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修,原著短篇,年上

感情稍慢,但是稍微加速一下好了

(七)

 

『對不起。』

 

 

葉秋睜開眼的一瞬間,一張臉蒼白的直冒汗,明明室內有開空調,可是葉秋還是控制不住的冷汗直流,睡在他對面的人還沒有醒來,他試著平復呼吸,渾身的知覺才一點一滴地回到身上,臉上逐漸回復紅潤,動了動手腳,發現被葉修給壓著,腰上一隻手將他攬著,幾乎動彈不得。

 

「哎、混帳...」抬頭朝葉修望去,葉秋小聲地喊道,手腳象徵性地又掙扎了下,立刻被葉修給緊緊地往懷裡帶,幾乎窒息的空氣讓葉秋呼吸難受,葉修洗到不知皺的怎麼回事的衣服牢牢的連同滯留在上頭的菸草味將他呼吸給堵住,穿著一件短袖帽T讓他露出的肌膚和葉修緊緊相貼,儘管棉被已經被踢到床下,兩人接觸的肌膚之處仍舊冒著一點薄汗,呼吸不知不覺就小心翼翼起來。

 

靜謐的氣氛反常地讓葉秋感到一點慌張,過近的距離,過近的體溫,都讓葉秋不知所措,葉修溫熱的氣息呼在頭頂上,外頭的陽光照得更亮,卻依舊照不進室內,葉秋稍微抬頭,見到葉修眼下淡淡的青紫,隱約有些失速的心跳才漸漸平靜了下來,好像確認了眼前的葉修不是夢裡的那個人就可以安心了一樣,可以盡情地待在葉修身邊,可以不用思考那些多餘的情緒,簡單而自然地待在一個人身邊。

 

僅僅如此而已。

 

 

「嗯?...葉秋?」

 

頭頂上傳來聲音,葉秋抬頭一看,葉修已經醒了過來,微瞇著一雙眼,手隨意的挑起他的髮絲在手上揉捏,眼裡有不明究裡的疑惑,「怎麼跑來我懷裡了?這麼想和我睡?」

 

「......」

 

無語地盯著對方,葉秋沉默了會兒才慢慢開口,聲音卻越說越小聲,臉埋到葉修的衣服裡,「......不是你早上拉著我一起睡的嗎?還不准反抗的壓著我...」

 

「哦...好像是這麼一回事。」葉修揉了揉太陽穴,突然感覺到什麼愣了下,神色變了變,又尷尬的笑笑,「哎,那個啥,抱歉。」

 

「什麼?」葉秋皺眉,不解開口,可是還沒等他再問,大腿內側就有某個熱硬的東西抵在那,生理性別相同,那是什麼不用多問,但是更讓葉秋不知所措的是自己下方同樣脹起的部位突然和它碰在一起,滾燙的溫度奇妙的讓葉秋全身一哆嗦,眼裡不受控制的慌亂起來,臉部脹紅的望向葉修。

 

「應該是晨勃,我說你也不用大驚小──我操!」葉修尷尬地又笑了下,想再說點什麼,可是不知道葉秋哪來的力氣,突然掙扎把他一推,他原本就睡在床旁邊,結果葉秋推了他一把,葉修反射性的一拉,兩個人都跌到了床下。

 

「推什麼推啊你!很痛的啊!」葉修忍不住抗議道,「只不過是晨勃而已!生什麼氣?」

 

「......」葉秋張了張口,反射性的想回嘴,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心裡不可否認的同樣充滿了臥槽,只能滿臉通紅的看著葉修,太自然了,剛才他完全沒察覺,自從葉修離家之後,這種事他一直都是自己來的,從來沒有想過葉修也會有這種情況,葉秋腦袋一片空白,等到意識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把葉修給推下床,臉上卻控制不住的燥熱,視線不由自主地撇到葉修跨下撐起的帳篷上。

 

「怎麼?」葉修愣了愣,疑惑地從地上站了起來,蹲到葉秋面前,手指輕輕碰了下他的臉龐,才伸手覆了上去摸了摸他的臉頰,皺了下眉,「又發燒了?」

 

「...唔嗯...沒事。」葉修的手溫熱的貼在臉上,葉秋臉上的溫度不自覺的又上升了點,只好拍掉葉修的手,轉移視線想轉移注意力,卻被葉修一把拉了起來,往浴室的地方拖,「幹、幹嘛?」

 

「你那樣沒問題?」葉修沒轉過頭,打開浴室門把他丟了進去,眼睛才瞥了眼他下半身,沒什麼大不了的樣子,卻看的葉秋不自然的撇頭,一臉笑意的道,「不處理一下?還是需要我給你揉揉?」

 

「揉、...不、不需要!」葉秋噎了下,連耳根都紅了,下意識的就伸出一隻手擋在葉修和自己身前阻止葉修在跨近一步,不受控制的口吃起來,「我、我自己來!」

 

「真不用?哥技術不錯啊,有長期經驗值保證喔?」葉修笑道,伸出一隻手在半空作勢真要幫忙,沒辦法,葉秋這樣子實在是讓人太想欺負他了。

 

「誰、誰沒有經驗值,我也有啊!不對,我幹嘛跟你說,我才不是笨蛋!」緊張的盯著葉修的動作,葉秋下意識的就往後退了半步。

 

