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向,短篇,年上only

大概就談戀愛的故事....會有點慢....(&之後再修修)

 

(九)

 

『葉修,我還想去一個地方,可以嗎?』

 

大雨過後,空氣中隱隱有潮濕的水氣,夜晚的西湖和下過雨後是另一般光景,天空中的雲氣慢慢消散,聞得到清新的空氣,腳下踩著的泥土有些濕軟,葉秋踩著布鞋從上頭走過,後頭跟著不太情願的葉修。

 

「真的要去啊?」葉修不屈不撓的又問道,早知道就該趁葉秋消沉的時候帶他回飯店了,葉修現在後悔的要死,大半夜的誰來爬山啊?

 

「要!」已經離葉修有點距離,葉秋轉了過來,看葉修還愣在原地,不滿的大吼,「我堅持!」

 

「......你堅持我不想堅持,行嗎?」葉修嘆了口氣,只好不情不願的跟上葉秋的腳步。

 

半個小時前,葉秋才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葉修沒奈何,把人按在肩膀上任他蹂躪本就不怎麼樣的T恤,等他哭完,葉秋還裝作沒事的抽了抽鼻子,葉修看的心疼,所以葉秋提出來的時候他猶豫了一會兒還是答應了,現在他真想回到半小時前把自己揍個半死,爬山就爬山,瞎湊什麼熱鬧。

 

葉秋用手機查了附近有什麼山,山倒是挺多的,不過離的近的也就幾個,考慮了一下,才指著鳳凰山,跟他說要去那,可是決定是一回事,實踐又是一回事。他們往西湖東南方的鳳凰山走去,山不高,173米,可是真要爬到頂也夠折騰了,從蘇隄走到南邊,又經過了一大段路,葉修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的葉秋蹦蹦跳跳地走著,好像身上的傷痊癒了一樣,葉修想提醒一下,可是葉秋的背影終究還是讓他說不出口,好不容易忘記了,他怎麼樣也不忍心再提醒一遍,只好無奈的笑笑,認命地跟在葉秋背後走著。

 

因為下過雨,山路多少有點不好走,濕滑的地面讓葉秋差點滑倒,葉修好幾次從後頭拉著他才沒摔著,後來乾脆拉著葉秋的手,半強迫的逼他慢慢的來,葉秋掙扎了幾下,朝葉修瞥了幾眼,可是葉修仍是緊緊抓著他,於是他低下頭咕噥了什麼:

 

「都幾歲了...」

 

葉秋的臉看不太清,但是聲音在安靜的夜裡清晰地傳來,葉修甩了甩抓著葉秋的手,低頭問:

 

「幾歲有差嗎?」

 

葉秋愣了下,沒想到葉修這麼問,臉抬了起來,張了張口,對上葉修帶著笑意的臉,擠出幾個字:

 

「你...你幼稚!」

 

「都一樣幼稚。」葉修糾正,舉起握著的手,「真不牽?不牽拉倒。」

 

話說完,葉修真的慢慢地鬆開手,慢的好像慢動作一樣,葉秋眨了眨眼,手立刻跟上去握住葉修要抽離的手,一張臉微微鼓起,生氣的道:

 

「你故意的呀?」

 

「原本是的啊,」葉修坦蕩蕩承認,拍了下他的手背,「但現在不是了,是你主動要牽的,說吧,多大了?」

 

葉秋頓時一臉無語,想再抽手卻被葉修的手給牢牢抓著,職業選手的手勁比他大的多了,沒想到被葉修這樣扣著他就抽不出來,手心和手心貼在一起的溫度沿著手腕傳了上來,襖熱的有點濕黏,葉秋不自在的撇頭,白皙的臉上泛著薄紅,不知不覺加速的心跳讓他不知所措,突然害怕自己的心跳聲沿著手心傳了過去,一句話也不敢再說。

 

葉秋的表情葉修看不到,只是指節乖巧的鬆了手勁,葉修愣了愣,然後笑了,葉秋的妥協太好認了,手指按了按葉秋的手背,葉秋還是沒反應,葉修又笑了笑,就拉著葉秋走,一路上他們走得慢,能聽到腳踩在地上的聲音,周遭的燈光離他們越來越遠,當他們抵達山頂,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

 

山頂上佇立著一個亭子,葉秋終於被鬆開了手,興奮的晃到裡頭看了看,閉起眼深呼吸了一口氣,清冽的冷風掃過肺葉,緩緩吐了一口氣,將心裡的躁動呼了出去,慢慢地睜開眼,眼前閃閃發光的西湖全景一覽無遺,葉修坐在一旁的位置,懶散的朝欄杆外撇了一眼,轉過來笑道:

 

「挺漂亮的。」

 

「恩。」葉秋點點頭,注視著那一片湖泊,廣大湖面蓮花上頭的水珠被月光折射的閃閃發亮,天空有一點點星星,一同映在湖面上,星光斑斕的像是一條銀河,而他們剛從銀河走出來,一起越過那一段路,一起爬到了山頂。

 

一起。

 

那是葉修沒離家前好像理所當然的景色,葉秋記得。

 

 

