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走?去哪裡?」綠谷出久迷茫的看著對方,沒想到他的提問讓爆豪勝己不悅起來。
「走就對了,難道你還想待在那個陰陽臉身邊嗎?」
「什麼陰陽臉?我不懂你的意思,等等--」
綠谷出久不明白誰是陰陽臉,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聽見了敲門聲和開門聲,爆豪勝己一聲「嘖」,一把摟住了他的腰,將來人的視線完全遮擋住。
「對了……抱歉。」
那道聲音大約有幾秒停頓,綠谷出久稍微抬頭,瞥見爆豪勝己皺起的眉頭,對方拉起了棉被搭到他肩上,嚴實的把他包起來後,才回答來人的話。
「又幹嘛?不是叫你不准來嗎?」
「這裡是我的家,你沒資格這麼說吧。」那道聲音頓了頓後,說:「你還好吧?」
綠谷出久愣了愣,他認得出來那是在向他搭話的意思,爆豪勝己也低頭看著他,從爆豪的表情來看,顯然他的幼馴染並不希望他回答那個人的問題,但綠谷出久撇開了與對方相望的視線,他小聲地回答。
「我……我沒事……」
「那就好,晚一點我再過來找你們好嗎?有點事情想問你們。」
「這個--」
「不好!」爆豪勝己大聲地打斷他的話語。
「……」
「可以嗎?」那人又問。
「老子說不可以就是不可以,我們等下就走!」
「小勝,別這樣。」綠谷出久有點看不過去了,他認得那個人,應該不是壞人才對,沒有道理拒絕對方的請求啊。
「可以的,我記得你叫做……轟是嗎?謝謝你幫我找到小勝。」
「喂!廢久!」
「不會,只是一點誤會而已。」
「廢久你又亂答應什麼!」
「小勝的脾氣就是這樣,希望你不要跟他過意不去。」
「我沒有放在心上。」
「那就好--」
「聽我說話啊!廢久!」
「啊!」
綠谷出久忍不住叫了出聲,爆豪突然將他推回了床上,用身體整個遮住了他的視線,溫熱的大手按著他的肩膀,那雙腥紅的眼睛盯著他,彷彿隨時都要將他吞下肚一樣,綠谷愣愣地盯著那雙眼睛,幾秒後臉頰迅速熱了起來。
「轟、轟,晚一點我過去找你。」綠谷出久飛快地說著,他已感覺到幼馴染喉嚨間隱約發出的低吼聲。
「廢久。」
「還……還有,可以的話,請幫我帶一件新的衣物。」
綠谷出久抵著幼馴染的胸膛,突如其來的燥熱從下腹蔓延開,綠谷出久聽見轟焦凍一聲「好吧」和關門聲後,稍微撐起身再度給了爆豪勝己一個親吻。

「沒事吧?」
綠谷出久順著僕人的帶路來到這間過度寬敞的大廳時,聽見了轟焦凍的問候,他拉著不太習慣的衣袖,邁向早已在大廳等著他的轟焦凍。
「沒事。」
綠谷出久搖了搖頭,他下意識的摸了下嘴唇,總感覺還是腫腫的,他心虛地看了下轟焦凍,發現對方也看著他,但是轟焦凍沒有說什麼,只是轉移了視線,然後領著他往大廳的坐椅坐下。
茶几上已經泡了兩杯茶,綠谷出久一面坐下,一面想起自己還未做過自我介紹,便緊張地說起來:
「那個,我叫做綠谷出久,不好意思這麼晚才自我介紹。」
「沒關係,那個人呢?」轟焦凍微微笑了下。
「啊啊,小勝嗎?」綠谷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他說有點事……」
「是不想來吧。」
「嗯……」
「也罷,本來就是想詢問你的。」
「……」綠谷握著雙手,不知道該說什麼比較好,他抿了抿唇,又想到不久前被他安撫……好吧,他也不知道該不該稱為安撫,總之似乎親吻能緩和爆豪的情緒,雖然安撫結束後,爆豪就因為他堅持要來和轟會面而大發脾氣,乘著龍離開了這裡,可是綠谷也知道不可能就這樣走,所以他還是有點不安的來了。
「你說……想問的事情……」綠谷有些忐忑地開了口,「是關於什麼?」
「是小鎮的事,最近不斷有失蹤人口的報案,我有點在意,再加上你昨天中的魔法,我想可能有關係--」
「等等、等等!」
綠谷出久聽到這,忍不住揮起手來,他盯著轟焦凍的衣著還有談吐,一瞬間為對方的身分而感到有些緊張。
「怎麼了嗎?」
「那個,你是這個國家的……?」
從轟焦凍的言行看來,綠谷出久不認為對方會是火焰之國的警長之類的,但總不可能是、是……
「……我是這個國家的什麼很重要嗎?」轟焦凍的臉色陰暗下來。
「啊,不、那個……請當作我沒問過。」綠谷出久搖了搖頭,轉移話題般咳了咳嗽,「咳、關於昨天那個魔法,你說的那個我中的魔法,我可以問清楚是什麼嗎?」
「你沒有什麼奇怪的感覺嗎?」聽到他轉移話題,轟焦凍很快就順著他的問題反問了回來。
「奇怪的……」綠谷頓了下,耳根頓時不自然的熱了起來。
