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酒館裡熙熙攘攘的人們在對談著,近日鄰國的萬物之國公主將與火焰之國的王子會面,說是為了和平交流,明眼人卻都知道這是一場政治聯姻前的準備,擠在酒館無不談論著這個話題,不過一向熱愛關注時事與八卦的麗日並未將酒館裡頭的其他談話聽進去,她正瞪著對面那個一頭金髮、身著異族風格服裝的男人,而男人正不耐煩的撇開目光。

「麗日小姐我覺得這件事我們還是不要管比較好……」

坐在麗日御茶子身旁的飯田天哉推了推眼鏡,雖然他聽完對面那位男人所謂的「解釋」也感到無法袖手旁觀,可是畢竟這不是他們能夠插手的。

「怎麼可以不管,而且--」麗日打斷同伴的勸阻,她看著對面的男人,男人終於肯看她了,當她對視上男人噬血的雙眼時,她情不自禁的抖了抖,可以的話,她很不想和對方相處在一起,只是眼下她無從選擇,比起害怕,友人的安危更為重要,一股莫名的毅力讓她忍住了恐懼,她故意說道:「小久被他欺負,我就是看不過去。」

「不准那樣叫他!」

一聽見麗日御茶子那樣親暱的稱呼,果不其然爆豪勝己一拳打在桌上,怒罵道:「我都說了,不甘你們的事,既然聽完了就他媽的給我滾!」

「才……才不要,而且那算什麼解釋啊?」爆豪這一下敲的四周的人稍微看過來,麗日等那些目光收回後,才顫顫抖抖的低聲罵道:「什麼叫『不知道,反正他自己跟人跑了』?萬一小久遇到壞人呢?我可是聽說這裡最近有誘拐案,所以才想跟小久確認安全的!爆豪!」

「小久小久小久的,吵死了!」

爆豪勝己站了起身,實在受不了麗日的追問,原本他以為可以在街上甩掉他們的,誰知道麗日御茶子在他身上不知不覺施了追蹤咒,爆豪勝己來到酒館不久,便再度被堵在酒館裡頭,他看著麗日,越加的想起兩週前綠谷出久擅自做出的決定,於是思緒便越煩躁。

「等等、啊!」

麗日看見他起身後,也跟著站了起來,也許是動作太過匆忙,爆豪先前點的啤酒翻倒在桌上,流了麗日的裙子都是。

「麗日小姐!」飯田慌張地拿了好幾張紙巾遞給麗日,爆豪勝己稍微停下步,他看了麗日一眼,打算趁著麗日御茶子清理時閃人的瞬間,麗日就抬起了頭,那張生氣的表情平緩下去,沒有剛才的咄咄逼人。

麗日御茶子頓了頓,只是緊緊皺著眉,臉上表露出了毫不保留的擔憂:「爆豪先生,我沒打算要責罵你什麼,我真的只是想知道小久的安危,如果真的是小久自願走的話,你為什麼沒有能力把他挽留下來?只是在這邊生悶氣、吃醋又有什麼用?」

「……」

「麗日小姐你這樣說……」飯田睜大了眼。

爆豪勝己沒有立刻回應,麗日的話語簡直就踩在他的傷口上,偏偏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輕易解決,只是對造成傷口的人感到憤恨,他盯著麗日,焦躁沉入心頭,可是他知道那情緒沒有消失,只要綠谷出久存在的那一天就不可能消失。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片刻以後,一直處在焦躁情緒的爆豪勝己平靜了下來,可是與他對視的麗日和飯田卻不由自主地想後退一步,只是他們所待在的角落太過侷促,沒有空間讓他們與爆豪保持距離。

爆豪勝己看起來沒有生氣,可是麗日和飯田已經看到了那雙盛怒的眼睛,爆豪勝己咬緊牙,丟下一句話便離了開。

「我說最後一次,別再跟著我。」

橘紅的身影離去,麗日御茶子雙腿發軟的坐了下來,她摀著臉不發一語。

過了一會兒後,她聽到飯田的聲音。

「要不要先處理一下裙子?」

她點了點頭,放開手,接過了飯田遞來的紙巾。

「我……沒見過馴龍族,不過剛才真的有嚇一跳的感覺,綠谷真的有一個很厲害的伴侶呢,哈哈哈--」

麗日聽著飯田略顯尷尬的聲音,她抬起頭,發現飯田已流了一身汗,頓時察覺到自己的任性,猶豫了會兒後,說道:「對不起,能麻煩你再陪我一下嗎?我想去找小久。」

既然跟爆豪勝己說不通,那就自己來找。

麗日御茶子握緊了手。

 