微風吹起髮絲,葉修靜靜的望著葉秋的側臉,月光柔柔的打在上頭,葉秋的眼裡映出湖面的星星點點,葉修盯著他,沒有詢問葉秋到這裡的理由,只是這樣靜靜的看,看葉秋眼裡的光輝,看葉秋平靜的面容。

 

忽然有種奇異的感覺流淌而過,隨著風吹過,將心靈給包裹的緊緊的,葉修忽然想起葉秋一小時前哭泣的臉,倔強,不服輸,但是又脆弱的需要人保護。

 

 

風吹得更大,吹在他們身上,將他們的衣服吹的乾了,隱隱還有些刺骨,可是葉秋一直盯著湖面,葉修也沒開口,默契的沒有誰先說話,像是融入了風景裡頭的兩道人影,葉秋有些恍惚,若是可以一直這樣下去,那麼該有多好,什麼都不要想,什麼都不要做,只要佇立在此地,然後便可以遊覽這整個美景,直到地老、直到天荒...只可惜,這是不可能的,父親不會允許,葉修更不會允許,他微微側過身,將目光放到葉修身上,他看不清葉修的神情,可是他笑了笑,張口緩緩道:

 

「我一直想要和你一起... 走上那條美麗的山路。」

 

那是吟詩般的口吻,葉修微微睜大了眼,疑惑地盯著他,可是葉秋沒有生氣,自己好笑的笑了出來,走到葉修面前,意味深長的瞅著他,然後嘆了一氣捏了葉修的臉,「我怎麼跟你長這麼像啊。」

 

葉修挑了挑眉,抓住他的手腕,抬眼道:「怎麼?現在才感嘆?」

 

「嗯...沒啊。」葉秋鬆開手,葉修的力氣才緩了緩,他抽回了手揉揉微紅的手腕,坐到葉修旁邊,抬頭靠在欄杆上,星星錯落在天空,一閃一閃亮著,空氣有下過雨青草的味道,忍不住輕輕嘆道:

 

「真的...很漂亮。」

 

「嗯...是啊。」

 

葉秋微微側過頭,看見葉修順著他的目光瞥向天空,其實他剛剛是想說一段詩的,不過難免有點矯情,剛說出口他就不可控制的笑了出聲,他從不是那麼扭捏的個性,就是不坦白一點,當然這一點葉修也是。

 

葉秋想,他只是想起,想起葉修離家後,他一個人去上學,一個人回家,一個人吃飯,身邊多出了空位,孤單和寂寞湧上來的感覺,大概不會有人在出國前像他一樣特地來見離家出走的親人吧,嗯,或許還要再加一點私心,恍惚的記憶慢慢的湧了上來,他記得,那是一個黃昏的放學教室裡,暖洋洋的日光斜映在他靠窗的座位上,將那一首詩給翻到了他面前:

 

我一直想要 和你一起 走上那條美麗的山路

有柔風 有白雲 有你在我身旁

傾聽我快樂和感激的心

 

我的要求其實很微小 只要有過那樣的一個夏日

只要走過 那樣的一次

 

而朝我迎來的 日復以夜卻都是一些不被料到的安排

還有那麼多瑣碎的錯誤 將我們慢慢地慢慢地隔開

讓今夜的我 終於明白

 

他輕輕的靠到葉修肩上,無奈地吐出一口氣。

 

所有的悲歡都已成灰燼 任世間哪一條路我都不能

與你同行

 

「葉修,我不能與你同行。」

 

 

『前往美國的旅客請注意:請乘坐416次航班的旅客現在開始登機。並請帶好您的隨身物品,出示登機牌,由3號登機口上飛機。謝謝!Ladies and Gentlemen, may I have your attention please:

Flight HANGZHOU to U.S. is now boarding. ......

 

葉修向登機櫃台走了過去,依照小姐的指示將葉秋的行李登錄上去,想起昨日他開玩笑地回了一句,葉秋哼了哼後一路安靜的樣子,雖然葉秋說只是轉換情緒,可是葉修不免有些擔心,再說,回到飯店後,他洗好澡就爬上床背對著他睡著了,葉修難得想聊一聊也不行。

 

「先生,可以了。」櫃台小姐笑笑,將資料遞給葉修簽名。

 

「恩,謝謝。」葉修笑了笑,在紙上俐落的簽了個名,轉身看到遠方站在原地穿著連帽外套、戴著帽子,滑手機的葉秋,朝他走了過去。

 

「唔,好了?」葉秋抬頭看了葉修一眼,把手機收了起來。

 

「嗯,好了,你登機證呢?別忘了。」

 

「帶了,」葉秋揮了揮手上的文件,又看了手腕上的錶,臉上滿是不情願,「要走了?」

 

「是真的該走了,」葉修拍了下他的後背包,「你的行李就這些?」

 

「其他的寄過去了。」葉秋躲了下,沒躲著,被葉修給按著肩膀,又拍了拍肩。

 

「恩,那快去吧,廣播第二次了。」

 

「噢...」葉秋又看了眼葉修,「真的走了?」

 

「恩。」葉修點點頭。

 

「真的真的走了?」葉秋不死心再問,這麼狠心,連一句話都不說的嗎?