他只記得自己很熱、腦袋變得很奇怪,尤其是對爆豪有某種奇怪的感覺……
「如果我沒有判斷錯誤,我想那應該是類似催情的魔法,目的在於讓中了魔法的人對第一眼見到的人產生生理上的慾望,腦袋也會變得不清楚,這對於誘拐來說,有很好的效果,但是我稍微研究過你身上的魔法,不知道什麼緣故,你體內似乎有一道力量強行延緩了魔法發作的機率……也是因為這樣,那個人……嗯……爆豪是嗎?你的伴侶要我給你們一晚的時間處理那個魔法,你還記得嗎?」
「我……」綠谷出久的臉紅透了,昨日見到爆豪後,他的意識就不清了,但是眼下看來對方都知情的樣子,綠谷不知道該先問對方那個「伴侶」是不是爆豪說的,還是先問對方到底知道多少。
「……沒關係,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麼?」
「中了魔法之後的表現,還有……」轟頓了下,沒再說下去。
但是對方的停頓,聽在綠谷耳裡,卻讓他忍不住慌亂地拍著桌子站了起來:「還有什麼!」
轟焦凍微微睜大了眼,看起來很驚訝,綠谷出久看著對方幾秒,才忽然意識到自己反應有些過度,正不知道該怎麼下台時,轟就笑了起來。
「從沒有人敢這樣對我,你們都很奇怪。」
「這個、那個,我不是故意的,因為……」
「沒關係,我不介意,我只是想說你們的感情很好。」轟看起來很高興地說。
「感情很好……?」
「不是嗎?他一直在吃我的醋。」轟收起了笑容,啊了一聲,又道:「也對,馴龍一族對伴侶都有很強烈的佔有慾。」
綠谷出久愣了愣,他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一直以來,他都不敢想像爆豪勝己對他會有佔有慾,可是轟焦凍那麼一說,過去一個半月的事情就都說的通了,爆豪勝己之所以不高興麗日靠近他、不想他和轟會面,都是出自於「佔有慾」,而不僅僅是綠谷認為的「只是爆豪剛好不高興」而已。
他的不敢想像,追根究底還是不相信那個從小就欺侮他的爆豪勝己居然喜歡他,甚至生出佔有慾來。
眼下轟焦凍那麼一說,綠谷出久便感覺心口被一隻大手捏住,就像昨晚爆豪勝己緊緊抱著他時,聽見對方的低喚他所感到的震盪。
「……你還好嗎?」
「我?」
綠谷出久回過神,看向轟焦凍,對方盯著他,說:「胸口不舒服嗎?」
聽到對方這麼問,綠谷才發現自己不知什麼時候捉著胸口,他笑了笑,連忙喝了幾口茶,然後搖了搖頭:「我想起中了魔法之前的事。」
「什麼?」轟焦凍見他提起,便正色起來。
「我剛好看到一起誘拐事件,雖然追上去了,可是沒能追到對方……」說到這,綠谷的臉色黯淡下去,他握了握拳,盯著自己腰間的聖劍,抬起頭,發現轟焦凍也看著他身上那把劍。
「我明白了,你也是受害者,不過……」轟焦凍顯然要他解釋。
綠谷猶豫了下,還是說道:「我是勇者。」
「勇者……?歐魯麥特的繼承人?」轟焦凍睜大了眼。
「是的。」綠谷出久有點擔心對方不相信,不過轟焦凍卻問了下去。
「你要到北方去嗎?」
「啊……是的。」
「是嗎……你們打算什麼時候出發?」
「我們本來就打算路過這裡,小勝的意思是想要立刻走,不過我還在思考或許可以在這裡找到體能訓練的導師……」
綠谷出久聽說火焰之國和萬物之國都有不錯的體術老師,他們之前一直花費很多時間在趕路,他幾乎也沒什麼時間提升自己的能力,若說有什麼提升,就光是增加他和爆豪的親暱度罷了,比起盡一位勇者的本分,他不得不考慮到爆豪想要他做的,而這明明是綠谷最初不願意、只是因為放不下幼馴染對他發出的「求救」訊號才答應的,到了現在,就算綠谷可以和爆豪親暱,他也還是摸不明白自己到底在想什麼,對爆豪有什麼感覺,他只知道自己並不討厭這種情況,甚至正在努力接受爆豪對他的情感、習慣如何做一個「妻子」。
「我來幫你介紹怎麼樣?」
「咦?」
綠谷捏著下巴正思考起來,轟焦凍那麼一說,讓他有些心動,可是卻又不好意思。
「但是……」綠谷出久想著婉拒的臺詞,他本來就和爆豪約定好盡快走的,如果答應對方,他的幼馴染可想而知該會有多生氣……明明是這樣的,但是綠谷聽見轟焦凍接下來的話,卻還是忍不住握著聖劍點頭答應了下來。
「作為交換條件,我想請你協助我一起捕獲小鎮的誘拐犯,在這期間我會幫你找導師,你願意的話,我也可以陪你練習,這樣好嗎?」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IA 的頭像
ARIA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