火焰之城深夜,沒有日照的城堡泛著藍白的光芒,像是火焰燃燒到最高溫的顏色,彷彿一靠近就會被燃燒殆盡,然而實際上城堡並未如同它的外表般高溫,火焰之城的夜空明亮涼爽,一反白天炎熱的樣貌,吹著微微的風,城內的建築即使處於深夜,街道也仍然清晰可見。而此刻,爆豪勝己乘著龍,一遍又一遍的在城南的競技場上盤旋,他百無聊賴般地撐著下巴,盯著下方的綠色人影扛著巨石在競技場中央來回奔跑。

這是第十四個夜晚,爆豪勝己在遠處看著綠谷出久的身影,他盡量讓自己不離綠谷出久太遙遠,免得觸發綠谷出久下腹上的紋身反應,這已經是他能控制自己不要做出多餘行為的最好方法,而且絕對不是溫柔,只是爆豪勝己下意識的行為,說的更準確一點就是,回過神來就在跟蹤綠谷出久了,他跟蹤他,但不靠近他,剛開始意識到自己這麼做時,爆豪勝己有幾分憤怒,可是很快的他就冷靜下來,他總是明白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比如綠谷出久現在最在乎的一定不是他,如果他想要讓綠谷出久離開這裡,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阻礙綠谷出久,當然最好不等於最快,但這是爆豪勝己能退讓的最後一步。

輕輕的咚一聲,爆豪望見巨石從綠谷出久的手中脫落滾至地面,綠谷出久筋疲力盡一般的倒在地上,他望著那道身影,但沒有想要下去幫忙,倒下的綠谷出久已脫下了背心,那件白色的襯衫早被汗水浸溼,隱隱透出裡頭的肌膚顏色,他瞇了瞇眼,倒是情不自禁想起兩個禮拜多前替綠谷出久解除魔法的夜晚。

喜歡廢久,可是想羞辱他。

喜歡廢久,可是想弄死他。

爆豪勝己舔了舔唇,他當然有意識到自己感情上的矛盾,他也知道那個矛盾來自哪裡,可是無法改變,光是從羞辱綠谷出久的情緒裡分解出那個可以將他從痛苦到滿地打滾的折磨中解放出來的曖昧情感,爆豪勝己就費了不少力氣。

要溫柔對待綠谷出久實在太困難,而且只會越來越困難,近乎頑劣與掠奪的本能自從在綠谷出久身上刻上標記後無法抑制的增長,爆豪勝己不知道再接近綠谷出久時,他會做出什麼。

於是不知不覺間,他已保持了好一段時間的「安全距離」,並活在讓他母親知道的話會被嘲笑到死的幼稚忌妒裡。

區區廢久……

他內心的咒罵猛的停頓,因為競技場另一頭出現另一個人影,那是這幾日來每天幾乎都會出現的人影,依照爆豪勝己的觀察,他大概知道對方的身分,可是那又如何,爆豪勝己一看見那個身影,不悅便竄上了他的心頭,他的龍也像是感覺到他的情緒一般。

「安靜。」

他摸了摸龍背,繼續盤旋在空中,盯著那個人蹲下去和綠谷出久說話,隨後抬起頭來。

「哼。」

爆豪勝己揚起一邊嘴角,他知道那個陰陽臉早就發現自己的偷窺,可是他也沒打算閃避,果然很快的轟焦凍就低下頭裝作沒事一般的拉起了綠谷出久,看樣子是要返回城堡。

他看了一會兒,讓龍放他在競技場旁下來,躲到一旁的陰影裡,準備等綠谷出久走出來。

一下子他便聽到了腳步聲,轟焦凍牽著馬和綠谷出久從競技場裡走了出來。

他聽見轟焦凍在問綠谷出久是否真的不需要他載。

這句話爆豪勝己已經聽了好幾遍,每次綠谷出久都是拒絕轟焦凍,因此爆豪勝己彎起了嘴角,打算聽見綠谷出久拒絕對方時在心裡大笑,但是他所預想的答案的沒有如期到來。

「嗯……那就麻煩你了。」

「小心點,等下抓緊我,不然會掉下去。」

憤怒的情緒瞬間淹蓋過理智,衝破了他這陣子的忍耐界線。

「啊!小勝?!」

回過神來的剎那,爆豪勝己已衝向轟焦凍的馬匹,將綠谷出久從馬上拽了下來,他用披風緊緊包著綠谷出久,齜牙裂嘴的對轟焦凍發出如捍衛獵物的野獸低吼,與此同時,天空乍響,伴隨著閃電雷鳴和傾盆大雨,三人都聞到了一股難以言喻的芳香。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IA 的頭像
ARIA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