起來嗎?」

轟焦凍抓著他的手臂,綠谷出久費了好一番功夫才終於站了起來,轟卻蹲到了他面前說:「上來吧,比較快。」

綠谷出久有點猶豫,一是對方那身裝扮,撤掉披風以後,轟焦凍的打扮並不像普通人,應該是有一定階級的貴族,他不太想麻煩對方,再者,他與轟焦凍完全不熟悉,為什麼對方願意幫助自己?

「你不是想快點回到他身邊嗎?」轟焦凍轉過頭看向他。

確實,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了。

綠谷出久趴到轟焦凍的背上,轟焦凍很輕易地就將他揹了起來,綠谷出久有一瞬間想起小時候受傷時,自己也曾經被另一個身影這麼揹過。

不過在他恍神的短短時刻,轟焦凍就打開了窗戶,跟他說「走囉」的瞬間,綠谷出久終於意識到對方打算做什麼。

「等……哇啊啊啊啊啊!」

綠谷出久下意識地閉起眼睛,他只掃了一眼外頭就知道至少有十層樓高,他本來以為他們會跌落地面,但很快他就感覺到自己被揹著以穩定的速度快速地滑落到地,他睜開眼,發現轟焦凍發動了魔法,一座冰道從窗戶延伸到地面,而且一匹潔白的馬就等在那裡,轟焦凍沒有放他下來,而是讓他先上了馬,才跟著跨上了馬匹。

綠谷出久渾身又熱又痛,轟焦凍在他身後詢問他準備好了嗎的時候,他恍惚地點了點頭,騎馬帶來的暈眩讓他很快就讓他不由自主地向後靠去。

 

綠谷出久不知道自己被戴著走了多遠,好不容易稍微適應後,他就將注意力放到爆豪勝己的狀態上,滿腦子全是幼馴染生氣的樣子,而且當轟焦凍放慢馬匹奔跑速度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時間過去得太快,雪山就在眼前,望著那座雪山,綠谷出久就可以感覺到爆豪勝己的氣息,因為即使到達雪山附近,綠谷出久還是沒有寒冷的感覺,反而因為靠近雪山而感到身上的疼痛緩解了許多。

「抱歉,忘了讓人給你準備毯子。」

「沒關係,小勝、他怎麼會在這裡?」

「是他自己跟來的。」

「自己跟來的?」

「不,應該說,我本來想帶你去旅館休息,然後讓人照顧你,再報警的,畢竟你突然在路上昏倒,我不知道你是誰,不過半路上他就帶著龍殺了出來,我以為是追殺你的,他又一直說著要我把你還回去的話,我不想波及到小鎮,所以就帶著你進到了國境。」

「那為什麼……」

「不小心打起來了,不過是因為那個人一直挑釁我,而且感覺把你還回去,你的性命會不保的樣子,你看起來不是我國的子民,但不管你是哪裡的子民,我都不想看到有人在我面前這樣殺戮。」

綠谷出久不知道該回應什麼,這麼聽下來轟焦凍也是好心才把他帶回去的,也許是因為那時候爆豪勝己氣瘋了,他知道自己的幼馴染生氣時有多容易讓人誤解。

「對不起,可是他只是太著急了……」

「?為什麼要跟我說對不起?」

「咦?」

「要也是他說才對,哪有人一邊要人,一邊就攻擊上來的。」

轟焦凍這麼一說,綠谷出久也臉頰一熱,雖然是沒錯,可是他已經不小心以自家人的身分忍不住想替爆豪勝己說話了。

「啊,好像到了。」

他們在冰谷之中穿梭,隨著轟焦凍那一句話一說出口後,綠谷出久就感覺到前方區域的溫度不正常。

綠谷出久吞了一口口水,一分鐘後,他聽見鐵鍊的聲音,地上是融化的水,爆破的聲音不間斷地傳來,然後--他終於看見了爆豪勝己。

DE--KU--

爆豪勝己的嘶吼聲彷彿刮在他們的耳膜上,綠谷出久愣了一秒,接著便與爆豪勝己那雙豎立成直線的紅眸相對。

不妙,不妙!不妙!空氣中的魔力因子運轉的太奇怪了。

眼前的爆豪勝己被鐵鍊綑綁在岩石上,同時還有冰魔法形成的冰塊束縛住他,爆豪勝己身上只有手腳和頭從被束縛的冰塊之中露出來,但顯然這個「封印」的法陣,沒有辦法維持太久,綠谷出久看見對方眼裡的血絲,爆豪勝己彷彿在看到他跟轟焦凍共騎一匹馬趕來後,更加的激動了。

「小勝!冷靜一點!」

綠谷出久想下馬,但轟焦凍按著他的肩膀說:「不行,太危險了,馴龍一族與黑暗使者只有一線之隔,他的情緒這麼暴躁,隨時可能--」

「開什麼玩笑啊!老子怎麼可能是反派,你他媽--別碰他!把廢久還給我!

爆破從爆豪勝己露出來的手腕中被精準的丟了過來,轟焦凍帶著他閃避著,方才他們待著的地方便爆炸了開來,冷汗幾乎浸透了綠谷出久的衣裳,他的腦中全是爆豪勝己嘶啞的聲音還有轟焦凍那句「馴龍一族跟黑暗使者只有一線之隔」。

「總而言之,現在最好不要靠近他,而且你的狀態也很危險,如果你非要靠近的話,最好請個魔女先把他催眠……喂!」

綠谷出久躍下了馬,他在地上滾了一圈又爬了起來,腦中像有個聲音在低語,暈眩、疼痛、難以理解的話語讓他腦袋一片空白,加上轟焦凍替他緩解的效果已經逐漸消退,綠谷出久近乎本能地朝著暴怒的爆豪勝己跑去。

地面上已有崎嶇的爆破痕跡跟融化的雪水,綠谷出久又跌了一次後,就爬了起來,他沒有聽轟焦凍的話停下來,而是跑到爆豪勝己的面前。

雪水和泥水已經弄了他滿身,爆豪勝己在他來到面前後,就從鼻間吐出不滿的氣息,綠谷出久盯著對方那雙紅眸,額際的血管像在凸凸跳動。

「小勝,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綠谷出久伸出手捧著對方的臉頰,爆豪勝己微微睜大了眼,不過他什麼也沒辦法思考,他快痛死了。

「喂,廢久你--」

綠谷出久稍微墊起了腳,緊緊地貼上了爆豪勝己的嘴,就像爆豪勝己幾天前做的那樣,也將舌頭伸入了對方嘴裡。

唉……接吻是有這麼舒服的嗎?

就像在安撫爆豪勝己一樣,綠谷出久用舌頭輕輕蹭著對方的,直到他感覺到爆豪勝己稍微冷靜下來時,他才分開嘴看著爆豪勝己,對方正面容通紅的瞪著他,爆豪勝己不知道看穿了什麼,問他:「痛嗎?」

「嗯。」綠谷出久老實的點了點頭,他的臉頰正在不正常的升高溫度,他近乎癡迷的看著爆豪勝己那雙猩紅色的眼睛。

爆豪勝己的表情轉而咬牙切齒起來,但綠谷出久不知道為什麼。

他只是聽著爆豪勝己的聲音,接著在張開嘴吐出舌頭的幾分鐘之後,在缺氧的狀況下,再一次地陷入了昏厥。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IA 的頭像
ARIA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