 

「恩。」葉修心裡好笑,真又點了個頭,「好走。」

 

「......哼,就不要想我!」葉秋哼了哼聲,心裡有點失落,轉身緩緩地背著隨身行李一步一步的走,感覺到葉修後頭目送他的視線,又賭氣的不願意轉頭。

 

如果可以,他希望葉修留他下來,只是那是不可能的,那是不可能的期望,所以起碼拜託,留個一兩句話給他,不要再像十五歲那年簡單的道別都沒有,乾乾淨淨的好像他從未來過,難過的情緒堵在胸口,然後又化成無力的沮喪。

 

 

葉修默默的看著葉秋走遠,心裡也不太好受,可是沒有辦法,他不能阻止,也沒有資格阻止葉秋走,於情於理,他都應該盡全力在葉秋背後支持他,或許他能做的就是成為他受傷的避風港,不管葉秋需不需要。

 

所以這樣就好了吧?

 

瞥了眼葉秋離去的方向,葉修嘆息。

 

這樣就好。

 

 

「等一下!哥哥!」葉修身邊跑過一個嬌小的人影。

 

 

葉秋緩緩踱到登機入口,結果後頭又傳來葉修的聲音。

 

「葉秋!」

 

他是第一次看葉修趕的這麼急,動作一頓,只好歉意的朝後方的人笑笑,讓到一旁,鼓著臉不滿的道:

 

「不是說不送嗎?你還來──」

 

葉秋的話沒說完,下一秒被緊緊的擁入懷中,他僵了下,立刻下意識地去推葉修,「混帳!這裡是機場...」

 

葉秋死命掙扎,可是葉修的力道反而收得更緊,滿腦子疑惑,最後只好放棄掙扎,然後他感覺到葉修順了順他的背脊,像是安撫,脖頸被葉修的頭髮刺的癢癢的,葉秋舒出了一口氣,放棄似的將手慢慢的環到葉修背上,得意的笑道:

 

「果然會想我嗎?」

 

葉修笑了笑,沒有回話,掌心下拍著的背脊卻放鬆了,葉秋靠在他身上,任葉修的菸草味繞了上來將他難受的情緒給撫平了,輕輕順著他的背脊,不可思議的好像葉秋的感覺也傳遞了過來,葉修想起幾分鐘前在機場大廳給了對方一個擁抱的兄妹,他輕輕道:

 

「忘了抱抱你。」溫熱的氣息吐在耳邊,葉秋覺得好笑,但是他不可否認的知道葉修這招絕對管用,因為他顫了顫,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抱緊葉修。

 

葉修頓了下,原本要鬆手,被葉秋這麼抱緊,只好嘆口氣繼續抱著,視線在葉秋白皙的脖頸劃過,葉秋鬆軟的髮絲輕輕地搭在上頭,還有好聞的薄荷味傳來,葉修想到在飯店的那時自己差點犯下的事,感嘆了下,自己終究年輕氣盛,不可控制的朝那塊露出的肌膚湊了近。

 

葉秋靜靜的抱著葉修,沒有注意到葉修的動作,回過神來脖頸間搔癢的感覺變成了熱氣,他皺了皺眉,然後忽然有軟軟的感覺覆了上來,再然後葉秋啊了一聲,刺痛的感覺讓他用力的推開了葉修,滿臉通紅:

 

「你咬我!」

 

葉秋摀著脖頸,指著葉修大吼:「你幹嘛咬我?」

 

葉修舔了舔唇,無奈地笑道:「誰讓你抱那麼緊。」

 

「說一聲不會嗎!」葉秋道:「變態!」

 

「我操!這樣就變態了?」

 

「對!」

 

「那你要不要見識更變態的?」葉修挑了挑眉,突然就朝他走了過去,葉秋往後退了半步,指著葉修的手腕就被捉住了,緊張的閉起眼,葉修卻突然把他轉了個身,葉秋緩慢睜開眼,眼前是明晃晃的登機口,機場的廣播聲又一次傳來,耳邊有股熱氣,葉修的聲音在耳邊低低傳來,他被放了開來。

 

「會有同行的一天的。」

 

葉秋愣了愣,又眨了眨眼,腦袋一片空白,直到肩膀被葉修拍了拍,然後被往登機口推了一步,他才回過神來。

 

「去吧。」葉修說。

 

會有同行的一天...葉秋往後看了葉修的方向,葉修笑著跟他揮了揮手,所以葉修不是不在意,所以葉修其實把他的話放在心裡嗎?

 

葉秋瞅著葉修,僵硬的身子慢慢的放鬆了下來,充塞於心的無力感與難受終於被洗刷掉,他相信葉修,相信葉修說的,無論他在哪,葉修在哪,總會有同行的一天的,葉秋露出了一個微笑,朝葉修揮了揮手,視線卻忍不住模糊了。

 

「走了!」

 

也是,反正他們還有很多未來,他可以等葉修,等他回來的那一天。

 

是的,不就是等待而已罷了。

 

 

---

 

那首詩是席慕蓉的《與你同行》

 

 

創作者介紹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