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綠谷出久昏迷的時間不久,睜開眼看見的是奢華的天花板,他有種隱約的熟悉感,接著才察覺到他被帶回了方才離開的房間,綠谷試著爬起身,渾身燥熱的難耐感卻讓他有些難受,他聽到了沉重的喘息聲,疑惑了一下子,慢慢地反應過來那是自己的呼吸時,視線中出現了一頭金燦的頭髮。

DEKU。」

對方那雙眼睛通紅,閃現出龍一般的豎瞳,發現他想坐起身後,就將他粗魯的推回了床上。本來綠谷出久應該要感到害怕的,但他沒有,反而因為爆豪勝己看著他,他越發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喉嚨乾渴,一股來自深處的渴望搔癢著他全身,他無力地躺在床上看著對方,努力張嘴說:

「小勝我剛才……嗚……」

綠谷出久臉頰一熱,他終於注意到幼馴染的那隻大手正在解開他的襯衫,乾燥微濕的手心已經覆在他的胸口游移著,而他那件綠色的背心早不知所蹤。

「閉嘴。」

綠谷出久可以感覺到爆豪勝己鼻尖吐出的熱氣,他有些茫然為什麼會這樣子,一向擅長思考的腦子像是被誰給蠱惑了,全然無法動起來,綠谷出久腦袋空白的看著對方,看著爆豪勝己享用料理一般,將他一寸寸剝光的過程。

爆豪勝己的呼吸也是沉重的,將他全身剝光後,那雙猩紅色的眼睛由上而下的把他掃視了一遍,俯下身嗅了嗅他,然後呼出一聲極其不滿的鼻音。

「臭死了。」

綠谷出久的眼神有些迷茫,他下意識地想辯解,不過當爆豪勝己俯下身用舌尖舔過他的胸前時,綠谷出久把話又收了回去。

「嗯……」

酥麻的快感讓他忍不住叫了出來,綠谷出久睜大著雙眼看著爆豪勝己,對方瞥了一眼他的表情,像是被愉悅到一般,勾起嘴角罵道「色情書呆」,便含住了他的乳頭吸吮起來。

什麼?

咦?

綠谷出久腦袋空白的盯著對方,電流般的快感一陣陣的竄上來,明明前幾次都沒什麼感覺的,但熱意卻輕易地聚集到了下腹,讓他禁不住伸手按著爆豪勝己的肩膀,只是他連施力推開對方也沒辦法,並不是失去抵抗的力道,而是在腦海裡蠱惑他的聲音叫他放棄掙扎。

「幹嘛?」

爆豪勝己注意到他的手,撐起身看向他。

「不、那個……」綠谷出久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好像有很重要的事,又好像只要看到爆豪勝己就夠了,他看了一圈室內不熟悉的裝潢,又看回幼馴染那雙帶著豎瞳的紅眸,張了張嘴,將覆在爆豪勝己肩上的手收了回來,遮住了自己通紅的臉,「我好像……」

溫熱柔軟的唇落在了他的脖頸間,綠谷出久渾身一抖,稍微移開了手臂,爆豪勝己握住了他的手腕,按著他的雙手低聲說道:「安靜,廢久。」

濕熱的舌頭掃過了他的耳邊,滑過他的頸部,綠谷出久一動也不敢動,他隱約明白了對方打算做什麼,卻也因為如此全身克制不住的顫抖起來。

「小勝……」

當滾燙的舌尖掃過他的胸口和腹部,在他下腹的紋身親吻後,綠谷出久看見自己的紋身漸漸的發起紅色的光,但是比起以往,這次並不難受,反而只是讓他加劇了口乾舌燥和體內的躁動,親吻來到下半部時,綠谷出久終於忍不住伸手抓住了對方的金髮,可是爆豪勝己沒有住手,他被抬起了大腿,爆豪勝己捏著他早已興奮到腫脹發燙的性器慢慢地含入了口中,來回的吞吐了起來。

綠谷出久從來沒有被這樣對待過,極度的刺激讓他又聽見了自己過快的喘息,他張著嘴忍不住低叫出來,不知道過了多久,緊緊抓著幼馴染的頭髮,他在對方的嘴裡宣洩了出來。

渾身都是熱意和汗水,綠谷出久感覺到腦袋裡稍微清醒一點,他想著糟了,幼馴染卻只是舔著唇,拉起他的雙腿,繼續舔起他的大腿內側,綠谷盯著對方那雙眼睛,彷彿被爆豪勝己那雙紅眸給吸引一般,明明要很害羞的,但他感覺到的只是對方那雙眼睛裡透出的無盡慾望。

不知不覺綠谷出久就這樣看著對方舔過他的小腿、腳背,最後爆豪勝己咬了他的腳趾,便猛地將他翻了過身,溫熱的親吻和舌頭從綠谷出久的後頸開始往下蔓延。

明明是一樣的親吻和舔舐,綠谷出久卻感覺到自己的心跳越來越快,看不見爆豪勝己,但他感覺的到對方親過他的肩胛骨,舔過他的脊背,在那條凹陷下去的線條上來回舔舐,然後是他的後腰、他的臀--

「……!小……!」

綠谷出久猛然抬起頭,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音,來自後方,那個羞恥的地方,正在被舔舐著。

那是什麼?