「我沒說你是笨蛋啊。」葉修無奈的笑了下,瞅著葉秋泛著薄紅的臉頰,伸手輕輕握住葉秋的手腕,突然跨出一步,在葉秋耳邊低聲道:「緊張什麼?」

 

葉修的低語好像一種魔咒,葉秋感到心頭好像有什麼在竄動,頓時不安的一動也不敢動,好像一動就有什麼會崩落,熱氣呼在他耳根上,把他脖頸也一併染上了一層薄薄的緋紅,葉秋微微側頭,和葉修四目相交,葉修的眼裡卻深沉的看不出情緒,葉秋有種感覺,好像抓住他的不是葉修的手,而是一張網,從他白皙的手腕處爬了上來,順著血液,流到他鮮活跳動的心臟上,然後牢牢的纏住、綑綁,一瞬間好像呼吸困難,手腕處的地方被握的微微出了汗,緊張什麼,他為什麼要緊張?

 

沒有再給葉秋胡思亂想的時間,葉修瞅著葉秋眼裡忽然複雜起來的眼神,頓了下,還是微微退開了,停在他面前,捏了他的臉一下,聲音有著不易察覺的沙啞,難得命令道,「不准用冷水,不然又燒起來。」

 

說完這話,葉修沒有停留,轉身便走了出去,所以直到葉修放開他的手,關上浴室的門退了出去,葉秋才回過神,眼裡卻茫然了起來,他還是沒想通為什麼他要這麼驚慌失措,他明白葉修是關心他,所以不希望他使用冷水這種激烈的手段,可是這樣一來,他就必須得面對他從沒正面凝視過的情慾,腦裡亂糟糟的,比剛才被抓住手還難受,這方面的經驗值他還真是零,除了老師教過的健康教育和同學在班上猥瑣討論時他不經意聽到的之外,他幾乎就沒有其他了解,碰了下手把,葉秋深思找葉修幫忙的可能性,結果只是剛想到葉修把手覆在他下半身他就受不了得滿臉通紅,最後他還是無力的靠在了門板上,咬緊下唇,試著回想遙遠記憶裡課堂老師教過的那一課,閉上了眼,生澀的將手伸進褲子裡,嘴裡忍不住咒罵。

 

「為什麼要聽你的啊...混帳...」

 

 

葉修站在浴室門板前,呼出了一口氣,葉秋複雜的眼神看的他心裡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和昨晚逗弄葉秋的情緒在他胸口又翻騰了起來,葉修看了一眼手上,殘留的體溫好像還存在似的,那樣纖細的手腕,修長的手指,葉修不須用力回想就可以想起來,搖了搖頭,抬腳準備到床頭,浴室裡頭卻傳來幾聲不明顯的低吟,葉修愣了下,心頭的火好像燃燒的更旺盛,拽緊了拳頭,無奈地瞥向浴室的方向,罵道:

 

「果然是笨蛋啊。」

 

叫那麼大聲,給誰聽呢?

 

 

曖昧的呻吟聲忽然拔高,葉秋淺淺的叫了出來,仰著頭靠在門板上,濕熱的汗水沿著白皙的脖頸沒入深色的衣領,粗喘著氣,葉秋無力的從門板上滑落到地板,望著手上黏膩的液體還有些失神,腦袋一片空白,什麼都無法思考,然後他就想起了葉修,萬一是葉修幫他呢?他這副樣子被看到了的話,葉修會怎麼想?

 

葉秋一想到這,一張潮紅的臉變的更紅,晃了下頭排除掉這個想法,葉秋也不解為什麼會想到這裡,不想再多思考,只是搖搖晃晃地從地上爬了起來,緩慢踱步到洗手台洗著手,瞅了眼鏡面,鏡面上的自己渾身是汗,雙頰泛紅,一種難為情的感覺讓他只能低著頭往臉上潑了點冷水,才漸漸的冷靜了下來。

 

將衣物重新整好,葉秋小心翼翼的打開門想慢慢的探出頭,結果剛拉開一條縫,葉修的手就伸了進來直接把門給推開擠了進來,衝到洗手台又是洗手又是洗臉,葉秋退到門邊不明所以的望著葉修的方向,最後往下一瞥見到葉修的褲頭還沒繫好,好不容易平復的心情又動搖了起來,眼神不自覺的往門外飄,臉上還是紅著的。

 

稀哩嘩啦的水聲慢慢的停了下來,然後是拉拉鍊的聲音,衛生紙被抽出然後丟到垃圾桶,再然後他被葉修輕輕推了一把。

 

「都好了吧?」葉修懶懶地說道,聲音裡還有點嘶啞。

 

「嗯。」從鼻頭輕輕哼了個音,葉秋低著頭,莫名的不想和葉修直視。

 

「那走吧?去西湖?」

 

「嗯。」葉秋努力扯出一個笑道,「去西湖。」

 

笑意太勉強,瞅著葉秋疏離的態度,葉修原本想在緩頰一下氣氛的話語忽然哽在喉頭,苦澀的讓他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最後還是收了回去,將心裡頭那一點點什麼壓了回去,輕輕地笑了。

 

「嗯。」

 

那是葉秋最熟悉的哥哥樣子。

 

---

創作者介紹

崖上的旁觀者

A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