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定:盜八之後,假定胖子已然調節好內心回到北京之後~

--------------------

【關鍵詞】啤酒

 

吳邪接到了胖子的電話,電話那頭的聲音聽來已經和之前別無二樣,儘管偶爾吳邪仍是會有點擔心,不過現在已經好很多了。

 

胖子聽說了今年的月亮特別圓,便嚷嚷著一起慶祝,吳邪也就答應了下來,還不忘打了個電話給在北京的解雨臣,邀他一同過節,他想,解雨臣應該還是一個人過節的,這樣不免太寂寞。

 

不意外的,解雨臣這邊倒是笑著應允,還說可以提供場地,這讓吳邪笑著跟他道了聲謝。

 

計畫敲定了,吳邪便在去的前一天上網訂了機票,再打給胖子叮嚀他什時來接機載他一同去解雨臣家。

 

結果等吳邪一到機場,等了半小時卻只是等到了一通電話,說他不小心睡過頭,叫吳邪自己打車先去解雨臣家,吳邪還來不及抱怨就被對方掛了電話,站在機場門口,吳邪望著天空,不禁嘆了聲息:

 

「下大雨阿,這還賞什麼月?」

 

無奈的吳邪就要掏口袋去撈錢,才想起來今天沒帶太多錢,根本就不夠他打車去解雨臣家,看了看錶,再望了望天,吳邪罵了聲娘,就決定走路淋雨去解雨臣家。

 

沒有多久,吳邪就在門口見到了解雨臣,雨在半路就已經停了,因此解雨臣看見他淋濕的模樣還有點震驚,不過旋即就叫人拿了條毛巾給他。

 

秋天寒冷的風吹在吳邪身上,吳邪身上的雨水此刻倒是幾乎乾了,不過拿了毛巾吳邪還是跟他道了聲謝。

 

再過了一會兒,胖子才風風火火的趕到,還帶了幾瓶啤酒跟一些下酒菜來,看在菜色的份上,吳邪才沒有多數落他。

 

晚上,他們就這樣坐在月亮下,圍著一張圓桌,望著月亮,喝著啤酒,吃著下酒菜聊了聊天,儘管只是沒什麼意義的問候,卻讓吳邪感到久違的溫馨,末了,幾杯黃湯下肚,吳邪頓感喉嚨滾燒著痛,胃部一股翻騰感雲湧而上,吳邪只好說聲抱歉便跑到後院的一棵樹下去吐。

 

吐到一半,吳邪便覺天旋地轉,差點昏倒之際,一隻手捉住了他,回頭一看,就見解雨臣一臉擔憂地望著他,剛想跟他說聲沒事,就又見解雨臣一個伸手覆在了他額上,嘆口氣道:

 

「果然。」

 

不知道怎麼回事的吳邪就這樣眼巴巴的望著對方,他甚至覺得腦袋開始使不上力,呼吸越來越急促,心跳也越來越快。

 

"不不不,小花可是男的,他怎麼可能對他..."

 

結果擅自否定了想法的吳邪,腦袋反而沒有好轉,反倒感覺還越來越沉重,然後他就感覺到額上的溫潤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在唇上的溼熱觸感,回過神來之前他就被撬開了唇齒,一股微溫的液體順流而入,而後他便感到一顆物體被柔軟溫熱的包覆給送了進來,混著先前的液體一起被吳邪吞了下去。

 

張大眼睛看著眼前放大的眼臉,吳邪不覺心跳漏跳了一拍,圍繞著周邊的海棠馨香更是充斥在吳邪鼻間。

 

入侵的舌頭在物體被吞下後,仍舊不停的在附近搔刮搜索,彷彿在確認著物體確實吞了下去,而後才像放心了一樣被收了回去。

 

感覺著口內舌間的翻滾纏繞,吳邪一時之間忘了要把對方推開,就這樣腦袋一片空白,直到對方的唇舌方離,吳邪才全身癱軟的昏在了解雨臣懷裡。

 

醒來的時候,吳邪仍是感到些許的頭痛欲裂,口乾舌燥,還有些暈呼,爬起身,吳邪對周遭感到一片陌生,剛想起身去看看外頭,就見房門一個打開,和來人對了個眼。

 

來人先是愣了楞後才笑著道:

 

「你昨晚發燒了,好點沒?」

 

剛一說完,吳邪就立馬回想到昨晚解雨臣在他失去意識之前的確有餵了他一顆東西,想到這吳邪不禁滿臉通紅,趕緊看了看解雨臣。

 

而解雨臣則是回以一笑,順手倒了房內圓桌上的茶給他:

 

「沒事就好,昨晚忘記說了,中秋快樂。」

 

見對方一臉沒事樣,吳邪才只好也沒當一回事,扯了個笑道:

 

「恩,謝謝,中秋快樂。」

 

 

 

說來話長,這不過只是個序曲而已,只是吳邪要到很久以後才會知道了。

 

 

───FIN───

 

這之後如果有空的話可能會拿來改成長文,

因為字數限制怕再寫下去爆了,

所以很多細節沒寫,

總之,暫時先等有空再說,

高三黨很苦逼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IA 的頭像
ARIA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