怎麼會這樣?

就算綠谷出久理智上知道那是什麼,實際上也無法承認,他無法理解為什麼要這麼做,他稍微撐起身,卻很快就被那股陌生的快感給弄得趴在了床上,他想爬離,又覺得很舒服,爆豪勝己的大手不知道為什麼覆在他的小腹上摸了摸,那雙唇才又往下舔去,往下舔去時,綠谷出久甚至有幾秒感到捨不得。

舔舐和親吻結束後,綠谷出久趴在床上,他幾乎可以肯定自己的身體散發著熱氣,可是爆豪勝己並沒有讓他休息太久,很快他就被迫抬起了臀部,然後感覺到一根熟悉的堅硬肉棒插進了他的雙腿間,頂向了他的囊袋。

「做什麼,小勝……」

綠谷出久稍微側過頭,爆豪勝己只是抓起他的手臂,便抽插了起來。

「等……」

綠谷出久驚叫了出來,但是爆豪勝己沒有停手,而是在他身後低聲說:「腿夾緊。」

「為什麼啊……等等……嗯……啊……啊……小勝……!」

爆豪勝己勃起的性器不斷撞上他的囊袋,擦過他的會陰,陌生的快感讓綠谷出久低叫了幾聲,好幾度感覺自己要跌到棉被上,爆豪勝己又拉著他的手臂把他往後拉,綠谷只好緊緊夾著大腿間的那根性器,整個人被撞的搖來晃去,又暈又熱的,他的臀部不斷與爆豪的小腹撞在一起,聽的綠谷出久滿臉通紅。

「小勝……不要這樣……嗯……」

感覺更奇怪了,比之前還奇怪,綠谷出久搖著頭,眼淚忍不住積滿了他的雙眼,隨著爆豪勝己撞擊他的速度掉落。

「哈……不舒服?」爆豪勝己低喘著問道。

「不是、可是很奇怪……嗚……」

綠谷出久忍不住說出來,爆豪勝己沉默了幾秒,突然放開了他的手,綠谷跌回了棉被上,他撐起身體,還沒說什麼,便感覺到爆豪勝己的大手握住了他不知道什麼時候興奮起來的陰莖,爆豪勝己的胸口完全的貼到了他的背脊上,另一隻手摀住他的嘴。

「你不是很興奮嗎?廢久。」

「嗯……嗯嗯嗯--」

綠谷出久無法出聲,他緊緊夾著雙腿,大腿感覺都要被爆豪勝己給摩擦的生火,偏偏下半身掌握在爆豪勝己手裡,他的腦袋暈眩起來。

啊啊……不行了。

窒息一般的快感和黑暗吞噬了他所有的感官。

 

一道敲門聲響起,綠谷出久迷迷茫茫睜開眼,棉被摀住了他的頭,使他看不清楚自己在哪,他下意識地想起身,又被另一隻手粗魯的壓回了被窩裡。

「不准起來。」

那是有點沙啞的聲音,聽起來很熟悉,綠谷出久睏倦的又閉起了眼睛,再度進入睡眠前,突然又睜開了眼,一股熱意和害臊感讓他整個人蜷縮起來。

他感覺了下自己現在的狀態。

裸的、而且大腿間濕濕黏黏的。

 

他熟悉的聲音在打開門後,不悅的說道:

「幹嘛?」

「我已經照你的要求讓你們獨處一晚了,我有義務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啊?」

「我是說……昨天你們遇到了什麼,不是你們昨晚發生了什麼。」

「……」

「……」

「……廢久還在睡。」

「如果你知道發生什麼也可以,昨天我在他身上感覺到一種奇怪的魔力波動,如果我能幫上忙的話--」

「不需要,已經沒事了。」

「……最近城內也有一些誘拐事件,如果可以我想問問他一些事情--」

「不行。」

「……晚一點我再過來一趟。」

「不准來!喂!聽到沒!喂!可惡!」

 

綠谷出久聽到門被用力甩上的聲音,然後是走近的腳步聲,爆豪勝己停在床邊,好一會兒後,才開口:「喂,醒著吧?」

「……」

綠谷出久沉默了一會兒,他知道幼馴染不是好脾氣的人,但昨晚發生的事讓他有點難以面對,準確來說,他們什麼也沒做,只是換一種方式幫忙對方紓解慾望,可是綠谷出久又覺得有什麼東西正在改變,甚至讓他隱隱感到害怕與害臊,可是不管怎麼說,這都是遲早要面對的,他想了想,終於慢慢地拉下了遮住頭頂的棉被,外頭的陽光早從落地窗灑進了室內,綠谷出久很快的對上幼馴染的眼睛,爆豪已經恢復成普通樣子的紅眸正盯著他。

突然間,綠谷的心跳彷彿加快起來,他努力勾起一個笑容,絞盡腦汁後開口道:「小勝,早安……」

那雙紅眸顫了顫,爆豪勝己猛地拉起了他的手臂,似乎把原本要說什麼的話吞了回去,用著一如既往的語氣說道:「跟我走。」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IA 的頭像
ARIA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